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2章 生存游戏
    这一晚,叶朔始终难以入眠,脑中翻腾无休的,尽是那不知何时就会开始的“游戏”。

    他也曾反复想过,如果到最后就剩下他和风仇白允三人,那时又该如何是好。自然,他绝不可能与同伴互相厮杀,但就算他们团结一致,又真能摆脱眼前这困境么?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困意是从何时而来,叶朔也记不清了。当他再次拥有意识的时候,已经站在了二楼的走廊口,从这里可以清晰俯瞰到楼下的大厅。环顾四周,天光大亮,而他的脑中,也突如其来的接收到了一条讯息,“游戏”已经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所有人竟然都会被随机传送到不同的地点么?叶朔心头大乱,这样一来,他就和风仇白允失散了。虽然这样的规则,应该是为某些实力较弱者创造了一段生存时间,以免他们直接就被堵死在房中。也怪自己考虑不周,竟是忘了跟他们约定会合地点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就算到大厅中大喊大叫,恐怕风仇和白允也是不会出来的,反而只会暴露自己的位置,成为其他人的攻击目标。总之现在,其他人一定也都在观望形势,我就一边隐蔽前进,一边去寻找他们吧。也不知道,他们都被传送到哪里去了……

    拿定了主意,叶朔正要动身,在他面前忽然划过了一道雪亮的刀光。一名庄稼汉模样的壮年人从走廊另一端快步冲来,手中挥舞着大砍刀,就向他直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或许对方在这样的“游戏”中压力过大,早就神智失常,刚见到第一个人影,也不管自己有无敌意,就手忙脚乱的攻击了过来。叶朔不想与他纠缠,一记手刀切住了对方手腕,而后掌势稍转,一团灵力直击对方面门。

    “咔擦”一声,那人的身子撞断了二楼的护栏,重重跌入大厅,和恰好经过的另一人撞在一起,同时滚倒在地。看着散落在脚边的围栏碎片,叶朔略一皱眉。

    在这时光钟楼中,似乎一切都有着自我修复的能力,昨晚剑不归攻击郗寒君,也曾在地板上砍出了一条深长裂缝,但没过多久,那裂缝就自行朝正中收缩,很快便恢复得完好如初。地面依旧是平整光滑,看不出一丝被破坏过的痕迹。虽然不明其中原理,但这护栏,稍后多半也是会恢复原状的吧。

    就这么稍一耽搁,叶朔就看到那被撞倒之人迅速爬起,手中托起一团灵力光球,朝着那使砍刀之人面部盖下。血花四溅中,那人哼也没哼出一声,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另一人站起身,还没等他上前拾取战利品,胸前就透出了一寸剑尖,江彩妮站在他背后,冷漠的抽出染血的长剑。

    这时,叶朔脑中再度被强行灌入了一道讯息,“剩余25人”。除了最早被杀死的魔族,随后进入房间的总归应该是30人。也就是说,除了刚才那两个在自己眼前死去的人之外,刚才还有三个人,不知在什么地方死去了。

    “游戏”才刚刚开始,战况就已经如此惨烈,看来接下来,自己也不得不更加认真一些了——

    江彩妮抬起头望了叶朔一眼,却是并未杀上二楼,而是快速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。叶朔也无意追击,现在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,还是尽快找到风仇和白允。

    视线在大厅内简略一转,叶朔的目光就停在了位于最高处的那口大钟上。如果在那里设法放出信号的话,应该会是最显眼的吧?等释放信号后就立即离开,躲在附近观察,风仇和白允若是被信号吸引,暂时走出藏身处,说不定自己就能看到他们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在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杂物室内,语宁的身形蜷缩成了一团,极力将自己隐藏在几个堆积的木箱后。双手抱着膝盖,不停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从前在族中,由于自己的性格单纯善良,总是简单的去相信着身边的每一个人,因此常常会遭到旁人的欺骗、耍弄,再看着她被耍后的沮丧表情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有很多次,她被骗得一脚踩进水塘,又或是被偷走了珍藏的灵丹妙药。但语宁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生气,她觉得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大事,相反的,她很高兴有这样一群朋友陪在自己身边,能被大家重视的感觉,即使只是被骗被耍,也好过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……这一次他们的玩笑真的太过分了!自己很可能会死在这里啊!虽然那些人或许也未必知道时光钟楼的真相,但语宁心中,仍是没有办法不怨。

    其实以她的实力,原本应该也在被随机清理掉的那部分“炮灰”中。如今这第一次虽是逃过来了,但现在在外面的那些人,还是每一个都拥有轻易杀死自己的实力。会死的啊……一旦出去的话,就会死的啊……

    被传达到杂物间后,语宁就一步都没有离开。同时尽量将屋中的杂物挪到门口,挡着那扇破旧脆弱的门板,只盼能多拖延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之前也曾在门外听到过脚步声,那时语宁的心脏都几乎要跳了出来,好在没过多久,对方似乎就对这杂物间失去了兴趣,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就这么躲在这里,等着白允姐姐来救我吧……是啊,白允姐姐说过要救我的……在这里,我能相信的人也只有她了……

    就在语宁不住抽泣发抖,祈祷着上天尽快让她见到白允时,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,听方向正是朝着这个杂物间来的!

