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8章 明争暗斗
    轮回进行到第六局,场中逐渐出现了几支私下结成的队伍。这些队伍,大多是由一部分恢复了记忆,且彼此相熟之人组成。

    而组队后的行动方向,则暂定为“隐藏自己拥有记忆,同时找出其他拥有记忆的人”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在这场游戏中,拥有记忆的人就是异数。他们的行动是会随时改变的,是不能确定的。尤其是在最终轮回,若不能准确判断敌友,是很可能会吃大亏的。

    此外,除了有数的几个“身份确定者”,那些外表是懵然无知的,也要一律视为敌人看待。保不准就会有恢复记忆之人隐藏在其中,直等最终局再突发制人。

    眼前经队伍一致认可的战术,便是先不要杀那些没有记忆的人,驱使他们去对付其他有记忆的人,让有记忆的人觉得,这些才是自己的敌人,松懈了戒备后,最后一轮再发动袭杀。

    这便是将计就计,既然他们拥有记忆,便在其中布下错误的记忆,让他们被自己的记忆所欺骗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押宝已经被定在了最终回合。在此之前,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明暗布局,与旁人进行斗智斗勇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小心试探,直接进行搜魂,谁有记忆,谁没有,不就一目了然了么?”也有人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?”他的队友低斥道,“搜魂一事,便是要强行突破对方的意识防线,不论是在生前身后,在入侵过程中,都会留下我们的灵魂痕迹。这样一来,不是反而在给对方提供线索吗?”

    先前之人虽然仍是一知半解,但游戏开展至今,始终无人进行搜魂,恐怕也确是有其中道理。随后众人又简略商议一番,便各自分散,纷纷卖力布局,蛊惑旁人去了。

    由利结成的队伍,也必将由利而散。真到了最终的轮回,局面还不知将会怎样翻天覆地。又有多少人会掀开面具,露出隐藏的真面目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先前火柱蹿起之时,江彩妮就停下了奔行的脚步,谨慎的游目四顾。半晌未见端倪,随口冲身侧经过的一名灵魂奴仆道:“那边是怎么回事?你,给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但那灵魂奴仆却是不言不动,就像身旁根本没有她这个人的存在一般。江彩妮怒气上涌,提高声音喝道:“你听到了没有?还不快给我过去!”

    在第五次轮回中她就尝试过,即使时间倒退,灵魂契约却可以原样保留,前次签下的奴仆,在这一轮仍可任意驱使。且作为奴仆,除非实力极强,否则不经主人允许,是绝不可能单方解除契约的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修灵界的常识,但如今这“反常识”的一幕似乎当真出现在自己面前,江彩妮也不由心中生疑,再次喝问道:“你不听我的命令了吗?”

    那灵魂奴仆仍是一言不发,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一声熟悉的轻笑:

    “她是不会听你的命令的。”

    金思双臂环胸,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每一步都迈得平平稳稳,脸上的笑容,更是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江彩妮双目微眯,这个一向被自己踩在脚底,低声下气的小跟班,如今为何摆出了一副主人派头?再加上那灵魂奴仆的无故抗命,纵然她再骄横狂傲,此时也敏感的意识到,恐怕,是有什么地方不对……

    “师姐,你刚才是在指挥我的仆人么?”金思已经走到了她面前,扬眉瞟那灵魂奴仆一眼,继续向她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的仆人?”江彩妮的声调陡然拔高。即使这话听来荒谬,但她这会儿却是莫名的心底发虚。也许……这才是真相……金思现在的样子,明显是已经恢复了记忆,她要做的第一件事,果然就是算计自己……但是……从什么时候?

    金思淡淡微笑,似乎只是在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之事:“是啊,我一早就已经跟他们签订了灵魂契约,是主从的契约。他们只不过是听我的吩咐,一直假扮成你的仆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一直都拥有记忆?”江彩妮恨得咬牙切齿。同时她正在脑中快速整理着思路。对方拥有记忆,那么……一切都是假的……恐怕在第三轮,她来向自己说起逃生法时,就已经是不怀好意……可恶,她到底在其中做了什么?!

