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4章 昔日风云
    一行行代码迅速生成,界面如飞般的向下方滚动着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好厉害啊!天算师,人类中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职业啊!”郗寒君由衷的赞叹道。虽然从一开始就没看懂荆楚卓到底在做什么,但在他心中,却只是单纯的坚信着。可以的,我们一定可以成功逃出去的!

    荆楚卓似乎有些兴致稀缺:“只是不受重视的小众职业而已。”再次完成了一段编码后,他输入指令的动作略微停顿了一下,“我……是天圣学院的毕业生。”

    郗寒君一怔,随即更为兴奋起来:“天圣学院……哦,我知道,就是人类中最厉害的那个学院对吗?”

    荆楚卓叹了口气,又自嘲般的摇了摇头:“其实真要说的话,我也只是在那里就读过而已。毕竟……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天生灵脉狭窄,并不适合修炼,所以就算再努力,将来也只能从事一些文职。可能在很多人眼里,我这辈子就算是废掉了。但是那个时候……我并不这样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私塾里的老师曾经说过,知识改变命运。又说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并不是只有习武才有出路。我也相信这句话。所以对于大多数人并不上心的文化课,我都下了很多苦功。在同龄人眼中,我大概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,外加死读书的书呆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在私塾的时候,听说了天圣国的天圣学院。据说那是灵界大陆上最强大的学院,同时也是一所难得的重视文化课的学院。从那里走出来的学员,哪怕是文职,都可以得到很好的就业前景。所以我下了决心,我也要到那里去念书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生的地方,是一个小国家中的贫穷小县城。别人都说,天圣学院大部分都是给那些少爷小姐挥霍时间的,像我这样的家境,别说考不进去,就算是考上了,也承担不起那里高额的学费。父母听了以后,也都劝我别考了。随便再念个几年书,就赶紧找个工作赚钱,为家里分担一些压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私塾的老师告诉我,当时的规矩是这样,如果分数能超过录取线多少多少,就能减免学费。我好像又看到了希望。用金钱敲不开的门,那就用成绩考进去吧。我相信自己,我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报考天圣那年,我是以第一名的成绩入学的。除了战斗项目之外,文化课成绩全部接近满分。学院免除了我所有的学费,在开学典礼的时候,还让我作为优秀新生代表,在大礼堂中发表讲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考进了天圣,我没有时间骄傲。看着身边那些少爷小姐们得过且过的生活态度,我告诉自己,他们可以懈怠,我不能懈怠。也许对我来说,这就是一生之中,唯一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埋头苦读的我,还是显得那么不合群。每次有集体活动,其他人已经组好了队伍,总是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。但我并不在乎,因为我是来学习的,不是来交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别人可能会背叛你,但是学到肚里的知识绝对不会背叛你。每次考试,我都是整个年级的第一名。导师们都很喜欢我,我在所有人眼中,都是绝对的‘学霸’,每次临考前,其他一些成绩好的同学也都会来找我,拿着他们不会的题目请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像我这样的人,正是那些差生的眼中钉。我听到他们私下议论过,说我‘装什么乖孩子’。那些人动不动就要在学院里打架,我根本就不想理会他们,能躲就躲。可后来导师却让我辅导他们的学习……导师在的时候,大家还能相安无事,导师一走,他们立刻就变了脸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咣!”

    空荡荡的教室里,荆楚卓被推倒在地,撞翻了身旁的桌椅,发出一连串的噪音。

    “不要总是摆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,很惹人厌啊!”一名染着黄毛的学员一脚踩在椅子上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荆楚卓扶了扶被撞歪的眼镜,软弱的朝后方缩了缩:“可是,是导师让我辅导你们做完这张试卷的啊……请你们配合一点,我们尽早完事好吗?”

    那学员冷笑一声,揪起他的领口,一拳就朝他脸上挥了下来:“那你现在就完事吧!”

    荆楚卓被打得口鼻流血,这也是他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暴力事件,整个人都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可以打人呢?这样是不对的啊!我要去告诉导师!”

    当时教室里大约有五六名学员,荆楚卓才跑出几步,就被另一人狠狠的揪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像你这种张口导师,闭口导师的家伙,我们真的是受够了!文化课成绩好就了不起吗?到头来还不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柴!”

    侧旁一人一边嚼着口香糖,拳头按得咔咔作响:“想去告诉导师,那你就去啊。反正我们最多就是挨一次处分,但是你,就做好以后每天都被我们修理得死去活来的准备吧!导师是不可能十二个时辰都陪着你的!”

    在荆楚卓吓得浑身发软的时候,那黄毛学员拖过桌上的考卷,在他眼前重重敲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喂,这几张考卷,你带回去帮我们搞定,明天一早直接放到我们的书桌里。如果我们来的时候,考卷还是空白的——”狞笑着按了按拳头,意示“你懂的”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竟然已经拖到了这个时候。赶紧走吧,也不知道那边关门了没。”另一个最靠近前门,穿着鲜亮的红衣,裤子开了几个破洞的学员啐了一口,顺手掏出一根烟点上。

    “锤哥,我今天身上的钱不够了,你能先借我一点吗?”荆楚卓身旁的一名学员在裤子口袋里掏了掏,抬起头道。

    那黄毛学员不耐烦的一瞪眼:“老子哪有多余的钱借给你?”众人互望几眼后,似是想到了什么,齐刷刷的转过头,看向角落里的荆楚卓。

    “小子,身上还有多少钱,都拿出来。”黄毛学员也点上了一根烟,慢悠悠的道。

    荆楚卓又惊又怕:“你们这是要勒索吗?这是不对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黄毛学员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:“少废话!就是勒索你了怎么着?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,要那么多灵石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自从有了这第一次,之后的勒索便是接二连三。荆楚卓胆子很小,也许是被最初那学员的“敢告诉导师就狠狠修理你”给吓住了,竟是一次也未向导师说起。何况身在异国他乡,无依无靠,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只能默默承受,节衣缩食的同时,不断向家里要钱。

