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6章 级长
    三年前,西陵家族爆发宗家与分家之争,分家请动了血云堂分舵主血骷髅相助,来势汹汹,而叶朔为好友西陵江坤,自发为宗家助拳。那一战打得天昏地暗,最后以叶朔惨胜告终。皇甫离也施展独门秘法,重伤脱逃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实则本无深仇大恨,不过是立场相异,但既然他是血云堂的人,是九幽殿派系,叶朔就绝对不会放过他!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都站起来,鞠躬,问级长好!”导师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。

    全体学员齐刷刷的站了起来,脑袋都几乎垂到了课桌上,声音整齐划一:“级长好!”

    导师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嗯,以后导师不在教室的时候,级长的话,你们一定要绝对服从。如有违抗,视同违纪处理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环视教室一圈,抬手一指,道:“那边还有一个空位,皇甫离同学,你就坐到那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而那张唯一的空位,就在叶朔旁边!

    皇甫离淡然颔首,就如从未见过叶朔一般,一路在过道间穿行而过,背后收获的是一片片仰慕的目光。最终,他轻撩袍角,缓慢的坐了下来,目不斜视的望向前方,依然将叶朔视同无物。

    讲台前,导师拍了拍手: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要向大家宣布。下一场考试很快就要到了哦,新生要好好准备,这可是你们赚取贡献分的大好机会!”

    那些有关“期中测试”的内容,叶朔一句都没听进去。他一直紧盯着皇甫离,试图找出一些对方未受控制的迹象。

    对方的座位,距自己只隔着一个过道,恐怕这也是导师有意为之。说什么“近期本班违纪现象频发”,想必在导师眼中,现在自己就是头一号违纪分子。所以他要在自己的身边放一双眼睛,时时刻刻的盯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散学,皇甫离也随着人丛一起走出了教室。叶朔赶忙将桌上的东西胡乱一收,夹着背包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皇甫离的脚步略微一顿,斜过视线,意示“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叶朔担心引来导师,已是刻意的压低声音,但身子依旧激动的不住发抖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这个培训班和血云堂、九幽殿到底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皇甫离沉默半晌,淡淡的道:“我想你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怒道:“胡说!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跟你无关,你就告诉我你的目的。如果跟你有关……”他威胁的扬了扬拳头,“我一定会打倒你们的!”

    皇甫离似是鄙夷的轻笑了一下:“有问题就去问导师。我不负责解答。”

    见他转身要走,叶朔顿时怒不可遏,加速小跑几步,一拳就朝他脑后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皇甫离倏然回身,抬臂架住,冰冷的目光直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攻击级长,我有权扣你的分数。”

    叶朔咬牙切齿,但无论他如何催动灵力,手臂始终都无法再压下一寸。

    “念你是初犯,下不为例。”半晌,皇甫离冷冷的留下了这一句话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交锋完败,叶朔带着一肚子气回到寝室,望着躺在各自铺位上的室友,越想越气。正想拉着温成好生抱怨一番,忽然,一个绝妙的念头在他脑中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转班进来的那个家伙,我认识他。”坐在4号铺位上,叶朔表面是在对温成说话,但却刻意提高了声音,令整个寝室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同时他的视线也在缓缓转动,留心着其他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他是血云堂分舵主,‘血骷髅’皇甫离!”这一句话,叶朔几乎是拖着长腔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温成眨了眨眼,并未觉出异常,但这会儿,其他室友已经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血骷髅?真的假的啊?”6号床的徐伟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,大睁着眼睛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对于世间的一些成名强者,为表敬意,世人往往只称其“号”,而少呼其“名”,久而久之,也就令他们的称号,反而比本名更具有知名度。

    皇甫离就是如此。单是这一个名字,或许不会引人关注,但要是说起“血云堂”、“血骷髅”,所带来的影响力,就绝不是同一个级数的了。

    此时,1号床的胡冬,7号床的林杰,8号床的张鹏都已经坐直了身子,就像听着一个大新闻般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叶朔达到了理想的效果,狡黠一笑,站起身来:“是真是假,取决于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你们不是木头人,你们还记得外界的情况,记得血骷髅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那看热闹的四人,表情顿时僵了。这时真是继续坐着也不是,装傻躺回去也不是。他们更是没有想到,自己千防万防,竟然还是被人耍了,而耍了他们的,还是一个看上去就不聪明的新生!

    不顾那四人脸色铁青,叶朔拉着温成,缓步走到寝室正中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你们之所以装聋作哑,就是害怕会遭到电击。但是,我们越是软弱,就越会助长对方的张狂。这个培训班的罪恶已经昭然若揭,我和温成都商量好了,组建一个同盟,一起为夺回自由而战斗!

    虽然这个同盟目前还只有我们两个人,但是我一定会号召更多学员加入进来的。今天,就先从你们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请愿意加入的人站出来!”

    寝室内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“拜托……拜托大家……”温成红着脸,也跟着不住打躬作揖,“请大家加入我们吧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任两人接连号召,寝室内仍是一切如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叶朔难以置信的四面环视,“难道你们不想恢复自由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里采用的是互相监督制度,谁都不能绝对的信任谁。”澹台璟半身倚在床上,一手托着额头,就势晃了晃手中的玉简,“多谢你,刚才这番话,足够让我多拿到一本秘籍了。”

    温成的脸色顿时惨白,叶朔却是毫不畏惧,坦然走上前:“秘籍再重要,难道比你的命还重要吗?现在我们脑子里植入的芯片,就好像是一个定时炸弹,控制的按钮就握在导师手里,如果不打倒他们,我们随时都会被炸得尸骨无存的!”

