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1章 消失的人是我
    按照约定,五日后,众人再次在教学楼集合。

    由于皇甫离曾说,进入镜空间,人数不宜过多,因此真正参与任务的,就只有经过精挑细选后的十个人。

    除了叶朔和皇甫离,还有5个男生,澹台璟,严子涚,岑零,雷玖,温成,而女生只有3个,沈安彤,黎悦和高芊。

    至于同盟内的其他人,则暂时留在各自的寝室内,如有异变,随时以玉简联络。

    当叶朔来到教室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桌椅已经被全部移开,角角落落都摆满了镜子。就连教室正中,同样按照特殊的排列,用大量立式镜构成了一座阵法。

    每面镜子旁边,都立着一根燃烧的蜡烛,此时电灯并未打开,唯一能够照明的,就只有那一根根蜡烛散发出的微光。在这静夜之中,火苗摇曳,如同一座死寂的灵堂。

    每面镜子中都倒映出一个自己,在烛火的点缀下,他们的表情似乎也陌生了起来,露出形形色色的狞笑。

    叶朔咽了一口口水,压下心头的怪异感,向皇甫离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过,一种‘无限递归’现象么?”见全员到齐,皇甫离也走到了教室正中,身形被镜子拉出无数的叠影。

    “将两面镜子相对放置,在当中放一根燃烧的蜡烛,蜡烛后面又有一面镜子,镜子里面又有一根蜡烛……似此循环,无穷无尽。”

    严子涚沉吟着点了点头:“的确是这样……但这和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皇甫离一手轻抚着镜面:“在算学的程式中,如果出现无限循环数列,整个程式在运行的时候,往往就会直接卡死。镜空间的原理也是这样,在它陷入无限循环的时候,就是它的次元壁最薄弱的时候。这同样也是我们跨越空间维度的最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片空间阵法中,一共有十面镜子,你们每个人分别站到一面镜子旁边。接下来,所有的蜡烛都会熄灭。排在最后的一个人,就要在一片黑暗中,走到排在你前面的那个人背后,轻轻拍一下他的肩膀。被拍到的那个人,就继续朝前走,继续去拍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直重复这个过程,直到完成了一个轮回,也就是当所有人都再次回到最初站位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进入镜像空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在整个过程中,相互之间不要做任何交流。否则的话,极有可能惊动镜中怨灵,那么第一个违反规则的人,就会受到诅咒,切记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虽然仍是半懂不懂,但在皇甫离的指示下,众人总算是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至于前进顺序,也相应的模拟了一遍。

    规则本身固然诡异,但叶朔总觉得,真正会出状况的,还是这些同伴……排在自己前面的是严子涚,这也罢了,但排在后面的,却偏偏是那个沈安彤!

    “待会你可不要捣乱啊!”模拟训练中,叶朔已经转身叮嘱了她不下十次。

    沈安彤的反应,却只是不耐烦的朝他挥一挥手:“知道了!你真的很唠叨哎!我知道轻重!”

    她真的知道么……?叶朔总觉得前途一片惨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数道轻微的“嗤嗤”声,室内的蜡烛已经全部熄灭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叶朔静静的等待着。渐渐的,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那应该是排在最后的人开始前进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一个紧挨着一个,轻重不一,在这片混沌的黑暗中,如同一阵异样的鼓点。叶朔尝试从脚步的变化,判断现在的序位演变。而现在……是他后方的不远处,开始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在脚步声逼近脑后的时候,他的肩膀,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!沈安彤总算没有胡闹!叶朔在心底松了一口大气,接着他也抬起脚步,向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顺位移动进行了一轮又一轮,幸喜都没有出过状况。众人从最初的胆怯,逐渐的愈发熟练起来。叶朔估摸着,自己应该已经移动了七次,也就是说很快,他们就可以正式进入镜像空间了!

