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零三章 驱虎吞狼
    还不等几人进一步深想,一股远比山豹王的“乾坤大世界”更加强大百倍的吞噬之力,就如同一股喷薄的巨浪,在大厅内极限炸开。四面八方,大量的火红色粒子夹杂着滚滚妖气急速涌来,那正是天地煞气,非舍命一搏,等闲绝无人敢轻易吸收的无尽煞气!

    在这海量煞气的灌注下,北泽屹的身形也出现了异常的变化。一层层火浪,如云朵般在他体内交替沉浮,一只异常庞大的火凰虚影,从他的心脏部位显化而出,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内。隐隐看去,若真若幻,而他那大张开的双臂,也正在被覆盖上一层又一层的羽毛。似乎,他正在与这虚影发生逐步重合。

    但就在那火凰真身即将完全显化时,一股熟悉的危机预感再度闪现,这一次,远比任何一次都来得强烈!

    就好像,如果他继续这样和山豹王拼杀下去,就一定会死,而那真正带来死亡的威胁,并非来自山豹王,而是——

    北泽屹迅速后退,抬手凌空一划,一股妖力横扫而出,将左侧回廊的一名围观者拦腰斩断!

    那里竟然当真会有人在,就连北泽屹也感到意外。但一除掉了那个隐藏的偷袭者,盘踞在他心间的危机感,也奇迹般的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火凰王上一次发生了什么?”继莞萱之后,这过于明显的异常再次被郗寒君注意到。

    叶朔朝着那熟悉的角落望了一眼:“在他和山豹王两败俱伤之后,就是在那个位置,被我杀了。”看来刚才那个人,是倒霉的做了自己的替死鬼啊……

    郗寒君默默垂下视线,现有的情报在他心中飞速组合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如果自己的猜想没有错的话……

    原来如此,是这个啊!蓦地,郗寒君眼前一亮,那双一向深藏着胆怯的眼眸中,也划过了一道特有的光彩。

    激烈的情绪波动……就算所有的记忆都消失了,但那些产生过的七情六欲却还是会被保留下来。这些情绪包括了恨意——如风仇,悲伤懊悔——如简之恒,萌动的爱意——如莞萱公主,对死亡的恐惧——如火凰王。

    这些被保留的东西,会让他们在面对相同的事情时,下意识的做出反应……也即是,去修正他们曾经的错误!

    但是……如果只有这些也还是不够的……郗寒君谨慎的扫视着四周,这场“游戏”制胜的关键,是必须要拥有完整的记忆。只有这样,才能准确分清场内谁友谁敌,再根据敌方的行动,拟定出相应的战略……到底,该怎么做……?

    莞萱看着停止战斗的北泽屹,情不自禁的走上前,动情的道:“接下来跟我一起行动好吗?我真的没有办法看着你受伤,看着你死。如果你出了什么事,我……我会接受不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北泽屹倒被她的热情弄得有些莫名其妙:“你…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莞萱匆忙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……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但是既然我的心告诉我这样去做,那就一定是有道理的……你出事的话,我会很痛苦,我不想承受这份痛苦,求你更加珍惜你自己,留在我身边好不好?”

    性情单纯的她,既不懂得欺瞒,也不懂得故作矜持,因此就连这些寻常女子羞于启齿的话,此时也是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她固然说得平静,但大厅诸人听闻这一番“惊世骇俗”的告白,却是个个震撼得连下巴都要掉了下来。恐怕他们心中都在感叹着,原来魔族少女求偶便是如此彪悍!

    钟殇焰脸都黑了,沉声斥道:“公主!再说这种话,你是想让魔族蒙羞吗?”