    &

    nbsp;  “你这些妖言惑众可以停止了吧!”一道声音从另一端响起,严子涚沉着脸坐了起来,“是要我再去报告导师吗?”

    叶朔转过头,朝着他讥讽一笑:“严子涚,这个培训班是你的家人开的吗?”

    严子涚顿时瞪圆了眼:“你……你在乱讲什么!”

    叶朔提高了声音:“既然你也是普通的学员,那么,你跟我们才是利益共同体。虽然我一直都不知道,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,但是哪怕我真的有得罪你的地方,我也希望你可以暂时把个人恩怨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导师让所有学员互相监督,就是想要分裂我们,让我们互不信任,孤立无援,你绝对不能让他们的奸计得逞啊!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叶朔就紧盯着严子涚,要逼他拿出一个态度。而这时的严子涚却显得很是局促,手指紧捏着被角,眼珠慌乱的转动着,一张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说的对。”寝室内沉默良久,澹台璟淡淡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室长?”这句公开表态也吸引了其他室友的视线。就连严子涚都望了过去,双手在被角上狠狠收紧。

    叶朔激动的转过身,如果他愿意加入的话,那事情就好办多了……!

    “但是,我不认为你是一个合适的领导者。”澹台璟的下一句话,却如同一盆冷水浇下。

    “你的莽撞,只会把大家都带进沟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并没有说我要做领导者!”成功在即,叶朔空前激动起来,“只要大家可以团结起来,让谁领导我们都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澹台璟抬了抬眼皮:“在我认为真正有能力改变局面的人出现之前,我保留态度。”

    甩下这句话后,他就将被子一展,蒙上头睡觉了。其他看热闹的室友“紧跟室长走”,也都跟着躺了回去。先前还处于热血沸腾的寝室,重新归入了死水一潭。

    从没有一个时候,自己离成功那么接近……叶朔颓然的垂下双手,刚才……刚才眼看着就要说服他们了!但是,只因为自己能力不足,不是一个合适的领导者,没有资格把他们凝聚起来……

    是啊,在这里要想组建同盟,一个强大的主心骨是必不可少的。谁……谁才能担当这个重任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的一天傍晚。

    叶朔洗完澡,一回到寝室,温成就兴冲冲的告诉他,自己之前在课外活动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外班的朋友,跟他说了组建同盟的事,他表示愿意加入。

    “那你传讯让他过来吧!”叶朔听了也很高兴。这么多天了,他们的同盟终于招收到了第一位新成员!

    在培训班内,玉简虽然不能联络外界,但得到一定的贡献分后,就可以向导师申请账号密码,接入一种“校园局域网络”。这样一来,他们就可以和这里的其他学员传讯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也知道,培训班推出这样的制度,绝对不会是单纯为了奖励他们,无非是为了加强对学员的控制。到时他们发送的讯息,也一定都会被导师一方同步接收到。

    因此,要商讨机密大事还是得面谈。温成发送邀约讯息时,也仅仅是以“共同修炼”为由。

    很快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啊,他到了!”温成惊喜的站起身,就要去开门。

    叶朔总觉得有些不对,转念一想,忽然脸色一变,一把拉住了他:“等等,他不是另外一栋宿舍的吗?你这才刚刚结束传讯啊!”

    两栋宿舍之间,还是有一段距离的。但现在分明是温成这头才放下玉简,门外就立刻响起了敲门声,就算是用飞的,也不可能有这种速度吧?

    两人一时面面相觑,那现在门外的到底是谁?

    敲门声仍然在不断响起,且愈演愈烈,很快就敲得整扇门板都震动不已,大有那天的“夜半敲门”之势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们为什么不开门?”正在整理内务的澹台璟皱了皱眉,一面就要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叶朔连忙拦住他,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。三人僵持半晌,最后澹台璟不耐烦的拨开两人,直接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叶朔和温成的呼吸都漏跳了一拍。那个“东西”,终究是要进来了吗……?

    门一开,出现的就是一具血流满地的尸体。

    皇甫离站在尸体旁,脸上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,冷冷留下一句:“晚上在楼道里游荡是违规的。”说完再不向地上的尸体,以及门后的三人多瞧一眼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个……”温成壮着胆子,在尸体旁蹲下身,很快就冲叶朔摇了摇头,“他不是我说的那个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隔壁的一间寝室内。

    皇甫离巡夜完毕,刚走入房间,一群等候已久的室友就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血骷髅大哥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皇甫离的神色有些阴沉:“又出现了牺牲者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新的‘游戏’很快就要开始了。死亡人数一定会大幅度提升。”

    其他室友的脸色,也跟着苍白了下去。但很快,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主动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血骷髅大哥,总之我们都是跟定你了,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!有你的吩咐,我们心里不慌!”

    这名青年,是天雷宗少主雷玖,当年与皇甫离曾是“不打不相识”。而说到天雷宗,和叶朔倒也有过一段“不是渊源的渊源”,那是在他被关入药王谷时,曾有一位“药物”在牢房里大吵大嚷,并冒天雷宗少主之名,最后在其他人的逼迫下,才承认自己仅仅是少主身边的仆从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聚集在这里的,虽然有许多人并不住在这个寝室,但他们都是在之前的“游戏”里,得到过皇甫离帮助的人。否则的话,他们早就活不到今天了。也正是因此,众人对他都是拜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组建同盟,反抗培训班一事,从几个月前,这里的人就开始准备了。借着皇甫离的“级长”身份,也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了不少便利。

    两柄暗藏的宝剑正在蓄势待发,最终,谁又能成为那个真正的领导者,带领大家冲破这无尽的黑暗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