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7章 地下行动
    “召集同盟之事进展如何?”皇甫离很快就收敛了情绪,继续在寝室内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按照你交待的去办了。”一名消瘦青年爽快的答道,“不过为了贡献分,也难保有人会在背后捅刀,所以我们的收买行动必须慎之又慎,至少让导师那边抓不到把柄才行!”

    皇甫离略微颔首,又转向另一人:“还有女生宿舍那边,也需要找人去接洽。你就继续借着交往的由头,努力物色人选吧。”

    那是个梳着时尚飞机头,穿着五颜六色的花衬衫,一看就是个花花公子模样的青年。此时他斜坐在下铺,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衣领,打出个清脆的响指。

    “包在我身上!别的我还不敢说,但是要论撩妹……啊不,是借着撩妹寻找伙伴,那我绝对是一撩一个准!”

    随后,皇甫离又简短的强调了几件注意事项,便宣布散会,赶来聚集的成员纷纷站起,准备在熄灯前赶回自己的宿舍。这时,角落里忽然传来了一道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缓慢抬起头的,是这间寝室的原成员叶雪松。不过由于他一直保持着傀儡人的生活规律,目无焦距,行走僵硬,到了时间就早早睡觉,因此在寝室内一直毫无存在感,大家都几乎要忘了还有这个人。

    陡然听他开口,一众成员顿时都陷入了高度戒备状态,雷玖甚至已经灵力环身,准备搜查他可有偷录的玉简。

    全员严阵以待间,皇甫离淡淡一摆手,拦住了冲在最前的雷玖。又冲叶雪松略一颔首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叶雪松咽了咽口水,双手在膝盖上反复交叉,声音弱得像蚊子叫:

    “请问,你真的能带领大家走出困境吗?”

    刚来到这里不久,由于底子薄弱,叶雪松的大脑很快就被芯片侵蚀,成为了完全的木头人。直到近期叶朔坚持为他输送灵力,才让他恢复了部分神志。但即便如此,他一天中能够清醒的时间,也不过只有两三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话,之前也有很多人说过。但是他们最后不是为了贡献分卖了队友,就是直接在导师面前露了底……我们,真的可以信任你吗?”

    正是因为亲眼见过反抗的无力,曾有那么多的自发领导者,所迎来的下场,却仅仅是被埋葬在黑暗中的牺牲品,因此即便叶雪松已经认得了叶朔,却也是一句话都不敢对他说。

    他担心,错误的信任会带来万劫不复,他也担心,自己的无能会为叶朔招致杀身之祸。每天清醒的时候,反而成为了他最痛苦的时候。他必须继续假扮傀儡,必须对身边的关心视而不见……他甚至不知道,自己的清醒还可以维持多久!会不会晚上一闭上眼睛,就再也睁不开了……

    皇甫离是在转班后,才同样转入了他的寝室。他们那群人常常在这里召开座谈会,叶雪松虽然用被子蒙住头,把自己封锁在了黑暗之中,但他们说的每一句话,他其实都在认真的听。

    接连数日,叶雪松能够明显感到,皇甫离和此前那些有勇无谋的领导者都是不同的。而且听他的话意,他就是为了调查这个培训班的秘密,才会专程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很想……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很想……同样得到救赎……

    叶雪松憋了满肚子的话,终于是在今天正式开口了。也许是因为期中测试临近,他害怕去参加那些“游戏”。如果可以在游戏前找到同盟的话,或许就可以得到他们的帮助……但是在此之前,他还是必须要再确认一下,他要听对方亲口说出来——

    “啊?你这是在怀疑血骷髅大哥吗?”随着他的疑问出口,雷玖顿时夸张的叫了起来,“你知不知道,血骷髅大哥有多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离再次拦住了他,直视着叶雪松,沉默片刻,淡淡的道:“我现在的确没办法证明,跟着我就一定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血骷髅大哥……”这时就连其他人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叶雪松轻轻叹了一口气,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。所以到头来……还是不行么?

