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8章 药王谷
    待得酒馆中喧闹渐息,那老乞丐挪了挪凳子,低声向西陵辰道:“年轻人,你可真是个好人哪。”见他并未搭理自己,又试探着指了指侧旁九幽殿一桌,悄声问道:“那边那群凶神恶煞,是什么人哪?”

    西陵辰瞟了他一眼,淡淡应道:“那是九幽殿的人。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他们的势力有多大,你只要记着,以后见到穿着类似服饰的人,就赶紧有多远躲多远。”

    放下碗筷,将一应什物稍作整理后,站起身整了整衣衫,在桌角搁下几块灵石:“饭钱我就留在这里了。等你吃完,自己结账吧。”

    那老乞丐捧着菜单抹了抹嘴,四面张望一番,忽而压低声音道:“小兄弟,好心是会有好报的。我忠告你一句,两个月以后时光钟楼现世,你千万不要去凑这个热闹,切记切记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那双浑浊的老眼中,瞬间闪过了一丝前所未有的精光,令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片刻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时光钟楼?那是什么?”西陵辰本已经起身要走,闻言忍不住又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那老乞丐神秘的笑了笑:“呵呵,天机不可泄露啊……”这时他的脸又重新垮了下来,密布的皱纹,堆积出了一个皱巴巴的苍白笑容。方才那短暂的凝重,似乎只是一场幻觉。

    西陵辰略一皱眉,暗想莫非是自己看走了眼,这老乞丐其实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世外高人?但看他说完这一句后,就自顾拿起桌上的鸡腿大啃起来,那油光发亮的嘴角和十指,以及手中啃得乱七八糟的鸡骨头,却又实在不像。所以,莫非这只是一个胡言乱语的老疯子?

    西陵辰站在原地打量了他好一阵子,知道从此人身上是挖不出什么线索了,何况如今最要紧的是继承两湖商会,他也没心思去理会那些神神鬼鬼的秘境。反正是否真会有所谓“时光钟楼”现世,两个月后便知。想到这里,西陵辰也就不再停留,径直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此处临近港口,走不多远就看到一艘大船停在江边。设计颇为精巧,整体线条流畅,入眼舒适,造型古朴而不失大气。从远处看去,就像一条停泊的巨鲸,银灰色的涂漆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桅杆上刻着两湖商会的纹章,那正是说明,这艘船是由该企业出资建造。西陵辰远望着那道华丽的纹章,嘴角缓缓扬起了一丝笑意。此时在他心中,有种特殊的满足感,“我家的船”。

    办理过简单的手续后,西陵辰和众多行人一起登上了船。他特意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,仰起头,感受着阵阵凉风的吹拂,掀起微扬的长发。江面碧波荡漾,翻滚的浪花一次次拍打着船身,在后方拖出长长的涟漪。这艘船,仿佛正要带着他驶向梦想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坐在两湖商会的客船上,难免有不少人开始议论起了这个商界的传奇。既赞叹它昔日的辉煌,复惋惜它今时的凋零。此间西陵辰并未加入讨论,始终是安静的坐在座位上,保持着淡然的微笑。那些议论得热火朝天的人不会知道,就在他们身边,现在正隐藏着一个两湖商会的未来会长呢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山岚深浓的山顶上,一座气魄恢宏的观宇巍然屹立,外形古色古香,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“黍道士再见!”

    几个乡间的孩子笑得一脸灿烂,冲着山坡上用力的挥着手。

    “再见,明天再过来玩啊。”一个大胡子道士亲切的向他们挥手道别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朴素的道服,两鬓稍显斑白,有着一脸浓密的绿色胡须,如同山野中生长的药草丛。平时孩子们最喜欢扯他的胡须玩,黍道士从来也不生气。由于他性情慈和,又颇有些老顽童的率真,在远近乡舍间一向极受欢迎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,送走了一群上山玩耍的孩子,黍道士扛起锄头,乐呵呵的回到了道观中。

    “种种地,养养鱼,这样的生活多悠闲啊。为什么外头有那么多人放着好日子不过,非要整天打打杀杀呢?”

