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8章 终盘,猜身份
    绝对的寂静,也令这片黑暗更为深邃。

    皇甫离深吸了一口气,缓慢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首先,12号(叶朔)的身份是民,和3号(沈安彤)是情侣,原因我之前已经分析过,不再赘述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劳,这20条人命的重担,似乎也令他感到了一份独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金属声音很快做出了回应: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,但他们也知道,战斗,现在才正要开始!

    “我接下来要说的,可能会让各位吃惊,”皇甫离的目光中,难得的闪过了一丝波动,“因为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片空间没有声音屏蔽,此时定已是惊呼声四起。坐在次等席的众人只能面面相觑,用眼神传递他们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在6号(胡冬)跳预言家的时候,他发了13号(林杰)金水,报了18号(雷玖)查杀,接着就被白狼王爆出了局。既然我看清自己的预言家牌面,我知道6号(胡冬)必定是悍跳狼,那么13号(林杰)就是他想要打造成金刚狼的一张牌。

    至于18(雷玖),当晚我验了他,证实是金水身份,这一切都是狼队的计谋。

    除了9号(澹台璟)是一张白狼王牌之外,我暂时确定6号(胡冬)和13号(林杰)是两张狼牌,至于是普狼还是白狼雪狼,还缺少关键性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确定预言家是假,13号(林杰)的金水身份是假,那么他跳守卫同样是假。作为一个假守卫,他不可能真正守护14号(康佳),这就是说当时的14号(康佳)究竟是吃刀还是吃毒,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但既然13号(林杰)反其道而行,声援10号(岑零)却选择守卫对家,我个人更倾向于这两个人是有团队的行动,14号(康佳)才是真女巫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轮,在女巫早早出局的情况下出现平安夜,说明守卫还在,我也是直到这一轮才真正确定了7号(高芊)的身份。既然她是真守卫,所以在她的守护状态中,依然夜死的10号(岑零)就是吃毒,14号(康佳)则是中刀。

    同时这两人双死的那一夜,白狼同样死亡,既然14号(康佳)是女巫,10号(岑零)就必然是白狼。”

    “3号(沈安彤)的身份我已经验过,是一张狼人牌。

    然后是骑士打过的19号(赵兴),当时的审判结果是骑士死亡。后来我验过19号(赵兴),也同样是一张金水牌。但在前两轮他站边3号(沈安彤),排挤18号(雷玖),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,那时我想到了他或许是不可查验的雪狼牌。当然这时也不能排除丘比特、野孩子和吹笛人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疑问,一直到吹笛人备受关注的那一轮才解开。

    先来回顾一下他们的发言。19号(赵兴)首先认了丘比特,这符合我对他的身份猜测。紧接着17号(肖笙)却做出了一件非常不合理的事。

    她认了野孩子的身份,并当众指出自己的榜样。这样做可以说毫无意义,我认为她不会想不到,指出榜样就面临着让对方被狼人刀,一旦榜样中刀她自己就会变身,就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铁狼。以她前期的发言所展现出的游戏技术,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,所以她绝对不可能是野孩子。<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她报出的榜样,如果不是为了混淆视听,就是一个她明里在保,实则却是想要推出去的人。我不知道她和8号(徐伟)之间有什么利益相涉,所以我特别关注了8号(徐伟)之后的发言。

    值得注意的有两点,其一,他自称没有被吹笛人吹过。其二,8号(徐伟)的发言原本是站在好人一方的思路,但在第五轮,他的方向忽然急转,无缘无故踩起了5号(严子涚),可以说是相当突然的倒向了狼人一方。所以我认为,他才是真正的野孩子,他的榜样,应该是在前一晚死亡的14号(康佳)。

    接下来,1号(黎悦)出来认了吹笛人,当时17号(肖笙)看上去非常惊讶,接着当天夜里她就中了刀。我认为是狼人同样注意到了她一闪而过的惊讶,那么她惊讶的原因,不外乎是有人穿了自己的衣服。也就是说17号(肖笙)才是真正的吹笛人。

    那么1号(黎悦)是什么身份呢,她曾经说过,自己是好身份,在夜里睁过眼,我想这句话并不是假的。是因为后来有人认了她的身份,而其他神位已经明确,她无神可认,只能在仓促之下认了吹笛人。因此当时刚刚被人冒认过的丘比特,其实才是她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既然丘比特、吹笛人、野孩子这几个不可验身份都已经明确,那么可以肯定,19号(赵兴)就是雪狼。而6号(胡冬),13号(林杰),3号(沈安彤)都是普狼。”

    “6张狼牌、4张神牌、3张不可验牌都已经明确,也就是说剩下的2号(梁夏)、4号(温成)、5号(严子涚)、12号(叶朔)、16号(叶雪松)、18号(雷玖)、20号(何俊),是六张平民牌和一张猎人牌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这7个人里已经出局了5个,猎人牌的技能始终没有发动。从在场两人的状态看来,他们拿到的不会是猎人牌。

    猎人不能发动技能的情况,是殉情而死,或是被女巫毒死。游戏至今,并没有殉情现象,而女巫毒死的是白狼,那就是说,是有一个人在出局的时候,自己选择不发动技能。

    18号(雷玖)和20号(何俊)是在白天被公推出局,在不确定自己能否存活的情况下,尤其是他们当时的发言状态下,如果手上真是猎人牌,我不认为他们会放弃使用技能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个人同样是死在夜晚,以我对2号(梁夏)的了解,他同样不会放弃。那么就是在4号(温成)和16号(叶雪松)当中出一个。”

    随着皇甫离的发言推进,众人的心情也跟着时起时落,眼看最大的难关已经度过,这最后的“死亡二选一”,却令他们空前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,性格都是较为内向胆怯的类型。如果拿到猎人牌的话,我认为可以为他们的发言增加一分底气。而当时16号(叶雪松)就坐在我旁边,对他的状态,我较为了解,所以我认为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离沉默了很久,双眉紧锁,仿佛也在脑中回忆着两人的临场状态。至于场外的温成和叶雪松,各自是坐立不安,恨不能直接跳出来向他提示。

    “16号(叶雪松)是猎人牌,4号(温成)是平民牌。”

    皇甫离的声调虽然依旧平稳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其他人的身份可以用逻辑分析,但这里,确实只剩下了猜。

    这一次,对面竟也反常的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接着,一张牌突兀的在半空浮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