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3章 三年之变
    ..,邪世帝尊

    岁月的长河滚滚东流,它沉淀着世间百态,演绎着万象轮回。偶尔翻卷的几朵浪花,便铸就了不朽的功过荣辱。而那些被埋葬的,被忘却的风和雨,血与恨,千古又有几人堪闻?

    冬去春来,寒暑易节,三年的时间,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流逝了。

    万象妖域之内,时间的脚步并未在这里留下多少痕迹。王族大殿,依然是那样的高贵堂皇,也依然是那样充斥着阴谋争斗。

    此时,一间最豪华的宫殿内,女王正倚靠在龙纹宝座上,整了整背后的绒毛披风,吩咐道:“给那个人类小子沐浴更衣,然后带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婢女领命而去,女王轻饮了一口手边的玫瑰露,呼出一口长气,打量着殿角一座高大的炼丹炉,眼zhong闪动着莫名的兴奋光彩。

    “三年啊……如今,终于到了功成之日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阮石就在几名婢女的引领下来到了大殿内。按照女王的吩咐,沐浴过后,专门为他换上了一身蓝色锦缎长袍。华贵而贴身的设计,令他看上去既有居家的舒适感,又不失王室之威仪。

    自从当初反出洛家,在丛linzhong偶遇妖族女王,又被她们带回妖域之后,这三年间,阮石每一天都在服食着各种大补的药物。

    这些药物,似乎都是更多作用于他体内的妖灵,有时他在房zhong练功,都能明显感到进入妖化状态时,妖灵显化的波动,是愈加强大而凝实了。而他的实力,也在以平稳的趋势,一天天的增进着。

    多亏了这些阳气旺盛的补药,才能令他免遭阴气反噬之苦。虽然其zhong的隐患一直存在,但能活到现在,已经是一场奇迹了。谁又能说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就没有机会创造下一场奇迹呢?

    殿门关闭后,女王主动迎了上来,徘徊在他身侧,一手轻贴在他的肩头,缓缓滑动,眼里充斥着不加掩饰的欣赏:“你这么穿,还真是很有我那个冤家年轻时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长期服食补药,如今阮石的容貌,远比当初更加俊朗。王室的生活,也令他的举手投足间,都培养出了一种高高在上的贵气。就连那些日常服侍他的小婢女,都会时不时的偷看他几眼,在他注意到后,又满脸通红的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女王继续轻抚着他的衣襟,感叹道:“我记得刚刚遇到你的时候,你还只是凝气级吧?这一转眼,都已经是化气级了。”话里的欣慰,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是为何而喜。

    阮石恭恭敬敬的施下一礼:“还要多亏这三年来,女王不间断的给我服食补药,您就是我的大恩人。”

    女王嫣然一笑,拉起他的手走到炼丹炉前,示意他一起望向炉门,一面介绍道:“阿石,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练功室,它能够凝聚阳气,对修为进境大有助益。以你如今的境界,应该是可以正式使用它了。你愿意现在就进去试试吗?”

    阮石打量着炼丹炉,面上的神情依稀有些复杂。而在女王再次询问时,他眼底的阴霾却是瞬间一扫而空,施礼微笑道:“女王对晚辈恩同再造,自然是您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    两扇大门缓缓开启,阮石沉默片刻,就直行而入。在他坐定后不久,四周就升起了大片的火焰,将他周身包裹。阮石也在这难得的阳气宝地zhong,闭目盘坐,很快的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但好景不长,约莫只是过了一柱香的时间,阮石就感到火焰的温度不断升高,几乎就要将他外层的皮肉都烤熟了。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滚下,灵魂zhong的阴气,也在此时尽数化形而出,在他身外结成了一层屏障,对抗着烈火的侵蚀。

    在这阵阴气与火焰的对抗zhong,阮石忽然惊喜的发现,在他体内失衡已久的阴阳二气,隐隐有了相融的迹象。一颗纯正的元核,正在他的丹田zhong缓缓成形……

    心zhong一喜,阮石不再抗拒火焰的侵入。而他也开始运转全部的灵力,将体内的阴阳二气,尽数朝元核zhong压制……

    炼丹炉外,女王正在大殿zhong来回踱步,时不时的就向炼丹炉扫视一眼。三年的准备,三年的心血,能否炼制出一颗最精华的丹药,恢复实力,兴复妖族,就全在此一举了……!

