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1章 自投罗网的二人
    黍子庙眼中的贪婪,在这一句话下逐渐消退,反而是浮现出了几分凝重。毕竟是在跟那个凡事只凭冲动的青年一起行动,也就是说,自己必须提起三倍于往常的谨慎才行。急转身以目示意:“此事还须从长计议,你不要乱来!”

    但叶朔已经径直凑上了窗孔,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眼色:“那个,想必就是药王谷主了。我吸引他的注意,你趁机夺宝救人!”

    “等……!”黍子庙慌忙阻止,然而随着一阵清脆的玻璃碎裂声,叶朔已经直接打破了窗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房中的黄衣人迅速转身,袍袖大张,两团劲风呼啸而出,将门板“砰”的一声震开。叶朔与黍子庙的身影,也直接暴露在了与厅堂相连的平面上。

    “浑小子,我老人家迟早给你害死!”黍子庙低咒一声。现在就连自己也被逼上梁山,不拼命是不行了……!

    叶朔向他笑了笑,眼里闪动着一丝狡黠:“前辈,既然已经到了这份上,我们不如就全力拼一场。否则以前辈您‘碧藕仙药’的身份,就算今日逃出去,恐怕今后的日子,也不会太安宁吧?”

    房内,药王谷主正戏谑的打量着二人,那品鉴的目光,仿佛他们并不是人类,而当真就是两株药材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的碧藕仙药,还有一株修气级的高等药材,你们都已经迫不及待,要成为我的丹药了么?那本谷主就成全你们!”

    说罢,药王谷主猛地游身直进,双手结印:“怒龙啸!”此时他已经冲出了炼药房,而叶朔和黍子庙也双双后跃,避到了后方的宽阔广场中。

    一条灰烟翻滚的怒龙咆哮而出,昂首摆尾,双眼部位闪过了两道红光。紧接着大口一张,一团浓重的烟气向两人压来,其中还夹杂着刺鼻的药味。叶朔身在灰烟笼罩之下,登觉呼吸不畅,四肢也有了不同程度的酸软。心中一凛,连忙屏息闭气,急向后方纵跃。

    “小心,他的灵技,所散发出的气息有毒!”看着从另一个方向跃出的黍子庙,叶朔连忙大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药王谷主闻言,半是嘲弄,半是自得的冷哼了一声:“毒?说得太难听了吧?这可是我药王谷的独门药香,是我花了七七四十九天,取四十九对童男童女,日夜熬制,方始熔炼而成。你们这些外行,就老老实实的拜服在我伟大的炼药术下吧!”

    叶朔紧咬牙关:“像你这样的人,不配使用炼药术……”同时他的身形也直跃而起,在黍子庙惊异的注视中,直向烟龙的头部冲去。

    在他心目中,炼药师的职责应是济世救人,就像他的师父,云星大师那样。是他将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弟子,带进了炼药界。现在师父虽然不在了,但炼药的宗旨是不会改变的,他又怎么能坐视旁人打着炼药术的名义,杀人行恶,而放任不理呢?

    “……那样的话,会侮辱了炼药师这个职业啊!”叶朔嘶声怒吼着,拳锋上缭绕起了熊熊怒焰,一拳挥出,直将烟龙的头部轰塌了半截。其余由烟雾构成的身躯,也在扭曲片刻后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小子,好样的!”黍子庙赞了一声。掌心一翻,黍米香炉浮现而出,铺天盖地的稻米滚滚倾泻。

    药王谷主悠然结印,逼近他身前的稻米,就如同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封锁一般,僵滞在了半空。而后随着药王谷主猛一拂袖,一层暗光平平铺开,所有稻米尽数反向飞回,直贯入黍米香炉内。巨大的冲力,震得黍子庙接连后退了几大步。

    药王谷主冷笑一声,身形一阵虚化,两道一模一样的灵力分身,已经在他身侧浮现。三道身影步伐一致,化为三道闪电,一齐冲到了黍子庙身前。六只手掌交错翻飞,炫人眼目,攻势疾如狂风暴雨。黍子庙一时不察,便被三人抓住破绽,当胸挨了三掌,吐血倒跌。