    连经几次后,由于荆楚卓始终不敢说清真相,父母只当他是在外头学坏了,不但一句安抚都没有,反而是严厉的表示,从今以后,家里绝对不会再给他一分钱。

    迫于无奈,荆楚卓只能利用课余时间,到学院附近的杂货铺打工。这样一来几乎没有时间念书,成绩紧跟着直线下降。导师们看着他一次比一次刺眼的分数,都是默默摇头。虽然也曾单独找他谈话,但荆楚卓只是支支吾吾,最终导师也唯有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”,再无他话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自从荆楚卓“好欺负”的名声在学院中传开后,除了同班的那几个差生,逐渐演变到整个学院的混混都找上了他。只要稍一缺钱,立马就来问他“借”。

    就这样,荆楚卓长期在暗无天日的生活中煎熬着,直到有一天——

    “不要让老子再说第二遍,赶紧的给我拿钱出来啊!”

    学院一角的竹篱笆旁,几个小混混将荆楚卓围在当中,其中一人恶声恶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荆楚卓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,默默的按紧了口袋:“不行,我绝对不会再给你们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算给了你们,也只是会拿去不务正业。这样就是在害你们!”

    那小混混都被他这说教的口气逗乐了,狠狠的推了他一把:“这小子,胆儿肥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我们是要拿去孝敬霄哥的啊!在天圣不给霄哥面子你是不想混了是吧?”

    荆楚卓仍是义正辞严的道:“勒索是不对的,请停止这种行为吧!”

    在劈头盖脸的一巴掌之后,所有的小混混都冲了上来。但即使被打得死去活来,荆楚卓依然没有松口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视线已经完全被鲜血模糊时,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道清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喂,新来的,不要打着我们的名义欺负弱小。霄哥什么时候有过你们几个不成器的小弟了?”

    透过四分五裂的镜片,荆楚卓费力的抬头看去,只见一群同样是坏学生打扮的人趾高气昂的走了过来。为首之人染着一头橘色短发,外套上缀满各式亮片,稍一活动,便能反射出各异的亮色。随意叼着烟,双手揣在口袋里,似笑非笑的环视全场。

    “这个学期的保护费交了吗?”

    围在荆楚卓身侧,前一刻还像恶狼般的几名学员,在看清眼前之人后,立刻化为了驯服的家犬。不但身子顿时矮了半截,脸上也连忙挤出了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飒哥,已经都交上了。您知道,我们都还是学生,那已经是全部的积蓄了,还希望霄哥不要嫌少。”

    那“飒哥”冷笑一声:“哼,全部的积蓄……上个月在酒馆撞见你们的时候不是还很阔气吗?轮到孝敬霄哥了就哭穷?”

    在一群小混混再三保证,月底之前一定会凑齐后,“飒哥”取下叼在口中的香烟,在一旁掸了掸烟灰,淡淡道:“那还不快给我滚!”

    一群小混混千恩万谢,连滚带爬的跑了。荆楚卓对这类“校霸”人物向来不怀好感,虽然对方救了自己,仍是不想跟他们产生过多交集。连忙也要转身离开时,那“飒哥”忽然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那个高材生是吧,刚开学的时候上台讲话那个?以后就跟着我们混吧,我们会罩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荆楚卓见对方此时还算和颜悦色,于是鼓足勇气道:“我不想混,你们也不要混了。既然大家都是拿着父母的血汗钱进来念书,就应该好好以学业为主,继续混下去也不会有出息啊!”

    “飒哥”似乎被他逗笑了,拍了拍他的头:“这孩子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霄哥,就是那个传奇校霸?”郗寒君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荆楚卓点了点头,这时他的情绪也反常的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虽然我没有见过他,但是听其他人说,那个人十堂课有九堂是不会来上的,就算来的时候,也只是在下面睡觉,根本就不听课,已经留级了好多年,学院里的导师都对他很头疼。但是就因为他长得帅,会打架,一直都是学院里的风云人物,好像就算是在外头,他们也有不少地盘。

    学院的大部分男生,都以能跟着他混为荣。还有很多女生都喜欢他,而且她们觉得他成天不上课,穿奇装异服,挑战规矩的样子很酷,所以还会有人为了吸引他的注意,故意去模仿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呢?我觉得这种人的存在就是学院里的毒瘤!”荆楚卓的声音越来越响,双拳一次次在身侧狠捶,“作为学生,难道不应该以学业为主吗?就因为他擅长使用暴力,就可以被大家追捧,我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帮人,后来也勒索你了吗?”郗寒君为免这边的动静引人注意,匆匆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荆楚卓的目光暗淡了下来:“他们倒是没有勒索。而且自从他们放出风声,说罩着我以后,班上就再也没有人敢随便找我的麻烦了。那个飒哥,他本名叫吕飒,好像是霄哥身边的什么二把手之类的,在学院的小混混当中还是很有些威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样不是很好吗?你终于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了啊!”郗寒君听到这里,也由衷的为荆楚卓高兴。

    荆楚卓苦笑了一下,声音却是有些发冷:“没有那么简单的。他们没有勒索我,是因为他们不缺那几个钱。但是……他们逼着我,去给他们替考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