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5章 夺回魔源精魄!
    .. ,邪世帝尊

    巨大的火麒麟虚影横冲直撞,一浪接着一浪持续掠过,而地面上的魔兽体积,也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急剧缩小。其间还伴随着阵阵令人牙酸的碎骨声。

    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冤家路窄的事……楚天遥的瞳孔阵阵紧缩。暗暗祈祷着他并未认出自己,脚步缓慢的朝后方挪动着,同时强挤出一脸恭敬的笑容:“前辈您慢用,晚辈就先告辞了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那魔兽尸体就已经化作了一地碎骨,而六御魔君也缓慢的转过头,目光淡漠的打量着楚天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为什么本皇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前辈一定是认错人了。”楚天遥已经赔笑到面部酸痛。如今自己也拥有了一半的魔族血统,和另一只高等魔兽面面相对时,自然而然的会感到一种面对天敌的恐惧。想要强撑住在他面前说谎,也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却似是坚信自己的判断。嘴边的食物已经解决,摆在眼前的另一件新鲜事,自是引起了他全部的兴趣。缓缓的直起身,皱着眉在楚天遥身周来回踱步,用探究的目光对他上下凌迟。

    “在你身上,我感应到了魔源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心头警钟大作,但还不等他出言辩解,六御魔君的下一句话便是直接将他推入地狱:“本皇想起来了……你就是在绿野平原,最后抢走魔器的那个人类小子!”

    绕着他又踱过几圈,六御魔君的眉头越皱越紧,双目渐渐的眯了起来:“看来魔源已经被你完全炼化,那我也只有炼化你的全身血肉,重新提取魔源了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生死大事,被他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,楚天遥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,苦苦哀求道:“前辈,前辈饶命啊……我为那日的冒犯向您道歉,我……”

    但还不等他继续口出服软之语,六御魔君却忽然目光一动,身形急转。而在他的注目之处,出现了一群花花绿绿的魔兽,手持各式奇形兵刃,对着地面上的碎骨看了一眼,就冲他二人怒喝道:“原来我魔族的同胞就是被你们猎杀的!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面对着这群魔兽,冷漠的提起一根手指,声音也被危险的压低:“小辈,现在向我磕头赔罪,本皇免你一死!”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收敛了魔威,和楚天遥站在一处,如同两个普通的人类。若是换做一只高等的魔兽,即使辨认不出他是否同族,却也总能从他身上感到一种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。但那一群魔兽在山野间长大,显然没有那许多顾忌,当场就反驳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眸光一冷,不再言语,抬起的指尖射出一团火球,顷刻,就将面前的魔兽群全部炸为飞灰。

    “无知小辈,不识本皇之名,便是死罪!”

    挥手灭掉同族,对六御魔君而言,却好像拍死的不过是几只蚂蚁。视线很快就从残留着焦痕的土地上转开,重新落到了楚天遥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该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像它们一样的,我会一点一点,慢慢的炼化你。让魔源的能量,能够最充分的溢出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遥早已是吓得瑟瑟发抖。眼见他对同族都是如此残忍,对自己这个半人半魔,就更是不可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软。原本他还指望着,那群魔兽可以暂时拖住对方一段时间,那自己就有机会逃跑,却不想,它们败得如此迅速……

    尽管如此,然而蝼蚁尚且求生,此时楚天遥仍是在做着最后的努力:“前辈,仔细想想看,您最恨的不应该是我,应该是当初那个企图封印您的小子,还有他的兄弟啊!”说到这里,他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那两个人,晚辈跟他们也有深仇大恨,前辈何不……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嘲讽的一笑,淡淡道:“别急。他们两个,我当然不会忘。等炼化了你之后,我就送你的仇人下去陪你。如何,不说感谢本皇一下么?”说罢,不顾楚天遥再如何哀求,手臂一抬,径直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涌动的魔光将两人尽数包裹,一缕缕暗紫色的气息,开始自楚天遥体内溢出,缓缓朝着六御魔君体内过渡。

    “前辈不要啊!放过我吧前辈!”楚天遥的求饶声渐渐低微,而他的双目,也逐渐的陷入了空洞,“求……您……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目中毫无慈悲,感受着不断朝体内涌入的能量,嘴角残忍的笑意也在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在这阵逆行的紫**气间,还掺杂着一些黑色的物质。随着黑色能量不断累加,六御魔君的面色也是突兀的一变,下一刻,他就如同遭到反噬一般,手掌几乎是剧震而开,一股黑气在他脸上迅速漫过,而他的身形,也是狼狈的倒跌了一步。侧脸当场撞上肩头,被动凝视着地面的双眼,还闪烁着几分未尽的震惊。

    强行将心头的异动压下,六御魔君迟疑着转过头,再次打量着楚天遥的目光,也第一次闪过了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类,竟然有如此纯正的邪恶之气,连本皇都无法完全吸收……这种情况,当年只有在九幽殿主身上才发生过啊……?”

