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5章 三月之期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商会的老股东了,要说突然空降一个新老板,自然是谁都不会心服。”

    西陵辰随手翻转折扇,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,“不过我认为,这做会长,并不是看谁的年龄大,也不是看谁的后台硬,而是要看,谁能为商会带来更多的盈利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会长闻言先是一怔,而后不由暗暗窃喜。原来这小子也不过是个纸老虎,几句威胁一过,就老老实实的软了下来。这样一来,先前的担忧也都成了多余。

    为他这突然反口,大厅中一道道情绪各异的目光顿时都投了过来。释然者有之,嗤笑者有之,就连忘海潮不知西陵辰的打算,也有些紧张的转头望去,手心里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曹会长松了一口气,面上的笑意顿时也真挚了许多,但那份面对手下败将的轻蔑却还是藏不住的。拖着官腔道:“西陵小兄,你这话说得就合我们胃口了。年轻人嘛,就是应该虚心学习,多听听长辈的话,以后属于你们的道路还很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谁能为商会带来更多利益,比试一番如何?”西陵辰迅速接口道。

    他仍是那样懒洋洋的半倚在座位上,就连翻转折扇的节奏都没有改变,台下的会长却已经全体失声,甚至要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后生晚辈,没有资历,没有本金,也没有人脉,现在竟然是要向他们这些商界老手提出挑战?

    西陵辰抬起的双目淡然无波,但他眼中所传达出的意思,却是让所有会长都看懂了:“如果由我继任,可以让你们拥有数倍于以往的收益,谁做会长,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现在却并没有人相信他。归根结底,还是他太过于年轻了。一介初生牛犊的担保,不管再如何真挚,总会被划为空泛狂言。

    何况在某些方面,经商也与修炼相类,需要经过足够的时间去积累。你的年龄比我们小了一半有余,所能历练的时间自然也就比我们少了一半有余,套用一句老话,我们走过的桥,远比你走过的路还多,想要赢过我们,你凭什么?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在敌人划出的道上打败敌人,总是来得特别畅快。一众会长传音商议一番,已是达成了共识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也不要说我们没有给过你机会。”曹会长环视一周,阴笑着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现在商会刚好在开发一个新型项目,我就全交给你负责了。从接下来开始的三个月内,从投资,研发,到投入市场销售,我也不要多,”竖起一根手指,“一百万,只要你到时的盈利额能达到一百万,我们就承认你这个新会长了!今后你要让我朝东,我绝不朝西!”说罢,便是极为挑衅的抬起头,要看他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你们太过分了……”忘海潮再如何外行,也听得出这完全是众会长设下的一个陷阱。急得冲西陵辰连使眼色,示意他千万不要答应。继位之事,大不了再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?”主位上的西陵辰含笑重复了一遍,额前的碎发随风拂动,声音听不出喜怒。完全无视了忘海潮,缓缓的抬起头,眼中划过一道犀利的暗光,再开口却是语带嘲讽,“各位会长的目光就如此短浅么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的话,盈利最起码也要在……”也学着曹会长竖起一根手指,声音冰冷,在这一刻却有着烙铁般的热度,“一千万!”

    原本还在得意微笑的众会长,瞬间全都听傻了眼,大厅中陷入了一阵死一般的沉默。忘海潮只觉得自己的心脏,沉甸甸的坠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既然西陵小兄如此自信,当然是最好不过。但愿你不要只有嘴上功夫。”好一阵子,曹会长才重新开口。如今他的神情,已经不再是俯视一个商界新人,而是在怜悯一个可悲的疯子。

    “有关这个项目,目前的企划书,等我整理一下,待会就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西陵辰只淡淡的答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    散会后,忘海潮憋了一肚子的话,一避开其他会长,就急急的询问起来:“西陵兄,这样真的行吗?那毕竟是新型项目,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个领域完全是空白的!第一次投资研发,不亏本就已经是很不错了!何况那些会长一定还会在背地里给你使绊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西陵辰冷冷扫了他一眼,对他所表现出的焦灼相当不满,毕竟,那就代表着对自己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提出这个赌约,并不是为了输的。”目光追随着一众会长的背影,嘴角攀上了淡淡的讥嘲,“我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万象妖域,一处风景秀丽的花园之内,阮石舒舒服服的斜靠在躺椅中,面前是一张长桌,桌面上堆积着大量的文件。那却并不是需要他处理的妖族政务,而是各族进献给他的选妃名单。

    名单上登记的,全部都是绝色美女,同时还附有相片,以及详细的个人资料。不管他看中了哪个,只要稍作圈划,再过不久,对方就会成为自己的女人,被送来充实他的后宫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火凰王北泽屹嫁妹联姻,正式开启了万象妖域的选妃大业。

    北泽太子少年登基,正是意气风发。或许是在一众妖王中,只有阮石与他年龄相近,经过几次外交接触后,就轻易的成为了好友。而原本还在持观望态势的各方妖王,不愿见万象妖域与火凰域单独结盟,于是也纷纷献上美女,以兹修好。

    能有这般繁荣景象,可说全多亏了罗刹鬼帝。在阮石有意放出风声后,各大妖族逐渐得知,万象妖域是归“那一位”罩着的,无法直接巴结阴风地狱的他们,自然都要转来巴结自己。而要论巴结,除了常规的珠宝秘籍外,古往今来都是以“和亲”为主。

    名义上虽然结为了亲家,但各大妖王都在观望,谁能成为那最尊崇的王后。后位的归属,往往是直接决定了其余部族的政治地位。但阮石却偏偏谁的账都没买,而是立了一个无权无势的人族女子沈雅婷为