    肩膀再次被人轻拍了一下,叶朔刚要迈步,那只手忽然就势紧扣住了自己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啊啊,叶朔,我好怕!刚才有人拍了我两下啊!”

    沈安彤惊恐的声音同时在他耳边响起。叶朔还是第一次听到,这个小魔女也会有这么惊恐的语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是不是有人在恶作剧?”每面镜子间都隔着一段距离,两人放轻声音交谈,并不会被其他人听到。叶朔也有些无奈的侧过头,在黑暗中问道。

    沈安彤恐惧的连连摇头:“不是,不是……之前,排在我后面的是悦悦,她一般是拍的右肩,力道也都很轻,但是刚才在她拍过我之后,忽然又有人拍了我的左肩!力道很大,而且,我感觉那是一只男人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叫停吧!”沈安彤的声音陡然尖厉起来,“我们当中好像多出了一个人!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人是鬼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叶朔皱紧了眉头。对于沈安彤,他现在总觉得不管她说什么,都需要打上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沈安彤急得抓紧了他:“我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!求求你,再耽搁下去我怕会不可收拾啊!”

    叶朔迟疑了一下,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这个时候,他仿佛真的听到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,正从后方向他们接近……

    未知的黑暗中,还不知正在发生什么,如果只为一些无谓的疑心病,就将大家陷入险地的话,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!这样想着,叶朔立刻转身奔出阵圈,慌乱中还一头撞上了身侧的镜子。

    “停下来!快停下来!出现意外了!”

    在他连喊过数次后,教室内瞬间被光亮铺满。是有人在慌乱中打开了电灯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沈安彤说,有人拍了她两下……”叶朔越急就越说不清楚,干脆转向沈安彤,“还是你自己来说吧!”

    沈安彤怯怯的望着众人:“刚才……有人拍了我的右肩一下,我刚要向前走,忽然感觉后颈一阵发凉,就像有人贴着我的脖子吹气……就在这个时候!又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左肩上!那只手又湿又冷,就像是刚从湖底捞出来的!”

    沈安彤的语调抑扬顿挫,就像在说着鬼故事一般。这也令教室内的其他人,心中都不由泛起了阵阵寒意。

    “然后那个气息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我一点点转过头,就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教室内突兀的响起了两声尖叫。

    在沈安彤尖叫出声时,正沉浸在诡异气氛中的叶朔,也被吓得同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叫了!”谁知,沈安彤瞬间收住叫声,反手一巴掌拍上了叶朔脑门,“再叫下去,没鬼都被你叫出鬼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朔看着眼前的沈安彤,得意洋洋,神气活现,哪有半点方才被吓得魂飞魄散之状?惊悸稍退,一阵怒火顿时从心底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?!”

    沈安彤笑嘻嘻的负起双臂:“是啊,不是说第一个违规的会受诅咒吗,我就是想看看会有什么诅咒,看来是骗人的啊?真没劲!”

    “你太过分了!”叶朔气得大吼。现在大家可是冒着被导师逮到的危险,在设法进入镜像空间啊!而她却还是一味胡闹……对她来说,是不是永远都没有认真的时候!她是疯子,会再次相信她的自己,简直是个傻子!

    沈安彤无谓的耸了耸肩:“干嘛啊,立志跟血云堂、九幽殿势不两立的人,原来就是个一点小恶作剧,就能吓得鬼哭狼嚎的胆小鬼?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叶朔还想争论,皇甫离已经冷着脸打断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此事关乎生死,若是仍然当做游戏对待的,现在就可以离开!”

    作为血云堂分舵主,在他发怒之时,自有种无形气势,令人尽皆胆寒。

    这时的沈安彤,却是出奇的没有反驳什么,轻声嘟囔了一句:“不闹就不闹嘛……”其后声音更是轻微,全不可闻。但她那张意气风发的小脸,却像一副霜打的茄子,眉眼间写满了失落。

    还不等众人回归站位,忽然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似乎是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,也就是在这声异响之后,整间教室都暗了下来!

