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四十六章 人间蒸发
    难道,这里的学员都不是活人,他们是一群尸体吗?

    叶朔强忍着心底的惊怖,再三观察,然而眼前的这些人,和他过往所见到被操纵的傀儡又大有不同,至少虽然是一副空洞,毫无生气的样子,但还能够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丝人气。

    估计都是修炼太拼命了吧,叶朔想了想,毕竟气氛再活跃的学院里,也会有几个死读书的书呆子,现在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,妄下定论并不好,他决定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,再做观察。

    跟随着其他学员一起出了门,一路兜兜转转,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宿舍。这会儿,叶朔才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室友们。只不过室友们依旧沉默不语,互相之间连个招呼也不打,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,和先前在教室的状态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按说在回到宿舍后,脱离了导师的管束,大家在一定程度上都会放松下来。或者该说,是会变得更有年轻人的样子。但这些人的动作却仍是一丝不苟,如同全身都套在无形的枷锁之下。看着这样的一群人,叶朔算是明白,他们为什么会把被子叠成那样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叶朔早早的就滚上了床,他寻思着刚到一个地方,应该先养精蓄锐。虽然也想与室友们说话,但限于先前好几次自讨没趣的经历,他也就乖乖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把被子拉过头顶,蒙住脸,叶朔静静的进入了冥想状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由于刚到一个新环境,所见又是处处透着诡异,叶朔躺了很久都没有睡着。夜半,正迷迷糊糊间,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窸窣作响,接着是脚底踏上拖鞋的啪嗒声。斜眼瞟去,就见对面4号床铺的男生僵硬的站起身,还是迈着如日间那般端正的步伐,旋开门把,无声无息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估计是起夜吧。叶朔在自己的床上翻了个身,也只有在这种时候,这些书呆子才会表现出一点正常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整日积聚下的倦意缓缓攀升,叶朔双目紧闭,终于陷入了沉沉的梦乡——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,大约在后半夜,叶朔就醒了过来。一把抓过床头的玉简,确定时辰尚早后,才安心的拉高了被角。睡前下意识朝着对面望了一眼,但那里留下的,却依然是一张空空荡荡的床铺。

    这哥们,又起夜去了?叶朔无奈的摇了摇头,倒也没有当回事。只是在他接下来的记忆中,一直到他再次睡着之前,4号床位的男生似乎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次日,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叶朔是最后一个起来的。当他歪躺在床上,对着阳光美美的打出第一个哈欠的时候,其他室友早已经梳洗完毕,床铺也收拾得整整齐齐,都忙碌着准备着要去教室了。

    看看人家这勤奋劲儿,叶朔摇了摇头,当初在致远学院的宿舍里,每天早上最常发生的对话可往往都是:“你去不去上课?”“不去。”“那我也不去了,某某某,帮我点个到。”现在想想,还是那个氛围最亲切啊……

    人家都已经要走了,自己总睡在这里也不是一回事,叶朔拿过玉简,关掉了设定在一刻钟后的闹钟,一边伸了个长长的懒腰,慢吞吞的穿衣起身。斜眼望去,4号床铺仍是空无一人,不过被子已经叠得整整齐齐,和3号及8号的两床豆腐块映衬出了完美的角度。

    “怎么,皮俊已经先走了吗?”叶朔指着4号床铺。他还记得昨天来放行李时,4号的袜子出了差错,那时他顺便朝床边的标签瞟了一眼,记得对方是叫皮俊。“他昨天起夜了好几次,没想到今天还是起得这么早啊!”

    “皮俊,谁是皮俊?”一个站在窗前的男生转过身,脸上满是困惑。

    这还是来到这个培训班之后,其他学员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睡在4号床铺的那个呀!”叶朔无奈的咧了咧嘴。真受不了他们,就算同学情再淡,都是住在同一个屋子里的室友,总不能连别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吧?

    “你搞错了吧,4号床一直就是空着的。”另一个男生也是嗓音空洞。

    看着房中的室友都是一副茫然状,叶朔反而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,你们这是约好了给我下套吧?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!4号床要是空着的,那我昨晚看见的难道是鬼?再说了,这被子又是谁给他叠的?”

    “被子是我叠的。”一个一脸冷漠的男生开口了,“就算是空床铺,也必须收拾整齐,这是培训班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叶朔固然不信,但这个时候,其他室友却已经不再搭理他,一个接着一个走出了房间。叶朔耸了耸肩,看来这帮室友,对自己还是不太友好啊……

    等他叼着面包赶到教室,一众学员已经进入了一种安静的自修状态。也不知是错觉与否,叶朔总觉得这里的人好像了,几经艰难,才找到一处空位。坐稳后四面张望一番,仍是不见皮俊。一时间,叶朔也只能怀着疑虑,先查看起了芯片内录入的秘籍。

    转眼,距离规定的出勤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,皮俊却仍然没有出现。叶朔终于忍不住向身前一名学员询问道:“皮俊今天是请假了吗?我看他挺早就出门了,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上课?”

    “皮俊是谁?”那学员转过一张僵板的面容,冷冷的吐出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叶朔一句话噎了回来。这个时候,他开始感到有些不对劲了。就算是室友想整蛊自己,他们也不可能把全班的人都买通了吧?并且当他在教室内仔细观察,所有座位都坐得满满当当,并没有那一张应该属于皮俊的空位。

    其后,叶朔也曾分别向几名学员打听,得到的回答却都是“那是谁?”“我们班没这个人。”他们困惑的表情确实不像演戏。

    一个大活人,怎么可能好端端就人间蒸发了呢?叶朔百思不解,一等散学,就直接赶去了导师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导师,今天我们宿舍的皮俊一直都没有去上课,请问他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导师似乎是略微一怔。接着朝他露出了一个亲切的微笑:“没有皮俊这位同学。叶同学,你一定是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样温和的笑容,这一刻却是看得叶朔全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……一定是有的!导师拜托你仔细查一查学员名单可以吗?”叶朔叫了起来,他越想越是恐惧,“如果一个学员在这里失踪了,却没有任何人知道,那不是说我们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吗?”

