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86.第686章 隐世仇
    七尊者问过后,似乎是自行得出了结论,很快颔首道:“是了,老九虽是个新人,但仗着殿主赏识,如今也开始学着摆起架子了。 至于老八,那是个钻到钱眼里的,你一个小小的九幽圣使,若是直接去找他,他必然是要狮子大开口的……”

    慕含沙松了一口气,也忙顺势应声。七尊者沉吟半晌,重将盒盖合拢,推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这些灵石你先拿回去。我会尽力去疏通一二,若有需要之处,再行取用便是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感激涕零,深深叩首:“无论事成与否,这些灵石,我都是真心孝敬七尊者!”

    七尊者故意将脸一板:“你莫不是以为,我也像老八那么贪?”见慕含沙大为惶恐,这才拈须微笑道:“好了,这钱我若是不收,恐怕你也不会安心的。那先放在我这里保管吧。回去以后,把心放宽,我若是开口的话,老八老九多半还是会给我这个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连连点头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随后七尊者又嘱咐过几句,放了他离开。

    才踏出房门不久,慕含沙手的玉简亮了起来。看着那仿佛催命符一般的暗淡光芒,以及那个犹如烙印在骨血的发信人名,慕含沙的神情忽然变得极其痛苦。手指几番颤抖,终于还是划动了“接通”的按钮。随后便是匆匆埋下头,快步朝殿外行去,一路挑的都是人烟稀少的僻静小道。

    “含沙啊,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一道爽朗的笑声从玉简传了出来,声音有着刻意伪装的亲切。

    慕含沙的双目,被微垂的长发遮挡成一片阴翳,艰难的开口道:“我……还在努力。请再给我一点时间。”那份夹杂着痛苦的祈求,远他在尊者面前侍奉时,更为卑微而虔诚。

    玉简对面的声音登时一沉,粗声粗气的喝道:“怎么回事,你不是九幽圣使么?这名额不在你手里攥着么?该不会是你根本不想办吧?”

    慕含沙痛苦的握紧了玉简:“九幽圣使的权力,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大。请您相信我……”迟疑良久,才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:“爹。”

    玉简对面极不耐烦的打断道:“行了行了!我在你表叔面前可是拍着胸脯担保过的,你绝对不能让我丢了这个人,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慕含沙几度欲言又止,他想说清殿内的初选制度,想说清自己如今的夹缝处境,想说清自己不惜以多年的积蓄相求,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,他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。但这些话到了口边,却又再度咽下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不管自己有再多难处,那都不是对面的人想听的。父亲想要的,仅仅是一个“成功办妥”的结果而已,那样,自己还是他的好儿子……最终,慕含沙仍是将所有的解释都咽了下去,深深的垂下头:“是……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玉简对面似乎是满意的哼了一声,连一句交待都没有,直接切断了传讯。

    听着另一端持续的忙音,慕含沙苦笑了一下,轻声自语道:“我明白……我明白……”此时他已经走出殿外,到了一方雄伟的瀑布前,水势哗啦哗啦的自空倾泻而下,冲刷着崖底的岩石,震耳欲聋,水雾升空。四面飞溅的水珠,点点似离人泪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……”慕含沙环视着大好山色,自己即使拥有了化气级的实力,在这浩瀚自然面前,依然显得无渺小。他的命运,是永远都轮不到他自己掌控的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……”慕含沙摇摇晃晃的挪动着脚步,俯身拾起一块鹅卵石,轻抚着光滑的石体,目光忽聚忽散,忽而又在下一刻转为愤恨,猛地将石头朝着瀑布远远丢出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!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要这样逼我!啊!!……”在这片空无一人的深林,慕含沙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,张开双臂,仰天大吼。恩难报,义难偿,向天怒问,问命运问因果问一生何求。而他的声音,也很快被淹没在了浩大的水声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临近此地的一间小饭馆。

    慕含沙缓步踱入,脸又挂起了那完美而妖冶的笑容,走到柜台前,将令牌直接朝着掌柜一亮:“我是九幽圣使。把你们这店里最好,最贵的菜,全都给我端来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一愣,接着连忙挤出他这辈子最极致的讨好笑容,连连点头哈腰:“是是,圣使大人这边请坐,您要的酒菜马来。”提高声音向后院叫道:“过来几个人,好好伺候圣使大人!”

    慕含沙在他的引领下,昂首阔步的迈向不远处的座位,沿途接收到的,尽是四周顾客胆怯而尊崇的注视。

    慕含沙的背脊挺得笔直,下巴越抬越高,如同一个巡视民间的无帝王。最卑微的自怜,和最高傲的满足翻滚在一起,混合成了一种疯狂的快意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远离繁华世间,在一处宁静的山谷。篱笆缠绕着一株株葡萄藤,草丛里开起一地碎花,初看是安然无害,但若是有不请自来的客人到了,眼前的美景便会立时转化为杀机,封锁着外界的侵入。

    再向深处走,是极大一片广场,四面架设着一坛坛大火炉,赤着身的大汉聚集在炉子前,手持钩、锤,以及打造到半途的剑器雏形,不时拉动着炉边的风箱,风进火炉,炉膛内火苗直蹿。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回响不绝。由于火焰的高温,令这深秋时节的小院,也透着几分炎热。

    一名年人负手站在庭院正,用欣慰的目光注视着辛勤工作的族人。但他的双眸内,却总是徘徊着淡淡的阴影。燃烧的火焰倒映在他的瞳孔,却无法渗入他的心底。

    这里便是隐世的铸神锋家族,每位族人都有着一手炼器的好本事,也同样深以炼器为荣。原本,他们应该在灵界大陆拥有一席之地,拥有世人的尊重和瞩目……但如今,他们却只能龟缩在这个狭小的山谷,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。即使锻造出再锋利的神兵,也无人欣赏。这对于心怀梦想的炼器师来说,或许是一种最残酷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族长,这是剑窑大宗派人送来的。”一名仆人快步奔来,跪在他身侧,双手递信函。

    那年人正是铸神锋家族的族长,听到“剑窑大宗”四字,沉静的目光猛地掀起滔天波澜,几乎是一把抢过了信函。匆匆扫视几眼后,忽然将信纸一抛,仰天长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报应,真是报应啊!告诉他们,我绝对不会跟他们联手。这是老天给他们的报应!”

