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2章 镜空间
    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叶朔的脑中一团乱,下意识将玉简紧紧的握在手里,仿佛它就是自己仅剩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对了!在手指被硌得发痛时,叶朔脑中突然灵光一现,还有玉简啊!也许可以联系到温成他们!

    摸索着钻到课桌下,仿佛只有这样狭小的空间,才能带来一点安全感。叶朔缩紧了身子,盯着眼前的一星荧光,颤抖着在屏幕上轻按着。谁知刚打开通讯录,手中的玉简就自动震动起来!

    叶朔吓了一跳,几乎要条件反射的把玉简丢出去。然而,就在玉简即将脱手的一瞬间,他看到了显示栏上的“沈安彤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之前,为了在紧急状况出现时,能够及时通话,众人各自交换过联络方式。叶朔也同样存下了沈安彤的名字。

    当时他想的是,但愿自己绝不要有跟这个小魔女直接联系的一天。没想到,乌鸦嘴灵验得这么快,更没想到的是,看到这个一向令他头疼的名字,他竟是第一次感到了亲切!

    刚要按下接通键,叶朔却忽然犹豫了。玉简对面的那个声音,真的会是沈安彤吗?还是说,这是一个陷阱?

    玉简依旧在持续的震动着,沈安彤的名字也是跳动不已,就像一个人被关在了玉简中,正在拼命的拍打着那层冰冷的屏幕……不,怎么越想越可怕了,叶朔甩了甩头,心里一横,就像英勇就义一般接通了传讯。

    沈安彤的声音立刻就蹦了出来:“叶朔?”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,在得到回应之后,居然是直接放声大哭了起来,“呜哇哇……太好了!我以为我要死了!”在这间寂静的教室中,她的声音显得格外尖利,叶朔不得不暂时将玉简远离了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这丫头……虽然听她哭得慌张,叶朔心中倒是没多少担忧。那小魔女自己还不了解吗?谁哭都轮不到她哭!八成又是想到什么方法来整自己了,这次绝对不能上她的当……

    “嘎吱——”这边叶朔还在给自己鼓劲,玉简里却是突兀的传出一声异响,就像是录音带卡带时的声音。同一时间,沈安彤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喂!?沈安彤!”叶朔有些急了,连忙将玉简凑到口边,“你到底在哪里?你别闹了!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——”玉简中只有一阵忙音传出,屏幕上也是明明白白的显示着“通讯已中断”。

    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?为什么通话忽然就断了?而且,就像是被某种力量,硬生生扯断的……

    仿佛从天堂掉入地狱,叶朔整个人从头凉到了脚,正想回拨,却看到信号一栏已经降到了最低点。

    在这个培训班,虽然玉简无法联通外界,但在他们缴纳贡献分,连接校园局域网之后,进行内部通讯一直都很顺利。据说,这局域网络覆盖了各栋教学楼、以及宿舍楼的角角落落,为什么现在却会没有信号?难道他们已经不在刚才那栋教学楼里了吗?

    叶朔一次次按动着玉简,但信号栏却始终是一片沉寂,就像是一个垂死的人,吊着仅剩的一口气,在死亡线上来回摇摆……

    最终,叶朔失神的倒在地上,他觉得,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早已被布好的局。不单是自己,今晚参与计划的所有人,都已经进了这个局。而那个布局之人,或许它不是人,那个局外的它正在黑暗中,注视着他们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在叶朔停止操作后,不知过了多久,玉简进入了锁屏状态,最后的光源也消失了。这一来,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。叶朔蜷缩在课桌下,尽量不发出动静,连带着呼吸的声音也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总不是办法,或许是因为在这个小角落蜷缩太久,缩得叶朔的四肢都开始有些酸痛。如果一直没办法联系上其他人的话,难道自己要在这里缩一个晚上吗?不行……不行……其他人一定都还活着,他们一定也都在努力,那我……也必须靠自己去寻找出路才行!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教学楼自己还是很熟悉的,即使玉简的照明范围有限,想要走出去也不难——如果现在的一切诡异事件,在走出教学楼后就可以解决——倘若其他人也能够顺利走出教学楼的话,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案。

