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1章 齐聚荒村
    “想也知道,既然是要死囚犯做的任务,能是什么好事?”另一名倚在墙角的犯人闷闷的接口了,“听说除了老弱病残,还有妇孺,其他人都得参加的!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就见一名犯人猛然凝气于掌,朝着垂在身侧的手臂狠狠扣下。一串串闪烁的灵力电花接连流窜,令人牙酸的臂骨粉碎声也在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都看着我干什么?”那人疼得龇牙咧嘴,面对众人或惊或疑的注视,没好气的朝身侧吐了口唾沫:“残了也总比丢命好!”

    最初,此人的行为确是令大伙儿感到荒唐不解,但随着时间一分分的临近,尤其是当他们在恐惧中,脑补出了越来越多的心惊画面后,如同心照不宣,众人开始竞相效仿,各种千奇百怪的伤势纷纷亮相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,就说是在狱里斗殴弄伤的……”

    有个胖子看得心急,却又没有魄力对自己下狠手,好不容易鼓足勇气,对着墙壁用力撞了过去,只因心存犹豫,连撞数次都不见流血,空自疼得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冷栖在此也随了大流。以掌为刃,在右臂上轻轻割了一刀,随后立刻撕下衣襟,令鲜血将布条完全浸透,这才在伤口处用力扎紧。

    刚用过午饭,令众人集合的通知就紧跟着下达了。整座大狱,除了女牢外,各个牢房的犯人都要在广场上整齐列队,准备迎接那位神秘“大人物”的到来。

    原本,冷栖等人还在为自己“假扮伤患”的计策暗暗欣喜,但列队时这一看,原来其他人也不比他们笨,一个个都是残肢断腿,蓦一看去,不像监牢,倒像是医馆中的病人。

    约莫等了半个时辰,另一侧的大门终于开启,一群身披黑色长袍之人缓步行入,步伐庄严,有如行军。领头者的衣饰最是华贵,胸前绣着九条金边,年轻俊朗,却无端透出股阴森之气,令人下意识的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囚犯的队伍中,披散着花白长发,容颜苍老的忘东流目光隐隐发直。这样的服饰,他真是再熟悉不过了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九幽殿!”

    忘东流的声音不响,但他此时说来,却如同一道惊雷在队伍内炸开。囚犯群中,顿时响起了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九幽殿的名头,就算是再孤陋寡闻之人也听说过,但这个势力,一向是以凶狠残暴而闻名,数千年来死在他们手中的修灵者不计其数。没想到这一次的行动竟然是由他们组织的……每个人都是心中发凉,仿佛半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。

    一名九幽圣使跨前一步,目光迅速环视一周,沉声喝道:“安静!”一众囚犯当即噤若寒蝉,那九幽圣使似是对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是满意,又朝着那领头者一摊手,向众人喝道:“这是我们九幽殿第九尊者,还不快过来拜见?”

    众囚犯闻言,都有片刻的愣神。九幽殿第九尊者,这大概是他们有生以来,见过最大的人物了。直等他们从这份惊愕中缓过神来,不知是谁先带头下拜,众人也才紧跟着拜了下去:“拜见九尊者!”

    声音虽是参差不齐,但其中所含的敬畏,却已是充分形之于外。

    后方的一众九幽圣使都配合着挺直了腰杆,而九尊者楚天遥依旧面色如常,坦然受礼,而后右手轻轻一抬,做了个“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各位朋友,我知道大家在外界,都背负着不同的罪名。本尊仁义为怀,愿意给你们一个重获自由的机会。而今这里有一项任务,各位如愿鼎力相助,无论事成与否,我九幽殿担保,你们身上所有的罪名,就此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九尊者这意外的和颜悦色,确是令众人吃惊不小,但也有不少人正在心底暗骂:“说得倒是好听。那也得在我们执行任务之后,还能有命活着啊?”

