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2章 正式局,步步惑
    女生宿舍内。

    “6号,11号铁狼,根据排除法得出13号是吹笛人。17号你的发言逻辑没毛病,但是站队一直犹豫不决,恐怕是你也不知道自己的阵营。既然你是一张双金水牌,雪狼已经出局,吹笛人的身份已经明确,所以你只能是丘比特了。搞定,翻牌!”

    沈安彤说着,潇洒的将手中的牌丢到地面上,目光得意的四面一扫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女生默默对视一眼,也只能摊开了手中的牌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彤彤,全中!”

    “彤彤去挑战猜身份吧,你就是我们的胜利女神!”

    方才的几盘练习赛,其实都没有进行到最后,因为沈安彤总能早早猜出其他人的身份,正确率高达80%。且不管抽到什么身份,她的战术总是刁钻古怪,令人震惊之余又是赞叹不已。要说有谁能做到挑战猜身份成功,这20名玩家中,恐怕也就只有她和皇甫离了。

    沈安彤随手拆开一包零食,闻言却是嫌弃的大力摇头:“别!像那种猜中全员得救,猜错就全灭的事,我才不想做呢!还是把拯救世界的机会留给级长吧!”

    眨了眨眼,两腿在地板上悠然摊开,脚尖轻撞,再次露出了小恶魔的招牌笑容:“我的目标呢,就是要带领自己的阵营赢!如果刚好跟你们分到对立面,那就不好意思咯。”

    其他女生也了解她的性格,此时只能无奈的耸一耸肩,捡起地面散落的身份牌,准备再进行下一场练习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觉得明天,会是谁和谁被连成情侣啊?”

    即使面临着决定生死的游戏,恋爱的话题,却依然是少女们最钟爱的。

    “听说丘比特是异位面传说中的爱神,好浪漫啊!如果能跟一个帅哥被连成情侣就好了!”

    一片冒着粉红气泡的尖叫声中,沈安彤终是没好气的打断了她们。

    “拜托,你们脑袋里都装的什么啊?连情侣不是要你跟他谈恋爱,是在他出局的时候要你给他殉情哎!要是跟个菜鸟被连在一块,你连身份都来不及做,直接就得被他坑死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话说在前面啊,”三两口吃完薯片,沈安彤径自走到橱柜前,准备起了洗漱用品,“明天谁都别给我连情侣,否则别怪我跟她翻脸!”

    在她端着面盆走出寝室的时候,隐约看到一众室友正围在一块窃窃私语,一与她的目光对接,就忙不迭埋下了头,继而又是窃笑不已。

    是错觉么?沈安彤挑了挑眉,怎么总觉得有股阴谋的味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决定命运的正式局,终于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前一晚,好几个寝室都练习了一整夜,这会儿匆忙赶来集合,个个哈欠连天,眼底都少不了几个黑眼圈。

    当他们按照号码,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,整顿心情,就准备进入芯片空间抽牌时,在他们脑中,忽然传入了一条新的规则。

    “玩狼人杀的同学们注意了,今天的正式局,所有规则还是和昨天一样,只是有一点小小的改变。那就是,除了需要翻牌使用能力的角色外,其他人死后一律不翻牌!”

    在众人听清了这条规则后,会议室内顿时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“不翻牌还玩毛线啊!”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群新手来说,唯一的指望就是翻牌后确认身份,再使用排除法推测剩余玩家。这要是不翻牌,每天推出去的根本不知道是谁!

    假设再遇到上一轮的情况,一人一狼对跳预言家,最后真预言家被公投出局,身份要是不翻,恐怕他们还要以为,留下来的那个才是真预言家!这往后还怎么玩?

    再比如,要是女巫早早就被狼人刀了,接着出来个狼人穿女巫的衣服,谁能看出他是真是假?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……不,可怕的事简直太多了!这么玩根本就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想活命全凭运气!

    昨天他们练习了一夜,好不容易才勉强适应了死后翻牌的玩法,现在这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啊!