    望着不依不饶,再度追来的药王谷主,黍子庙猛地一扬手,将碧藕如意高高举起。一面将周身的灵力,尽数注入到如意内部。

    碧藕如意光芒大盛,在翠光蔓延之处,药王谷主的两道分身顿时都剧烈抽搐起来。头部被诡异的拉长,身子却越缩越细,如同雨中被碾碎的七彩光影。最终,两道身影化为两道流光,重新投入了药王谷主体内。

    所谓灵力分身,便是以灵力为形,同时分出自己的小部分灵魂,入体操纵。通入分身的灵魂力量,与本体相较,足可忽略不计。这样一来,在不影响本体实力的情况下,支撑分身的魂力实在是微乎其微。而碧藕如意,刚好有着凝定灵魂的功效,对于这种分身作战,可说是有着致命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药王谷主吃了这个暗亏,颇有些气急败坏,双手再度结印:“药王烟锁!”

    一条狭长锁链朝两人扫荡而来。叶朔灵力催动,在身周结起了一层碧绿色的灵晶盾。锁链扫中盾面,当即反弹,朝着另一个方向射去。

    黍子庙也捧出了黍米香炉,一掌击中炉底,稻米大面积的涌了出来。在抵挡锁链的同时,却有一股暗黄气体逆向蔓延,黍子庙全无防备,就被黄烟笼罩在内,整个人都是剧烈一震,蹬蹬蹬的接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他在我的黍米中动了手脚……”黍子庙艰难的喊出这一句话,接着就“噗”的一声,喷出了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是刚才那个时候……!”叶朔脑中灵光一现。此前黍子庙也曾动用过黍米香炉,却没有想到,药王谷主竟会将毒气融入了黍米中。就等黍子庙再用旧招,隐藏的杀机便会启动……!

    药王谷主看着两人恍然大悟的神情,脸上扭曲出了一个森然狞笑:“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!”身形笔直前冲,一把掐住了黍子庙的脖子,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药王谷主的控制下,叶朔眼睁睁的看着,黍子庙有一瞬间似乎化为了一株药草,接着又转化为人形,就这样,他的身影不断在灵草与人形间虚虚实实。而他脸上的表情,却分明

    是越来越虚弱了。

    终于药王谷主冷笑一声,扬手一甩,黍子庙的身形在半空划过了一道流光曲线,而他的下坠之地……正是房中的大药炉!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汤水四溅,下方的火焰“呼啦”一声蹿起,将黍子庙的面容都淹没了半数。

    “黍道士!黍道士!”叶朔痛心的大喊着,拔腿就向炼药房冲去。半途中忽然撞上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屏障,药王谷主斜身拦在他的面前,露出恶毒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别急,接下来就轮到你这小子了!”

    叶朔急于拯救黍子庙,忙中添乱,连挨了药王谷主几记重掌。看着越来越得意的敌人,以及命悬一线的黍子庙,叶朔仰天大吼一声,久未动用的灵魂力量,也是从体内狂涌而出,一举将广场内的药瘴尽数扫空,就连药王谷主在不加设防之下,内息都出现了不寻常的震动。

    直直的盯着叶朔,似是震惊于这小子为何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灵魂力量,但很快,药王谷主的脸上,就再度出现了令叶朔熟悉的阴森笑容。这一次,他的眼中都闪烁着贪婪的绿光,仿佛挖掘出了一箱意外的宝藏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令人着迷的强大灵魂力量啊……”药王谷主的笑容已经扭曲,面上的皱褶显得更为深邃。身形一闪已是回至房内,扬手打出一道灵力,正正注入了上方的能量石内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归我了!”

    能量石下方的蓝色闪电迅速窜动,同时一道更为凝实的光束,也在其中孕育成形,直贯而至。叶朔前冲的身形瞬间被定在了原地,他能感应到……束缚住自己的源头,就是那能量石!