    一路穿堂过庙,黍道士轻快的脚步逐渐放缓。他开始觉得有些异常,今天,这道观中实在是太过安静了。平时他每次回来,总会有几个热情的小道士跑出来迎接,听他讲述一天的见闻,为何……此时的四周却是一片死气沉沉?甚至是他散开灵力,都感应不到任何的生机……

    黍道士的神情渐渐凝重起来,重新加快了脚步。当他推开最后一扇大门时,映入眼帘的,便是一地的尸体。每个人的脸上……不,那简直已经不能称之为脸了,每张脸都已经萎缩到了极致,如同一层干枯的树皮,紧贴在头骨上。而即使是这样的面容,却依然残留着极致的恐惧。

    黍道士的呼吸停滞了。如果不是他们身上穿的衣服,都是自己最熟悉的道服,他甚至已经辨认不出……这些人,就是曾经和他朝夕相处的道友们!严肃的住持,活泼的小道士,现在他们都死了……他们的身体,同样萎缩成了一具干尸,原本的道服套在骨架上,显得异样的宽大。

    黍道士的双眼不断瞪大。到底发生了什么?在他离开之前,一切都还是好端端的,现在这是一场噩梦吗?他要怎样才能清醒过来……?

    眼前的景物不断扭曲,黍道士痛苦的抱住了头,就在他濒临崩溃的边缘,身周降下的几道异样灵力波动,令黍道士霍然转身,而紧跟着出现的,就是几个面目险恶的黄衣人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黍子庙?”为首的黄衣人出声喝道。不等他答话,便是迅速亮出兵器,“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黍子庙缓缓的转过头,每发出一个音节都带着痛苦:“这……都是你们干的?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与世无争的人,每日里生活在道观,便只是吃斋念经,修身养性,从未想涉及俗世争斗,为何仍要遭到这样的杀身之祸?为什么?!

    那为首黄衣人不耐烦的道:“跟我们走一趟,自然会给你答案的。”冲左右下属使个眼色,示意“拿下他!”

    一众黄衣人纷纷抢上,黍子庙悲吼一声,袖袍挥舞,扫开阵阵能量风暴,抬手一挥,一只碧绿色的如意藕浮现而出,散发出一片翠绿光芒。黄衣人在这阵光芒笼罩下,身形都出现了短暂的僵滞,而黍子庙则是借机后跃,双袖朝正中聚拢,一只巨大的香炉在他的掌心间成形,炉底一翻,铺天盖地的稻米粒朝众人散射而至。

    碧藕如意和黍米香炉,这正是黍子庙两件从不离身的法宝。碧藕如意有着凝定灵魂的功效,而黍米香炉可攻可守。每一粒稻米既可做药用,又可成为最凌厉的暗器。在稻米粒暂时阻挡住追击后,黍子庙不再恋战,掉头就向观外飞奔。

    两扇红漆大门已经近在眼前,但就在这时,黍子庙双眼一花,先前那站在他背后的黄衣人首领,不知何时已经伫立在了大门正中。掌印翻飞,一团浓重黑气朝自己袭来。

    黍子庙再想刹住脚步,已是不及,从那黑雾中,他可以感应到透发而出的强烈邪气。身子才一撞入,就如同撞上了最坚硬的墙壁一般,当场朝后方倒飞。

    那黄衣人首领紧追而至,随手将道观内的一只鼎炉扫上半空,灵力引动,黍子庙身在半空,无处借力,那飞射而来的鼎炉重重撞上了他的胸口。鼎炉本身的重量,加之被敌人扫动的冲力,黍子庙竟是接连被推出数丈,重重的撞上了后方的墙壁,这才栽倒下地,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敢反抗我药王谷,真是不知死活!”那黄衣人首领掸了掸衣袖上的灰尘,嗤笑道。

