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6章 古碑易主
    “神行烈!”

    叶朔一路狂奔,跨过地面被天雷劈出的道道深坑,连滚带爬的扑到了神行烈先前渡劫的所在地。看着四周空空旷旷,双膝一软,痛苦的跪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神行烈,你出来啊……回来啊……神行烈!神行烈!”叶朔疯狂的用双手刨着地面的黄土,就如神行烈只是被埋到了地底,他想要把它挖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挖得十指鲜血淋漓,叶朔才颓然朝前栽倒,整个人崩溃的跪倒在了荒地里。青想熊也来到了他身边,这只向来最好耍贫嘴的宠兽,此时也是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神行烈……它真的死了吗?

    在叶朔脑中,开始不断的闪现出了和神行烈相处时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在致远学院的地下暗道内,他看出这只灵兽的潜力,一心想要将它留在身边,保驾护航……最终,他也成功与它签订了契约,虽然这份契约的后果,为他带来了一场躲不掉的桃花债。

    是神行烈,第一次让他意识到了对齐玎莎的感情……那头总在念叨着美女的“无良宠兽”,为了美女,不惜一次次挖坑给他跳。虽然让他时而无奈,时而愤怒,但是自己……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责怪过它……

    玄天派灭门后,那段自己人生最黑暗的时期,是神行烈陪伴在自己身边。其后灭焚天派、收服定天山脉,直到走出邑西国,前往更远的地方……风风雨雨,都是它陪着自己一起走过。

    每当自己无助时,彷徨时,第一个站出来的永远都是神行烈。虽然从它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,但自己知道,它一直都是用独特的方式,在关心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它总会给自己提出建议,在昏迷的三年间它不离不弃,它是自己重要的朋友……现在,它永远的离开自己了吗?它真的渡神劫失败,彻底的烟消云散了吗?

    就在离开清心武馆之前,他们还在兴致勃勃的购买着渡劫法宝,讨论着对方化成的人形会是什么样子,计划着痛扁那丞相乐梵,为什么,一切一转眼就变了样子呢?

    最令叶朔绝望的,就是他已经完全感应不到神行烈的灵魂气息了。在他们签订主从契约后,彼此灵魂相连,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!除非……

    想起神行烈平时大着舌头念叨美女的样子,叶朔痛苦的一次次捶击着地面:“你回来啊!你回来我再也不骂你了……我一定会找很多美女来陪你的!回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没用了……”在他身旁,青想熊静静的叹了口气,“不过那家伙能在天劫中看到自己最敬爱的蛰虺亲王,被他接引着离开……吾想在最后的时刻,它还是幸福的吧。”

    其后,两人又在空地上滞留良久,叶朔终于认清了神行烈已经不在的事实,被青想熊搀扶着站起,艰难的迈步离去。每行出几步,仍会忍不住的回过头,向残留的废墟再三打量,渴望着能发生奇迹。

    不知走出了多远,叶朔的脚步忽然猛地一顿。他看到,在先前那片焦黑的土地上方,有星星点点的亮光正在自动聚集。

    星芒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缓缓的拼合成了一头类狼宠兽的虚影。那缥缈的形体,如同天际的虹影,每一道光点都在反射着晶光,却也令那道虚像,愈发的朦胧难辨。

    无论那道虚像有多么模糊,叶朔都认得出来……它就是神行烈!激动得一个箭步就要冲上前,但此时那狼形虚影忽然虹光大放,闪烁的光粒中,被包裹住的身影缓缓增高,双腿直立而起,层层光华流转,那虚像整体的形态,也在被这阵光芒不断改造。

    渐渐的,狼形虚影已是完全化作了挺拔的人形。光芒渐退,人影的真面目,也在缓慢显现。

    一张过分白净的面容,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。棕红色的长发,半数盘起,半数斜披在肩头。脑后垂下三根虎穗发带,微风中不住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上身精赤,只左侧吊着一根红色背带,与宽松的腰带绑在了一起。露出的手臂上,各自纹着两头猛兽刺青。下半身是一条花花绿绿的布裤,长度仅到膝盖。手中还持着一把红色长剑。这整体装扮看上去,只能用“不伦不类”所能形容。

    在叶朔和青想熊看得目瞪口呆时,那怪人同样笑眯眯的看着他们。扯了扯身前的背带,笑道:“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不认得老夫了?说过要给我找很多美女,可不能赖账啊?”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语气,叶朔用力眨了眨眼,一手指着他,艰难的一字字道:“你……神、行、烈?”

