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章 死亡轮回
    “好了,不管怎么样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是同伴了!至少在厮杀开始之前,大家都好好相处吧。”

    宽敞明亮的十人间,十张床铺两两相对而立,床面铺设着雪白的床单。橱柜上整齐的摆放着各式洗漱用品,窗台边是一株盛放的盆栽,开得枝繁叶茂,泥土中静静躺着一枚枯黄的叶片。

    十把红漆木椅围成一圈,颇有几分“寝室座谈会”的闲适。此时白允正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能够相识就是有缘,我们来做一个自我介绍怎么样?先从我开始好了。我是白允,刚刚开始担当赏金猎人,来到这里是因为在佣兵工会接到的任务,大家呢?”

    场中陷入了一片沉默。枯坐椅中的叶朔,此时脸色更是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为什么自己又回到这里来了?为什么那些本应死去的“室友”们,现在也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?难道之前经历的那一场场惨烈厮杀,仅仅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吗?!

    但如果真的是梦,为什么一切的场景都和自己记忆中一模一样?难道自己不知何时有了预知的能力?甚至就连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,他都是了如指掌——

    好一会儿无人应声,白允精致的柳眉也略微垂落了下来。风仇不忍见女友冷场,主动接了下来:“风仇,赏金猎人。”环视一周,又抬手搂住白允,补充道:“是允儿的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虽然此时叶朔正有一肚子的疑问,但为了不破坏记忆的完整性,他还是照原样答道:“叶朔,散修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必要,不过还是告诉你们好了。”妖族美男端木止斜倚在躺椅中,悠然轻撩着长发,“银狐族王子,端木止。我们银狐族是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各人依次进行介绍,所有的语言,包括每一个最微小的动作,都和叶朔记忆中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不……那不可能是梦,自己也不可能做如此精准的预知梦……那么,之前的一切的确都是真实的!只是现在,他们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异的时间轮回,抹除记忆,将一切重演……

    但是,为什么只有自己还记得呢?看着其他人面不改色的说出那一句句重复的台词,神情间却没有任何违和感,他们不知道这些都已经发生过了,也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有任何异常……!

    随后,语宁传讯给妖族的姐姐,得知自己被耍,崩溃大哭,白允耐心的安慰着她。简之恒见气氛太过沉重,主动做起了自我介绍,说起自己是天圣学院的毕业生。关椴的回答还是那样的简短,再接着……

    “天圣……真好啊,我之前也是想考天圣的,可惜落榜了。那么高等的学院,如果没有身家背景的话,录取分数线就高得吓死人……”

    庞左……叶朔怒视着这个满脸憨厚笑容的胖子,恨不得一拳将他的伪善面具打个粉碎。

    在上一次轮回的时候,他也是这样端着一副无害的面孔,以同伴身份和自己等人同行,却在最后忽施偷袭,致使白允身亡。临死前更是疯狂自爆,将自己和风仇都卷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自己早已经看穿了他的真面目,绝对不会再中这个小人的奸计!

    “说起来,三年级那个传奇校霸是不是还没结业?”谈及母校,简之恒似乎来了劲头,坐直身子,向身侧询问道。

    一边听着那些似曾相识的对话,同时叶朔也在快速的盘算着,既然只有自己还拥有着第一次轮回的记忆,等于首先就立在了不败之地。关键是,要怎样将这个“金手指”的功能发挥到最大化,拯救的人,同时结束这场轮回?

    苦思良久,不得其法,再回过神来,就听白允急道:“那么……至少在这个房间里的人互相承诺,绝对不要彼此厮杀好吗?因为……大家不是都已经做过自我介绍了吗?我们是可以成为同伴的啊!”

