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1章 老妖王
    被发现了!

    在茶杯穿透屏风,在地面上砸得粉碎时,叶朔的身形已经迅速化为一道流光,直入主卧,冲破窗框,灵力提升到了极致,飞快的朝前方奔逃。

    八尊者冷哼一声,身形一晃,同样化为一道灰箭疾贯而出。风吹影摇,片刻间房中就只剩得了乐梵一人,望着空旷的托盘,以及散落一地的茶杯碎片,脸上是一片困惑未解。

    宽广的原野间,两道身影一前一后,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大戏。

    八尊者最初虽是慢了一步,但他灵力充沛,前后脚的差距被瞬间弥补,始终是紧紧缀在叶朔身后。

    若不是靠着神行烈的指点,令其利用地形优势争取时间,恐怕叶朔根本就支撑不到现在。但即便如此,两人间的距离却依旧在不断缩短,自背后袭来的那一股强大压迫,也是越来越沉重了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强敌紧跟在后方,叶朔自然不敢再随意撕裂空间。以对方的实力,可以轻易的扰乱整片空间波动,到时一个不慎,就是被卷入乱流的下场。

    方才在房中,叶朔已经隐约的判断出,对方的实力,应该是处于通天境一阶后期,远比此前追杀他的血云堂三堂主司空魏强了许多。虽说若是动用十方杀傀,应该也能成功解决,但问题就在于……他不想在九幽殿的人面前使用涅槃级傀儡!

    这个势力,太神秘也太可怕了,很难保证他们究竟有着多少自己所不了解的手段。一旦动用十方杀傀,能顺利毁尸灭迹倒好,但万一出了什么差错,让他来得及将消息传回总部……到时单为这傀儡,必然就会引出更厉害的尊者,甚至是实力更在涅槃境之上的……!

    在万不得已之前,叶朔仍是能逃则逃。此时他已经被迫自燃元神,爆发开一股强大灵力,速度陡然提升,再度将间距拉开了一程。

    叶朔这一边是疾如奔命,对八尊者而言,倒是不慌不忙。双方的实力差距明摆在那里,这小子能撑到现在,就已经很让他吃惊了,不过,这样的局面并不会维持太久的。

    若是同样燃烧元神,他自然能瞬间追上对方,不过以自己的实力,他犯得着去为一个通天境之下的小子燃烧元神么?

    两人一路穿过树丛,惊起片片黄叶漫天飘飞;穿过湖面,炸得湖水掀起惊天波涛。这一追一逃,竟然已是越过了大半个妖域。

    再次抵达一块平原时,巡逻的妖族侍卫注意到两人,正要上前盘问,叶朔心念一动,魂力大面积释放而出,借助魂师的能力,操控着它们向八尊者扑去。而他自己,则利用这片刻的阻挡,再次向妖域更深处奔逃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黑压压拥来的妖族侍卫,八尊者冷哼一声,前冲的身形片刻不停,双目中射出两道血光,一瞬间就将拦路的侍卫群炸成了一片血雾。穿透重重血影,脚步竟是片刻未止,加身的鲜血,也被他以灵力尽数冲散。

    跨过一道田埂,八尊者抬起的手臂,在半空中竟是诡异的伸长,超越了空间界限,干枯的手指已经捏上了叶朔后领。

    叶朔不等他这一下抓实,身形蓦地一矮,脚底急转,已与八尊者面面相对。掌心一翻,飞快的祭出一块灵符,一道强大能量骤然激发,朝八尊者面门涌去。

    意外的攻击,令八尊者略微一怔。等他挥手间将灵技破解,叶朔已是利用这片刻的时间差,再度拉开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但叶朔的好运也并未能维持多久,不仅是自燃元神已经达到了临界值,而前方紧接着出现的,就是一座断崖!

