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7章 分道扬镳
    “如果我说,我现在心甘情愿的跟着你,你……还会要我么?”

    只有当她独自踏上旅程,经历过世间种种残酷的打磨后,沈雅婷才发现,当初自己在定天山脉的骄傲,其实都是毫无价值。

    曾经,她是人人赞誉的天才少女,是师兄弟们追逐的对象,可是灵界大陆太广阔,比她更强的人,实在是有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当初刚刚和阮石解除灵魂契约,终于摆脱了束缚的她,是立志要在这世上做一番大事业的。但在继续修炼之前,她也和叶朔、罗帝星等人一样,遇到了最基本的谋生问题。

    以她的傲气,处处高不成低不就,一路碰壁。最后才勉强在一间小钱庄中,找到了一份出纳的工作。在此期间她也发现,有许多姿色和实力都不如自己的女修,只因委身跟随另一名强大的修灵者,每日里随便享用的资源,就赛过了自己一个月的工钱。

    由于她的美貌,也曾有不少人想将她纳为侍妾,但那时的沈雅婷一律嗤之以鼻。她看不起那些出卖身体,谋求上位的女人,更是从未将自己与她们混为一谈。然而现实却是给了她一连串的耳光。

    那些和她一起,立志要共同努力的姐妹们,有的终于无法忍受贫困的生活,投入了有钱人的怀抱。于是她搬出了狭窄的员工宿舍,住进了豪宅大院,再回来看望她们的时候,故意晃动着手上的戒指,一脸的骄傲藏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而那些咬紧牙关坚持下来的,有的由于工作上的一点疏忽,被老板辞退,接下来过的日子,比自己还有不如;至于其他几个,每日里起早贪黑,累得人都瘦脱了形,只为了那一点少得可怜的工钱。没有了任何的理想,没有了人生的乐趣,她们仅仅是生活的奴隶了。

    沈雅婷在她们身上,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她们的青春,大好年华,就要耗费在这千篇一律的工作中,看不到未来……再等过个几年,就是随便找个普通人嫁了,然后两个人继续忙碌下去,直到在柴米油盐中了此一生……不,这太可怕了,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!

    终于,沈雅婷渐渐认清,在这个世上,强大的女修并不是没有,但人家大多是拥有背景,天生就可以享用大量的修炼资源。真正能靠自己打拼出前途的,少之又少。而她由于出身贫穷,起点已经太低,如果没有奇迹的话,基本上这一辈子,都只能这样平平凡凡的过下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绝望中,她终于开始思考起了那一条路,那一条曾经为她所不齿的路……如果再等几年,连她的美貌也不存在了,那她就算还想当人家的侍妾,都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最近几个月,她听说了罗刹鬼帝和万象妖王崛起的消息。且从各种小道传言中,判断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。那个时候,沈雅婷不是没有悲愤的,同样是从小国小村中走出来的,凭什么他们可以混得惊天动地,而自己就是如此不堪?

    当初定天山脉的故人,在她所知中,这两个人就是混得最好的了。自己巴结不上罗刹鬼帝,那就只剩下……

    如果要委身于那些素不相识的富人,还不如跟着这个三年前就种下孽缘的冤家……所以她来了,来到这个曾经她拼命想逃离的人面前。

    在他们最初产生牵绊时,也许就注定了是一辈子。

    阮石一步步的走向她,脸上挂着淡淡的嘲讽:“我原来都不知道,原来你是一个这么见风使舵的女人啊?”

    沈雅婷咬了咬嘴唇,压抑着心中的悲苦,面对阮石,极力露出自己最妩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张美丽的脸庞上,仍是如同三年前离开时一般,妆容妖冶艳丽,只是被连绵的风雨添上了几分沧桑。

    会要我吗……他会要我吗?沈雅婷的心脏跳得厉害,同时她也悲哀的发现,在他用那样邪肆的,仿佛是在品评货物的眼神打量着自己时,自己所感受到的竟然不是羞辱,仅仅是被他拒绝的恐惧。故作无意的调整了一下站姿,努力向他展示着自己身体的曲线,如今就连她自己,也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件货物。

    阮石就如是在故意吊着她的胃口,保持了很久的沉默后,忽然猛地搂住了她的腰,将她朝自己怀里一揽,邪笑道:“不过我喜欢!”

    就势倚在了他的怀里,沈雅婷有了种莫名的安心。她知道,自己终于是赌对了,她找到了足够强大的靠山,比起那些给敛气级、修气级老者们当侍妾的昔日姐妹们,自己的地位,已经要远远凌驾于她们之上……

    乐梵满脸笑容的随在一旁,心中已经在计划着,待会就要吩咐下去,替大王拟定封妃的诏书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叶朔和神行烈再次赶到花田禁地,但这一次任他们将整座花海都翻了一遍,也没有找到老妖王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那老家伙到底搞什么鬼!”最终神行烈气呼呼的坐倒在地,低垂着头,看上去很是沮丧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也许蛰敖前辈的伤势已经痊愈了,当真是又出外云游去了。”叶朔极力安慰道,“以他老人家的实力,不可能被阮石暗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……”神行烈闷闷的嘀咕一句,很快又像炸毛一样急转过头,“谁说我是在担心他!我只是怕他死得太早,等不及向蛰虺亲王赎罪!”

    叶朔无奈的摇了摇头。神行烈实在是太不坦率了,不过从这一件事上,能看出他的确还是关心着蛰敖的。这个陈年心结,将来总有机会化解……

    陪着神行烈在花田中坐了一会儿后,两人就踏上了回程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妖域到底还是给外人占了……”神行烈一路都是垂头丧气,“而且那小子背后现在有罗刹鬼帝撑腰,已经不是我能对付的……”闷闷的侧过头,又补充了一句:“也不是你能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罗刹鬼帝?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叶朔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些理解了六御魔君的感受。自己只是昏迷了三年,世界就已经变得让自己不认识了,那么当他在千年后重新苏醒,沧海桑田,又该是怎样的彷徨和无助?

    “是在你昏迷的这三年中崛起的新人。”神行烈尽职的讲解着,“他现在在灵界大陆

  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