    金思静静望着她,双臂缓慢垂下,站直了身子,这一次是以平等的角度与她对视。而她的唇角,也逐渐勾起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说起这个,我还应该感谢你。你知道我是怎么恢复记忆的吗?因为在第一次轮回中,我亲眼见到了你的尸体,是你江彩妮的尸体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金思陡然激动起来,语调激烈起伏,再不复前时的故作平静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的极致喜悦,一直都留在我的记忆里,所以在第二次轮回一醒来的时候,看着你好端端的坐在我面前,我才会那样的难以置信!通过分析我自己的感情,我意识到这里有着时间的重演。然后又在下一轮,找到了轮回的真相。所以实际上我是从第三局就开始对你布局了啊……江彩妮!”

    每个布局者,在真正解决猎物之前,总会忍不住向对方炫耀一番自己的高明,金思也不例外。目光环视全场,扫视着那一个个从暗处走出的灵魂奴仆,滔滔不绝的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一早跟他们签订了主从契约,然后鼓动你去和赢家签订平等契约。我知道,只要你那样说了,他们自然会想到这条规则的逆向推导,你会死……但这还不是我的最终目的,策划你的死亡,只是为了让你明白平等契约是不可靠的,必须要签订主从契约才有活路!你瞧,我是不是把你的心思摸得很透彻啊?”

    江彩妮眉峰略微一挑,金思已经迫不及待的说了下去:“但是……你明白了吗?因为你跟他们签订的是主从契约,但他们之前已经有了我这个主人,所以你的契约就会被自动降级,降为平等契约!如果你一开始就签平等契约的话,便会通过灵魂相连而得知,你和他们拥有着共同的主人……但是降级的契约却是没有提示的!所以我才煞费了这番苦心啊——”

    江彩妮沉吟不语,对于行事全凭实力,不擅阴谋的她来说,要理解这番连环毒计,的确还需要时间。只是一个最坏的猜想,已经隐约在她心中成形。如果是那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不待她细想,金思已经狂笑着大吼了出来:“你和他们都是平等的,同时我又是他们的主人,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这表示我现在也是你的主人!你的生死已经由我掌控!”

    这个机会,自己等了多久。当年自己被迫忍气吞声的时候,她就一直在苦苦期待着这一天……也正是为了等待这一天,她才能活过那段黑暗的岁月……一直活到今天!

    “当年你所加诸我的屈辱,是时候偿还了……”

    金思的面容剧烈扭曲,她能感应到两人的灵魂相连,而对方的身份……是自己的灵魂奴仆……

    “死吧!江彩妮!!”金思嘶吼着在灵魂中下达了指令,双目已经被复仇的火焰烧得通红。

    那个黑暗的小房间,此刻不断在眼前闪现。荣辱交杂的悲欢,一次次冲击着她的内心。只要能在这里……解决掉自己痛苦的根源,那么在往后的日子里,她就再也不用受那些噩梦困扰了……!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……!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!”灵魂中传来的痛楚,令江彩妮绝望的抱头惨叫。

    从小,她就被灌输了实力至上的处世准则,她也一直都以为,只要拥有足够的实力,就可以为所欲为。那些没有实力的人,如金思,如邪风教的师兄弟,如世间的芸芸众生,都不过是一群卑贱的奴仆,只配匍匐在强者的脚下,无论自己对他们做什么,那都是理所当然的……谁让他们弱小呢?谁让他们是蝼蚁呢?

    她没有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,她不在乎受人憎恨。因为只要有实力,就可以将所有反抗的声浪轻易碾压。她活在自己的骄傲中,这份极致的骄傲,也逐渐演变成了自私自利,演变成了恶毒。

    当金思和那位新人师兄交往的时候,她感到了愤怒。自己身边的一切,都应该是围着自己转的,自己看中的玩具,怎能容忍被旁人抢走……她毫不犹豫的毁掉了那两个忤逆者,从来没有任何的不安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没有实力,没有背景,他们没有来向自己复仇的资格。他们是蝼蚁,那么他们的命运,自然要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左右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自己的实力依然高于金思,但是……却并没有高到足够反抗主从契约……竟然……栽在了那丫头的诡计之下……栽在了这只昔日的蝼蚁手上!