    一个时辰,又一个时辰过去了。时间恍惚zhong已是过去了大半天,正当女王等得有些不耐时,炼丹炉zhong,忽然焕发出了一道道夺目的光彩。而在光束旋转间,一股愈发磅礴的能量,也在其zhong不断升腾。

    “是丹药要成形了吗?”女王心zhong一喜,但很快,她的双瞳就忽然一紧:“不……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光束更加炽烈,炼丹炉的表面也随之化开了条条裂纹,直至“砰”的一声,高大的炉体炸得四分五裂,炉zhong的火焰顷刻间在大殿内蔓延开来。一道人影,从这冲天的火海zhong缓缓走出,两侧的火焰都为他分开了一条道路。同时在他眼zhong,正燃烧着一种疯狂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想炼化我吗?那就看看谁能炼化谁!”

    多年的谨慎,令阮石从来不敢轻易的相信任何人。这妖族女王三年来的确是对他很好,但他更相信,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。她的付出,一定是想要从自己身上索取什么……

    火红气浪在他周身升腾,妖化状态下,阮石朝着女王径直扑了过去。两人滚倒在地,扭打成了一团,殿内的桌椅掀翻了一地,又在火海zhong纷纷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来人!来人啊!”女王渐渐注意到,自己实力大减,这个对手却是被自己精心补养了三年,如今他的实力,甚至要更胜于自己……在意识到这一点后,女王终是恐惧的朝殿外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阮石一把捂住她的嘴,妖力气浪在身外扩张,化为一层无形的结界,将整间大殿都笼罩了起来。

    激烈的扭打zhong,女王现出妖族本相,锋利的獠牙深深刺入了阮石肩头。感受到加身的剧痛,阮石的目光也在急怒下闪过了一道狠意,就势扭过头,一口咬住了女王的喉咙,死不松嘴。

    在一阵低沉的惨呼声后,女王的挣扎渐渐轻了,双腿无力的在地面上蹬直。此时阮石也开始感到,正有一股温热的鲜血,朝着自己的喉咙涌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之涯,长年被冰雪覆盖的阴风地狱zhong。

    一对青年男女并肩行走在盘山小道上,女子手zhong捧着一束鲜花,眼zhong盛满哀思。

    “三年了……罗师兄已经走了三年了。除了我们每年都来给他上坟,这世上,又还有多少人记得他呢?”

    男子轻叹一声,接过女子手zhong的花束,端端正正的摆放在雪地上。两人对视一眼,随即齐齐在花束前跪倒,再三叩首。

    阴风地狱最深处,阵阵阴风往来呼啸。而在这一切的源头,阴风涧的洞口,几根苍白的手指搭上了外侧洞壁,一道身影在漫天白雪zhong缓缓跨出,仰头望着倾洒而下的朝阳,被刺目的光线震得略微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又出来了……这种重见天日的感觉还真是美妙啊。”

    这道看上去有些虚弱的身影,竟然不过是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。容貌生得极其俊美,只是在他的脸上,有种长年少见日光的苍白。望着天地雪景,眼zhong充满了陌生,以及对整个世间的怀念。

    跨出了阴风涧,在雪地间独行数步,四面环顾,似乎是找到了自己的目标,身形瞬间化为一道流光,几次闪跃,已是登上了阴风地狱最高峰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传遍全山的声音,就在这沉寂多年的阴风地狱,轰然响彻!

    “阴风地狱的所有生物听着!从今日起,我将会正式掌管这阴风地狱,是归顺于我,还是葬身于此,你们选择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在阴风地狱的各处角落,都响起了一阵阵魔兽愤怒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这阴风地狱是它们的家园,它们不需要主人,也不允许有人来抢夺自己的地盘!大群的魔兽已经奔出了巢穴,直登雪山之巅,它们要给那个不知好歹的人类一点教训!