    “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,还是赶紧开始玩吧。”会议室内的哀嚎响了好一阵子,还是皇甫离第一个恢复冷静,淡淡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再有意见,也不可能逼导师改回翻牌规则,那就不要无谓的浪费时间了。反正对我来说,就算不翻牌,也不过是难度加大,还不到绝对过不了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我说姐妹们,现在知道我的好处了吧?”沈安彤倒是若无其事,笑吟吟的给其他室友递个眼色。

    昨天,在大家逐渐练熟了翻牌规则后,沈安彤提议,不如未雨绸缪,也来练习一下不翻牌的玩法。这样一来对逻辑的要求更高,如果这样都能过关,明天等于先就立于了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那时其他室友还笑她杞人忧天,如今看来,果然恶人自有恶人磨,她才是最能理解导师恶趣味的一个啊!

    要说最惨的就是澹台璟寝室。由于有叶朔这个顶级菜鸟的存在,他们的训练,等于是一直在基础阶段打转。毕竟叶朔就连翻牌的规则都玩不好,还挑战不翻牌?省省吧!

    也因此,他们寝室成了所有玩家中,唯一没有尝试过不翻牌规则的。现在能体验到的,就只有一脸懵两脸懵,以及满满的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总之,在诸多的抱怨中,游戏终于是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首先自然是抽牌阶段,叶朔看着一张牌在眼前翻转,最终减速落定,被他接在手中,牌面上是两个大字“平民”。

    啊,今天抽到了平民牌啊……叶朔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,本来还很希望能抽到神牌,最好是预言家,这样才能更好的帮助大家,现在……唉,算了,不做事就不会做错事,拿到平民的话,至少不会给大家添乱……嗯,也好也好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抽过身份牌后,游戏环节进入了第一晚。

    眼前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这一次自己抽到的是平民牌,就在叶朔已经做好了闭眼一整夜的准备时,在他脑中忽然响起了一道规则。

    <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啥?自己被丘比特连了情侣?那个对方死了,自己也要殉情的麻烦身份?而且,如果连到好人也就算了,万一对方是狼,那他们就会变成第三方情侣,成为所有人的敌人啊!

    叶朔胆战心惊的睁开眼,也就这样,与此时场中唯一的另一个睁眼玩家对上了视线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叶朔在心底哀嚎一声。还真是连到了最麻烦的人啊!!

    另一边,沈安彤的表情就像是被人糊了一脸狗血。

    甚至无须言语,叶朔都能感受到她的心声是:“啊!!为什么我要跟这个笨蛋菜鸟被连在一起啊!!”

    就这样,最不想被连在一起的两人,带着相看两相厌的表情对视数息,随着的规则响起,他们的眼前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而后,叶朔持续闭眼中……

    天亮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,昨天没有人被刀!叶朔松了一口大气。莫非是大家也都良心发现,准备都不刀人也不推人了?这样的话即使不猜身份,说不定所有人也可以一起活下去啊!这样想着,叶朔陷入了对人性温暖的深深感动中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1号(黎悦):“我觉得我们先出12号(叶朔),大家都知道他玩得很菜,如果他留下来的话我们很可能会被他拖累死的。”

    2号(梁夏):“菜不能作为出人的理由。虽然我也承认他确实菜……但是如果他真的是民,我们把他推出去就是在减少同伴,最多大家都不要按照他的建议出人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3号(沈安彤):“昨晚是平安夜,也就是说是守卫守对了人,或者女巫开了解药。

    我们根据两种情况分别做分析,通常来说第一夜守卫是会自守的,那么假设他守的是自己或者是甲,在第二晚就无法再继续守这个人,也就是说这个人再次中刀的概率就会提升。

    要是这样的话,女巫没有开药,是可以看到狼人刀法的。我建议你稍后根据那名中刀玩家的发言,判断他是否是真正的守卫,如果是,第二夜他再次中刀的话,你就可以开药救他,当然有关你的判断过程和依据,都不必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另一种就是女巫开了药,要是这样,最直观的影响就是,今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自刀的狼人。同时建议女巫不要轻易跳身份,隐藏好自己,在场上有明狼出现之后,再好好利用你的那瓶毒药。至于更多信息,我还要在听过大家的发言之后再做判断。”

