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2章 符师等级考核
    第一次来到符师门的珂美,简直是看什么都新鲜,一路蹦蹦跳跳,指点着沿途的景观。周雨艳则是依然沉默,埋着头快步跟在二人身后。每有弟子经过,都会匆忙按紧脸上的面纱。

    叶朔无心带二人闲逛,穿过重重院落,最终在一间环境清幽的宿舍前停下脚步,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来开门的是苏半夏的室友,这段时间叶朔时常往这边跑,双方早就混得熟了,此时只是冲他点了个头,就回到桌前继续补妆了。叶朔也是习以为常,跨进房门,冲身后的二女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半夏,我给你带来了两个朋友。她们都是我们之前那支冒险队的同伴。”犹豫片刻又补充了一句,“也是……最后见过殷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半夏,苏半夏?”还不等叶朔再做详细介绍,珂美就瞪大了眼睛,“你就是阿泽的未婚妻?”

    听到殷泽的名字,苏半夏整个人都是一怔,珂美却早已自来熟的跑了过来,坐到床边握住了她的手,兴高采烈的道:“阿泽是个好人,他经常跟我提起你的!所以咱们虽然素未谋面,但是姐姐的大名,小美早就如雷贯耳了呢!原来姐姐这么漂亮!”

    若不是叶朔一早知道,还真看不出她曾经喜欢过殷泽。不过这样的话,对于她会因吃醋而不愿与苏半夏友好相处的担忧,倒是可以彻底放下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周雨艳怯懦的等候在门外。曾经她也是一个像珂美一样,具有青春活力的女孩子,但是在面容尽毁之后,她却是再也没有办法大方的去交际了。望着一旁那名专心补妆的女弟子,眼中沉淀着一片深深的忧伤。也许这一辈子,自己都没有再像她那样化妆的机会了……

    珂美叽叽喳喳的和苏半夏聊过数句,目光朝房外一转,主动介绍道:“那是我朋友雨艳,我们之前遇到了一点事,为了治疗,现在身无分文……”咬了咬嘴唇,双眸又很快的清亮起来,“不过你放心,我们不会赖在这里白吃白喝的,让我帮忙干活抵债好不好?小美什么都会做!”

    苏半夏温柔的摇了摇头:“干什么活呢?你们都是我的好姐妹,以后吃穿用度,只要有我的一份,也就一定少不了你们的。”牵着珂美的手站起身,一路走到门前也拉住了周雨艳,带着她们一起回到床边,“不过希望你们可以经常陪我说说话,跟我讲讲阿泽在妖域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就该是几个女孩子的私房话了。叶朔默默的退出了房间,看到苏半夏刚才的神情,他就知道,自己这一步是走对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这一次终于开窍了啊!”要凑热闹,果然少不了神行烈,“主动把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留在身边……虽然其中一个脸已经毁了,但另一个可是还含苞待放的啊!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到哪里去了!”叶朔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它一番,“我只是觉得半夏很可怜,她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了。虽然她看上去还是很坚强,但我知道,她心里一定不好受,又没有人可以倾诉。所以我才想找两个同龄的女孩子来陪陪她,时常开解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虽然始作俑者是苏言默,但令得苏半夏陷入如今的境地,叶朔总觉得自己也有份。那么,他就有必要负责到底。

    神行烈怪笑起来:“哦,原来你是为了‘半夏’,不是‘小美’啊。那也正好,小美就留给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要乱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举除掉了两个敌人后,叶朔在符师门的生活也变得格外愉快起来。他的精神力正在稳步增长,隐隐有取代冷栖,成为门中第一人之势。而苏半夏自从有了珂美和周雨艳的陪伴,心情也是一天天的转好,一切都在如自己所希望的发展。

    几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,叶朔的实力,也在这段平稳的修炼中正式晋入了修气三段!

    接下来,符师门的所有弟子都将迎来一场重要的考核。那将关系到他们今后的职业发展,有人期待,有人焦躁,备考的浪潮席卷了整座门派。

    等级考核,每半年举行一次,据说要求相当严格。在叶朔的室友中,就曾有人连考数次不过,这一年他早早的闭了关,就连偶尔到食堂用饭,手中也在不住的虚掐着各式印诀。托他的福,整间宿舍都进入了考前惶恐期。

    临考之前,弥慎专程把叶朔叫到了自己的房间中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你可不要再作弊了啊!精神力和魂力的差别,就算外人会忽略,但那些考官一定能看出来的!一旦在考场上发现作弊,三年之内不得再次参加考核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叮嘱得苦口婆心的弥慎,叶朔一脸委屈:“师父,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那么爱作弊的人么?上次,我那还不都是为了捍卫师门的荣誉吗?”

    弥慎笑而不语,只用一副“早就看穿你了”的表情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终于到了等级考核的日子。

    考核地点,设立在一座大国的符师工会中,那里也同样是整个灵界大陆上,规模最大的符师聚集地。

    由于符师群体的稀少,有资格举办考核的也是独此一家,因此每到考核其间,所有的符师都会从大陆各地赶来,对于符师门这样的偏远宗门来说,这也是难得见到那些大势力弟子的机会。

    由于路途遥远,符师门众人专程提前了一个月出发。所有的弟子几乎都要参加考核,周雨艳不愿抛头露面,珂美虽是满心想去瞧瞧热闹,最终却还是留在了师门中照顾她。

    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手续办理后,叶朔等人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符师工会,是一栋气势恢宏的建筑,足有几层楼高,尖尖的塔顶直入层云。

    建筑上层,都是留给工会长老的房间,每一次的考核,都是在一楼大厅中举行。

    叶朔随着众弟子鱼贯而入,这工会内部也是修造得金碧辉煌,大厅宽广得一眼望不到边。共有十处环形通道,分别通往对应的十座考场,而通道之外,则有序的设立着一排排长椅,想来是供众人等候休息之用。