    一向表现得乖巧温顺的莞萱,此时却是冷冷打断道:“你住口!我知道你一直想讨好我六御哥哥,我会帮你的,但我的事由我自己做主。”

    北泽屹这时才回过神来,望着面前那大睁着清澈双目,只等他回答的少女,声音仍是一贯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已经说过,好意心领。我火凰族再如何落魄,也不劳你堂堂的魔族公主来照应!接下去,谁生谁死,那还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在方才的拼斗中,山豹王也同样受了不轻的伤,此时已经暂时撤退。北泽屹撇开人群,迈着高傲的脚步昂然而去。每迈出一步,他都会仔细的感应,并没有再出现那令人胆寒的危机预感。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路,都会是安全的——

    北泽屹嘴角,缓缓扬起了得意而轻蔑的笑容。但这笑容在出现的同时,却也彻底的凝固了。

    在他脚底,忽然散开了一圈金色阵纹,与此同时,两侧的空间裂开了大量的缝隙,一道道光锥相对扫射,无限叠加,北泽屹竟是完全无法闪避,匆匆扫落数枚后,就被后续增添的光锥射成了筛子。大量的鲜血,从那无数的血洞中涌现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和我知道的不一样……此时的北泽屹却无暇关注自身伤势,缓缓的转过头,望着那站在不远处,正朝他露出冰冷笑容的叶朔,脸上满是极致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……我火凰族的危机预感是绝对的啊!开局以来,各方宵小偷袭,我哪一次没有感知到……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思路在此中断,北泽屹嗜血的双目直直的瞪着叶朔,接着就那样无力的栽倒了下去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这阵法,还是趁着北泽屹与山豹王战斗时,叶朔在旁悄悄布下。既封锁妖力,又与自己的绝招——无限叠加技相连。而上一次北泽屹在与山豹王死斗后,早已遭偷袭身亡,那危机预感,自然也是停止在了那个时间。

    莞萱的双眼恐惧的瞪大,泪水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,就连自己也不知为何会如此痛苦。狠狠甩开钟殇焰,冲上前跪倒在北泽屹身边,小心翼翼的搂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你为什么要杀他啊……”悲愤交加的望着叶朔,莞萱痛哭失声,“他明明都已经放过你了,他对你并没有造成任何威胁啊!”

    “他放过我,我就应该对他感恩戴德吗?”叶朔嫌恶的朝地面的尸身扫了一眼,“刚才你也看到了,是他杀了我的同伴,风仇和白允,我自然要为我的同伴报仇!但是今日债,今日了,我只会杀他这一次,下次轮回的时候如果他不来惹我,我也不会再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莞萱缓慢的抬起头,凄楚的冷笑了两声。这还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仇恨,令她体内,属于魔族的血液都几乎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是你说的今日债今日了是吗?那么我也只杀你这一次。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有轮回,那就为他偿命一次啊!”

    一层层深紫色的魔力气浪在莞萱周身缭绕,叶朔毫不畏惧的俯视着她。反正一切都会重新来过,那么现在发生的,就和一场梦没有区别。在这场梦里,他可以不考虑任何后果,拳打妖族,脚踏魔族!

    但莞萱的攻击并没有发动,由于过度的悲痛,她在出招之前就已经昏了过去,被钟殇焰扶住。叶朔不屑的摇了摇头,正要转身离开,一股狂暴的妖力忽然在大厅中炸开。那周身燃烧着幽蓝色气浪的魁梧身形,如同一尊来自地狱的魔神。

    再次出现的山豹王,大踏步走到北泽屹身前,抬手就插进了他的胸膛。紧跟着取出的,就是一团火红色的妖灵。由于元神已灭,此时那妖灵的外形显得相当稀薄,似乎随时都会消散。

    满不在乎的将妖灵丢入口中,短暂的炼化后,山豹王周身的妖力波动,顿时如同涨潮的海浪般,再次翻升了近一倍。感受着这澎湃的力量感,山豹王双拳各自紧握,得意的仰天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叶小子,多谢你替本王解决了一个强敌!”

    接着,他竟是无视一旁的钟殇焰,径直走到了叶朔面前。

    “有位小友告诉我,在你身上有一件特殊的宝物,在轮回中可以保留记忆,本王很有兴趣,想要问你借上一借。”

    叶朔一怔,缓慢抬起视线,透过他的肩头,看到的就是那站在二楼长廊处,正咧开大嘴,对他露出阴森笑容的庞左!