    叶朔疾冲的脚步,在断崖前生生收住,脚底在草地上拖出了一条足有数米的深长沟壑。下一刻,当他匆忙的转过身,迎上的就是八尊者阴森而略带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血云堂上报所说,那个能击杀通天境的小子吧?”八尊者冷漠的微笑着。手掌抬起,指节在灵力的震动下,自行发出了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咔声。

    “跑什么啊?就让我看看,你到底怎么击杀通天境。”

    血云堂上报……原来自己杀死司空魏,不仅是引来了血云堂一场铺天盖地的追杀,他们还把自己的情报……上报给了九幽殿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八尊者究竟是如何认出自己,但眼前的情势,都是已经被他逼到了绝境。叶朔的脚步朝后方稍一挪动,脚底便是踏落了几块碎石。而八尊者又向他走近了几步,似乎并不急于动手,反而在等待着他的绝死反击。

    这座断崖并不是万丈深渊,在下方大概数十丈处,便是一片浓郁的花海。但根据神行烈的灵魂警示,这里是妖族的禁地,四面都布有强大禁制,一旦擅入,同样是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一步步逼近的八尊者,再望望后方的大片花海,叶朔咬了咬牙,将心一横,纵身跃下了断崖!

    就在叶朔下落的身形即将跌入花海时,半空中果然浮现出了一道血光屏障,在穿透禁制之时,无数强大的电流朝着叶朔体内涌入,刹那间便是令他浑身爆血。

    滚倒在地面时,叶朔顾不得处理伤口,连滚带爬的强撑起身,继续朝着花海深处奔逃。

    八尊者看到这骇人的血光屏障,目中也闪过了几分凝重。沉默片刻,双手呈伞状在身前扣拢,掌心空处,一团磅礴能量缓缓成形。

    即使远隔数里,叶朔都能感到那股逼人的压迫滚滚而来,扭曲了天地,那起码……也是禁咒级别的能量波动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禁咒悍然降下,血光屏障,被短暂的炸开了一个窟窿。八尊者的身形也在此时化为灰影,朝着花海中急掠而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叶朔,正躲在由花海堆积的一道谷口。前面已经没有路了,而他能感到,八尊者的神识覆盖了整片花海,正在一寸寸的扫描过来……很接近了,再要不了多久,他就会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地了!

    暗暗握紧了拳头,透过丛丛花海,凝视着遥远处那道噩梦般的身影,叶朔泛着血红的双目中也飞快闪过了一丝厉色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被他找到的话……逼不得已,也只能用十方杀傀拼一把了!

    属于八尊者的神识继续移动着,就在那股无形之力即将笼罩叶朔周身,而叶朔也发狠的捏紧了储物戒指,便要唤出十方杀傀时,忽然有另一股力量将他全身锁定,而且是不容反抗的将他拉进了另一片空间!

    当眼前的视线恢复清晰时,叶朔惊讶的四面环顾。这里就像是一片世外桃源,一切的景象安详而美好,四面种植着一棵棵桃树,粉色的花瓣在空中宁静的飘飞着。前一刻还身处花田,再睁眼竟就进入了一片完全不同的世界,这突兀的转变,犹如时空易位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是最令叶朔惊讶的。以他的经验,这片空间依然是依附于花海空间,却又独立于花海之外,这里是……一片更加强大而有序的自成空间!

    “呵呵,小兄弟,到了这里,你就可以安心了。这里才是我妖族真正的禁地,与外界的空间完全隔绝,旁人不经我允许,是进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叶朔还沉浸在这空间异象中,震动不已之时,在他耳旁,忽然响起了一道苍老而温和的声音。

    盛开的花地上,不知何时已是盘坐着一位白发白眉的老者。衣衫华贵,绸缎般的长发顺垂的披拂在身侧,面容慈和,目光深邃。周身的气息虽如古井无波,但叶朔却能感到,在他体内沉淀着一种澎湃的力量感,此人的真实境界……恐怕远比那八尊者还要强大得多!

    在这位神秘强者面前,叶朔不敢耍滑,恭敬的上前拜道: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!不知前辈您是……?”

    同时,在他的识海深处,神行烈的灵魂前所未有的剧烈波动起来。那是一种混杂着怀念、敬仰、愧疚、痛心、怨恨……仿佛包含了世间所有的复杂情感。在它的触动之下,就连叶朔都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那神秘老者淡淡一笑,缓缓启唇。声音低沉,其中却透发出一股无上的法则之力,有如天域梵音:“我乃是这万象妖域之王。吾名为——蛰敖。”

    万象妖王!