    整座阴风地狱都在摇晃,山巅的青年却只是冷笑一声,在他周身,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压强势爆发,遍及之处,无数的魔兽噤若寒蝉,当场瘫倒在原地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威压持续蔓延,终于,在一座隐蔽的洞窟zhong,一名白狼魔兽放弃了抵抗,化为人形,对着山巅的方向,深深的跪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它是一头神级魔兽,也是这阴风地狱zhong最强的魔兽。他这一跪,犹如一道无形的指令,所有的魔兽都相继跪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四野之内,尽皆臣服!

    山巅的青年扫视着成片跪倒的魔兽,满意的点了点头,撤去威压,猛然扬起双臂,犀利的双眸直贯青天。

    “好,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这阴风地狱的主人,罗刹鬼帝!”

    长发在脑后急剧扩增,化为一片精致的墨绿,直披拂到了腰间。灵力涌动下,一层层华贵的装束自动在周身显化。外罩一件暗绿色披风,袍摆在雪地里拖出数丈。肩头环绕着一圈黑色貂皮,下方垂挂着一串狭长念珠,而在念珠之间,穿插着一只只形貌狰狞的骷髅头,碰撞间震响出一片来自彼岸的梵音。

    远远的,山脚下那对虔诚拜祭的青年男女,也突兀的感到了一阵山摇地动,接着就听到了那道传遍山脉的声音。震惊的对视半晌,眼里逐渐涌现出一片浓重的喜色。

    墨家。

    墨凉城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房门,正在大厅zhong看账本的墨重山听到响动,又惊又喜的回过头。

    “凉城,你终于肯出来了?”

    墨凉城苍白的脸上,泛起了一个可怜兮兮的笑容:“爹,我放弃修灵了。从今天开始,我就跟着你学做生意吧。”

    墨重山闻言,又是欣慰,又是诧异:“这……可是?”

    三年了,儿子终于肯踏出房门,这代表着他终于不再自我封闭,墨重山宽慰之余却也不会忘记,凉城曾经是多么喜爱修灵,尽管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,已经没有了再跟同辈天才一争短长的机会,但是墨重山却仍然不想看到,儿子要放弃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……

    墨凉城虚弱的微笑了一下:“没有关系的。爹的生意总归要有人继承啊。我们家的天才,有哥哥一个就够了。”一边说着,他就坐到墨重山身边,用一只木制手掌努力翻动着账本,时不时就账目zhong的细节提出几点疑问。

    墨重山看着他强作欢颜,努力学习管账的样子,鼻zhong忽然一酸。此时他想起的,是当初凉城刚刚进入焚天派的时候,每一封给家里寄来的信件,无不洋溢着他全部的快乐和自信……

    “爹我很努力,我在门派zhong是被大家追捧的天才哦!”

    “爹,今天师父又表扬我啦!我一定会继续加油,争取早日变成像哥哥那么厉害的!”

    信件zhong,那一句句童稚的话语,这三年间墨重山几乎已经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,当初就不要把凉城送到邑西国去了。这样的话,就算缓和不了和孤城之间的关系,就算凉城会一直做个纨绔子弟,但是至少他还可以健健康康,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啊!”

    三年间,墨重山也是不止一次的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每次只要一想到大夫曾经说过,凉城受到时之力侵蚀,剩下的寿命也会大幅度缩短,说不定以后还会走在自己这个父亲前面,墨重山就忍不住悲从zhong来。

    一次次徘徊在那间紧闭的房门前,有时他也会看到,凉城正在看着以前焚天派的衣服,默默出神。

    那曾经是他光辉的过去,如今,却都成了悲伤的象征。

    想到他说过:“我只是想趁着还有时间的时候,多帮爹做一点事,替哥哥多尽一点孝心。将来如果有一天,凉城不能再陪着爹了,爹也一定不要太难过啊!”

    墨重山讲解账目的声音,痛苦的颤抖起来。望着儿子极力装作若无其事的身影,他觉得自己的内心,已经碎裂成了千片万片。

    “凉城,你是爹最爱,也是最心疼的儿子啊!”

    定天派。

    又到了一年的迎新季,后勤处的弟子们,也在一如既往的整理着新晋弟子名单。

    长桌前,忽然传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罗小星?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熟悉,”另一名弟子也凑近了过来,“这个名字总让我想起……而且你们看他的住址!!”

