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5章 控制室
    皇甫离十指连弹,一道道血线扫荡而开,将虫群切得四分五裂。同时不住躲闪着来回弹射的远程攻击,缓慢朝讲台前挪动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色彩鲜艳的套娃,皇甫离有种异样的感觉,这东西,应该不会是普通的摆设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他试探着向套娃抓了下去。这一瞬间,金属虫的攻击陡然转急,这也证实了皇甫离的猜测。不再犹豫,直接将套娃打开。

    一圈一圈白色的雾气,从套娃中缓缓飘出,扩散到金属虫的周围后,那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虫群,身子突然变得僵硬,不一会就如铁块一般相继坠落,再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澹台璟闻到气味后,突然脸色一变,催促众人尽快离开。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教室后,他才沉重的说道:

    “刚刚白色的雾气也是有毒的,虽然金属虫解决了,但现在我们都中了毒。短时间内,将会无法再动用灵力。如果前面还有类似的攻击型机关,我们就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好运了。总之,现在是前进还是后退,你们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面面相觑。闯过这一路的机关暗道,都已是满身带伤,眼中的斗志却依然坚定。在他们看来,既然都拼到了这一步,如果在最后时刻掉头回去,那之前的伤岂不是白受了?

    何况一旦导师发现,镜像空间的机关被启动过了,就会知道有学员闯入,今后便会对这条通道加强防范。他们再想反抗,也就是遥遥无期了。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,无论前路如何,他们也闯了!

    “对了,之前教室里的那个小女孩……?”在众人用最短的时间达成共识后,叶朔忍不住询问道。他不会忘记,之前澹台璟那副神魂不属的痛苦,那个小女孩……一定是他很重要的人吧?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澹台璟眉间再度涌起了愁云,沉默良久,才轻声道,“她是我的表妹月有枝,从小就喜欢跟着我。几年前突然失踪,我们找遍了各个地方都找不到她……没有想到,她竟然会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几年前失踪?但是这个培训班不是今年才出现的吗?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叶朔挠了挠头,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怎么会知道!!”澹台璟崩溃的大吼出声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不敢想象,妹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……如果她是被人贩子拐走,后来听说培训班在进行人体实验,就把她卖到了这里……又或者,她一开始就落到了培训班的幕后人手中,那一定是一个更加黑暗的地方……不管是哪一种可能,都会令他心痛如绞,恨不得所有的折磨,由自己代为承受!

    “那……兔子又是怎么回事?”岑零朝着身旁的教室瞟了一眼,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,“刚才她不是一直念叨着什么‘兔子’么?”

    澹台璟默默垂下视线:“那是在小枝6岁的时候,我送给她的兔子玩偶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时她很喜欢。后来即使已经过了玩布偶的年纪,还是每天都把它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那一年,我们一起到公园去玩。准备回去的时候,她突然说兔子不见了,要我陪她去找。我当时急着修炼,哪里有这个心思,随便哄了她几句,就丢下她,一个人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,这也成为了我最后悔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如果当时我不是那么只顾自己,可以陪她去找一下的话……可能她就不会失踪了!”澹台璟越说越激动,双手抱着头,身子剧烈的颤抖着,“也不会落到那些恶人手中,被折磨得不人不鬼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澹台璟的眼泪也是止不住的往下流。想到家人曾经的悲伤着急,和现在表妹的凄惨疯癫,就令他生出一股滔天的恨意。恨自己,恨这个培训班,更恨那不知隐藏何处的幕后黑手!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说,错的人不是你,是那些抓走她的人!”叶朔极力的安慰他,“我看她是个懂事的女孩,是绝对不会怪你的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等我们拿到控制芯片,一定帮你报仇,把这个鬼地方彻底捣毁!”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“行了,既然大家都决定了,那就继续走吧。”经过众人的安慰,澹台璟的情绪终于重新稳定了下来,皇甫离也在这时开口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就在四楼,也就是说,只要他们能通过三楼,就可以顺利抵达目的地!

    沿着走廊继续前进,不出所料,前面又到了一个分叉口,两个方向同样都是有毒的香气。

    在澹台璟的建议下,众人选择了毒性较轻的那一条。

    或许是老天都在帮助他们,这一次,走廊的尽头没有任何机关,笔直的楼梯朝上方铺开,如同通往光明的康庄大道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喜,刚要踏上,楼梯前的空间忽然一阵扭动,月有枝的身形,再一次出现在了他们面前,

    “璟哥哥,你要走了吗?”月有枝可怜巴巴的望着澹台璟,似乎马上就要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澹台璟双目一动,下意识的就想上前,叶朔一把拉住他,“别过去!她现在已经不是你曾经的表妹了!”一边说着,仍是用戒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月有枝。

    澹台璟神色复杂,默然良久,似是想通了什么,轻轻呼出一口气,甩开了叶朔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,我很快就跟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众人仍想再劝,皇甫离却是淡淡一点头,当先走上了楼梯。其他人见状,也只能忧心忡忡的朝两人投去一瞥,叹一口气,就匆匆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在众人离开后,寂静的廊道间,就只剩下了月有枝和澹台璟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璟哥哥,跟我过来。”月有枝的声音,还是澹台璟所熟悉的清脆。说完,她就转过身,如同一阵雾气般飘了起来,直接穿过了一旁紧闭的教室门。

    澹台璟望着她的背影,也毫不犹豫的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的位置,正对着四楼的楼梯口。这对众人来说是一件好事,他们实在已经没有精力,再去应付各种各样的机关了。