    她同样研究过窗前的盆栽,那里已经只剩下最后一片叶子了,这就是最终的轮回……自己,会真的死掉……!

    或许……实力,也不仅仅是一切……江彩妮的思路在此定格,双目逐渐化为一片空茫。

    在她死去的这一刻,两人间的灵魂连接自动断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时光钟楼的结构已经分析出来了,系统侵入也到了最后阶段。”远离这场复仇大戏的另一侧,荆楚卓正在快速敲击着手中的玉简,由代码所构成的界面,也快速的翻过了一页又一页,“不过,有一个并不怎么好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郗寒君迟疑的抬起头,荆楚卓手中动作不停,在一连串的界面切换后,最终落定到了那个曲线交织的三维图空间。下方分布着大量代码,整齐的排成两列,其中的数据正在实时更新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座钟楼,它是活物。”

    “活物?这怎么可能呢?”郗寒君大吃一惊。尽管对荆楚卓一向信任,但这说法也太过匪夷所思。只听说过草木长年吸收日月精华,修炼得道,难道现在连钟楼也能成精?

    “起初在计算常规数据的时候,我注意到钟楼本身的热感应有所超标,于是尝试着分析了一下。”荆楚卓将其中两排数据放大,“得亏如此,才发现了这座钟楼最大的秘密……我现在将所有的数据重新排列,给你看一看它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屏幕上,随着荆楚卓的程式键入,原本呈高楼状的三维线条,相继扭曲,连接,整体转为扁平,内部则更为开阔。而最终出现的画面,令郗寒君惊得双眼圆瞪,久久难以开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厅内,叶朔东游西窜,灵力如刀,如虹的能量漩涡四面席卷,几具尸体各自朝后方抛开,血水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按照与郗寒君商定的计划,叶朔正式展开了屠戮之路,衣衫很快就被染成了鲜红。正当他准备继续去寻找目标时,厅角一侧,传来了一声轻蔑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叶大圣人终于打算投入游戏了么?可惜啊,我还以为你的圣母假面可以维持得再久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望着那一脸戏谑的钟殇焰,叶朔愤怒的吼了回去,“你也是有脑子的人,这场见鬼的游戏里,我们的敌人根本就不应该是彼此,是那个幕后主办者啊!我只想尽可能去救赎更多的人,让大家都可以活下去!”

    “救赎?”钟殇焰微微冷笑,五指略微翻转,一条暗色长鞭径持在手,“也包括我么?”

    叶朔认真的点了点头: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也包括你!”

    钟殇焰似是略微一怔,但很快,他就放肆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原来你比我想得还天真哪?这个世界就是成王败寇,哪有那么多的救死扶伤!以你这样的智商,竟然还能活到现在,我表示惊讶。还是说你们人类就都像你这么蠢呢?”话音未落,他已经挥动长鞭,直接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一场游戏为什么就只能有一个胜利者,”叶朔一边奋力还击,口中仍在费力劝解,“我想要让大家都获胜,大家都可以开开心心的……”最后一句话,他用全力喊了出来:“这是我的愿望!”

    “哼,像那样的方法是不可能有的。”钟殇焰冷笑,鞭身燃烧起一股深紫色的魔力,撕裂空间,劈开一道异形闪电。

    “会有的!我一直都在寻找!”叶朔的双眼仿佛在闪着光芒。

    “大家的幸福……需要所有人一起来努力!你也成为我的同伴吧……钟殇焰!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手握黑暗匕首,伫立在二楼长廊观战的庞左,眼瞳急剧紧缩。叶朔的身影倒映在他的瞳孔中,却又在同时化实为虚,融入在了一片无边的光芒中。

    穿梭过遥远的时光隧道,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记忆中的那一天。那天的午后,阳光也是这样的明亮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