    就这么办吧!确认附近并没有脚步声后,叶朔直起身,准备从课桌下钻出来。然而他这一抬头……

    “哐当——”一声剧烈的课桌碰撞声。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叶朔捂着头,没有光就是不方便,他重新点亮了玉简屏幕,好让自己能看清前方是否有挡路的课桌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那么一瞬间,似乎有一个飘渺的身影从眼角一闪而过,快到让叶朔怀疑,是不是自己眼花了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人在黑暗中待得太久,眼睛面对突然出现的光,的确是会产生一种不适应感,眼花也不是不可能。所以……一定是我看花了,那是错觉。

    叶朔不断编织着似乎很有道理的解释,努力说服着自己。只有这样他才能把所有的恐惧狠狠压在心里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……就在刚才不长不短的那段时间里面,他自以为安全的躲在桌子下面,但是就在他的前方,竟然有什么东西,一直在不声不响的注视着自己吗?要是往这方面想,他估计自己会吓得魂飞魄散的!

    一定是眼花,一定是眼花……叶朔哆哆嗦嗦的站起身,在玉简微光的照射下,就像做贼一样潜伏到教室门口。正要开门的时候,他突然觉得好像有一点奇怪,但是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奇怪。是自己太紧张想多了吗?叶朔看了一下教室的门,一切正常,那究竟是哪里不对?

    把手放在门把上,不知道打开了门,前面会出现什么景象呢?希望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就在叶朔转动门把的时候,随意的瞟了一下右手手腕,他突然发现是哪里不对劲了!!

    出发前,为了能够掌握好准确的时间,所有人都被配发了一块手表。这就如同将钟面浓缩在一个小型轮盘内,通常是那些有钱人才喜欢戴的。对于叶朔来说,应该算是个奢侈品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是第一次使用手表,叶朔总还分得清钟面的顺逆时针。而现在他的手表……在玉简光芒的照耀下……它的指针,正在向后倒着走!

    自己的表坏了?

    不对!!

    手表上的所有数字都倒了过来,所以指针依旧是在按着手表上的数字顺序走着,那么现在的情况是……自己的手表就像是镜面反射一样,完全倒了过来!

    叶朔终于知道,刚才自己为什么会感到教室的门那么奇怪了。并且不单是教室的门,现在整间教室都像镜面倒影一样,左右翻了过来!

    以及……叶朔分明记得,自己是将手表戴在了左手腕上,而现在,手表却是好端端的戴在他的右手腕上。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证明着什么,叶朔再次打开玉简。先前传讯的时候,联络人的名字是直接跳出来的,所以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而现在,果然如他所料,玉简上显示的一切字符,都是呈镜面颠倒过来的……

    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叶朔的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我……在镜子的里面!?

    难道我在一面镜子中吗?虽然说,此行的目的原本就是进入镜像空间,但现在自己无故和其他人失散,眼前的教室细看之下,也根本就不是他们先前布阵的那一间。计划怎么想都是出了问题!

    如果自己并没有进入目标空间,而是被单独封锁在了某一面镜子里……就像那些被封印的怨灵一样……这不是太可怕了吗?

    现在叶朔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,再去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,这一切都只是幻觉了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,或许就是接受这一切,并且,从这个镜子一般的世界里逃离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叶朔打开教室门的手没有半点迟疑。因为他已经知道,就算迟疑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。再怎么说,自己连鬼界都去闯过了,难道还怕镜像空间里的几只怨灵吗?

