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3章 暗棋
    自楚天遥最初崛起,八尊者为防患于未然,就已经将他的背景详细调查了一遍。对于过去几个和他有交集的人物,也自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目标人物,不正是他最恨的那个同门师弟么?此时,八尊者正坐在自己房中,仔细审视着玉简,同时对照手边的资料,暗暗点头。既然这样,他为什么不自己去,却要推给老七?当真是受白衣阴尸所伤,旧病复发?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?

    不过再仔细看看,这小子好像是……八尊者皱了皱眉,双指在玉简上一划,将图片放大。要是没看错的话,这不就是当初血云堂上报,说是击杀了他们三堂主的那个小子么?后来在万象妖域,又在自己的追杀中安然脱逃……看来他的命还挺大,竟然活到了现在——

    这样的话,可会是……八尊者忽然心中一动,一个看似大胆,但却是最接近真相的猜测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利用那叶姓小子,借机除掉老七,上级一死,他自己就可以晋升了……而那小子一旦背负上杀死九幽殿尊者的罪名,殿主也是不会放过他的,甚至不需要老九自己动手,一箭双雕——

    推想及此,就连八尊者都不由出了一身冷汗。但很快,他的五指就在桌面上缓缓收紧,眼中闪过一道精光。

    这小子胃口可真够大的……那不如,我将计就计,再帮他一把……借刀杀人,手上还不用沾血——

    等老七一死,七尊者的职位空缺,我是顺理成章可以晋升的。到时候,只要我再将老九和那叶姓小子的关系,往上头这么一报——以证明他所谓负伤举荐,完全都是自导自演,为的就是要设计老七——这么一来,老九也就算是完了,没人再能威胁我的地位了——

    只要稍稍来这么一手,就能同时除掉两个劲敌,这才是真正的一箭双雕啊……老九虽然疯狂,但姜还是老的辣,就让他自行走上死路,成为我升职的垫脚石吧——

    对了……对了……到时候,我也得去观战才行,只等老七死在那小子手上,再由我大展神威,杀掉他夺回碎片,这个功劳,可比老九往日还大得多了吧?老九啊,可别怪我,不管怎么说,还是我替你除掉了那个宿敌呢……

    八尊者脸上的笑容不断扩大,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当众晋封,享受顶礼膜拜之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七尊者,该用饭了。”

    七尊者房内,慕含沙将几碟小菜分别排开,又专程奉上了一瓶酒,而后就恭恭敬敬的垂首侍立。

    七尊者点了点头,提起筷子,长长的叹出一口气:“每天也就只有这个时候,才能短暂的放松一下啊——”

    慕含沙小心的试探道:“七尊者所指,莫非是九尊者举荐您一事么?此事……不知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七尊者无谓一笑:“我还能有什么看法,无非是这次的目标是个硬茬,老九为了保他的常胜之名,借故推脱罢了。当然,我这边若是出了差错,那是正合他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专心品尝起了眼前的菜色,“只不过是一个好蹦跶的小新人,我也无心跟他计较,由着他可劲儿的蹦跶去吧。”

    七尊者和八尊者,两人是相同也不同。要说相同,是他们都已经在自己的位子上不温不火的干了几百年,无大功,也无大过。要说不同,八尊者更像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,时刻削尖了脑袋等着钻空子,职位越高,手中的权柄越重,自然就可以开辟出更多的敛财渠道。

    而七尊者,行事一向脚踏实地,视名利为身外之物。对于晋升,能升固然是好,若不能也无意勉强。在其位,谋其政,只求能妥善完成殿主交待的任务即是。在九幽殿的尊者中,他也算是一位少见的心性类“佛”之人了。

    “往本质里说,老八和老九倒是一路人,都是一刻也安分不下来,绞尽脑汁的想要踩着他人上位。”说到这里,七尊者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唉,身居高位就是这样,总会有那么几双眼睛盯着你,让你不得安生。含沙啊,以后如果你也坐上尊者位,那这些勾心斗角,就也同样是你必须面对的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默默点头,其后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七尊者的话头,只是他今日的神情,总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,目光似犹豫,似伤感,几度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若在往常,七尊者自能觉出他的异状,但这一次夺取神器碎片的任务,是自己久未接到的大型任务,因与天宫主人相关,无论对手强弱如何,都是绝对不能出现差错。用餐中,七尊者也不时查看着玉简中的资料,仔细思考着应对之策,对于旁人,也都暂时忽略了。

    一餐饭很快用完,慕含沙收起托盘,将桌面稍作整理,就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站在黑暗的廊道中,他拿出玉简,快速编辑了一条讯息,就按下了“发送”的按钮。

    “事已办妥。”

    玉简很快的暗淡了下去,和对方的联络,通常只是由自己单方面呈报,他鲜少回复。不过慕含沙知道,有些事在这个时候,已经成为了定局。

    “七尊者,对不起……”回望着七尊者的房间,慕含沙深深躬身,表达着心中那份独有的敬意。

    是的,从一开始,慕含沙就是八尊者的人,是他安插在七尊者身边的一枚暗棋。

    当初在他还是一名卑贱的奴仆时,是八尊者无意中发现了他,并许下约定,由他提携自己,而自己则要为他办事。

    慕含沙答应了,接下来便是由八尊者一手策划,让他引起了七尊者的注意。七尊者看重人才,果然将自己留在了身边。正是有他的扶持,自己才能成为九幽圣使,进而有了如今的辉煌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认为,自己是七尊者派系最得力的新人。却没有人知道,自己真正的主子却是八尊者。