    “跳闸了吗?”一片黑暗中,沈安彤的声音首先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儿!?”是温成惊恐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里啊!?”又是一声温成的呼唤,但是这一次却轻了许多,似乎温成正在远离他们。

    “在这儿,在这儿!”沈安彤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,随后是隐隐的光,接着又出现了一处光源,是玉简的光。

    对啊!用玉简照明!叶朔也连忙拿出玉简。接着是一片片星星点点的幽光,从各处先后蹿起。慌乱之中,似乎并没有人记得打开手电筒,反而是本能的选择了随身携带的玉简。

    教室再次被照亮,幽幽的绿光照亮了四周一片不大的空间,又在光与暗的交界处拖出了许多黑色细长的影子,晃动的人影,更是在这一片黑暗中平添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惨淡的绿光照得每个人都脸色泛青,如同刚从地底爬出的饿鬼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搞什么鬼?”叶朔第一个瞪向了沈安彤,这还没完没了了?

    不仅是叶朔,就连其他人也是神色不善。显然都将这莫名的黑暗,归咎给了沈安彤的恶作剧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真的不是我!”沈安彤困扰的摇了摇头,“是不是跳闸啊?”她的语气听起来很不确定,“是不是啊!?还是断电了?”

    “很奇怪……”皇甫离忽然转过身,绕开众人,独自走到窗前,凝视着上方如泼墨般的天空,黑暗得看不到一颗星子,“天有这么黑么?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相继围了过来,的确,窗外的天,是浓厚到化不开的黑色,就好像世间所有的光源都消失了,只有一片沉沉的黑暗,如同怪兽张开了利爪,在向他们压迫下来……

    何况……众人越想越不对头,教学楼附近有许多的路灯,一路环绕点亮着教学楼的四周,路灯用的是太阳能,白天储存,夜间用电,绝不会出现停电的问题。所以,即使整栋教学楼都暗了下来,窗外也不应该这么暗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……停电了吧?”黎悦紧紧抱着沈安彤的胳膊,身子战栗着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不对,不是停电。这是叶朔心中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天暗的太不正常了,别说星光,连月亮都没有。叶朔试着将玉简探出窗外,黑暗很快就吞噬了这片小小的光源,前方依旧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他们,似乎进入了一个与外界隔绝的黑暗深渊。

    “彤彤?悦悦?叶朔!你们在哪儿!?”又是一声呼唤,似乎是声嘶力竭,但声音却轻如蚊声,就像是一时晃神而产生的幻觉。

    “芊芊呢?你们看到高芊了吗?她不见了!”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芊芊?你在哪里?不要吓我啊!”叶朔听到了沈安彤的呼唤,但这一次,就连她的声音都变得十分的轻,她明明应该就在自己身边啊!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仔细考虑那些人去了哪里,叶朔心中就是一阵莫名的惶恐,沈安彤也要消失了吗?

    听她的声音是从右边传来的,叶朔连忙向右边摸索过去,一路上撞到了许多的桌椅,疼得他呲牙咧嘴——此时他甚至无暇去想,整间教室的桌椅不是都已经被腾空了吗?那现在这些桌椅又是从哪里来的?!

    “沈安彤!你还在吗?别再闹了,快出来!”叶朔对着黑暗喊道。

    黑暗中,没有任何的回应,叶朔的声音,就这样在空旷的教室里四面回响着。除了自己的声音之外,教室里安静的让他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沈安彤……?”这一次,叶朔连声音都颤抖了。惶恐和不安充斥着他的心,还有一种强烈的无助感。

    答案已经很明显了,但他还是徒劳的将玉简朝前方照了几下。

    微弱而惨白的光芒中,只有几张凌乱的课桌。

    “沈安彤……?温成……?皇甫离……?澹台璟……?”

    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。他们就在刚才的一瞬间,统统都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或者说……叶朔心中忽然掠过了一个恐怖的想法,消失的那个人,是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