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6章 救赎之陨
    “呜哇……救命啊,女魔头杀过来啦!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小伙连滚带爬的从楼梯上跌下,身后一道黑色旋风紧追而至,风暴中滚动着嗜血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你先走,这里交给我们了!”叶朔见状,连忙抢上前将他救下,与后方现出身形的语宁对了一掌,各自朝两侧震开。

    那小伙自是千恩万谢不提。叶朔独自转视语宁,目光凝重。从先前那双掌交锋中,能感到她的功力正有着复苏的迹象。虽然仍不可与她全盛时期相比,但单此一节,便已是足够引人称奇。

    毕竟战斗中能激发出多少灵(妖)力,正与丹田内的灵(妖)能储量息息相关,该是多少就是多少,丝毫做不得假。若要恢复体力,尚可通过服食丹药,但要使一度衰竭的灵(妖)力重新回升,却必须经过长期的调息。也正因如此,颜雪梦那有着相关功效的“复灵秘法”,才会显得那般珍贵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她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从先前战败到如今,这短短一会儿工夫,就重新有了追杀旁人的力气……还有她这莫名飙升的力量,都来得诡异……

    “好极了,竟然还敢送上门来,我正找你们呢!”语宁傲视众人,眼尾高挑,一抹妖娆的嫣红斜飞入鬓。但话虽如此,她周身妖力腾腾,却始终不见出招,反而是眼珠乱扫,寻找着脱逃的机会。

    纵然得到力量后再得意忘形,她也终究不是傻子。过于招摇的后果她是看到了,现在好不容易连杀几个炮灰,积累起了一点黑暗值,若是再与叶朔硬拼,消耗一空,那就太不值得了……

    “语宁,你真的回不来了吗?”忽然,一双温柔的手搭在了她肩上。白允双目真诚的凝望着她,全不畏惧她眼下的魔女造型,那亲切的口气,就好像她们仍是在最初的房中,当自己崩溃哭泣的时候,那个耐心安慰自己的好姐姐……

    但是……不是……她不是!语宁眸中的悲伤一闪而过。她和叶朔,他们都是一样的人,做了亏心事却不想忏悔,仍要充大义假扮救世主,好令自己良心安宁的伪君子!

    在自己最需要她的时候,她把自己遗忘在那个孤寂的角落,现在……也不过是看到自己拥有了实力……他们应付不了的实力……就要来向自己求和……就连求和,也要演变成仁慈的宽恕,是他们“宽恕”了自己这个罪人,受害者和施害者的角色,就这么颠倒过来了……多可笑啊?

    面对弱小的敌人,就毫不留情的斩杀,面对强大的敌人,就觍颜求和……这就是他们的真面目!对庞左是这样,对自己也是这样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语宁心底泛起一阵嫌恶,猛地一扬手将她甩开,血红的双眸中再度杀机毕露。

    “允儿,她已经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小妹妹了!”风仇在旁担心的急唤,“现在她才是这里最危险的敌人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算要讲和,也要先打倒她再说!”叶朔的话,再次验证了语宁心中的虚伪假面,她不由嘲弄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白允尖叫起来:“不!我是绝对不会放弃语宁的!而且难道你们看不出来,语宁现在在做的事,都不是她的本意,她是被人控制了啊!”

    说着急转过身,用力按住她的双肩,“语宁,不管控制你的是什么人,你都一定要战胜他!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看,用你自己的意识去感知,你要清醒过来啊!语宁!”

    听白允这么一说,叶朔也暂时按耐杀心,散开灵力仔细感应。

    “的确有一股力量……”随着探测逐步深入,叶朔的表情却是一变再变,“但是,这是什么?!”