    “吱嘎——”教室门打开时,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,这刺耳的响声让叶朔有一种难得的真实感。

    然而打开门后的世界……却是那么的诡异到不真实。

    叶朔看到了另一个自己,他们在同一时间打开了教室的门,就像照镜子那样,面对面的相互看着。

    叶朔看到了对面的那个自己脸上惊恐的表情,他似乎也是被吓到了。也可能,自己脸上正挂着和他一模一样,分毫不差的惊恐表情。

    也许,那个就是我,镜子外面的我。

    然而他错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那个“自己”,在被叶朔吓到后呆呆的愣了片刻,等他回过神来之后,就像见了鬼似的把教室门给狠狠的关上了。

    那个“自己”,他把门给关上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,事实上叶朔没做出任何的动作。看着对面那扇紧闭着的教室大门,他几乎丧失了任何言语和行动的能力。

    从来都不知道,自己的大脑可以混乱到这种程度,害怕与恐惧都不足以形容叶朔此时的内心,这是一种诡异到极致的感觉,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再真实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有着两个我吗!?

    还是说,镜中的人取代了我?

    不……难道说,不是镜子鬼……叶朔忽然有了一个更可怕的想法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身体里,一直有着一个自己找不到,摸不着,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另一个灵魂。他一直在图谋夺取自己的身体……难道说,现在自己被封印在了镜子里,而他就顺理成章的取代了自己?更或者,今晚的事根本就是他设计的?就是为了彻底封印自己这个“本体”?

    我被取代了吗!?叶朔用力的摇着头,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,自己理应是一个活在真实世界里的人!何况,现在他还有着自我意识,也能够操纵自己的行为,所以……

    所以叶朔猛地冲向了对面的教室门!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,他在空气中撞了个四仰八叉,四肢百骸就像统统裂开了一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是玻璃吗?不是,是一道无形的壁垒……自己被这道壁垒隔绝在外了……

    叶朔把手伸向前方,那里明明应该什么都没有的,但却像空气被凝固住了一样,他根本无法穿过去。

    一阵深深的绝望掠过叶朔的心头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这时,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在先前沈安彤的即时传讯中,玉简上显示的名字并没有颠倒过来!难道说,是在传讯被掐断之后,自己才进入了一个镜面颠倒的世界吗?

    如果要说这么短暂的时间发生了什么……那么,就是那个在他眼前,如同眼花的幻觉一样一闪而过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有东西在背后搞鬼,但也有可能本来就是鬼……叶朔无奈的拉扯了一下嘴角,脑袋一团浆糊。

    忽然间!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三个扭曲的影子!

    “啊——恶灵退散!恶灵退散!”叶朔也顾不得其他了,直接从怀里掏出几张符箓——那还是来这里之前,温成非拖着他买的。他总觉得自从跟温成接触之后,每天陪着他神神叨叨的,就连自己的胆子也变得小了许多——直接将符箓拍向了面前那道无形的屏障。

    “恶灵退散!”

    随之响起的,竟然是一个清脆的女声。接着手中一空,符箓已经被人夺了过去,一把拍在了自己脑门上。

    不对,这个声音好熟悉啊……叶朔迟疑的抬起头,就看到沈安彤正笑吟吟的站在他面前,而在她身旁的两个人,则是皇甫离和澹台璟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……刚才是……?”叶朔又开始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沈安彤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现在我们已经进入镜像空间了哦!可能是因为之前的阵法只运转到了一半,所以传送的时候也出现了一点小问题,我们等于是被强行塞进来的,于是就塞得东一个西一个,大家都被打散了。不过没关系,空间对于异物,有着自己的兼容性。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,视觉啊其他啊,就都会恢复正常的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么……”叶朔看了看自己依然呈现“镜面模式”的玉简,再一抬头,却发现沈安彤的眼眶竟是隐隐泛红。

    刚才……在传讯给自己的时候,她真的哭过了?

    是啊,突然被抛进一个黑暗空间,接着就是镜面颠倒的世界,会害怕也是人之常情……虽说她绝对不会承认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,在她最害怕的时候,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么?

    这个认知,令叶朔心中有了一种异样的温暖感。仿佛他和沈安彤的关系,也在无形中拉近了许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