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7章 第六次轮回
    火焰燃烧后的地面,只留下了一层薄薄的灰烬。

    风仇略作喘息后,一把抓住了语宁:“回答我,那种黑暗力量到底是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语宁亲眼目睹先前惨状,骇得只知颤抖不已,双手紧紧的抱住脑袋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白允有意从旁劝阻,但此时的风仇却是不依不饶,抓住她的双臂,将她朝身前扯近,强迫她看着自己:“现在不是你装糊涂就能过关的!叶朔是我的兄弟,我绝对不会让他的牺牲白白浪费!”

    语宁双瞳闪烁不定,惶惑的目光四面转动,也不知是有人因己而死的愧疚,还是仅为风仇的咄咄逼人所慑,在强撑半晌后,紧绷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面颊深深埋入双臂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端木止,端木止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,不久之后,在二楼的一条漆黑廊道内,这稍嫌太迟的会面,终于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端木止似乎早就知道几人会来寻他,因此在这场游戏中一向来无影去无踪的他,这会儿却仍是安静的倚壁而立。听到回廊前传来的脚步声,抬手梳理了一下肩头披拂的长发,才缓慢站起身,朝着逆光处露出了一个妖娆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在找我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们的来意,大家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”风仇也无心与他绕弯子,“你到底对语宁做了什么,那种力量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端木止的脸上却是一片茫然,慢悠悠的摊开一只手:“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淡淡一笑,抬手撩起肩头一抹碎发,似是欣赏般的在面前摊平,看着发丝如流水般在指缝间滑过,“既然你们也说了,语宁之前是被控制的,那就是说她的话做不得准,现在又来问我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白允插嘴道:“那为什么语宁谁都不说,偏偏就说是你?”

    端木止笑得更是狡黠:“我不是她,我又怎么会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眼前之人,轻颦浅笑,言词轻浮,就像是一只最狡猾的狐狸。白允明白,从他嘴里没那么容易套得出话,索性转头道:“语宁,你把详细的经过再跟我们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语宁本就恐惧失措,这会儿在三方的压迫下,更是连连打着哆嗦:“当初……当初……”

    “比起这个,我就免费提供你们一条情报吧。”还未等语宁说出个所以然来,端木止忽然微笑着打断了她。转视几人,略微俯下身,声音压得格外低沉:“那个叶朔,已经再也不会复活了,就算是轮回也救不了他……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宽敞明亮的十人间,窗台边是一株干枯的盆栽,开得很是稀疏,泥土中静静躺着五枚枯黄的叶片。

    第六次轮回,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风仇和白允刚刚睁开眼睛,就下意识看向身旁的座位,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此前端木止声称,叶朔再也不会复活,因为那种黑暗能量是除不尽的,一旦出现大幅度消耗,它便会开始吞噬宿主的灵魂,借以自我修复。一次轮回的间歇,应该足够把那可怜的灵魂“吃干抹净”了。

    风仇和白允不知他所言虚实,但出于对那种未知力量的忌惮,在第五次轮回剩下的时间里,两人过得都是忐忑不安。而端木止则重新靠了回去,继续旁观着其他“参赛者”的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不管是欺骗,还是诅咒,在这一刻……都将尘埃落定!

    房间内,端木止同样挑眉望了过去。如果他没有料错的话,属于叶朔的那把椅子应该会被消掉,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但,下一个刹那,他的双眼忽然恐惧的瞪大,瞳孔却是急剧紧缩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死……!”

    在他心中,已经被打实了死亡烙印的叶朔,竟然坐在属于他的木椅上,好端端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不可能!!”端木止脱口惊呼。由于太过激动,他猛地站起身,后方的座椅都被掀倒在地。

    先前对风仇二人所说的话,并不是讲假的——这种立刻就会被拆穿的谎言,说来也是无用——那种力量,是“那一位”所赐予他,属于邪世帝尊的毁灭能量!摧毁一切,掠夺一切,甚至已经化为了毁灭的规则本身!世上有谁的灵魂能够安然承受……除非,除非是……但是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叶朔也同样站起身,活动了一下稍显麻木的四肢,笑吟吟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死,端木兄好像很吃惊啊?”