    神行烈随意点了点头,叶朔脑中一阵发蒙,又道:“你……”话到嘴边,又似有所顾虑。而青想熊没他那许多计较,张口就道:“你怎么又活过来了?”

    神行烈沉默了一下,抬起双手在眼前打量,神情难得的有些复杂:“这应该是……此前妖王送的一场造化……可恶,这次就算是我欠他一个人情,但他绝不要想让我感谢他!”

    看着神行烈别扭的样子,叶朔淡淡一笑。他也想起来了,当初在万象妖域的禁地内,老妖王确实是送过神行烈一场造化,并说对它将来渡过神劫会有帮助。总之,不管它再怎么口是心非……这份人情,叶朔都替神行烈记下了。

    渡过神劫后,神行烈的声音不再像从前那样粗声粗气,反而是变得尖细而油腻了几分:“对了,你们说,我现在这个样子,能不能吸引到很多人类的美女啊?”

    叶朔额角悄然滑下了一滴冷汗。其实如果撇开他这怪里怪气的装扮不提,单看那张脸,以人类的眼光来看,应该还能算是挺标致的。只是那双桃花眼实在太过破坏气氛,这样的眼睛就算只是安静的打量着你,也会令人立刻本能的感到不怀好意。从他身上,叶朔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“相由心生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哈,应该是能吸引到很多美女吧……”叶朔尴尬的打着哈哈。一旁的青想熊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,声音干涩的道:“主人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现在我的确感到周身充满了力量!”好在神行烈终于不再执着于美女的问题,兴奋的握了握拳头,“这一次重返妖域,定要彻底肃清那乐梵老狗一党,早日迎蛰虺亲王归位!”

    于是,三人再次踏上了前往妖域的旅程。神行烈自化成人形后,便不须再栖息在叶朔的灵魂识海中,而青想熊在化为流光消散时,空气中还残留着它闷闷的嘀咕声:“如果化人形就是变成那个样子,我宁可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进入妖域,两人一路避过守卫,直奔祭坛。说来也奇,今日这妖域之内不知是有什么特殊情况,沿途巡逻的侍卫竟是少了许多,比起三年前的严阵以待,实在是变化巨大。

    叶朔虽然心中生疑,但眼下也无暇细做打探。两人匆匆赶到祭坛,但还不等与镇守侍卫交手,头顶就忽然响起了一道急促的破风声。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,就这样站在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阮石身穿一袭栗色长袍,袍面上绣着大量的五爪金龙,威风凛凛。外罩一件虎皮披风,被往来的风势撑得鼓鼓囊囊。腰间系一条烫金皮带,周身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贵气,以及无上王者之威。叶朔自与他相识以来,还是第一次有了这种“矮下一头”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阮石迈动着脚步,缓慢行到了叶朔面前,脸上挂着一副友好而虚假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叶朔,专程造访我妖域,怎么也不通知老朋友一声?”

    两侧的妖族侍卫在见到阮石现身时,已是齐刷刷的跪倒,恭敬的唤道:“大王!”

    叶朔瞪大了双眼,难以置信的重新打量着阮石。在妖族与人族关系如此紧张的今天,他,以一个人类的身份,竟然是在妖域称王了?

    越是仔细感应,阮石所带给他的震惊也就越深。在对方身上,叶朔竟是隐约感到了一种通天境的能量波动……虽然无法准确判断他的境界,但这股波动,绝对比当初那位,刚刚踏入通天境的血云堂三堂主司空魏要强上许多!