    “快走吧……求求你快走吧,不要发现这里,求求你……”语宁已经害怕得全身都没了力气,只能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里,内心中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脚步声在走廊前徘徊一阵后,似乎是迟疑片刻,最后就正正的停在了门板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郗寒君走上了大钟前的阶梯。他从一开始就觉得,如果说哪里最有可能藏匿秘密的话,就是那口大钟了。

    虽然外表卑微怯懦,但郗寒君的头脑倒还是很灵通的。因为身边没有人理会他,除了修炼之外,他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了思考,以及自我对话上。如果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,你会发现,真实的他,几乎与外表判若两人。只可惜由于长期的自卑,这缜密的一面,也是他从来没有勇气在人前表露的。

    登上长长的阶梯,郗寒君停下脚步,仔细审视着眼前的大钟。近距离观看,它的高度甚至超过了自己的身高,站在这里,有种难言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虽然钟面上并没有留下时间法则的痕迹,但望着那清晰的刻度,以及缓缓轮转的细长指针——原来钟面上的指针竟然不止一根——仍能令人感到一种光阴流转的沧桑。仿佛站在了时间长河之上,环望两侧波涛滚滚,而属于自己的岁月,也在这翻涌的浊流中,被无声淹没了。

    在大钟前伫立许久,并未感到有何异状,郗寒君又绕到了钟面背后。这一看顿时吓了他一跳,只见钟后正跪坐着一道瘦小的身影,面容文弱,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几乎占据了他的大半张脸。手中摆弄着玉简,看到他的到来,也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由于那钟体巨大,先前郗寒君竟全未察觉到钟后有人。难道对方就是专程躲在这里,准备袭击每一个登上阶梯的人吗?原来如此,这大钟可疑,能想到的绝不会只有自己一人,这“守株待兔”的确是高招——

    郗寒君心念电转,掌指间魔力升腾,便要先发制人。而那青年却抢先开口了:“请不要攻击。”声音平平淡淡,却奇迹般的令人有种安心感,如同往日身在魔族,听智者长老发表讲话一般。郗寒君的动作也停顿了一拍,但在他心中,依然没有完全卸下戒备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名天算师,正在尝试找出解决这个困境的方法。如果你不愿意成为我的同伴的话,至少也请不要干扰我可以吗?”青年的语气礼貌而直白。

    郗寒君瞬间判断出,也许他跟自己很相似,同样是一个并不“合群”的人,这样的认知,倒是令他心中升起了几分亲切感。何况他刚才说,正在寻找解决方法……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样,都是这场‘游戏’的局外人,现在能找到同伴真是太好了。不过……天算师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郗寒君也在那青年身旁坐了下来。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,在这样的厮杀中是不可能活到最后的,更何况还有莞萱公主和殇焰殿下在。如果真有可以中途解决游戏的方法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那青年答道:“是八卦师的一个分支。主要是通过算学原理,推演出世间的无穷奥妙。小到一场暴雨,大到天体星文,宇宙洪荒,全部都可以用公式推导出来。”说着也将玉简凑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郗寒君一眼看去,只见屏幕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各式符号,一串串数字被这些符号连接在一起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但他只觉得,这些排列组合,简直比自己往日看过的魔族秘典还要高深,对于那青年的说法,顿时也更相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啊!我们一起努力,一起活下去吧!”

    那青年点了点头,更为专注的在玉简中输入起来。郗寒君帮不上忙,只能暂时代他警戒。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,长梯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叶朔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了郗寒君的视线中,只见他同样对着钟面打量一番,似是不得其解,接着就转过身,指间灵力催动,一道耀眼的烟花在大厅上空炸开。

    放出信号后,叶朔匆匆便走。郗寒君见到熟人,心中一喜,正想出去叫他,三人待在一起,也好更有个照应。这时那青年——交谈中得知他名叫荆楚卓——却是突然一把拉住了他,冲着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阻止我?”眼看叶朔走后,郗寒君不解的问道,“我们昨晚住在同一间房间,他是可以信任的啊!”

    荆楚卓沉声道:“在这场游戏里,最好不要轻易信任任何人。”深吸了一口气,暂将玉简收起,“我们也该换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由于先前叶朔在此施放信号,这大钟所在一定会立刻引起众人注目。如果来的是真正的高手,就绝不是他们两人对付得了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问一个问题吗?”在两人转移到二楼一处较为隐蔽的拐角,荆楚卓也重新拿出玉简后,郗寒君轻声问道,“你刚才说过,不要轻易信任任何人,那为什么你会信任我?而且,我还是魔族啊?”

    荆楚卓淡淡应道:“没关系的。因为我已经推算出,在这场‘游戏’里,你不会对我构成威胁。”

    郗寒君听得又惊又喜:“连这种事都能算出来?那你能算出,最后是谁活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荆楚卓失笑道:“那么精确的数据是得不到的。反倒是刚才的那个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荆楚卓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,反而是现出了一种反常的严肃,“我不说做掉他,但咱们也要尽量跟他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在我的推演中……他很有可能会成为最大的威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大厅中,关椴一改平日的淡漠,剑势招招凶狠,一路走来,在他剑下已经倒下了成堆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阿椴,你在干什么啊!”简之恒紧追在他身后,简直难以相信眼前这个冷血的杀人狂魔,就是曾和自己度过学院时代的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对面的两人组合,在其中一人浑身爆血的倒下后,另一人骇得面无人色,胡乱放出一招灵技后,掉头就跑。简之恒想拉住关椴,却被他一把甩开,掌中结起印诀,一道如箭矢般的血光陡然大盛,自那人后心直贯到前胸。

    从前在学院,关椴虽然不声不响,却也是在格斗课拿过a的尖子生。在真正的高手尚未露面时,他几乎就是横扫全场。

    “阿椴,你听到我说话没有……你到底是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关椴背对着他,这反常的沉默竟是令简之恒恐惧。良久,他的声音才淡淡响起:

    “阿恒,抱歉了。这场游戏,我……已经投入了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