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3章 罗刹鬼帝
    阴风地狱有了主人的消息,很快就在灵界大陆上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作为四方地狱之首,无论是其恶劣的自然环境,还是山中潜伏的众多凶残魔兽,都足以令太多的修灵者望而却步。往日也曾有人尝试在这里建立根据地,但最后却是无功而返,更多的还是就此魂断绝崖。

    也因此,对于这个“能前人所不能”的传奇人物,心怀好奇者比比皆是,都盼着能一睹他的庐山真面目。

    但众人最初的震惊还没结束,很快他们又发现,这位阴风地狱的新主人,似乎不仅满足于手中的地盘,他侵略的脚步,正在大肆朝外界扩张。

    数月间,罗刹鬼帝之名已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带领着左右护法“阴阳双煞”,以及一群来自阴风地狱的魔兽,铁蹄踏遍了大江南北。一座座宗门在他手中陷落,各方人马齐齐来降。以其压倒性的实力,血与火铸就的威严,名望之盛,势力之广,已是隐隐堪与诸多老牌强者比肩。

    中部地区,某宗门。

    护宗大阵已破,遍地都是死伤的弟子。宗主宝座下,阴阳双煞各持兵刃,分立左右。但此时在遍体鳞伤的宗主眼中,已经看不到大厅中的血光,他发直的目光,始终紧紧锁定着那一道被簇拥在正中,宛如魔神般的身影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的眼底没有任何感情,高傲的伫立在尸山血海中,仿佛从诞生之初,他就仅仅是为了杀戮而存在。

    “束手就擒,留你全尸。”

    宗主深深的喘息着,绝望中终是一声大喝:“你休想!”袖袍猛地一挥,“金钟塔,封!”

    罗刹鬼帝嘴角缓缓掀起一丝冷意,竟是不闪不避,任由盘绕的金光在自己周身旋转。金芒层层封锁,转眼就铸成了一座高大的金塔,而那不可一世的罗刹鬼帝,已是彻底被镇压在了塔内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如此顺利,就连宗主都是愣神半晌。但很快,他就得意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金钟塔可是束缚类至宝,就算是通天境的强者,一旦陷入其中,也绝对无法脱身!罗刹鬼帝,你未免自大得太狂傲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但此时大厅中的众魔兽,却是全未露出惊容,阴阳双煞扫视着他的目光,更是带着一种嘲讽般的怜悯。终于连宗主也察觉到异常,收起了笑容,周身再次灵力暴涌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金钟塔内忽然暗光一闪,下一刻,罗刹鬼帝已是冷然站在塔外。面上带着一片死神般的冷意,朝着宗主缓步走近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宗主惊恐的惨呼起来,“我的金钟塔怎么可能关不住你?”

    这,也同样是他问出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微微冷笑:“带着你所有的疑问,下地狱去吧!”手臂猛然一探,利落的扭断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阴阳双煞上前收起了金钟塔,一众魔兽则奔涌而出,忙着搜刮宗门内的宝物。昂然而去的罗刹鬼帝,在跨出门槛时略一垂首,凝视着手中的一把十字形金针,长期充斥着冰冷和嗜血的眼底,难得的闪过了一丝温情。

    距此数十里地外的另一座宗门。

    唇亡齿寒,依照罗刹鬼帝的进攻路线,随着前方的宗门一座座陷落,敌人转眼也会打进自家的山门。因此在阴风地狱的人马大肆扬威时,这座宗门早已是心惊胆战,派出了数路斥候,随时侦查前方战报。

    大厅中,一名名长老双手倒背,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。显然每一次传回的讯息,都是令他们忧心不已。

    正在整座宗门一片愁云惨雾时,一名身穿素衣,头缠绿巾的喽啰快步奔了进来。一众长老同时转目望去,眼中有期待,更有恐惧。

    一名位阶最高的长老主动迎上前:“前线的战况如何了?快,快说!”

    那名喽啰单膝跪倒,垂首应道:“根据幸存者回报,那个罗刹鬼帝的实力恐怕是有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诡异的停了下来,就像是在忌讳着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的实力在什么位置?说啊!”另一名长老急不可待,冲上前就将他拽了起来,声音都是抑制不住的拔高。

    那名喽啰吞了吞口水,望着满室长老关切的目光,终是缓慢的答了出来:

    “……通天三阶巅峰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座皆惊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一旦冲云破雾升至通天境,就等于一只脚跨入了灵界大陆上真正强者的门槛。这个境界,和此前的炼气境,完全是两重天地。

    通天境又分为三阶,冲破玄牝之门,真气化液,喷涌成泉,贯通府,阴阳始现。神通天地,御气凌空,初步明悟己身。

    而再往上,就是只有在传说中才存在的涅槃三境。魂力与真气交融,龙虎交汇,阴阳弥漫,天交地合,孕育金丹。

    然而,此境太过霸道,逆夺了天地之造化,天将降三灾来灭,曰:天雷灾,灭肉身;阴火灾,消神魂;赑风灾,身魂两灭,抹杀存在之痕,六道不存。渡得过,寿逾千年,渡不过,天地除名。

    “涅槃境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达到了……”回忆起这些隐秘传说,一位长老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,双腿一软,跌入了后方的靠椅中,“很多在通天三阶巅峰停留了很久的老怪,名号我们总算也是稍有耳闻,从未听说过有这个罗刹鬼帝啊?”

    另一名长老摩挲着下巴:“自称鬼帝,莫非是鬼界中的某位隐世老怪?”

    这个猜测引来了更多长老的质疑:“我们阳间和鬼界曾经订立有互不侵犯条约,若是鬼界强者,怎敢轻易犯我阳间?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长老查看着手中的玉简,再抬起头时,面色已是有如死灰般惨白。

    “情报中还有更惊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能比他通天三阶巅峰的实力更惊人?”这一回,大厅中倒是反响寥寥。毕竟他们的处境已经是“债多了不愁”,一个通天三阶巅峰他们对付不了,就算在他背后,还有一群通天三阶巅峰,左右他们的处境,也不会变得更糟。

    那名长老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:“他的年龄……就只有二十来岁。”生怕这个消息无法引起同道重视,又很快的补充了一句,“并非表面年龄,而是实实在在的年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方宗门人人自危,而罗刹鬼帝的脚步,却不会为任何人停止。

  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