    两道视线在半空相撞,端木止那永远游刃有余的目光,第一次彻底的溃败了下去,坠入绝望的无底深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端木止被绑在了属于他的椅子上,其余九人围在他身前,各自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有可能是主办者派来的卧底,是“规则之外”的人,众人的利益第一次达成了一致。必须要从他嘴里刨出话来……这是唯一可能脱离这场倒霉游戏的机会!

    “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纵然满室磨刀霍霍,杀气腾腾,端木止脸上仍是那一如既往的茫然。众人便再恼火,却也无人敢轻易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不错,在这样的无限轮回中,死者可以复活,伤势可以痊愈,旁人的确很难奈何得了他。真要大刑伺候,他完全可以立刻自绝经脉,直接进入下一次轮回。而端木止也深知这一点,因此如今的他全无阶下囚的自觉,仍是微笑着环视全场,时不时的冒出几句挑衅之词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都动动脑子吧,如果我真的是主办者,或者是跟他有什么关系的人,现在还会被你们这样绑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仰头靠着椅背,似是在与友人闲话,“就算杀了我也是没用的。这不正中了主办者的下怀么,他就是想让我们所有人互不信任啊……不如好好的给我松绑,咱们再一起讨论出一个对策来?”

    面对这油盐不进的犯人,风仇一时也没了辙,只能求助于身旁的叶朔:“叶兄弟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叶朔摸着下巴,静静审视了端木止半晌,道:“既然他什么都不肯说,那就杀掉他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各是一惊,显然都不满足此番审讯无果而终。就连端木止也夸张的挑起双眉,示意:“喂……不是认真的吧……喂?”

    “他并不会真正死亡,但却可以让咱们在这次轮回中多省点心。”叶朔淡淡道。随后转视天花板,用力的握紧拳头,“而且这也是在警告幕后者,我们已经看穿你的花招了,不要再耍这些手段,堂堂正正的出来决斗吧!”

    看着众人收拢的包围圈,端木止的脸上满是伪装出的恐惧。是的,杀他无济于事,这是双方都清楚的。甚至就连向主办者宣战,他们都不够资格……当下的做法,只不过是在垂死挣扎,以此表示“他们曾经抗争过了”。

    当执刀者与囚犯以这样的立场站上刑台,所衍生出的一切都是那么可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大厅中,叶朔皱眉望着眼前的郗寒君。昨晚处置了端木止后,他竟然私下向自己传音,约自己明日在大厅会面。事关重大,还特别叮嘱自己暂时撇开风仇和白允。

    对叶朔来说,虽然与风仇二人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曾在一起出生入死过这么多次,他早就将对方视作了肝胆相照的好兄弟,按说是没什么需要避讳。

    但郗寒君说时一派神秘兮兮,考虑到他生性腼腆,或许是有什么未经证实的猜想,担心说出来遭人质疑——就像第三次轮回中,他坚持要带自己到房间,看到盆栽才肯细说一样。一句话,都是面子惹的祸。

    为安他之心,叶朔也只能好脾气的答应下来,大不了稍后再由自己向另外两人转述便是。不过凭良心说,郗寒君的头脑确实是不错的,他既已有了结论,多半也就差不离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可能找出了让大家恢复记忆,提早脱离轮回的方法……”郗寒君兴致勃勃的说着。但就在叶朔屏息细听时,钟楼各处,突然同时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。连绵的火光一通接着一通,此起彼伏,待火光散尽后,跌落下的已经是一具具漆黑的焦尸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叶朔大惊失色。经历了五次轮回,自己对其他参赛者的能力也有了大概的了解,就算是攻击,也没有人拥有这种大范围全灭技啊!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就只有在游戏开始前,主办者清理他口中的“炮灰”时才出现过……难道说,是对方已经玩够了,打算一次收场吗?!还是因为他们昨晚解决了端木止,惹怒主办者,才得到这样的惩罚?