    记忆在恍惚中回到了千年之前,天地间,两道身影各立一方。一为血衣,一为黑衣。天幕如同被切开了一道分界线,半边燃烧着火红的烈焰,半边则是无穷的黑暗深渊。两道远远超越寻常涅槃境的气息,也在天际两端放肆的燃烧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还有什么手段,尽管使出来啊!”血衣人张狂的大笑着。血气爆发,魔威直冲霄汉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言不发,身形转动间,袍袖一张,一股灭世般的邪气席卷了天地,朝着他滚滚压来。

    血衣人嗤笑一声:“雕虫小技!”双掌间缭绕起一层血光,随意的迎击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两者相撞,血衣人却是被当场击飞,身形都被炸碎了大半。同时一道道黑气朝着他体内不断涌入。自身的魔力虽是在不断修补着他的身体,但那黑气却是始终徘徊不散,一次次将他凝聚的身形重新磨灭……

    作为魔族,邪恶之气就与阴煞之气相类,偶尔吸收一二,对魔力修为大有助益。但俗话说适量是补,过量是害,一旦吸收太多,当身体无法兼容时,便会遭到邪气的反噬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楚天遥一介小辈,远不如当初的九幽殿主,但那一次他差点就被打灭了神识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何况如今的自己也远非当初的真魔境界,他是无论如何不敢再冒险了。

    楚天遥并不知六御魔君思潮起伏,这会儿他正轻抚着喉咙,极力为自己顺气,一面还得尽力将咳嗽声压抑在喉管间。

    刚才……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只是六御魔君似乎因为某种原因,无法彻底炼化自己……但只是这样的话,还不代表他就真正脱险了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炼化,但他若为泄一时之愤,完全可以直接杀了自己……因此楚天遥刚一恢复说话的能力,还不等六御魔君转过思路,就连忙上前赔笑道:“前辈,其实炼化魔源之后,在与其他魔器相距较近时,便会自行产生感应……晚辈愿意代前辈,寻找其他的魔器,将功赎罪!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将信将疑的瞟了他一眼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楚天遥连忙大力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六御魔君在心头飞快的盘算着。既然无法炼化,那么能暂且利用着他,找到其他魔器,似乎也算并未亏本。反正这世上的魔器,又不是只有一尊……

    手指缓慢的弯曲着,默默计数:“除了被浪费掉的那一尊之外,就是那家伙手中的一尊,那么如今这外界无主的魔器,应该还剩下两尊……”片刻间已是做出了决定,转视楚天遥,道:“那好,只要你帮我找到魔器,我就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在此之前……”六御魔君转视虚空,目光忽然变得极其可怕,“我需要先去拿回我的魔源精魄!”

    “就算已经被你炼化千年,那也不是你能消化得了的……!”咬牙切齿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,在他眼中,闪过的是一道真切的杀意,那是沉淀千年的刻骨仇恨。还不等楚天遥做出反应,六御魔君已经狞笑着一拉他的衣袖:“走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荒僻的丛林深处,依山傍水,隐藏着一间宁静的小茅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六御魔君指点,楚天遥还真不会想到,在这样清幽的环境中,竟然生活着一位魔族老者,在魔兽界人称“包打听”。据说天南地北,包罗万象,这世间的消息就没有他不知道的。时常有魔兽不远万里而来,要向他打探第一手的情报。

    这“包打听”并不好战,反而有些类似于人类的奸商。他买卖情报,并非是为魔族做战争准备,却仅仅是为自己收取丰厚的报酬。并且据说他只认好处,若不将礼金备足,就算是魔皇的使者都会被他甩脸色。虽然极不合群,但或许是从他这里流通的消息,确实具有极高的价值,多少年来,倒也从未有魔族找过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此时楚天遥就站在这间小茅屋前,沉思片刻,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接连敲过数次,房门才被慢悠悠的拉开。露出半个脑袋的,是一个人类外形的小老头。身形干瘪,颔下蓄着一撇短须,目中闪动着算计的光彩。单是面相便是极为奸猾,显出一派“无利不起早”之相。

    “你是包打听么?”虽然心底震惊他能够显化人形,恐怕是一只真正的神级魔兽,但自己既是代六御魔君前来问讯,楚天遥心头倒还有着几分胆气。仅是迟疑片刻,就淡然询问道。

    那小老头包打听点了点头:“是我,不过打听一次的价钱可是很贵的,小子你……”一边说着,主动将门缝拉得更大了些,似乎是要与对方详细商谈价钱。

    但门板刚一拉开,包打听忽然眉头一皱,用力的吸了吸鼻子,很快就嫌弃的翻了个白眼:“半人半魔没有交易的资格,请回吧。”随即重重抬手关门。

    楚天遥反应很快,一手撑住门板,冷冷的与他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给我血魔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在包打听为他这挑衅的举动稍感震惊时,楚天遥又一口气说了下去:“他如今是什么境界,现在何处,我希望在十天之内得到结果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。两侧只听到哗哗的流水声。

    半晌,包打听似乎是想通了什么,将房门完全敞开,自己则换了个姿势,悠然的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一个半人半魔怎么敢这么嚣张,那主儿应该是跟你在一起吧?除了他,我想不出还有谁这么急着要打听血魔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不动声色:“你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包打听讥笑一声:“别装了,前段时间闹复活闹得惊天动地的那一位啊!不过以那主儿的脾性,这么长时间都没回魔族,现在就连打探情报,都要由你出面,莫非果真如传言所说,他现在的实力,已经衰弱到只剩全盛期的十分之一了?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遥还没答话,在两人不远处,忽然响起了一声悠然冷笑。

    “既知本皇在此,你还敢造次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面上挂着冷漠的笑容,缓步行来,而楚天遥也立刻识相的退到了他身后。重新打量着包打听,他还是第一次发现,这狐假虎威的感觉,倒还真是好啊……

    包打听初见他这人类形态,着实一怔,绕着他身侧来回踱步,再次吸起了鼻子:“你真是六御魔君?还真看不出来啊,你看上去就像一道美味的食物……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神色冷漠,一团浓重魔威骤然爆发,当场将包打听震退了一步。而两道充满杀意的目光,也是笔直落到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包打听,迅速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:“哈哈,您先消消气,魔君……”匆匆抹一把头上的汗水,退开两步,朝着房内躬身一摊手:“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冷哼一声,昂首阔步的当先迈入,楚天遥紧随在他身后。包打听最后入内,四面张望一番后,小心的掩起了房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