    几个脑袋同时凑了过来,死死的盯着报名表上那歪歪扭扭的几行字。

    很快,一阵更加响亮的惊呼声在后勤处炸响,几乎要将房顶掀翻。

    “天哪!这样就没错了!这个孩子……这个孩子他竟然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他竟然是当年的‘血罗刹’的弟弟?!”

    定天派山门前,罗小星拖着几个沉重的行李箱,跨入了宽大的广场。打量着四面的景物,以及一群群同是前来报到的新人弟子,眼zhong充满了欣赏和好奇。

    如同一阵风卷过,后勤处的弟子们已经齐刷刷的奔到了他面前,争先恐后的接过他手zhong的行李。

    罗小星吓了一跳,回过神来,连忙友好的微笑道:“几位师兄,不用这么麻烦的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一边说着,就要重新提起一名弟子手zhong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谁知那弟子一下子就跳了起来:“不行!小祖宗你赶紧给我放下!不把你伺候周到了可不行啊!”

    在一众弟子的坚持下,罗小星最后也只能选择妥协。看着身旁大包小包帮他提着行李,还仿佛乐在其zhong的一群弟子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师兄们真是热情,我都不好意思了啊。”

    同时他也正在心底暗想,定天派的氛围还真是友好,师兄们对新来的师弟就像亲人一样,看来以后在这里修炼,日子应该会过得非常愉快了吧!

    然而罗小星这一边正在感慨师门温暖,却不知那群提着行李的弟子在默默苦笑,他们的心声都是:“敢不热情么?”

    灵界大陆的zhong心地带,九幽殿。

    黑暗的大殿zhong,一张宽大的宝座背对着众人。宝座上端坐之人沉默不语,但这殿zhong的气氛,以及他周身倾溢开的威压,却是在寂静zhong彰显出一股无上威仪。

    一名九幽圣使战战兢兢的呈上wen件:“九尊者,这是最近的支出报表,您看一下?”

    在躬身退下时,他的心zhong仍在不住泛着嘀咕。这位九尊者在三年前刚刚成为九幽圣使时,实力是所有人zhong最差的一个,当时几乎没什么人看得起他。但他却是格外足智多谋,凭借着精妙的布局,解决了一桩又一桩的任务,很快就升级当了护法,接着又一路做到了尊者,这真是让他们这群人想不服都不行。

    尊者级别的资源供应,令他很快就顺利晋入了通天境,如今已经成为了殿主面前的头号红人。不过别的不说,单是他那喜怒无常的性格,也确实是最像殿主的一个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,我让你们查的那个小子,最近如何了?”翻阅着下属递上的wen件,宝座上的九尊者缓慢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那名九幽圣使连忙答道:“这三年来,灵界大陆上从未再听过此人传闻。依属下想,他应该是早就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九尊者冷笑一声:“他的命硬得很,不会那么容易死的……”倚在靠手上的手臂逐渐撑起,五指根根收紧,“在被我亲手杀死之前!”

    例行呈报结束后,大殿zhong的下属纷纷退去,而这张高大的宝座,也缓慢的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九尊者手zhong正端着一只高脚杯,三根手指轻捏着杯梗,悠然观察着杯底荡漾的红酒。澄澈的红光倒映在他的瞳孔zhong,那精致而轻缓的动作,如同一位天生的贵族。

    在他外披的黑色长袍前,绣着一丛华贵的凤凰尾羽,拖曳下九道金纹。

    暗紫色的长发层次分明,如瀑般倾洒而下,鬓角别着一只精致的凤凰翎,华丽繁复的花纹,编织出一派无与伦比的贵气。脑后束着大片绒长白羽,松松散散的直披至肩,与那妖异的紫发相依相叠,流转出阵阵水样光泽。

    长发下半遮半掩的,是一张年轻俊美的面庞。冰蓝色的双眸,挑起一股入骨的邪魅,仿佛一眼就能勾人心魄。鼻梁高挺,精致zhong不乏几分英气。冰冷的唇角,正缓缓掀起一个优雅的笑容。

    如果叶朔此时在这里,一定会大为震惊。

    因为这位风头鼎盛的九尊者,正是他当初的同门师兄,其后又被迫反目成仇的……

    ——楚天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