    正当他据理力争的时候,仿佛是在幽深的地底,一声哀戚的惨叫忽然响起,那声音就如受遍了千般酷刑,单是听着,也令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叶朔瞪圆了眼睛,四面张望,“导师,你刚才也听见了对吧!”

    导师的脸上,已经出现了些许不耐:“没有任何声音。叶同学,既然来了培训班就收收心,不要整天胡想些有的没的。赶紧回去吧!”

    看导师这副态度,显然是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。叶朔只能暂将疑问压在心底,悻悻的退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皮俊昨晚两次起夜,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……不,也许在他第一次起夜的时候,就已经失踪了,但是为什么,其他同学也都失去了对他的记忆呢……?

    还有,刚才那个惨叫声又是怎么回事?那会不会就是皮俊的声音?那个声音叫得那么惨,绝对不是我的错觉,但导师却信誓旦旦的说他没有听见……难道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导师?

    但是,如果办这所培训班,就是为了加害学员,这没有道理啊!况且又是学费全免,也就是说做这种事,他们得不到任何收益,那却又是何必?

    啊……难道说……叶朔忽然打了个哆嗦,难道说这间培训班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黑心机构,打着学费全免的名义诱骗学员,然后就悄悄摘取我们的器官,高价贩卖到黑市?!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应该啊……叶朔摇了摇头,又否定了这个推论。如果真是这样,他们根本就没必要提供给我们修炼秘籍。毕竟那些秘籍我研究过,的确是价值不菲啊……那么,究竟目的何在呢……?

    一路胡思乱想着,叶朔回到了宿舍。头一件事,也是他在半途忽然想到的,就是去确认4号床铺前的贴纸。如果那里能找到皮俊的名字,就说明自己并没有出现幻觉,倒要看看那些室友还能怎么说!

    然而,当他一路赶回宿舍,4号床铺前的标签仍在,名字却已经换成了“温成”。皮俊其人,就好像真的从来都没有存在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叶朔怔怔的盯了那张贴纸很久,直到门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,才恍惚回神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,是一个苍白瘦弱的男生。穿着一件对他来说过大的白衬衫,一放下行李就僵硬的走到4号床位坐下,双手抱头,身子如过电般的抽搐不已,嘴里不停的念叨着:“我会死的,我会死的……”声音越来越大,已经很有些神经质了。

    看上去,这个男生应该就是新被分到4号铺位的“温成”了。他的样子虽然也是古里古怪,但明显和那些行尸走肉的学员不同。听着他的高声自语,似是知道什么内幕,甚至连皮俊的离奇失踪,或许也能有望解开……!

    “别怕,不会有事的。”叶朔也坐到了他身边,尝试按住他的肩头。但温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,随着他的触碰,声音也猛地拔高了一倍。

    他只是那样旁若无人的发着抖,好像身边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,只有自己被抛弃在一个无边的黑暗空间里。叶朔也不知该如何打破他的世界屏障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,安静一点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上方的3号铺位忽然传出了一道冷漠的声音。接着一把小刀从天而降,正正插在了下铺的床沿上,刀柄仍在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温成的疯狂自语,在这把刀落下时戛然而止,似乎是被对方的凶悍给吓住了。但接下来,他却依然是软弱的缩进了铺位里,抱着头不断发抖,只是再不敢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盘膝坐在上铺的,是一个面容冰冷的男生。一头海蓝色短发,挑染出几缕暗红色碎发,透出几分桀骜不驯的气质。相貌很是帅气,但投下的目光非常犀利,一看就是很难接近的那种人。扔过刀之后,他就继续双手掐印,闭目修炼了。

    根据床头的标签,叶朔知道他名叫澹台璟。贴纸旁另有一道星形标记,表示他就是这间寝室的寝室长。今早自己询问皮俊的情况时,自称收拾了4号床铺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见对方那一副“生人勿近”的气场,叶朔也息了寻他理论之心。只是默默的坐在下铺,陪伴着温成,努力安抚着他的恐惧。

    一直过了很久,温成的颤抖渐止,望着眼前的叶朔,忽然主动将脑袋凑了上来,嘴唇微动,声音细弱,表情却是格外凝重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很可怕,我们所有人最后都会死的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刚好是寝室的熄灯时间。光明骤暗,四周唯一剩下的光源,就只有温成手中玉简的幽光。

    暗绿色的幽光照亮了他的脸,映出一片惨淡的青白。再配上那一对空洞的双眼,有如厉鬼。叶朔看着他,莫名的心底一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如墨,冷月高悬。

    偶尔刮起丝丝的凉风,带起地上的落叶。落叶在空中翩飞,宛如鬼魅。午夜,四周总是安静的让人心慌。连一声虫鸣,都不曾响起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”

    似乎是什么东西正在敲击着地面。声响由远及近,但却十分有规律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”一声又一声,是在远处,又似乎近在耳畔。那声音不断敲击着地面,更是敲击着听到这声音的人,内心中最惶恐不安的地方。

    声音近了,又远了……似乎是有人在走廊上不停的来来回回走着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”

    声音终于停了下来,然而却是停在了叶朔的宿舍门前。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