    端木止叹了口气,用一种“孺子不可教”的目光斜睨着她:“要做那种无聊的事你们就去吧。明天我会和你们分开走。”再次轻撩了一下长发后,就朝着属于自己的大床走去。

    像上次一样,众人很快就各自散去,叶朔也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。不过临睡之前,他专程传音给风仇和白允,和他们约定,第二天直接在大厅中集合。

    “游戏”开始后,玉简就没有了信号,无法与同伴联络。并且为了让弱者有机会逃生,所有人都会被随机传送到不同的地点。上一次叶朔就是由于毫无准备,才会与两人分散。如今既然拥有了记忆,自然是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。

    因为详知未来诸事,这一晚叶朔睡得很安稳。第二天再一睁开眼,果然已经站在了二楼的长廊上。看来这轮回不仅是将事件重演,就连每一次的传送方位,也是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并未过多耽搁,叶朔直接从二楼一跃而下。“游戏”刚刚开始,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按兵不动,没费什么力气,他就顺利的与风仇和白允在大厅会合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可以预知即将发生的事?”在叶朔简略的将前事叙述过一番后,白允困惑的望着他,似乎还难以接受这一通过大的信息量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……”叶朔抓了抓头皮,他也很难解释得更清楚了。转念间忽而灵光一闪,朝二楼的长廊上一指,“你们等着看,待会有一个人会从这里摔下来,砸中另一个人,然后被对方杀掉。”

    风仇和白允更加困惑的对视一眼,要不是与叶朔相识已久,或许他们都要以为他是在说胡话了。

    在三人各怀心思的等待中,二楼果然出现了一名庄稼汉模样的壮年人,手中还挥舞着一把大砍刀。似乎是由于压力过大,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疯狂状态。

    然而,此人却并未如叶朔所说,从二楼坠落,而是一路挥舞着大砍刀,穿过回廊拐角,背影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叶朔见状一怔,风仇和白允也不解的望向他,眼中的疑问更加浓重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预言就以失败告终,叶朔实是尴尬万分。若说是自己有关轮回的猜测有误,但昨晚在房间中,一应事态分明与记忆中全无差别,怎的到了关键时候,就不灵了……?

    没有问题啊……上一次自己也是被传送到相同的位置,遇到这个偷袭者,然后随手将他击落……对了!上一次那人会从楼上坠落,是被自己击落的!这一次自己早早的到了大厅,那人并未遇上拦路者,自然就是一路畅通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话,既然自己一个微小的举动,就让那人的命运发生了改变……那么,由于这样所引生的“蝴蝶效应”,难道其他的人与事也会相应的发生改变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朔索性站到了大厅正中,双手呈喇叭状拢在口边,运起灵力,高声呼喊道:

    “喂,大家都暂停一下——请大家听我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继续战斗是毫无意义的!我们现在所做的事,在之前都是原封不动的发生过一遍的!并且,接下来很可能还会再次发生!就算能够生存到最后,但如果无法跳出这无限轮回,仍然无法离开这里!所以我希望所有人能够集中起来,好好商议对策!”

    声音响彻了钟楼的角角落落,听到这呼喊的众人也相继侧目。但他们眼中,闪动着的却尽是讥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?以为这几句谎言就能骗得我们不战斗么?”

    大厅中,叶朔做了个深呼吸,再一次仰头喊道:

    “大家——拜托大家相信我——”

    在他背后,忽然响起了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让人听不懂的,不过你还是给我死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一道雪亮剑光斜斜划过,叶朔仓促转头,就见风仇和白允,已经代他与那偷袭者江彩妮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再攻击了!我们的敌人不应该是彼此,你也是想活下去的吧?让我们一起寻找对策好吗?”

    白允在激战途中,仍不放弃对敌人的规劝,这也让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局促,几次被攻破空门。幸而有风仇在旁及时援助,否则单是这数招之间,她恐怕就已经全身带伤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叶朔又一次呆住了。因为局面发生了改变,所以这个场景也被提前了?那接下来……

    江彩妮微微冷笑,手中又是一番快剑急攻:“就是因为想活下去,所以我才要杀了你!说什么寻找对策,难道你有离开这里的方法吗?”