    这混蛋……叶朔一瞬间明白了过来,一定是因为自己曾当众斥骂他,引他记恨,才会设计引山豹王来杀自己,驱虎吞狼……想不到自己一连两次,竟然都是直接或间接的栽在了他手上……

    山豹王本就是通天境强者,在炼化了另一枚通天境妖灵后,他的实力已经无限逼近了通天三阶巅峰。这样的强敌,按说自己是绝对没有胜算的,不过因为有轮回的存在,此时叶朔倒也并不怎么慌张。与其逃避……还不如好好利用这个机会,试探一下通天三阶究竟能有多强!

    实力的差距,在此相当清晰的展现了出来。尽管叶朔已是手段尽施,仍是不出几个回合,就被狂暴的山豹王一举击杀!

    而后,在实力大涨的山豹王面前,钟殇焰也不是对手,和莞萱双双身亡。大厅残存诸人皆是难逃一劫,重重飞溅的血雨中,郗寒君的思维一直在运转,终于,在最后的关头,他主动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山豹王前辈,晚辈自知无幸,但魔族的战士,就算是死,也要死得像个英雄。恳请前辈,允许我自行了断!”

    山豹王饶有兴致的扫视着他,倒也并不觉得一介小人物的死法,对自己有多大的影响,只是随意挥一挥手,示意准了。

    郗寒君躬身谢恩后,缓步登上了二楼的阶梯。站在回廊前俯视下方,心中的盘算依然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如果情绪可以保留,那么身体所承受过的痛苦,是否也可以保留?按理说,应该是可以的吧……情绪的伤害会化为潜意识,身体的伤害则会化为伤疤……当身心同时记住了一部分之后,能否组合成一份完整的记忆呢……?

    郗寒君的双眼不断瞪大,在他踩上护栏的时候,在他背转过身的时候,在他朝后仰倒,看着所有的景物在面前一掠而过时,他都没有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咔擦”一声,伴随着清晰的颈骨断折,以及颅骨碎裂声,一切都沉入了永恒的黑暗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不管怎么样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是同伴了!至少在厮杀开始之前,大家都好好相处吧。”

    宽敞明亮的十人间,十张床铺两两相对而立,床面铺设着雪白的床单。橱柜上整齐的摆放着各式洗漱用品,窗台边是一株盛放的盆栽,开得枝繁叶茂,泥土中静静躺着两枚枯黄的叶片。

    来了……第三次轮回!叶朔坐正了身子,凌厉的目光直直扫向那脸上依然挂着憨厚笑容的庞左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一定要在开局的时候就除掉他!前两次的错误,自己绝对不会再犯了!

    另一侧,郗寒君刚一睁开眼,就下意识轻托了一下自己的脖子。与此同时,脑中就像是打开了一道闸门,海量的记忆疯狂灌入。郗寒君的目光忽聚忽散,终于在最后一刻归于清明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……我全都想起来了!看来自己的赌注没有错!

    自尽时故意大睁双眼,就是为了去体会临死前那极致的恐惧,果然,它们都被保留了下来,果然……自己做到了!

    不过拥有记忆,是最大的生存保障,郗寒君并不像叶朔那么高尚,恢复记忆的事,暂时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吧……这样,才方便随后见机行事……

    “我叫郗寒君。身份……大家已经都知道了。这次来这里,是因为我从来都不受重视,所以这一次,我也想跟着莞萱公主和殇焰殿下,希望能帮上他们的忙,从而得到族中长老的认可……虽然,殇焰殿下从一开始就不欢迎我……”

    郗寒君一句句重复着先前的台词,其间他也偷眼瞟向叶朔,从他眼中并没有看出任何异色。稍松了一口气后,他的目光也开始朝房中各处打量。

    说起来,为什么轮回的起点,每次都是在这间房间中呢?难道不应该是回到厮杀开局的时候么?那幕后人,可绝对不会好心的想让他们休息一晚吧……如此说来,莫非是这房间有什么特殊之处,暗藏着解开无限轮回的线索么?

    目光寸寸挪转,时刻与记忆中进行比对。但他所看到的,却的确只是一间最普通的房间,只除了……

    等等,那个……难道说!郗寒君的视线,忽然定格在了窗台前的盆栽上。看来有一件事,必须优先去确认一下啊……!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