    多年以来,七尊者待自己,是真正给予了如师如父的关怀,而八尊者,却至始至终,不过是将自己当做利用的对象。

    慕含沙自能分辨是非,很多次,他都觉得愧对七尊者,他不

    想再继续这样的关系了。但每当他稍有表露,八尊者都会恶狠狠的威胁他,不要忘记,当初是谁把他扶持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本尊帮忙,你真以为自己能得到老七的重视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全心全意的为老七效忠,好啊,如果让他知道,你一直都是本尊的人,这些年跟在他身边,不知曾向本尊通传了多少情报,你发过的每一通讯息,我可是都还好端端的保存着呢——你觉得到时候,老七还会再相信你的忠心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前途,那你的家人呢?他们的荣华富贵,甚至是他们的命,可全都只是本尊一句话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是本尊的狗,就一生是本尊的狗,还是一条‘不忠不孝’的狗——”

    慕含沙默默握紧了玉简,骨节有着轻微的痉挛。很快……很快这一切就都要结束了,但自己的“不忠”之名,却终究是难以洗刷了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一片荒莽平原间,叶朔正匆匆疾行。

    此前,珍玩店的老板忽然传来讯息,称是对那神器碎片的分析有了结果,邀他前来当面一叙。

    叶朔虽然还没从被齐玎莎拒绝的打击中恢复过来,但神器碎片对自己的成长实在太重要了,因此并未多想,就按照传讯中的地址,匆忙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翻过这座平原,就可以到约定的小镇了……叶朔加快脚步,蓦地,他体内的灵力剧烈震荡起来,前方不远处,一团黑色漩涡悄然涌现,一位身披黑袍的老者,缓步跨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没有杀意,但在他伫立之处,一应元素波动却是自行静止,就仿佛是在畏惧着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在两旁的土丘后,楚天遥和八尊者的身影,也是静悄悄的俯伏在后,双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对峙。当然,他们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空地上,叶朔皱了皱眉,在看清对方长袍上镶绣的金边时,视线猛然一凝,“九幽殿七尊者?”

    七尊者的目光波澜不惊,淡淡开口道:“本尊并不想多造杀孽。老老实实把你手中的鼎器碎片交出来,本尊会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叶朔心下一震,对方竟然如此肯定,自己拥有鼎器碎片……这宝物,知道的人并不多,是时光钟楼的幸存者走漏了消息,还是那个珍玩店老板,也根本就是他们一帮的?

    再联想到荒神古墓一役,如果那时还只是猜测,但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,九幽殿知道这碎片的秘密,并且他们大肆收集,正是企图复原完整的神器!

    “这碎片……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叶朔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七尊者仍是神情冷淡:“你无须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朔冷笑一声,他早已视九幽殿为毕生大仇,如今对方自己找上门来,又刚好赶在他心情不佳之际,那就别怪自己,拿他们当一次出气筒了!

    “一块碎片已经如此厉害……我绝对不会交给你们,再去祸害天下苍生的!”

    怒吼一声,叶朔飞身跃起,掌中萦绕腾腾烈火,径直朝七尊者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七尊者摇头叹息,似是在叹这年轻人的冥顽不灵。这时他仍是站在原地,未动灵力,未动武技,只是随手轻飘飘的一掌击出,一股强大的震荡波纹凭空成形,叶朔一头撞入其中,就如同撞上了极速的炮弹,身形当即朝后方震退数丈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的实力与本尊相差太远,还是不要强逞一时义气,枉送了性命。”七尊者淡淡的道,俯视着叶朔,就如同望着一只蝼蚁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……时隔三年,竟然已经变得如此之弱了么?”楚天遥目光闪动,心中竟不知是喜是忧。

    如果他就这么轻易死在七尊者手上,那倒真是我将一桩大好的功劳,拱手让人了……

    望着那遥远处的两道身影,楚天遥一再平复着自己的呼吸。叶朔其人,可说是改变了自己整个人生的仇家,都是因为他,自己在定天山脉众叛亲离,不得不行险入魔……三年了,即使如今位高权重,但自己对他的仇恨,从来都没有减轻过半分。

    这样的毕生大仇,陡然间近在眼前,楚天遥不得不用尽全部的克制力,才能压抑着灵力不致外散。但他紧贴在沙丘的手背上,却已经泛起了条条青筋。

    叶朔一击败退,脚底在地面拖出了两道深长沟壑,呼呼直喘。根据他的判断,这七尊者的实力,恐怕起码也在通天二阶中期,对自己来说,的确是压力太大了……

    只能用那一招了么……叶朔沉吟半晌,就果断的抬起双手,在半空中缓缓描摹,无形的法则之力,扭曲了空间,在他的十指间翻转成形,如同一层透明的薄膜。

    “时间领域!”

    屏障迅速扩大,将他和七尊者同时笼罩在内。这一方空间内的时间流速,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多亏了在时光钟楼内的领悟,叶朔对时之力的掌控,已经又加深了一重。甚至是面对七尊者这样的敌人,也可以成为反击的倚仗了……!

    “时间……”八尊者双目微眯。想不到一个化气级小子,就已经能动用这种程度的时间秘法了。而三年前在他面临自己的追杀时,显然还是不曾掌握过这一招的……这小子,果然是个祸害啊。

    七尊者感受到覆盖周身的领域,目光也有着瞬间的动容。但很快,他的神色就重转漠然,显然单是这种程度的压迫,还不足以令他感到威胁。

    叶朔紧咬牙关,凝神操控着手中的领域。他也知道,仅仅是这样还不够,那么,如果再加上结合了空间法则的这一招呢……?

    领域之内,一道道裂缝自动形成,每一道裂缝中,都被推送出了一道蛇形闪电。在空间之道,它们会通过空间复刻,无限递增;而在时间之道,它们的递增轨迹,将会贯通了过去,现在,未来……无限叠加的无限,其名为——

    “超?无限叠加攻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