    语宁周身笼罩的黑暗能量,仿佛与自己体内的某种力量……同宗异源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如果要说的话,那种力量,就像是自己所拥有力量的仿制品。要论纯正,绝对是以自身的力量为优,但这份力量只是模糊的存在着,就连自己也难以自由动用。

    而语宁体内的力量,则是将其中的邪恶和杀伤力充分放大,那不属于三种源力的任何一种,而是超脱六界之外的……完全的毁灭能量!因此要论一时的战力,反而是以对方为胜。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疑问,叶朔沉下心神,全力向那片黑暗能量内部渗透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旁人,对这种见所未见的能量绝不敢轻易试探,即便不然,也绝对难以捕捉到其中的波动频率。但或是因叶朔身具同源能量,心有所感,再加上极强的元素亲和力,灵力侵入时虽曾有过短暂的抵触,然而很快,两团能量就像是遇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般,毫无缝隙的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黑暗的边际,严丝合缝的彼此嵌套,叶朔眼前的空间,也从光线通明的时光钟楼,瞬间进入了一片完全黑暗的世界。

    这是意料中事,叶朔并未惊慌。迈开脚步,在这片仿佛一切的时间和空间都不存在的黑暗中,缓步而行。

    渐渐的,遥远处传来了细弱的哭声。叶朔加快脚步,哭声越来越清晰了,在黑暗的尽头,他看到一个瘦小的女孩半身蜷缩,周身缠绕着漆黑的锁链,一双兔耳无力的耷拉在头顶,正发出若有若无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……我也不想这样的……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语宁……叶朔略微皱眉。这就是语宁真正的内心么?她的怨恨,只是被那种异端能量突兀的放大了,所以才会令她魔化成邪恶的黑暗女王,但真实的她,其实并不想这样做,却无法抵抗黑暗的侵蚀……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的话,恐怕她连最后的善念灵魂都会被完全吞噬,到时外界剩下的,就真的只有那个黑暗魔女了……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还是那个楚楚可怜的小兔妖,那倒还有着拯救的价值……叶朔暗暗摇头,那么,就还是用老办法——

    双臂展开,吞噬之力在头顶形成一团漩涡,大片的黑暗尽被撕扯而来,朝漩涡中疯狂灌入,如同一条涌动的黑色瀑布。随着大量的邪能入体,叶朔的面部也略微抽搐了一下。这种能量……似乎比他想象中强得多,而且与自身的力量,竟然并不相融……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做了什么?”外界,语宁能感到自身的力量正在飞速流失,黑色双翼也以可见的速度缩小,转视双手,但见丝丝缕缕的黑气从掌中升腾,飞快的朝着叶朔体内浸入。这个人……他竟然在吸收自己的力量吗?!

    怎能允许……语宁怒发如狂,在剥夺了自己的希望之后,他还想要剥夺自己的根本吗?极力扬起手爪,就想不顾一切的上前攻击。

    但她越是运功,体内能量流失得也就越快。出卖了灵魂后,自身妖力可说全仗那外加能量支撑,而今被叶朔吸收已过半数,语宁双眼发花,身子摇晃了几下,努力想集中视线,终于还是眼前一黑,脱力栽倒,白允眼疾手快的搂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他在干什么……”廊道上方,手握黑暗匕首的庞左一时有些不知所措。为了拯救语宁,竟然不惜以己身渡邪气?真的会有这种崇高得连性命都不顾的傻子吗?不……不可能的……他也只是贪图语宁的力量吧……没错,一定就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吞噬之力的漩涡,贯通两层空间,在叶朔头顶不断扩大。看着那熟悉的黑色龙卷,另一侧的端木止也转目望来,眼中闪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“这种力量,我没有看错的话……”指间一翻,拈出的是一枚褐色碎片,上端有着不完整的花纹。虽然体积略大,但自整体观来,就与叶朔及白发阴尸手中的碎片,是相同的东西。

    端木止注视着大厅,眉峰略微压低,再一抬手,取出一块玉简。稍加按动几下,屏幕中随后出现的,就是一尊完整的鼎器,呈顺时针缓缓转动,展示着各般不同的角度。而越是细看,便越会沉入那完整的花纹中,那里隐藏的,正是一套深奥无比的法则秘纹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方天宝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良久,吞噬漩涡归于一线,而叶朔的脸上,也隐约沉淀着一层黑气。收回力量后,腿弯一软,身形跟着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风仇关切的扶住他:“叶兄,你现在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叶朔只能苦笑。他深深的感到,自己的确是低估了那种邪恶力量,以致如今引火烧身……

    “语宁那边……等她醒过来应该就没事了。”叶朔费力的喘息了几大口,额角也是冷汗涔涔,“但是这种力量的侵蚀性……远超我的想象。如果不尽快想办法的话,恐怕我的灵魂也会被侵入,变得失去自我……”

    风仇一听更是焦急:“那怎么办?我们几个助你运功驱毒?”

