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3章 方天宝鼎
    “林师兄,约会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看着罗小星单纯的笑脸,林凯轩深深的叹了口气,双手无力的支撑在腰间:“小星,你说女人为什么这么奇怪。我们刚才明明聊得好好的,她还主动提出要跟我交换联络方式。但是在我表白的时候,她却顾左右而言他?那么在她心里,到底有没有我?”

    罗小星转了转眼珠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还没等他开口,一旁就响起了罗老汉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年轻人啊,你还是太不懂女人了。她们都是很矜持的,就算心里已经有了你,在你表白的时候,也总要假意先拒绝几次……当初我追小星他娘的时候,可是被拒绝了二十几次啊!”

    “二十几次!”林凯轩嘴角一阵抽搐,“叔叔您真是太有毅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如同有一团火焰从林凯轩脚底燃起,这也令他的双目中都闪烁着熊熊火光。一脚跨出,另一手在身前高举成拳:“好,那么我也要在被拒绝的道路上愈挫愈勇,越走越远,一定要最终——拿下她!”

    罗老汉欣慰的打量着他,露出一脸“我终于后继有人”的笑容。罗小星望望这个,又望望那个,只能咽下了自己的忠告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为大地洒下了一层薄薄的金辉。定天派一群乘兴而来的女弟子,正失落的行走在返程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“唉,今天真是累死了。”一名女弟子不停的抹着额头的汗水,“结果鬼帝大人一直都没有出现,真是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”另一名少女压低了头顶的遮阳帽,“白白干了一天的活,我这皮肤都被晒黑了不少,回去以后还不知道要用多少化妆品呢!”

    众女口中不停,说起这一天的经历,清一色皆是抱怨之声。在她们终于说得累了,暂时停下来喘口气时,夏青萍随口哼出的小调,就落入了她们耳中。也是直到此时众女才注意到,在她们的队伍中,竟然还混了这样一个异类。

    “咦,青萍,咱们又没有见到鬼帝大人,你怎么还是这么兴奋啊?”一名女弟子奇怪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和众人相比,夏青萍实在是显得太过洒脱。不同于众人被汗水弄花的脸蛋,她的妆容依旧是那样高傲而精致,额头光洁,长发在脑后整齐的束起,随着她的脚步,有节奏的上下晃动着。外套随意的搭在手臂上,哼着悠闲的小调。若是不知道的,还会以为她是刚刚度假归来。

    另一名女弟子贼兮兮的凑了上来:“看你笑得这么鬼道……该不会——是刚才答应跟林师兄交往了吧?”

    夏青萍嗔道:“谁要跟那个笨蛋交往啊!”一面作势在那名女弟子身上轻轻拍打,换来的是一片扩大的嬉笑声。

    除了追逐偶像之外,女伴间的八卦,往往是这群青春少女更加热衷的话题。未能见到罗刹鬼帝的遗憾,似乎也被夏青萍的“恋情”所冲散。众女瞬间活力十足,一路变着法儿的追问,再上山时,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夏青萍由着她们笑闹,但在她而言,却自有种超脱于外的疏离。内心独白正是:“姐姐跟你们这群凡夫俗子已经不一样了——”

    晚间的女生宿舍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天,有的女弟子已经早早的躺到了床上,捧着玉简和两情相悦的师兄聊得火热;大部分人则是刚刚洗完澡回来,披着**的头发,将洗漱用具各归其位,同时在衣柜中大肆翻找,进行着次日的服装搭配。

    每一天晚上的女生宿舍,基本上也都是这个样子。但在今天,夏青萍久久的坐在自己的梳妆桌前,手中捧着一块玉简,出神的凝视着屏幕一角,脸上的神情出奇的温柔,直有种“一眼万年”般的神圣感。

    据说她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,匆忙洗过澡之后,就一直是保持这个姿势坐在那里了。其余室友虽然感到奇怪,但大家自己也都累得很了,倒也没人过多关注她。再加上有她和林凯轩的八卦在先,“女孩子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,总有这一阵的。”一名作为过来人的室友如是说。