    后。

    这却并非是顾念旧情,而是为了将中宫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。而其他妖域就算对此稍有不满,他也全都借着罗刹鬼帝的威名强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享受着美景,喝着妖族特制的饮料,再选选合眼缘的美女,这样的小日子,简直是神仙也比不上的。阮石继续翻阅着选妃名单,嗯,这个看上去不错,就要她了,还有那个也不错……

    这时,前方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乐梵捧着一块玉简,战战兢兢的递了上来。在他接稳后,竟连一句话都没有多说,就踮着脚尖退了下去。倒像他现在手中的,是什么一碰就炸的危险物。

    阮石没好气的朝他的背影扫了一眼,嘀咕道:“什么毛病啊,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望见那玉简屏幕上,不规则的波纹仍在持续闪动,显然是正处在通讯状态,但上方的传讯人显示的却是“未知讯号”。他倒也并未多想,随意朝椅背上一靠,将玉简凑到口边,拖着长腔道:“谁啊?不知道我正忙着吗?”一面端起桌前的茶杯,有滋有味的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在选妃的时候打扰他,他自然懒得给什么好脾气。说起来这乐梵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,自己应该交待过他,不要什么事都来麻烦自己,能处理的联络就由他们下面直接处理掉……

    阮石心中还在懒洋洋的抱怨着,放下茶杯,继续拿起名单细看。但在玉简对面传来一道简短的语声后,阮石的表情,忽然如同被石化了一般,好一阵子,才“噗”的一声,将口中的饮料全都喷了出来,手中的资料也哗啦啦的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但此时他完全顾不得这许多了,双手捧着玉简,“唰”的一下站得笔直。明知自己的动作,对方那边是看不到的,却仍是端着满脸恭敬,诚惶诚恐的迸出一句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啊,没有,不忙不忙。”阮石捧着玉简,先前的妖王威严已经荡然无存,不断点头哈腰,一脸狗腿的赔笑着,“殿主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方天宝鼎碎片……啊,不,不是为难,就是我吧……我刚刚继位,什么都不了解,我也不知道族中保存着什么古董……啊,不过您放心,我一定会去打听,马上就去打听……那我一有了消息,就马上联络您可以吗?”

    阮石抹一把头上的冷汗,接着又被下一句震得直跳起来。“新任妖王的贺礼?不不,您太客气了,我哪敢收殿主您的礼物呢?真说献礼,也该是我孝敬九幽殿才是啊!”

    玉简对面似是响起了一声轻笑,阮石全身一凛,上身挺得加倍笔直,倒令人觉得,他的脊柱似乎随时都会断裂。

    “写一份文书来吧,该有的礼数我不会少,这也是人族与妖族的重要邦交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在这句话之后,玉简对面直接结束了传讯。

    阮石捧着玉简,好一会都没回过神来。直到桌上的饮料已经完全冷却,选妃名单也被一阵冷风卷起,在他面前打着盘旋,在阮石额边,才有着大颗大颗的汗水不断滚下。而他的嘴角,在短暂的抽搐后,就扭曲成了一个狂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天哪……九幽殿主啊,站在世间最顶点的大人物啊!竟然跟我说话了!我不会是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而且最难得的是,他的态度一直都很和气,就如同一位耐心的长辈。不但没摆过任何架子,也没有嫌弃自己这个一问三不知的小妖王,而是简简单单的教着自己怎样去做,完全不像传言中那么恐怖……不,难道说,是因为自己现在的地位,才能得到他这样的礼遇吗?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是被九幽殿主高看一眼的人物了!”最后阮石得出的就是这样的结论,狂喜的在花园中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天玑国,佣兵工会。

    大厅中依旧是人来人往,劲装笔挺的佣兵,和前来发布任务的商旅,熙攘不绝,一派热闹景象。

    “客人你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,注册佣兵还是发布任务?”风渝坐在前台,随手将登记簿翻过一页,连头都没抬。

    “发布任务。”对面响起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给我发布一个‘新人月加练套餐’。”

    风渝略微一怔,迟疑的抬起头,在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笑脸后,他的记录也是略微一顿:“你不是那个……之前在这里工作过的……那个叫什么,叶厚吗!”

    “呃,我叫叶朔……”叶朔的笑脸顿时僵了。突然来这么一出,让他连准备好的重逢表情都用不上了啊……

    黎东旭在旁捧腹大笑:“早就让你别给人家乱起外号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叶朔吗!”风渝如同自动倒带一般,瞬间切换到了数息之前,神色如常的笑道,“怎么样,三年不见,你过得还好吗?是不是怀念我们这里的美好生活,打算重新回来当佣兵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用了……”叶朔干笑一声,之前在这里的生活,的确是令他永生难忘,不过和“美好”就完全沾不上边。“嗯,其实我今天是来发布任务的。”递上一份清单,单子上密密麻麻的记载了千机诀的一应所需材料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他觉得,自己一个人一点点找下去太慢了,如果直接发布任务的话,或许就可以节省下更多时间。反正悬赏佣金,自己手边还有的是。

    风渝随手将清单展开,有模有样的扫了几眼,就大咧咧的评论道:“嗯,以我专业的眼光看来,你这样发布任务的话……基本上是不会有人接的。”

    不顾叶朔僵硬的脸色,风渝就将清单朝他面前一斜,“你看,假设你是佣兵,在对任务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一上来就看到这么一大坨,你会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风渝做了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,“好麻烦,对,就是好麻烦!既然还有那么多简明扼要的任务可以接,他们为什么还要自讨苦吃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