    郗寒君同样紧皱着眉头,半晌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再次开口道:“要想脱离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就与前一次一模一样,席卷钟楼的爆炸再次环环相连,满地焦尸横卧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,确定了吧……”郗寒君颤抖着抬起头,“那个是不能说的……‘规则’不能说出来,否则就会全灭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规则,多半就是有关轮回,有关记忆,也就是能帮助大家顺利生还的情报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叶朔虽然也逐渐接受了突来的残酷,但他脑中仍是一头雾水,“第二次的时候,确实还是可以说的啊!”那个时候,他站在大厅中向全员大喊,也没有招来过任何的惩罚啊!

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现在……”郗寒君抬手指了指脑袋,意示“恢复记忆”,“……的人已经太多了,为了增加游戏的难度,所以规则有了改动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事实摆在眼前,就算是再不愿接受,也只能接受。但略微垂下头的郗寒君,眼中却是悄然闪过了一道诡秘的暗光。

    呵呵……哪里有什么规则改动……刚才的爆炸,都是他一早布置好的陷阱,时间一到便会自行启动。至于众人在相应时间点,各自身处的方位,是他在第五次轮回的时候就暗中观察好的,当然,钟殇焰、莞萱和北泽屹等人也提供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一个从第三轮就开始布下的庞大计划……他有着充分的时间去布局,去准备……直到目前为止,叶朔也的确都是按照他的计划,在一步步的走进陷阱里——

    之所以要封死对方的“语言”,就是因为到了第六次轮回,很多人就算尚未完全恢复记忆,多半也拥有了模糊的印象。如果叶朔仍像第二轮那样,逐一分说的话,极大可能会得到众人信服,一旦他们“打心底里相信”了,记忆就会恢复,轮回也会提早结束……然后,这些活下来的人,就都会再次成为夺宝的对手……

    说出“规则”的话就会全灭,好好的记住这一点吧,叶朔……

    不过,先前也有几处机关并未启动,说明在同样的时间点,有人并未踏入爆炸区域。行动和前次有了变化,恢复了记忆么……这倒无妨,反正稍后去检查一下现有的尸体,也就知道跳出局外的是哪些人了……不过就算他们能够暂时跳出局外,也跳不出我的棋盘……

    “叶兄,你还记得当初在房间里的时候,发生过什么事吗?”在叶朔独自沉吟间,郗寒君再次开口了,一边说着,以手为刀,在颈边比划了一下,意示“被杀死”。

    “在那以后,我就(指脑袋),我想,这两件事绝不是毫无关联的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必须先……”叶朔也配合着他,抬手在颈中一抹,“(抹脖子)才能(指脑袋)?但是也不对啊,你和其他人之前也(抹脖子)过,并没有(指脑袋)啊?”

    郗寒君沉吟片刻,果断的抬起头,“重点,应该在一个‘惨’字上。只有(抹脖子)得够惨,才能记得刻骨铭心,也才能(指脑袋)!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……这是在暗示自己去杀人吗?为了要拯救他们,就必须先杀死他们?叶朔犹豫了。这个计划,听上去总觉得太过冒险,还是先和风仇白允商量过,再……等等,因为规则是不能说出来的,就凭这么比比划划,他又如何能向两人说得清楚?可恶,到底是只能靠自己拿主意了吗?

    郗寒君再进一步,急急的道:“叶兄,不要再犹豫了。现在……”抬手拢成圈形,“(轮回)还有(两)次,赶在那之前(抹脖子)掉所有人,这都是为了拯救他们啊!想来在(指脑袋)之后,他们也一定会理解的!”

    久久的沉默后,叶朔望着郗寒君,沉重的点下了一个头。是啊,或许这就是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,只能这样了……

    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他不知预定的剧情正在滑出轨道。而隐藏在幕后的几个人,正面露狞笑,等待着观看这一场不该发生的悲剧。他们等待着,由最伟大的善心,所酿造出最黑暗的恶果……

    高大的时钟静静伫立,细长的指针仍在转动,一切即将走向终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