    阮石,这个当初他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人,在三年后,就以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重新站在了他面前……

    阮石同样回视着叶朔,他当然看得出叶朔眼中的震惊,这份震惊,是由于两人显而易见的身份差距、实力差距。作为通天境,他可以轻易的感应到叶朔的境界。修气三段,虽然以当年定天山脉的标准来说,非常出众,但是在自己面前,也仅仅是一只蝼蚁而已。

    老对手这番仓皇失措的姿态,自然可以令他的虚荣心极大程度的得到满足。并且也正是在他们这对曾经的冤家再次见面时,阮石发现自己的内心竟然是超乎想象的平静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不再像当初一样,每次见到叶朔就恨得死去活来了。如今自己已经成为了万象妖王,马马虎虎也算是挤进了上层阶级,是大人物了。至于叶朔?一个小角色而已,已经不值得自己再为他花任何心思了。

    望着叶朔,阮石安然微笑:“放心,兄弟此来,并非是来找麻烦的。呵呵,怎么说呢,三年不见,咱们都已经不再是当初,会为一点琐事就做意气之争的,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在说到“小孩子”时,他的语气中透出了一丝明显的讽刺意味。那正是在暗示,我在成长,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,而你,还停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叶朔也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。无端失去了三年,一直是他心头的一根刺,现在这根刺插得更深了……勉强压抑着心头的苦涩,抬起头道:“你我之间,把酒言欢是可以省了。既然无意寻衅,能否让我进入禁地,借赤炎古碑一观?”

    阮石面上毫无波澜,淡笑道:“叶兄弟若想进入禁地,随时都可以。但要观看赤炎古碑,你是来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欣赏着叶朔的讶色,阮石在他面前缓缓踱步,笑容温文:“六御魔君重回魔族,遣使议和,最终商定赤炎之森可以暂时留在这里,这还是看在罗刹鬼帝的面子上,但赤炎古碑必须归还。你也知道,小弟上任伊始,哪里惹得起这位魔族的大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“罗刹鬼帝”之名,神行烈面容一肃,摆手拦住了急于理论的叶朔,皱眉望着阮石,冷冷的道:“妖域之主怎么会成了你这小子?老妖王在哪里?”语气虽是仍不客气,声音中却不难听出几分戒备。

    阮石好奇的打量了这个奇装异服的人几眼,笑道:“我怎么会知道呢?不过听说他老人家云游四海,行踪不定,知道有人能代他管理妖域,心中也一定是欢喜的吧。”

    神行烈从他的神情中找不出破绽,沉默许久,才冷声道:“你听好,我不管你是怎么坐上了这个位子,但如果你敢在妖域兴风作浪,残害我妖族子民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末了转向叶朔,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叶朔虽然不甘心就此离开,但此际也别无他法。赤炎古碑已经易主,魔族的大本营,以他现在的实力,是绝对没有资格去闯的……曾经近在眼前的魔族传承,就这样眼睁睁的失之交臂!

    还有六御魔君,他竟然也回到魔族了,照这情势,显然也是重新登上了魔皇之位……三年过去了,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在这三年中成长着,成功着,只有自己,被抛弃在了原地……

    眺望着叶朔的背影,阮石的目光也渐渐的深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就代我们去跟魔族斗吧,斗得两败俱伤,同归于尽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再回到王族大殿,丞相乐梵就快步迎了上来,挤出一脸讨好的笑容,神秘兮兮的道:“大王,外面有一个女人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阮石瞟了他一眼,满不在乎的一挥手,示意带路。乐梵一路引着他前去,途中仍是不住贼兮兮的笑道:“那还是一个挺漂亮的女人啊——”

    自从得知阮石与罗刹鬼帝的交情后,乐梵就收起了篡位之念,开始专心的讨好阮石。反正他要的只是权力,这个人类小子年轻识浅,只要把他哄得开心了,自然会大把的放权给自己……此人也的确是老奸巨猾,看出王位与自己无缘,就立刻转而做起了帝王身边的“心腹”。

    阮石自然知道他的心思。虽说乐梵颇有野心,但他的办事能力,也确实是毋庸置疑的。只要他待在自己身边,能一直老老实实的,那自己也不介意多给他一些甜头尝尝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走到了大殿正门前,风中独立的女子缓慢的回转过身,长发下是一张熟悉的面容。那竟然是……

    沈雅婷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