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4章 极阴之地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人魔的混血。”白发阴尸缓缓的坐了起来,血红色的瞳孔中,依然充斥着入骨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长到这么大,连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都不知道!没有人会关心我的死活,我只能孤独的在世间游荡。”

    “无数次,我曾经亲眼看到,魔兽们被人类猎杀,剥下它们的皮毛去制造战铠。我想帮助它们,它们却会冲我大声吼叫,想要吃掉我……我想接近人类的时候,他们也会向我丢石头,明明我并没有任何敌意啊……可是他们听不进我的解释,他们只想杀掉我!”

    “这人族,魔族,都容不下我……最后我来到了这荒神古墓,不慎中了尸毒,我知道,自己或许要死了。死就死了吧,反正就没有人会在乎我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幸运的是,最后我竟然吸收尸毒,活了下来,而且还得到了额外的力量。那以后,我就游荡在这荒村间,袭击落单的村民。我也想过,有一天如果我遇到了真正的强者,也许我就会死,不过像我这样卑贱的身份,能死在强者的手上,那也是虽死犹荣,我认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发阴尸抬起头,嘴角朝两侧咧开,露出了狰狞的獠牙,“今天,我的确是栽了,但我要不是先被那个九尊者打成重伤,你们绝对不会这么容易的打败我!我要说……你们是胜之不武!

    风仇冷冷的打量着他:“随便你怎么说。不管你有再多难处,也无法掩盖你的罪恶,你受死吧!”手中赤凌剑高抬,寒光耀目。白发阴尸苦笑了一下,认命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风仇这一剑尚不及斩下,一旁的白允忽然拉住他的手臂,深深的望了他一眼后,缓步走到白发阴尸身前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今天放过你,你是否愿意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?”

    叶朔和风仇都是一怔,白发阴尸的脸上也闪过了片刻的迷茫,木然的望着白允,似乎在判断她的真实用意。

    一旁的风仇默默握紧了剑柄,警惕的盯着白发阴尸的动作,一旦情况有变,他必会立时出手。

    虽然允儿刚才的那个眼神,是让自己信任她,但自己又怎么可能原谅这白发阴尸……回想起一众村民凄惨的死状,若是原谅了这凶手,那就是对所有人的不义和背叛!

    白允又如何觉察不到对方的敌意,但她的目光始终不偏不倚,直直的与白发阴尸对视着,努力向他传达自己的善意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目光下,白发阴尸的神情也有了片刻的软化。但很快,他就用力摇了摇头,再度残酷的狞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会的。如果你们不杀我,我一定还会去杀更多的人,把人族,魔族,全部都杀光!”

    风仇急道:“允儿,你看到了吧,他根本就毫无悔意,快让开!”

    白允叹了口气,慢慢的站起身,这一次却是走到了白发阴尸背后,重新跪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选择,谁又愿意自绝于人群,沦入魔道呢?”从袖中掏出一把梳子,温柔的梳理着那披散的白发,动作极轻极缓。白发阴尸最初尚是全身紧绷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的双目,也是渐渐的柔和了起来。老老实实的匍匐在地,如同一只顺服的牧羊犬。

    最后,白允将他的长发挽起半数,用一根皮筋在脑后高高扎紧。这样的白发阴尸,除了脸色还有些过度惨白外,不似古墓中的魂厉鬼,反而更像是一位打扮前卫的清秀少年郎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应该也只是想过普通的生活吧?”白允微笑着打量他,“错的人并不是你,是那些企图打乱你的平静的人。是九尊者,是那些眼光偏狭的人类。你只是被这世界利用,充当了行凶的刽子手。”这番话,同样也是说给风仇和叶朔听。

    白发阴尸目光发直,望望白允,又垂下头望望自己的双爪,半晌,他忽然就剧烈的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做了什么?为什么我觉得……”艰难的按住胸口,“这里好像很暖,不,全身都很暖……”

    白允轻轻抬手,覆盖上了他仅有一层枯骨的手背,“这就是温暖的感觉啊。记住这种感觉,它象征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爱,也同样证明着,这世上的人并不全都是坏的。”

    风仇握着剑柄的五指忽紧忽松,望着此时笑容温和,似乎全身都笼罩着一层洁白光辉的白允,终于还是叹了口气,默然将长剑收起。

    他知道,白允一直都信仰着天宫主人,所以她愿意去宽恕,愿意以德报怨。这白发阴尸虽然罪无可赦,但他罪恶的根源,却不过是因为多年来都遭到世间的排斥,从来没有人愿意好好的教他……可是,一个懵懂无知的凶手,真的就可以将他所有的罪行全盘抹煞么?那些枉死的村民呢?他们的公道又该向谁去讨?

    这些问题,风仇想不通,也不愿再去想。他所能做的,就只有站在女友的背后,默默的支持着她。也许天宫主人的主张是没有错的,与其让世上少一个坏人,不如让世上多一个好人,但愿,真的可以……

    白发阴尸仍在细细品味着这种神奇的感觉,嘴角几经颤动,第一次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:“我……我想我现在已经知道了。你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白允温柔的笑了笑:“那你愿意告诉我,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白发阴尸听她这一问,瞳孔忽然又有些慌乱的闪烁起来:“我……我没有名字,别人都叫我白发阴尸。”看他的样子,是为自己没有一个像样的名字,而感到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白允宽慰的扶住了他,转望向风仇,认真的道:“风大哥,既然他还没有名字,不如我们就来帮他起一个吧?你觉得,是叫什么名字的好?”

    风仇严肃的表情瞬间垮了:“啊……这个,我对起名是外行,叶兄弟你说呢?”

    叶朔苦笑了一下,所以就这么把这个苦差事丢给了自己啊……干笑过后,注视着白发阴

  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