    叶朔仔细观察着沈安彤的表情,从她的发言状态,已经完全看不出夜晚被连情侣的沮丧了,当然,也看不出她是人是狼……果然是演技一流的小恶魔啊。那接下来,自己也必须掩饰好这个情侣身份了——

    4号(温成):“3号(沈安彤)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,我很想相信她,但是又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……”

    5号(严子涚):“你们看到了吗?模拟局我们好人方血崩!是血崩啊!你们还不肯相信我,早点把12号(叶朔)投出去吗?!啊?!”

    6号(胡冬):“我在这一轮的身份是预言家。昨晚验了13号,金水。今晚的验人我会根据大家接下来的发言决定。”

    7号(高芊):“12号(叶朔)我们可以暂时不出你,但是既然你不会玩,就老老实实说出实话,不要再给我们误导信息了。

    关于15号(皇甫离),因为他是唯一有可能挑战猜身份的人,所以不管他是什么身份牌,大家都不要出他,这一点你们没意见吧?那么15号(皇甫离),我希望你可以诚实告诉我们你的身份,这样大家心里有了底,就可以在后面避免一定的误导。

    最后再说一点,如果吹笛人在,第一局肯定会首先吹15号(皇甫离),明摆着他是到最后都不会出局的人。那么另一个被吹的人是谁?我希望你主动的站出来。还有以后再有人被吹的时候,也要主动向大家说清楚,帮助我们把吹笛人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8号(徐伟):“6号(胡冬)跳预言家了?可能是因为上一轮的悍跳狼太震撼了,我现在总觉得第一个跳出来的不会是什么好人……不过6号(胡冬)现在的发言只能说是一般,发金水可能只是为了拉拢人心,身份不好说,先看一下待会还会不会有人跟他对跳吧。”

    9号(澹台璟):“很抱歉,7号(高芊)的发言确实不错,但是也有一个很大的疑点。你一开始就吆喝着大家都把身份报出来,这个游戏真假难辨,就算我们说了,你又能通过什么依据来判断?

    再有,你这么急于知道别人的身份,是在以‘狼人找神’的立场进行么?要是不慌的话,先聊清你自己的身份如何?”

    10号(岑零):“嗯……5号(严子涚)这段慷慨激昂的发言还是有点意义的,至少我们可以明确,他确对不是狼阵营或者女巫。否则他这么恨12号(叶朔),直接把他刀了或者毒了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11号(程晓丹):“这也不好说,5号(严子涚)不是女巫我相信,但他很有可能是狼,故意处处针对12号(叶朔),又不刀他,让大家觉得他自己不会是狼。是一种另类做好身份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12号(叶朔):“我当然会说真话。这一轮我只是一个平民,不再像上一轮拥有神牌,可以保护大家,但我还是希望你们可以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,好好把自己的身份公开,这是可以全员幸存最好的办法!”

    13号(林杰):“6号(胡冬)发的这碗金水我是接着的,在我看清自己好人牌的情况下,他的身份在我这里暂时是比较做好的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也不要以为,我是因为他发了我金水才盲目站边。我说的只是‘暂时’相信他,至于他到底是不是真预言家,还是要看他之后的发言来判断。”

    14号(康佳):“我是女巫,不好意思还是跳出来了。说一下,昨晚被刀的是3号(沈安彤),我把她救起来了,因为彤彤在我们这群人里是比较会玩的,如果她是好人方的话,过早出局对我们会是很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但是刚才听了她的发言,如果真是闭眼玩家,掌握的信息量太大……忽然觉得她可能是狼,我是不是遇到传说中的‘自刀骗药’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的脸色猛地变了,他能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直蹿到头顶。

    昨晚被刀的就是沈安彤?如果女巫没有救她的话,那自己现在可能已经跟着她殉情了……死亡,竟是如此真切的与自己擦肩而过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