    夏青萍依然坐在那里,屏幕上的讯息已经被她写了删,删了写,重复了起码数百遍。直到一段短短数十字的讯息,终于被她修改到了自认满意,手指才小心的移到了发送键上,压抑着心脏的狂跳,慢慢的按了下去。那一刻的慎重,如同在她手下的,是一个按下后就足以将世界毁灭的按钮。

    象征着短讯的图标之外,被包裹起了一层信封,接着就化为一道箭形轨迹,朝着远方飞射而去。夏青萍看着上方的“正在发送”标识,短短数息,心脏已经跳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在这阵等待中,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她的警觉。室友的谈笑声,翻箱倒柜声,有人开门离开的声音……一声声都在敲击着她的心脏。她甚至不记得,自己已经有多久忘记呼吸了。

    玉简屏幕一次次暗淡,又一次次重新亮起,就在这样周而复始的等待中,被她紧握在手中的玉简,终于传来了一次不寻常的震动。

    一封信沿同样的轨迹飞来,落定成了短讯图标,而屏幕上也显示出了一行提示文字“一条新讯息”,下方则是两个按键,“阅读”“退出”。

    夏青萍目光发直的紧盯着屏幕上的短讯,几乎要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。当她壮着胆子按上“阅读”的时候,心中还在不住泛着嘀咕。

    该不会刚好是那些垃圾短讯吧?比如给自家新开的商行做宣传,又或是那个莫名其妙的“天宫门考核速成培训班”,像那样的讯息,自己平时也经常收到……

    界面转换时,屏幕意外的卡了一下,而随后显示出的就是……

    我最爱最爱的鬼帝大人:哪位?

    这一刻,夏青萍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,狂喜的尖叫了起来:“啊!他回我了!他真的回我了!”

    从当初的七大门派时期,直到现在,这还是罗帝星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啊!每一次卑微的偷看着他,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面前走过,这么多年的辛酸苦辣,到此刻仿佛全化作了汹涌的甜意。

    他回复我了!他在回复这条讯息的时候,会是怎样的心情,怎样的姿势呢?我们……会不会以后每天都可以这样互发讯息,然后……慢慢的坠入爱河?

    夏青萍的尖叫声虽然称不上惊天动地,倒是将同屋的几个室友都吓得不轻。一名正在整理衣服的女弟子最先走了上来:“瞧把你激动的,谁啊?”

    夏青萍慌忙将玉简推开。要是她们知道自己有鬼帝大人的联络方式,都来问自己要该怎么办?不行,我不能让她们打扰我的鬼帝大人……

    但还没等她来得及编造借口,那名女弟子就已经眼尖的朝屏幕瞟了一眼。大出夏青萍意料的是,她随后显出的表情竟是老大不屑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一套是老掉牙了啊。把对方的备注改成自己偶像的名字,再传讯的时候,就好像在跟偶像聊天一样。我们当初也玩过的。不过你入戏也太深了吧?”

    夏青萍怔了怔。以前她对玉简确实玩得少,因此也从来都不知道……还能有这种操作?

    那名女弟子撇了撇嘴,主动递过玉简:“给你看我的通讯录。”一眼看去,世间有名的大人物尽数在列,“看上去很酷吧!”她说着又很快的耸了耸肩,“不过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夏青萍无奈的翻了个白眼。她很想说,其实入戏太深的是你才对吧?况且改得这么乱七八糟,你真能记得他们分别是谁?而且……我的可不是假的啊……

    这时,另一名站在灯盏边的女弟子出声招呼道:“哎,青萍,你睡不睡?我们要准备熄灯了。”

    夏青萍回过神来,连忙答应道:“哦,睡!”匆忙脱下外套,就钻进了被窝。玉简一直被她捧在胸前。

    但在她发出了一长串情真意切的自我介绍后,另一端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复了。直到夏青萍在等待中逐渐入睡,玉简从手中滑落时,屏幕上方,依然是暗淡一片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九幽殿。