    楚天遥继续说了下去:“由于本次任务有一定的危险性,凡是老、弱、病、残,可以不必参加,统一到右侧集合。那么接下来,自愿参加的,就请上前一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原本是空空荡荡的右侧空地,顿时“呼啦”一下,涌过了一大批人。进了这个圈子,就好似安全有了保障,各自展示着身上带伤的部位,脸上都露出“九尊者你看,我是病号”的谄媚笑容。

    以忘东流的作风,原本是不会与这群人一起弄虚作假。但他将全身的功力传给西陵辰后,已然迅速苍老,这会儿就是个确确实实的老人,自是慢步走向了右侧的“安全区域”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场中还站着的,约莫就只剩得个百十来号人,而这群人四面张望一番后,也都是齐刷刷的朝后方退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一名九幽圣使见状大怒,冲一旁侍立的狱卒喝道:“这里的牢房怎么到处都是伤患?去把负责人叫来!”

    右侧队伍中,冷栖心念电转,主动站了出来,大幅度的躬身施礼,一面恭恭敬敬的道:“九尊者,能为九幽殿效劳是我的荣幸,虽然我在日前的斗殴中受了点伤,但这点小病小痛,我是完全可以克服的!”说着一把将上臂的布条扯下,转向身后招了招手:“你们也都过来吧!难道你们不愿意为九幽殿效劳吗?”

    在看到众人大多身上带伤时,冷栖就知道,这个装病计划恐怕是混不过去了。一群健康人之中的病号,或许可以得到特殊待遇,但当所有人都是病号,无论病轻病重,都已经不再特殊。尤其是在听说,对方来自九幽殿的时候,在他心中就开始转起了其他心思。

    既然同样是要离开大牢,比起在囚犯操练大会讨好县官,何不直接去讨好九幽殿?富贵险中求,如果可以的话,说不定还可以求来一个推荐名额……

    右侧的囚犯见他这一副标准狗腿相,都是肚里暗骂,表面上却也只能撑起一个比一个欢的笑脸,表示“我们也能克服”,紧随其后的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遥幅度极微的点了点头,冷栖察言观色,心中一喜。至于会如何得罪那群狱友,他根本就不在乎。当初自己向他们求助的时候,又有谁搭理过自己?

    不过他专程拉一批人下水,倒也不单是为报复,更重要的是让这群人来当替死鬼,自己就有机会在其中浑水摸鱼……

    当那名额头上顶着块巨大伤疤的胖子也走过来时,一名九幽圣使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:“你太胖了,不用参加。”

    那胖子瞬间欲哭无泪,早知道会这样,刚才就不用那么卖力了。还差点把自己撞成脑震荡,现在看东西都有重影……

    楚天遥淡淡一笑,主动走上前宽慰道:“这位朋友,你有这份心意,本尊感激你了。稍后我会去跟所属县衙打个招呼,你的刑期减半。”

    那胖子一怔,随即感激得连连点头。围观众人见了九尊者的诸般言行,恐惧渐退,反而相继生起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九幽圣使确实仗势欺人,但这位九尊者的为人倒是相当不错啊……也许是传言有误,其实九幽殿也并没有那么可怕?

    只有少数人看得分明,这九尊者哪里是生性仁慈,分明是心机更胜一筹。在这里卖些不要本钱的小恩小惠,就要让众人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荒山寂寥,上空高挂着一弯银月,苍穹如墨,有种惨淡的寒凉。

    下方的山洼处,有着一处显眼的陷坑,坑底凌乱的散落着几根白骨,如同无主孤坟。

    九尊者一行人站在不远处的平原上,而他们的队伍,也正在不断扩大。除了最前沿的九幽殿人众队列齐整外,后方无论是穿着囚服的犯人,还是逐渐被押解而来的村民,都是四顾彷徨,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在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,天色就已经黑了下来。同时他们也开始知道,原来自己并不是这次任务中,唯一被选中的一批。但在这样的氛围下,人多并不能壮胆,反而还会因为整体基数的扩大,让个体的生命,变得愈发的廉价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叫做荒神古墓,已经有千百年都不曾开启过了。”楚天遥注视着下方的孤坟,淡淡的开口了,“稍后等人都到齐了,本尊就会施法解开封印,你们只要到这古墓里转一圈,然后把里头的情形,如实回报给我就可以了。如何,很简单吧?”