    这一回,轮到叶朔自己的心脏大跳了。

    这真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,自己怎么偏偏就撞进这个老怪的地盘来了?

    但在一瞬间的大惊过后,叶朔很快也就冷静了下来。如果妖王对自己真有恶意,只要在八尊者追杀自己时,置之不理也就是了。自己与他素不相识,想来他也没有必要专程救下自己,再意图加害……

    克制着躁动的心绪,叶朔面对着妖王蛰敖,再次施下更大的一礼:“拜见妖王陛下!只不知陛下……为何要搭救晚辈?”

    蛰敖缓缓抬起目光,面上露出了一个清淡的笑容:“追杀你的,应该是九幽殿来的小鬼吧?如今我族丞相密谋篡位,也是他们在背后撑腰。我帮你,也是在帮我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九幽殿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虽然不敢相信妖王搭救自己,当真只会为了这样简单的理由,此时叶朔仍是下意识的发问道,“人族与妖族本应井水不犯河水,他们为何要干预妖域的内部事务?难道,真的只是唯恐天下不乱?”

    蛰敖摇了摇头:“九幽殿一向与魔族交好,此番应该是魔族想要削弱我妖族的实力……扶持一个能掌握在手中的傀儡,总比任由我妖族自行发展,要稳妥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蛰敖抬起头,缓缓的吐出一口气,语声飘忽,有如自语:“魔族那几个皇者,除了极道老家伙,其他都是一个比一个有野心。不过他们再狠,也没有当初的六御狠。他的狠,是对异族不留任何活路的狠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在此插不上话,只能在一旁僵硬的点着头,以示附和。好在蛰敖并没有让他尴尬太久,很快就转向他微笑道:“你是不是很想知道,按照外界的传言,我本应是在云游四海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我身为一族之王,又为何会显得这般落魄?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蛰敖也就顺势说了下去:“我在数百年前的一次修炼中,受了重伤……不仅是未能如愿突破境界,反而受到了大道反噬。此事一旦让我族人知道,必然掀起大乱,因此我只能假托云游,尽量避免与他们相见。

    千年前,我万象妖域占据了魔族的赤炎之森。都说赤炎古树内另有秘密,但我却始终参悟不透……百年前受了大道伤后,我更是将几棵古树移植到了禁地空间中,每天对树静思,希望能从其中找出令魔族强大的根源,治疗我的伤势……”

    神行烈的灵魂,再一次出现了剧烈的波动,震撼而心酸。

    此时在这片空间中,那一棵棵巨树已经褪去了桃树之形,化为了叶朔所熟悉的赤红色古树。空间波动,在这一刻仿佛也变得血腥而肃杀起来。

    要说赤炎古树的秘密……应该就是内部的赤炎古种。但根据传言,只有血统纯正的魔族才能得到古树认可,进而得到古种。

    这老妖王既非魔族,想来就算再对树参悟个几千年,也是无济于事。难怪他即使坐拥整座圣林,甚至一并占据了赤炎古碑,却始终无法解开其中的秘密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千年前圣地被夺,魔族却隐忍不发,要说六御魔君的陨落,令他们无暇对外发动战争,恐怕只是原因之一。也没准正是当时的魔皇有意将计就计,打算利用赤炎之森绊住老妖王,趁机图谋整个万象妖域……

    “年复一年,我体内的大道伤痕也在不断扩大,再这样下去,我不知道还能剩下几年的生命。恨只恨,如今我妖族正值内外交困,我不忍,大好基业亡于外敌之手……我不忍,妖族的万千子民将遭奸人所害……!”

    蛰敖说到此处,已是声泪俱下。这英雄迟暮的景象,虽然也让叶朔为之深感悲凉,但此时在他心中,更多的却还是困惑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跟自己一个外人说这些?就算他这次对自己有救命之恩,自己也不会就一时头脑发热,去替他平定妖族内乱啊?

    但还没等叶朔想出个所以然来,神行烈的灵魂波动已是剧烈到了极点,震得他的太阳穴都是嗡嗡作响。下一刻,流光显化,神行烈的身形在空地上突兀现出,对着蛰敖深深拜倒。

    “属下拜见妖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