    摆脱黍米攻势的一群黄衣人分立两侧,齐刷刷的抬手结印,一道道灵力锁链从他们指间射出,将黍子庙周身捆缚。

    在这锁链中,似乎还有着消融灵力的效果,黍子庙尝试着挣扎了两下,却是愈发感到无力。在他渐渐模糊的意识中,只看到那黄衣人首领抬手一挥,吩咐道:“带走!”接着,四周便沉入了一片彻底的黑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黍子庙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身处在一间狭小的房间中。动了动身体,浑身都是酸痛不已。同时他也发现,这里竟然还有着满满一屋子的人,老少各异,穿着不一,似乎也都是刚刚醒转,都在费力的坐起身,边揉着太阳穴,一面用困惑的目光四面打量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什么地方啊?”“我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随着醒来的人越来越多,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也先后响起。

    角落里,一名素衣少年仿佛是被众人吵醒,艰难的坐起身,感到头部传来的剧痛,忍不住抬起手,在后脑勺上重重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这少年就是叶朔。离开荒神古墓后,他继续出发去寻找材料,途中曾见过一道蓝光划破天空,从那蓝光中,他感应到了一股异常的能量。循迹追去,最后就来到了一片荒村。

    在那里,他看到的是大量的尸体,每一个人的死状都异常凄惨,如同干尸。叶朔正诧异于是何人如此残忍,脑后就遭到了一记重击,再清醒过来的时候,就身在这房间之内了。

    那种干尸……叶朔再次敲了敲额头,没有记错的话,那应该是一种邪修使用的术法,吸收活人的精气,以增强自身实力。但这种术法,应该已经失传很久了,到底会是谁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大家都是莫名其妙就来到这里的吗?”叶朔正思考间,一个看上去年纪甚轻的男孩叫了起来,“我说,你们还有人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时七嘴八舌,由于未知的恐惧,所有人的语言都很混乱,但叶朔却仍是从其中分辨出,这里的每个人都曾经看到过天空的蓝光。也就是说,那道蓝光……果然有古怪!

    “我是被人绑来的!”黍子庙也开口了,“我记得当时他们还说过,我药王谷如何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药王谷?”一个年轻人的脸上,忽然出现了扩大的恐惧,一面手脚并用,朝角落中挪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知道?”众人都围拢了过去。如今他们对敌人一无所知,每一分情报,自然都要好生把握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缩了缩脖子:“这药王谷,可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邪恶组织,据说他们专门用活人来炼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就是说,我们都是被收集来的药材?”话说到这份上,众人联系眼下的处境,很快就做出了推测。而这一句话,顿时也引发了一片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但是,为什么会选中我们?”叶朔依然是戒备的打量着众人。他注意到,这里的人实力高低不一。按说药材的质量越高,炼出来的丹药品质也就越高,放在人类身上应该也是同理。那药王谷在收集药材时,难道就没有任何的筛选措施么?

    而且,就算是以药材计,这里的人数也实在是太多了一些。通常所用的药材越是繁复,只能说明要炼的丹药越是高级。对方一下子收集这么多“药材”,到底是想炼什么邪门丹药?

    黍子庙听到这里,顿时猛地转过身,双手掩住面上的胡须,快步避到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糟糕,要是让他们知道我的本体是一株灵草,一定会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的!我可千万不能暴露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想来,也就不难解释,为何其他药材都是随机挑选,而自己却是被指名道姓的擒来。自己的本体“碧藕仙药”乃是传说中的药草,若是作为药引,要炼制九品丹药都不成问题,一向是众多炼药师梦寐以求之物。

    虽然平常的黍子庙待人友好,但若是有人想打自己本体的主意,爱命惜命的他,还是会变得非常胆小。如今有威胁的不仅是药王谷,就是这些同处一室的“药材”,要是有人知道“碧藕仙药”的传说,也难保不动歪心……黍子庙又朝角落里缩了缩,太可怕了,这些人类太可怕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