    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语气,众人却是心底阵阵发憷。要进入一座尘封的古墓,里头还不知会有多少机关陷阱,凶兽亡魂,就这么没有任何准备的进去,简直就是在送死啊……!

    冷栖同样打量着古墓,咽了咽口水,在一段短暂的心理斗争后,终于还是上前躬身道:“九尊者,这次的任务我一定会全力以赴!但如果可以顺利完成的话,可否给我一个天宫门考核的推荐名额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敢得寸进尺?”一名九幽圣使当即脸一板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楚天遥淡淡一摆手,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冷栖,缓慢的点了点头:“你很有志气,也很有勇气,本尊欣赏。好,如果你能完成任务,我可以给你一个参加初选的机会,你可以和那些名门望族的子弟平等竞争。至于能否得到最终的名额,还要看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冷栖大喜,一揖到地:“多谢九尊者!”

    林木掩映后,三道身影静默伫立,目光都是瞬也不瞬的紧盯着前方的九幽殿人众。

    “那边最前面的那个,就是九尊者。”风仇稍一指点,低声向叶朔道。

    叶朔抬眼望去,在看清了对方的眉目后,惊得几乎合不拢嘴:“那是九尊者?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认得他?”风仇奇怪的转过视线。

    叶朔牙关紧咬,努力克制着暴动的灵力,他此时的神情很是诡异,似惊,似憎,却又有种疯狂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……我发过誓,必须要杀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风仇皱了皱眉,听叶朔之意,似乎与那九尊者不仅是旧识,更有旧怨,不过他倒也无意深究,只略颔首道:“这样也好,你不是也说过,我的村人身上的禁制,也只有杀死九尊者才能解除?那我们就竭尽全力,取九尊者的性命吧!”

    “九尊者,时候差不多了。”另一边,一名九幽圣使低声向楚天遥禀道。

    楚天遥点了点头,一摆手示意众人退后,随即双手迅速结印,一道道繁复的紫黑色光诀悄然成形,朝着下方的古墓狠狠轰下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光束在即将触及古墓方位时,自陷坑内部,陡然架起了一层半圆形的暗蓝薄膜,那也正是属于此地的防守结界了。虽是将攻击光束暂时阻挡在外,但随着楚天遥灵力加注,光束愈发明亮耀眼,结界中部,已经可以看到一道明显的凹坑。

    楚天遥目光一厉,手中印诀翻转,再度暴轰而下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那结界的光芒闪动不止,忽明忽暗,如同垂死的挣扎。而自凹坑两侧,也紧随着散开了道道如蛛网状的裂纹。终于在光束的空前大盛中,“轰”的一声,炸成了大量暗蓝残片,一条狭窄而阴森的通道,也在此时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准备下去。”楚天遥收了印诀,面无表情的下令道。

    透过那阴森通道,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所有人竟都感到有股直入骨髓的寒意,自古墓内不断上升,隐隐的甚至能听到幽幽鬼哭。此情此景,谁敢先打头阵?

    一名囚犯双腿战栗着不断后退,在撞到身旁的人影后,忽然似是见到了救星,连忙将他朝前一推,干笑道:“冷栖啊,你小子之前说的那么厉害,你先下去吧?”

    一众囚犯在此空前团结,纷纷出言附和。冷栖抬起的目光,与楚天遥在半空相碰,在得到他一个点头示意后,冷栖咬了咬牙,鼓足勇气跨入深坑,一步步迈上了那仿佛通往地底的狭长石阶。

    探路兵自然不能只有冷栖一人,在他当先进入后,其他囚犯也没能逃过噩运,站在最前列的一批,同样在九幽圣使的长刀威逼下,战战兢兢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气氛,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无论是九幽殿的众人,还是另一边的叶朔三人,都在紧张的等待着最终的结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