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3章 第一个牺牲者
    这边叶朔正心惊胆战的盯着沈安彤,皇甫离紧接着的发言,又令他的心脏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15号(皇甫离):“之前在女巫说首刀是3号(沈安彤)的时候,我注意到12号(叶朔)忽然表现得非常紧张,这至少可以说明两个问题,1、他不知道狼人的刀法,2、他和3号(沈安彤)很可能是被连成了情侣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就分为三种情况,一民一狼,两民,或者两狼。

    我分别分析一下,首先两狼可以排除。假设3号(沈安彤)是狼,在不能肯定可以骗到解药的情况下,如果女巫没有救她,作为情侣狼的12号(叶朔)也会殉情死亡,狼阵营就会一次减少两名同伴。我认为他们不会用这么蠢的战术。

    再来说一民一狼,如果12号(叶朔)是狼,他不可能主动去刀自己的民情侣,而且我刚才就已经说过,12号(叶朔)的紧张,说明了他不知道狼人的刀法。并且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是一个不擅长掩饰自己的人。综上,12号(叶朔)必定是民,但不排除野孩子的可能。至于3号(沈安彤)身份暂时存疑。”

    16号(叶雪松):“如果是3号(沈安彤)的话,总觉得玩自刀是有可能的,同时我又得提醒自己不要被第一局带偏……

    然后就是,感觉大神对情侣的分析很有道理!不过为什么没人分析一下这轮的预言家呢?感觉大家都有点过度关注3号(沈安彤)了,会不会她其实是狼人方抛出来的一个饵,分散我们的注意,然后让狼队友趁机悍跳之类的?”

    17号(肖笙):“看来3号(沈安彤)在模拟局的悍跳真的是深入人心啊……现在竟然有这么多人怀疑她是自刀。

    我想说大家也不要太先入为主了吧,的确3号(沈安彤)在上一轮代表狼队玩的很好,直接导致我们好人方血崩,但是换种思路来看,就是因为她玩的好,如果这一轮是好人身份的话,狼队想要第一个刀她是完全合理的!我这么说不是给她站边,只是不想看到好人方再次被欺骗,白白推了自己的队友。”

    18号(雷玖):“既然确定12号(叶朔)是民,万一3号(沈安彤)是狼,那他们就是第三方情侣阵营,不能不早做准备!否则要是3号(沈安彤)自刀,坐实金刚狼,12号(叶朔)再一路装傻划水,最后让他们躺赢那就太坑了!”

    19号(赵兴):“18号(雷玖)这已经是明显的狼思路了!12号(叶朔)是民,3号(沈安彤)也大概率好人方,18号(雷玖)的意思就是想一次解决他们两个!这不就是明显的在削弱我们好人方的力量吗?

    那些口口声声拿自刀说事的,恐怕就是狼团队昨晚没能刀掉3号(沈安彤),现在就想冲票把她冲出去,真是太险恶了!我建议如果真是好人方,接下来都不要去投3号(沈安彤),不要让狼队的奸计得逞!”

    20号(何俊):“昨天玩了一晚上这个游戏,现在脑子很木,我也判断不出谁好谁坏,就表明一下身份吧,我就想老老实实做个划水民,希望大家不要来投我。”

    投谁好呢?叶朔犹豫了。沈安彤是绝对不能投的,19号的发言是支持自己,推了他对自己不利,至于其他人还说过什么……现在也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正式局,被公推出局的人,很可能就会面

    临真正的死亡……这样的话,如果尽量去投一个不容易被推出局的人,到时自己的一票也起不了什么作用,相当于废票……好,就这么决定!

    盯着所有头像仔细考虑一番,叶朔按下了20号的按钮。

    既然20号已经表明,自己只想做个划水民,这么无辜的身份,绝对不会有人去投他了吧?

    3号:11号, 18号,20号

    6号:1号,4号,7号, 15号,16号

    12号:5号

    18号:3号,6号,9号,19号

    20号:2号,8号,10号,12号,13号,17号

    14号弃票

    此时的何俊全身都在发抖,面部是一种极端绝望的狰狞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为什么啊?!这一轮我干嘛了?!模拟局我被首刀,这一轮啥都没干直接被推出局!我招你们惹你们了?投我票的你们都是杀人凶手!凶手!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犹未了,忽然,在他的头部炸开了一团寒冰,冰层逐渐向全身扩散,短短数息,就将他整个人尽数冰封,看去如同一座冰雕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一定又是芯片发出的指令。作为公推出局者,将来无论他的所属阵营胜利与否,他都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何况,由于规则临时更改为“死后不翻牌”,那表面的生路“猜身份”已经完全成为了摆设。不会有人再选择去猜了,因为猜对的概率,已经是无限接近于0。

    何俊死前那愤怒的咆哮,暴突的双眼,如今还一次次的在叶朔脑中回放。这也让他感到,自己是亲手杀死了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同时,这第一个牺牲者的出现,也令余人各自心有戚戚。死亡的阴影,开始沉沉的笼罩在了每个人心头。

    中场休息期间,也曾有人去查看何俊的状况,但既然冰封是从脑部开始,如果贸然打破冰层,恐怕他会立刻死亡。

    也有几个关系较近之人,聚在一块说着悄悄话,或许是在商讨今后的战略。但在这种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的游戏中,几句空口许诺,又有多少人会去遵守呢?

    皇甫离始终是沉默的坐在位置上,不知在思考些什么,其他人也不敢贸然打扰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潇洒随意的沈安彤,这时也捧着自己的笔记本,不停的在上面写写画画,进行着身份的推测。

    对叶朔来说,眼前的状况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毕竟自己实在是这个游戏的门外汉,不管再怎么努力,也是不可能扭转局面的。借着这段时间,他只能一遍遍的温习规则,希望在稍后的游戏中,尽量不要给队友添麻烦。

    短暂的休息过后。

    叶朔持续闭眼中……

    这一晚是白狼的杀人夜,也就是说,至少有两个人会死!

    那两个不幸中刀的,又会是谁呢……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