    刚一推开门,一阵怪异感陡然袭来。这间房间,实在是比他们熟悉的办公室要宽阔了太多。除了他们所熟悉的布局外,还有一部分空间,就像是被凭空拓展出来的。连地板的颜色,也和办公室内全然不同,就好似被划出了一道泾渭分明的分界线。

    并且,在这个“多出来的空间”内,没有任何的装潢,地面上只有一堆玻璃罐,有规律的排列着。

    罐子很高,从罐口飘荡出一些淡蓝色的气体。味道略微有些刺鼻,有几分类似于浸泡尸体的特殊药剂。

    当众人好奇的上前查看时,很快,他们就感到自己的胃里,涌起了轻微的翻腾。

    除了少数几个玻璃罐外,其余的罐子里都关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或许,已经不能说是人了。

    眼神涣散,头发枯黄,有些皮肤已经溃烂,甚至一些蛆虫爬在溃烂的伤口处。身上插满了一个个管子,管子里流动着莫名的液体,正在不停的朝人体灌入。

    此刻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异常震惊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制造容器”吗?罐子里这些人,虽然已经辨不出相貌,但勉强还能看出,应该都是一些年纪跟他们差不多的人。他们,就是那些已经死去的,还是将要死去的学员?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等人,将来也可能变成这种生不如死的怪物,恶心,恐惧,就一次次侵袭着众人的心脏。黎悦双目含泪,紧紧的捂住嘴巴,以免自己会直接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奇怪……”好一阵子,叶朔才迟疑着开口,“平时这办公室,我也来过很多次了,没见过有这种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因为这里是镜像空间,一些隐藏起来的东西,通过镜面的折射,也都被呈现在同一个平面上了?”沈安彤猜测道。

    皇甫离半晌不语,此时才淡淡道:“这个地方,应该是在地下密室。”

    “我进办公室的时候,曾经很多次听到一些来历不明的惨叫声。经过多次确认,我肯定声音就是从地下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那个房间,却并不在楼下的对应方位。所以,恐怕是导师不知用什么方法,在这两层楼之间,制造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那个惨叫声啊!”叶朔一声惊呼,“我也听到过!这么说,那个地下空间,就是他们制造容器的地方?”

    皇甫离没有回答,也没有再朝玻璃罐多看。他直接打开另一扇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,令众人体会到了另一种程度的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房间很大,却是鬼气森森,就像是某个邪恶组织的秘密基地。一台古怪的大型仪器立在正中,上方是一面巨大的屏幕,下方则是操纵台,台面上有着大量的按钮。几个红色的警示灯,此时正有节奏的闪烁着。

    紧接着吸引众人视线的,却是紧邻操纵台的另一端。大量的电路,从各个方向交织错杂,最终连接到正中的一块红色芯片上。单是从体积来看,这块芯片就比植入在众人脑中的大出数倍。红色的微光持续笼罩在芯片上方,似乎是表明,一切程序运作正常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莫非就是总控制芯片?”叶朔一见大喜,立刻抬手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触及芯片,房中突然响起了一阵警报声:“滴——滴——滴——”声音尖锐而又高亢,叶朔吓得连忙缩回了手。好在,警报声也紧跟着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在芯片四周,都布满了防护装置。一旦有人接近,就会立刻发出警报。”皇甫离看着这一幕,冷静的分析道。

    叶朔瞪着不远处的芯片,恨得咬牙切齿。好不容易,这罪恶的根源近在眼前,但现在却偏偏是看得见摸不着!

    这当口,皇甫离已经转身走到了一旁的大型仪器前,抬手在操纵台上按动几下,屏幕上立刻跳出了六个方框。右上角则在同时出现了一个计时器,时间正在不断减少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三层密码。每个密码对应一层防护装置。也就是说,我们需要输入三个不同的密码,才能破解防卫系统。”皇甫离注视着屏幕上的密码框,但他所知道的,却也仅止于此。

    “那,密码会是什么呢?”叶朔一手托着下巴,苦苦思索,“会不会是导师的生日?如果是我的话,一定会把密码设置成生日的!”

    “导师不会用那么简单的密码吧?”沈安彤不屑的翻了个白眼,“密码是6位的话,说不定是他们开发出的某种药剂的编号?这样以后每次输入密码,都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战果,如果是我,很可能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密码会不会被写在一张纸上了?”黎悦也不甘示弱,“如果是我的话,就会故意设计一个稀奇古怪的密码,让所有人都猜不到。但是这样的话,我自己也记不住。所以我会把密码记在一张纸上,再把纸贴在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这里有人懂得算学么?”听着众人花样百出的“密码论”,皇甫离有些无奈的打断了他们。“通过算学数列,就可以编制解码程序,但这涉及到高深的算学原理,我还只是初窥门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算学?”众人都是一脸苦恼的摇了摇头。毕竟灵界大陆上的主业就是修炼,谁会去研究算学这种边缘职业?如今却是成了“书到用时方恨少”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吧。”众人正苦恼间,一道声音忽然从他们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澹台璟,衣服有些破烂,脸上写满了憔悴,眼里还泛着泪光。

    刚刚亲手打碎罐子,了结了他的表妹,没有人能清楚他现在的悲痛。

    那种亲手杀死自己亲人的痛感,澹台璟再也不愿回想起刚才的画面了。想到表妹求他杀了她的表情,澹台璟内心中就充满了恨意,

    眼泪还没擦过,他就立刻去寻找皇甫离等人,活下去才能报仇,澹台璟如是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没问题么?”叶朔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算学的话,我还是有点把握的。”澹台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却是有意避而不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