    符师门弟子到的时候,其余各大势力的弟子也都到了不少,依宗门划分出了整齐的版块。其中也有不同宗门的弟子彼此结识,在大厅中相互走动,热情的打着招呼。而即使同时容纳了这许多门派,厅堂中却也是丝毫不显拥挤。

    所有通道中最引人关注的,自然就是那标示着“天符师”的考场了。在每个领域,站在顶点的人都是传说中的存在,是足以令无数人翘首仰望的。而天符师,自然就是所有符师心中的向往。

    考核从二印开始,直到九印考场都允许外人参观,但灵符师和天符师的考场却是绝对封闭,据说是因为他们在考核中需要动用更多的精神力,不能有半点分心。单是这一点,就已经将灵符师和天符师从寻常符师中划分了出来,将他们的地位拱托得更加超卓。

    此时灵符师的考场中,有零星数人正在进行考核,但天符师的通道,却是空空荡荡。据其余弟子说,这一点都不奇怪,因为天符师是相当难得出一个的,有的时候,连续好几年都没有人考天符师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大厅中的弟子却仍是时不时就好奇的向天符师的通道投去一眼,期盼着能见到一位参考的准天符师,哪怕只是让自己瞻仰一下他的荣光也好。

    考核在一天之内将会进行多场,各大势力可以自由选择应考时间。不过即使是参加下午的考核,大部分人还是早早就赶到了。不说别的,在这样的氛围下进行复习,就比窝在客栈中的效果好上了数倍。

    等候期间,弥慎也反复叮嘱众弟子,保管好自己的准考牌。这块令牌就相当于一个身份的凭证,牌面上印有考生的简易个人信息,通常是在临考前的一个月才会正式下发。如果没有准考牌,将直接取消考核资格。

    叶朔再次检查了一遍储物戒指中的准考牌后,也就随意和身旁的室友们闲聊着。

    “考核通过以后,是一个月之后发证书吗?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之后就会出结果,不合格的会被通知补考,如果没被通知到就是过了,月底会颁发证书和徽章。到时候就是直接下发到各大宗门,不需要我们再专门跑一趟了。”身边的弟子极尽详细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等我们考完就去帮你打气!”另一名弟子激动的握了握拳头。在他头上还扎着一块布条,上面写了“必胜”两个大字,此时的他,看上去浑身都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笑着摇了摇头:“别光顾着我这边,你们自己也要好好努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一次咱们宿舍都过了,我就请吃大餐!”又一名弟子站了出来,他的提议自然得到了一致通过。

    众人笑闹声中,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朝这边快步走来,停在了叶朔身前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怎么还在这里?我找你好久了!走,跟我一起考灵符师去。”

    叶朔抬起头,眼前的竟然是灵符宗的弟子,上次“赛前预热”时,被他用魂力取巧打败的明季同!

    “不,你自己去吧。”叶朔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。但明季同却似是和他较上了劲,坚持着非要和他一起参加考核。叶朔正自无计,大厅的喇叭中忽然响起了广播:“二印符师第二场考核即将开始,请参加二印符师考核的弟子,带好你们的准考牌,到二号通道前集合。再重复一遍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站起身,冲着明季同耸了耸肩:“如你所见,我现在正要参加二印符师的考核,不能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明季同整个人石化在了当场,还不等他做出反应,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刻意放大的嗤笑声。

    “明季同,听说你上一次输得还挺惨的,我们还琢磨着帮你报仇呢。闹半天你就是输给一个初级符师啊?”

    这几人同样穿着灵符宗的服装。往日在宗门中表现平平,但家境都是相当优越。即使同样是富家子弟,相处间也会进行攀比,对于明季同这一类家世不如自己,风头却是力压众人的,这帮二世祖们早就看不惯了。这一次逮着机会,自是要卖力的奚落他一番。

    这一人话音刚落,另一名满口黄牙,脖子上挂着手指粗的金项链的弟子立刻接口:“兄弟,你就是闭着眼睛,也不会输给初级符师吧?”一边说着,故意用手肘撞了撞身旁的弟子。两人对视一眼,挑衅的瞪向明季同,一齐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明季同这时才终于回过神来,不理会仍在一旁笑得起劲的几人,匆忙向叶朔道:“我知道了,你是不是平时都忙于修炼,还没有参加过考核?今天是准备一级一级全部考上去?那我就在这里等你,到时候咱们一起去考灵符师!”说完,径自在边角的长椅上坐了下来,掏出一本笔记,埋首翻阅。

    叶朔一眼瞟去,就见那笔记上密密麻麻,布满了大量的蝇头小字,就连符箓样本也画得有模有样。看得叶朔一阵唏嘘不已,看来这一位,倒是个货真价实的学霸啊!

    当众输给自己之后,没有心生怨恨,反倒是诚心想和自己共同进步……人品倒也不错。这样一来,对于上次取巧赢他,叶朔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了。不过更让他烦恼的,是稍后该如何打消这位大学霸的热情。实话实说是肯定不行了,难道说自己就想等到下半年再考三印?任性?

    然而,在正式进入考场后,叶朔忽然觉得明季同的麻烦已经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由于精神力讲究的是基本功,符师职业大多是从娃娃抓起。因此来考二印的,几乎都是一些七八岁的小孩子。整间考场,竟然就只有自己一个成年人……这种感觉真是别提有多怪异了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个小女孩好奇的走到他面前,歪着头打量他,奶声奶气的道:“大哥哥,为什么你都这么大了还来考二印啊?你是不是特别笨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哥只是之前都没有来考而已。”叶朔不得不把明季同的误会搬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咦,是么?”小女孩咬着手指,目光中仍然充满怀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