    “殿主,属下已经调查清楚了。”一间密室中,楚天遥站在九幽殿主身侧,恭恭敬敬的进行着禀报,“这方天宝鼎,确有其物。年代大概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。”

    抬手一挥,半空中自动浮现出了一道图鉴虚影。那是一只华贵的鼎炉,形貌颇为古朴,通体呈浅褐色,上端覆盖着一圈繁复的花纹。

    由于楚天遥实力不足,无法完全复刻出花纹内蕴的奥义,但以九幽殿主的眼力,却一眼看出,这恐怕是一道极其完美的法则秘纹,和大人当初在源器中所烙印的……不相上下!

    那鼎炉为立体成像,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,在半空中顺时针旋转,以便更清晰的展示鼎炉全貌。楚天遥同样注视着鼎炉,仔细的讲解道:

    “此物原本是归一位太古魔神所有,具有独一无二的强大吞噬之力。无论是天地四气,还是一切有形之物,如果持有者愿意,甚至连整个世界都可以完全吞噬。当年的源气危机,就是它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目视鼎炉,沉默不语,面上也是毫无表情。但在他心中,却是飞快的转着念头:“上古时期之事,那小子为什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遥的讲解仍在继续:“在两千多年前,那位魔神和一个来自异界的魔神发生了一场大战,据说那一战打得天崩地裂,方天宝鼎也被打碎,碎片散落到了世界各地。但由于他们是在自成空间内战斗,战况虽然激烈,却少为人知。只是在那以后,各地的自然灾害,忽然就加剧了很多。当时的人们并没有在意,只以为是源气危机所留下的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听到这里,忽然坐不住了:“两千多年前?异界?那个魔神从何而来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楚天遥略微一怔,应道:“那个魔神来去匆匆,没有留下任何资料记载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皱了皱眉,重新倚靠着椅背,目光有些缥缈。轻声自语道:“难道会是跟大人有关系的人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殿主想到了什么吗?”楚天遥小心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收回了幽思,淡淡道:“没什么。那个魔神的资料真的没办法查到?”

    楚天遥有些局促的点了一下头:“是的。只能确定他的作风,似乎是相当强硬。据说当年那一战,原本也是有几个知情者的,但在皇室整理资料时,整座王宫,连带着档案馆都被瞬间炸毁,所幸并无人员伤亡。但他们也了解到,记录此事是禁忌,于是就都不再提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那位本土魔神……”楚天遥迟疑了一下,“他在太古时期也曾凶名滔天,被当时的人们称为‘方天魔主’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神情沉寂,只以余光示意他继续。楚天遥不敢懈怠,再次抬手一挥,半空中的图鉴虚影瞬间消散,紧接着浮现出的,却是一块微小的碎片虚影。但从它体表的颜色,以及那一层残缺不全的花纹,仍能辨认出它曾经的归属。

    “方天宝鼎虽然已经被打碎,但每一块碎片,都具有着一定程度的吞噬之力,以及对实力的增幅效果。不管在何方,应该都是有数的宝物。我想只要稍加打探,是可以集齐的。随后只要重新熔炼,要恢复旧日之威,不在话下。据说现存最完整的碎片,就被保存在万象妖域之内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直到这时,才似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双手紧握着两侧的靠手,缓缓的坐直了身子。声音低沉,却充斥着不容否决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妖域那一边,我亲自联络吧。其他地方就交给你,务必要快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郑重的躬身施礼。他知道,这将是他加入九幽殿以来,所接下最重要的任务了。而机遇与危机,往往是并重的,做得好,一步登天;做不好……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围绕着神秘的太古至宝“方天宝鼎”,一场血腥的争斗即将展开。其牵涉之广,必然遍及整个灵界大陆。谁会是这局中的棋子,谁正在暗处操控着一切,谁又会在巅峰笑看沉浮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