    “但是时间会让你明白,不跟着我,一定是错的。”皇甫离的语气依旧平淡,但一字一句,在这狭小的寝室内,掷地有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在半个时辰后,联盟成员已经相继散去,叶雪松也进入了梦乡。寝室内重新恢复寂静,皇甫离坐在自己的铺位上,擦拭着手中的储物戒指,雷玖默默的在他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血骷髅大哥,其实我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寝室内已经熄了灯,厚重的窗帘尚未完全拉起,一束月光从那微小的缝隙间洒入,犹如黑暗中残存的火星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就是容纳失败者的垃圾场。”雷玖说着叹了口气,“但是你不一样。留在血云堂专心修炼,将来进入天宫门,和乾元宗墨孤城一争高下,这不才是你应该去做的吗?”

    虽然贵为天雷宗少主,但天雷宗的势力,只能算是普普通通,而往日的雷玖,也只是一个十足的游手好闲之人。直到认得了皇甫离,在他手中输得一败涂地,却又蒙他救助后,雷玖才真正有了修炼的热情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为了打败对方,而仅仅是渴望作为平等的兄弟,能够继续跟随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对手,很多时候也是最好的朋友。就如今日的皇甫离,又何尝不是仰望着墨孤城,才一步步走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再说到雷玖,由于早期不思进取,在修炼上落后了太多,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天才竞争,夺取天宫门名额,成功的希望是不大的。而以天雷宗的底蕴,也没有足够让他一步登天的药材和秘籍。

    直到这所谓“培训班”的出现,让雷玖眼前一亮。他早就想狠狠逼自己一下了,哪怕在这里,要承受几个月的“地狱式魔鬼训练”,只要将来能和皇甫离一起进入天宫门,那就一切都值得了!

    那时,他没有想到,自己来到的会是真正的地狱。不过他更没有想到,那个他所仰望的人,血云堂的精英,竟然也会和他同一批次入学。

    自此,他就跟随着皇甫离。虽然他脑袋直,对计策出不上力,但只要是皇甫离的吩咐,他就绝对会规规

    矩矩的去完成,倒是一位相当可靠的后盾。

    黑暗中,皇甫离静静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来到这里,我真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么黑暗的地方。如果所有人都置身事外的话,那这些陷在黑暗里的人就再也出不来了。姑且就把这当做,是我进入天宫门之前的一次历练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,如果现在在这里的人是墨孤城,他会怎么做。但是我没有答案。说到底,他是他我是我,那么,我也只能尽力做出无愧于心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雷玖真心实意的道:“血骷髅大哥,我是这样想的,那墨孤城就算再强,他也只是一个冷冰冰的强者。你和他不同,你是真正能够为我们这些弱者考虑的。你拥有着他所没有的‘一丝人性’,就凭这一点,我雷玖就认定你是我大哥!”

    “‘一丝人性’么……”皇甫离喃喃自语,似是摇头轻笑了一下,“或许在修灵界,这是最不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我绝对不会舍弃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午后,阳光大好,那穿着花衬衫,梳着飞机头,名为“岑零”的青年,正等在女生宿舍楼下。双手插着裤袋,百无聊赖的踢着面前的草坪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又交往了一个新女友,名叫高芊。当然,交往只是名义,他真正要做的,是把对方拉拢到自己的队伍里,然后再通过她,继续在女生宿舍发展更多同盟。

    说好吃过中饭就在宿舍楼下见,但现在他都等了半个时辰,再等下去,就该回教室自修了。她不是临时改变主意了吧?