    此时,四周的大汉也都渐渐停止炼器,朝族长身边聚拢过来。有人拾起了地的信纸,相互传阅,窃窃私语声连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一个扎着羊角辫,两侧长发自然垂落,看去很是乖巧的少女出声劝道:“族长爷爷,既然这是生死危机,我们也得饶人处且饶人吧?”

    旁边一名大汉默不作声的将铁锤递到了她手。刚一握住铁锤,那少女顿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双眼闪烁着暴虐的红光,一手握拳,另一手奋力挥舞着铁锤,怒喝道:“绝对不能原谅他们!把剑窑大宗的那群混蛋都杀光!”

    这少女是近来的年轻一代,天赋最好的一个,名叫辰若。平时温伶俐,说话细声细气,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死,但一旦给她握了炼器的铁锤,便会立时性情大变,甚至能山打虎。因此族人常笑说,她或许是专为炼器而生的。

    对于铸神锋家族的后辈,大多只知道族长仇恨着剑窑大宗,并且已经恨了数百年。至于这仇恨的缘由为何,不但族长从来不提,更是族的禁忌。据说连家族隐居的秘密,也与那段百年前的仇恨有关。于是他们从出生开始,被逼着去仇恨一群自己一无所知的人,逐渐的,也恨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从最初陪伴着族长的耄老才知道,原本,族长和那剑窑大宗的宗主,不但没有结怨,还是一对非常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当年的两人,年轻气盛,因同样喜爱炼器而结缘。那以后他们结伴行走天下,寻找着各类珍稀材料,也寻找着提升炼器水准的方法。在这旧友常为利益反目的时代,实在是一对难得的知己。

    两人年纪轻轻,都有着不俗的炼器造诣,只因并无家世倚仗,一路走来,磕磕碰碰,尚未能成大器。终于有一天,让他们等来了一个名扬天下的机会。那是一个一流大宗门为招募首席炼器师,而举办的炼器大会。

    对两人来说,有这样的良机,自然不容错过。而事实也果然不负所望,他们自报名后,便是一路晋级,战胜了诸多有名的炼器高手。很快到了最后一轮,也是让这对好兄弟一决胜负,进行“二选一”的关头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虽然两人以兄弟相称,但剑窑宗主的炼器水准,却是要稍逊于铸神锋族长的。而铸神锋族长也深知这一点,因此在赛开始前,两人还专程进行了一番长谈,彼此盟誓,无论赛结果如何,他们永远都是兄弟。而不论哪一人从此飞黄腾达,都一定要继续提携另一个,将来,他们要一起站在炼器界的巅峰。

    然而,在正式赛的当天,铸神锋族长的炼制到了最紧要的关头,却忽然发现,自己准备的一件重要材料被人调换了!而这件材料的存在,只有剑窑宗主才知道。

    铸神锋族长又气又痛,起初还不愿相信,但在他的注视,剑窑宗主却是一扫往日的紧张,气定神闲的在另一坛火炉前敲打。而自己缺失的那一块材料,如今正端端正正的摆在他的桌子!事实已经很明显了……是他为了夺取胜利,换走了自己的材料!

    由于缺少了这一份关键材料,铸神锋族长虽然凭着娴熟的技艺,极力补救,最后却仍是功败垂成。而剑窑宗主在那次赛后声名鹊起,凭着赛程积累起的人气和声望,步步高升,直至创立了剑窑大宗,成为一方霸主。至于铸神锋族长,却是从此隐退,并与剑窑大宗结怨,发誓从此不再炼器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这个落难的兄弟,连一句致歉都不曾有过,如今,在剑窑大宗的生死关头,他却想到了自己……铸神锋族长的双拳狠狠握紧,可惜,自己却不想再在他背后,当这个无名英雄了……

    回想起辛酸的往事,铸神锋族长的周身都腾绕着一层森寒气浪,直到这阵如狂涛烈焰般的怒意稍许平息,这才猛地抬起视线,牢牢的锁定了方才跟随那报信仆人,一起进入的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应该告诉过你,如果离开的话不要再回来。”铸神锋族长的声音很平静,却压抑着一种一触即发的愤怒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尴尬的一笑,望着四周凝目的族人,半晌似乎是想出了托词,握拳在掌心重重一敲,大声道:“我……我那都是为族长不平啊!您明明有那么高超的炼器水平,却只能在这里避世隐居,让那群剑窑大宗的家伙欺世盗名。我这趟出去,也是为了给咱们铸神锋家族扬名啊!”

    此人,正是当初寄居在定天山脉,自称“巧夺天工铸神锋”的炼器师。数百年来,偶有几个家族子弟在外界行走,都是以“铸神锋”为名,意示抛弃自身的名姓,只为家族而存在。而此人原本的名字,则是叫做辰工。

    辰若第一个迎前,友好的向他微笑:“其实叔叔回来好了,族长爷爷也只是不希望我们再卷入外界的纠纷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在她手又被塞入了一把铁锤。而辰若的双目也是顿时爆发凶光,一锤狠狠砸下,吓得正要前的辰工接连后退了几大步。

    “太可疑了!偏偏在这种时候出现,莫非是剑窑大宗派来的卧底?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