    白允急急的道:“现在的确是还没有,我只是觉得,我们不应该任由摆布。像这样就算厮杀到只剩最后一个,难道那个布局者就一定会放他活下去吗?只要大家齐心合力,聚集的伙伴,就一定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双方的灵力彼此对撞,强烈的冲击将三人各自朝后方震开。江彩妮的神色似乎稍有松动,提起的长剑颤动半晌,剑尖略微的垂了下来:“我,应该相信你么?”

    白允喜上眉梢,忙不迭的连连点头,正要再加规劝,叶朔忽然疾扑上前,一把将江彩妮推开,手腕翻转,狠狠扣住了后方正要立出杀招的庞左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我相信你的话,咱们先一起解决掉这个女人吧!”此时庞左脸上仍是那一副憨厚笑容,老好人的说道。

    叶朔心中冷笑,要不是刚刚被你暗算过一次,也许我还真的会相信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再假惺惺了!”狠狠将他甩开,叶朔厉声斥骂道,“你来找我们,为的就仅仅是利用我们而已。同样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,马上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庞左一怔,暗道:“这小子为何能看穿我的想法?我应该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啊?不……或许他只是在试探我?”这样想着,一副无辜的表情更是被成倍放大,“叶兄弟,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明白啊!”

    白允也在旁轻轻皱眉:“是啊,叶朔,庞左他是我们的同伴啊?”

    叶朔暗暗苦笑,这回自己跟白允倒是身份颠倒了……抬眼看着庞左憨厚的笑容,想到那憨厚下暗藏的奸诈,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放大了喉咙道:

    “同伴,这种人配当同伴吗?你们知不知道,在上一次轮回的时候,白允就是被他害死的!遇到敌人的时候让我们为他挡刀,最后阶段就杀掉我们,做他唯一的胜利者,这就是他所打的如意算盘!”

    “抱歉,你还是走吧。”半晌的沉默,随后开口的竟然是风仇。他望着庞左,眼中同样有戒备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并不相信什么轮回之说,但我现在看到你,的确会有一种连自己都说不清的恨意。如果是会威胁到允儿安全的人,不管是真是假,我都绝对不会留他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庞左在两人的轮番逼迫下涨红了脸,“好,好……你们会后悔的!”厉声甩下这一句话后,就掉过头朝另一侧狂奔而去。那肥胖的身形,在此时倒是动作灵活。至于江彩妮,趁着四人相争的空当,早就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趁早把你解决掉,那才会真正的后悔……”叶朔轻呼出一口气。至少这样,就可以避开那个白允身死,三人同归于尽的结局了。果然现在这场游戏……唯一拥有记忆的自己,才是真正的主导者啊!

    幽暗的回廊内,北泽屹独自匆匆前行。起先他也听到了叶朔的喊话,不过对他而言,那无非是一个人类小子的故弄玄虚。他的战略不会改变,暂时在这里闭目养神,等到其他人都死得差不多了,再出去和山豹王决一死战。此人对火凰族向来居心不良,必须要在这里解决掉……!

    一路匆匆前行,在经过一块颜色发暗的墙壁前时,北泽屹的脚步忽然一顿,一股突如其来,却是毫无根据的危险预感猛地袭上心头。而他的身形,也是下意识的朝后方一仰。

    墙壁洞开,一根细如牛毛的白线疾贯而出,嵌入了另一侧的壁面。那白线刚好横亘在齐颈高度,上一次轮回时,北泽屹便是被它迫得极为狼狈,眼角多添了一道血痕。当然,那一切他早已经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火凰族有一种独有的天赋,那就是危机意识极强。如果曾经不慎受了伤,尽管在一段时间之后,连疼痛和起因都会完全忘记,却绝对不会失去那份特殊的危机感。对于造成伤害之物,便会本能的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说起来,倒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能力。但在此时此刻,却是令北泽屹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这个地方我明明是第一次来,为什么会留下这样强烈的危机意识?

    难道……刚才那个人类小子,他说的话果然是真的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