    岑零烦躁的在原地转了几圈,正想着是否该传讯给她,就听身侧一阵脚步声响起,转头一看,一个着装火辣,留着黄长直发的女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就是高芊,长相平平,一对绿豆般的小眼睛,在浓重眼妆的修饰下,倒也显出了几分风情。兼之大胆的着装,是一副标准的辣妹风格。

    岑零并不反感女生浓妆,只要够漂亮,是不是天然美女都问题不大。但高芊的相貌,实在是“化妆都拯救不了”,就算她打扮得再“辣”,岑零也不会有任何冲动。

    要不是据说她在女生群中人缘很好,整个宿舍楼她都认识——当然,那仅仅是她自己凑上去认识的,旁人只当她是个点头之交——岑零也实在不想跟她交往。

    他现在明显感觉,那些个被他甩掉的前女友,在班里再见到他的时候,眼中都闪动着幸灾乐祸的光芒。是啊,据说女人眼中最丑的三种女人之一,就是“前男友的现女友”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大计……岑零迅速酝酿了一番,调整心情,再转过头时已经挤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芊芊!诶……”他的笑容顿时有些发苦,“安彤也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沈安彤还是那一套简单的休闲装,双手漫不经心的揣在衣袋里,淡淡笑道:“我再不来,我姐们被你拐跑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岑零干笑了一下:“所以你就是来把关的对吧?明白。”一面拉过高芊,低声道:“芊芊,你这姐们能信任么?”

    高芊的声音有种反常的激动:“当然!她也是高分通过了b级游戏的,综合实力不比级长差多少哦!所以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在她面前说!”

    岑零微微一怔,这最后一句话,暗示意味也未免太强了一些,好像她早就知道,自己找她是要商量“正事”了,是自己想多了么——?

    为保险起见,岑零还是换上了熟练的笑容,主动掏出玉简向沈安彤示意:“你好,认识一下,交换个联络方式吧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,每个班级都有数百人之多。岑零和沈安彤也是近期才被分配到了同班,但也仅止于记得名字,具体的联络方式,就不是人人都有了。

    表面看来,这只是一次简单的示好。但岑零以联系方式开场,就是想借着沈安彤拿出玉简的机会,确认她的屏幕状态。毕竟在这个培训班,最怕的就是谈话被录音。为贡献分疯狂的还是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沈安彤就像是早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,淡淡一笑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岑零笑容一僵,犹如全力一拳打进了空处。但对方笑容清淡,偏是让他连脾气都生不出来。正当他寻思着如何另起话题时,沈安彤已经一手搭着高芊的肩,淡笑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也知道,我今天就是帮芊芊来考察你的。老实说,你喜欢我们家芊芊什么?”

    喜欢她什么?我倒也想知道我喜欢她什么?岑零的内心已经在疯狂飙泪。表面上,他只能继续假扮情场浪子,挤出暧昧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缘分!缘分把我们连接在了一起!”

    沈安彤似笑非笑:“那你觉得,芊芊会愿意么?”

    岑零一口答道:“当然,她为什么不愿意?”不愿意的是我好吗?

    沈安彤淡笑:“那,你准备拿出怎样的行动?”

    岑零皱了皱眉,已经开始觉得烦了。这丈母娘问女婿的气氛是个什么鬼?你这姐们又不是什么抢手货,有人收她她就偷着乐去吧,怎么搞得怕我把她拐了一样?

    从一开始,沈安彤就一直是柳眉轻扬,似笑非笑的瞟着他。岑零本是满心不屑,然而稍一转念,忽觉有异。

    她这些话……该不会是在暗示什么吧?

    “你觉得芊芊会愿意么?”——你觉得我们会愿意跟你结盟么?

    “你准备拿出怎样的行动?”——你准备用怎样的行动来和我们结盟?

    要这样分析,也不是没有可能……岑零迅速寻思着,干咳一声,索性就依样画葫芦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芊芊不是我一个人的,所以,我肯定是要说服她的所有姐妹一起帮助我。事成之后,要感谢的人我是一个都不会落下的。”

    这段话中同样暗藏玄机。意指“我要说服你们所有人成为同盟”“到时候参与进来的女生,我们也会全部拯救,一个都不会落下”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就看对方如何回应了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