    叶朔摇了摇头,避开他的搀扶,摇晃着后退数步:“不,现在跟我接触的话,毒素也同样会过渡到你们身上的……而且,就算能够驱除,这毒素一失了禁锢,恐怕立刻又会去寻找新的宿主……”

    在风仇和白允焦急的注视下,叶朔毅然决然的直起身,“只能这样了。我在这一轮里燃烧灵魂,连这种毒素也一起燃尽。只有这样,才能把这种邪恶能量彻底的毁灭!”

    白允急道:“但是,燃烧灵魂……你可能会真的死掉的啊!”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笑:“别担心,这片空间,不是有着逆转一切的轮回之力么?第二轮的时候,火凰王曾经被山豹王吞噬了妖灵,现在还不是活得好端端的?”

    手抚着胸口,感到心脏跳得愈发急促,犹如随时都会跃出喉咙。体内就像拉起个鼓风箱,连绵的灼烤感呼呼直蹿,这也令他有了几分窒息感,脸色愈发苍白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这么紧张,况且俗话不是都说,傻人有傻福,我觉得自己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正强颜欢笑间,语宁的睫毛微微颤动,缓慢的睁开了眼睛,困惑四顾。

    那对迷蒙的瞳眸,虽然不再如魔女时期般的极端邪恶,但其中依然覆盖着未尽的阴霾。

    说到底,两个灵魂面都是她的一部分,当恶念被无限放大时,成为铸就杀戮的魔女,被封存的善念则在瑟瑟发抖,提醒着她就此罢手。

    如今支撑恶念的能量已经被完全驱除,相反的灵魂面又融合到了一起,便是有善、也有恶。虽然不会再如前时般血染修罗,但回想起前三次轮回中的绝望无助,她对于白允,仍然不是没有怨气的。感受到她紧搂着自己的双臂,下意识挪动着身子,朝旁避开几步。

    怀中的瞬间空荡,也令白允的双眸一黯。看样子就算能够驱除恶念,但语宁的心结,还是没有完全打开……

    这时,叶朔也开口了。他的声音带有一种反常的冷静,就如同一个严肃的师长,在教育着犯错的幼童。

    “语宁,正好你醒了,我也有几句话想对你说。当然,我不会劝你放下仇恨,因为一个人想自己跟自己过不去,旁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。但是你自苦也好,怨恨也罢,你都没有资格破坏社会的秩序。”

    语宁的睫毛轻颤,困惑的凝视着他。他竟然不劝自己放下仇恨吗?他竟然不打算用“宽恕”的光芒来照耀自己吗?

    叶朔继续说了下去:“如果这里是一座无人的荒岛,你自然可以为所欲为。但是一个人,你既然生活在社会上,就必须遵守社会的规则。就算你不为自己负责,你也必须为这个社会负责。这是你做人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叹一口气,见身周几人都是目瞪口呆,叶朔也满心无奈,感觉自己都像致远学院的品德导师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希望第六次轮回的时候,我见到的你,会有所改变。”

    转向众人,露出最后的笑容,“还有大家,第六次轮回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微笑着步步后退,抬起双手,灵力的火焰燃遍周身。衣衫、肩头,到处都跳动着纯白的火苗。这样的姿势,如同荒野中随风摇曳的稻草人。但他的脸上,却是始终挂着淡然的笑容,仿佛心甘情愿迎接自己的死亡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以己一死,能把那种害人的能量也一起带走,能够救赎语宁,让她重新走回正道,一己之殒,何足为惜,更何况,这还并不是真正的死亡呢……

    光芒愈发炽盛,在烈火中消逝的,是一道同样洁白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光……”庞左原本不屑一顾的表情逐渐淡去,极致的震撼布满了整张面庞,“在他身上,竟然燃烧着和霄哥一样耀眼的光芒……”

    廊道内外,端木止和语宁默然了,而相依相偎的风仇和白允,则是早已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死亡结局5:救赎之陨,达成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死亡结局,但这一次却是由他自己选择的。这是否代表,他终于在这个残酷的游戏中,尽力做出了一些改变呢……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