    能量石蕴生出的光束笔直贯入叶朔胸口,一层层如闪电般的碎小波纹,相继朝他的四肢蔓延。叶朔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拉伸成了一个怪异的姿势,越是挣扎,对面的束缚力道也就越强,更可怕的是,他体内的灵力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,被上方的能量石抽干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简直就像他在使用吞噬之力,掠夺旁人的灵力那样,只不过这一次吞噬与被吞噬的对象,却是调换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等等,吞噬之力?绝望挣扎的叶朔忽然眼前一亮,心念转动间,在他体内已是爆发开了一团异种斥力,抵抗着能量石的侵蚀。

    蓝色波纹一次次被震退,又重新聚拢,叶朔体内的灵力也在反复的压缩间达到了饱和。高昂起头,发出一声直震云霄的大吼,四面回响的音波中,周身的电光亦如退去的潮水,齐刷刷的崩裂成灰。

    刚将能量石的束缚破解,叶朔就大张开双臂,在他头顶展开了一团灰色漩涡,四面八方的源气如遭磁极拉扯,疯狂的朝漩涡中贯入。

    漩涡的另一端,正是直通叶朔体内,在这阵滋补中,他曾一度衰竭的灵力,也再度回复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当漩涡缓缓消散时,叶朔周身一阵电花闪烁,握了握拳头,感受着掌心充盈的力量,重新抬起头,冷漠的目光投向了药王谷主。

    药王谷主目睹着他这份令天地色变的力量,也是隐有动容。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,摩挲着下巴,露出一口泛黄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你这小子身上的秘密还真不少。我能感应得到,那应该是一件非常强大的宝物……不过不要紧,等我解决了你,你所有的宝物,也就都属于我了!”

    这一次,与先前的浅尝辄止不同,药王谷主双袖齐扬,将周身的灵力都注入了能量石中。一时间,能量石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光芒,如同一座山峰般倾压而下,叶朔即使刚刚恢复了灵力,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却也无法抵抗。先前的一幕,很快就再度重演,灵力流失,以及筋骨消融般的痛苦,令叶朔很快就失声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药王谷主疯狂大笑,尖声叫道:“不要再挣扎了!这能量石从天地开辟之初就存在,千万年来吸收了大量的源气,它就是天地之源,就是整个世界能量的集合!你要拿什么来抵抗?”

    就连药王谷,也是在他无意中得到能量石后,才创立起来,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。多少年了,这一直都是他的镇谷之宝,能量石下,已不知葬送了多少不自量力的冤魂。而且它更可以帮助自己,将那些人类“药材”的能量,全部都压榨出来,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宝物……!

    叶朔艰难的撑开眼皮,由于意识恍惚,眼前已是冒出了大量缤纷光影,“唔……必须把这能量石解决掉,否则的话,是赢不了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把能量石……解决掉……”又一波光芒通入,叶朔在全身的颤抖中,这样默念着。

    艰难的抬起手,以灵力在半空中刻画阵纹,各式材料自动飞出,投入了相应的阵位。灵能通达一周后,阵法被瞬间激活,光芒大盛,与能量石的光芒相互消解,叶朔弯曲的双膝也重新撑直,以吞噬之力作补,将自身所能动用的力量尽数注入阵法,奋力朝对面的能量石压去。

    药王谷主望着能量石的光芒被寸寸压回,怒视叶朔半晌,猛一抬手,将角落里的“药材”尽数吸至,从他们头顶,流出了层层精气,直至在谷主手中化为两道幽绿色的光团,朝能量石内投入。

    能量石表面,一层层蓝光闪烁,来者不拒的吞噬着灌注的绿光。空中相连的波纹,很快就由幽绿,转为纯粹的冰蓝。而委顿倒地的“药材”,则是迅速腐朽成了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将满屋的“药材”精气吸食一空后,能量石再度光芒大盛,如同一团燃烧着的蓝色太阳,层层压迫感,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击就结束了!”药王谷主大喝一声,灵力推动,能量石四周爆发开一片数尺来长的电花,划破空间,径直朝叶朔飞来。

    叶朔不知道自己这一刻在想些什么,看着在眼前迅速放大的蓝色光团,他的第一个反应,竟是张开嘴,猛地将能量石吞了下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