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8章 围杀,倒打一耙!
    “我名为白羽,二十岁成就帝境,号曰白帝,世人皆尊称我为‘帝君’。”

    白帝淡淡的说着,话里依然透着一种傲视古今的霸气。自道帝号,本是想让叶朔也依样称呼,最后却终是在他一口一个“前辈”中败下阵来,叹了口气,身形便化为零散的光点,步入了叶朔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千机诀你可以开始修炼了,以后我就在你的灵魂内休养生息,再会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再次惊醒之时,环视四周,果然又是那熟悉的山洞景象。摸了摸眉间,触手微热。

    虽然一切似乎无甚差别,但他却是知道,此时正有一位来自远古的大能者,正在此栖息……

    随后,叶朔的意识中竟然传来了千机诀的所有修炼方法,以及更为高等的空间秘法,甚至是各种傀儡的制作方法,只不过对于那些千奇百怪的材料,他还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骇人啊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沉浸在修炼中,各式元素在身周悬浮,交织着清晰的空间波动,而叶朔面容上的喜色,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浓郁。

    这千机诀,还真是一门接触得越多,就越显高深莫测的秘法啊……短短几天时间,他就感到自己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。虽然现在手边没有材料,无法尝试组装机关,但要说最大的收获,应该就是他学会了空间秘法的另一种运用形式——自成空间!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可以将敌人拉进自己所创造的空间,到时他便是空间的掌控者,自然可以最大限度的封锁敌人的力量。虽然这套秘法他还只是初学,所能创造的空间面积有限,也无法对境界上差距过大的敌人使用,但在寻常的战斗中,冷不丁施展出来,也能算是个特别的杀手锏了。

    长长吐出一口气后,叶朔站起身,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有些僵硬的四肢。朝着洞穴深处郑重一拜,便毅然转身,大踏步的跨出。

    休息了这么多天……也是时候去狩猎了!

    身处旷野,叶朔凝立不动,灵魂力量大幅度散开,快速的扫描着整片秘境。而他也惊喜的发现,这段时间闭关修炼千机诀,令他的魂力无形中也增长了许多,照这个速度,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他的目标了!

    扫描过一片区域后,叶朔的灵魂力量继续移动,而就在这时,在他身旁飞快的闪过了一道人影。晃过他面前时,动作分明是刻意停顿了一下,就似是有意要让他看清。接着便再不停留,朝着荒林中的方向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那个人……叶朔双目微眯,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,应该就是当初被火焰魔狮追杀的人!

    被幻术操纵的诱饵么?说到底苏言默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。那好,我就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!

    叶朔眸中划过一道冷光,毫不犹豫的腾身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人影的速度始终是不快不慢,刚好控制在能让他跟上的距离。两人一路冲过荒林,身周景物突变,一排排树木就如同是被刷子抹掉的图画一般,齐刷刷的消散无踪。干裂的土地纵横蔓延,四周斜插着一柄柄废弃的铁剑,倒还真是有了几分“荒鉴谷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叶朔再提一次灵力,紧追在那人影身后。跨过重重残兵,跃过层层断谷,直到那人影忽然停了下来,“砰”的爆裂成了一团虚无,原来只是一具灵力分身。叶朔的脚步也随之一顿,但就在这一刻,他脚下的土地忽然炸开了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,瞬间席卷整片山谷。

    叶朔能感到,自己的身子仿佛被什么特殊的磁场束缚住了,僵硬的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抬起。一道道如碗口粗大的雷霆,也在同时向他包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明知中计,叶朔却是毫不慌张。既然他已经踩进了陷阱,那么接下来,布陷阱的猎人就该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被雷电遮蔽的目光尽头,果然远远的出现了两个人影。一人抬手打出灵符,双掌交迭,紧贴灵符表层,一股股暗黑色灵力不断朝其中注入。

    “四方疾,神魔泣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是十分俊秀的面容,已经被那一脸的阴毒完全扭曲。而他夹杂着刻骨仇恨的声音,也继续在这片山谷中缓缓回荡。

    “阴阳易,乾坤变,天恸鬼哭!”

    灵符中瞬间阴芒大盛,一道逆噬天地的强横波光朝着叶朔扫来,化为一片庞大的紫黑色火海,外侧翻涌的火苗,每一朵细看之下,都是一只只狰狞的骷髅头。相邻的空间,都在火海的烧灼下微微模糊。

    而这火海之威,似乎更触动了下方的雷电磁场,整片土地暴动得更加剧烈起来,雷霆再度拓宽数倍,炸得黑色火海片片翻卷。两者互不相融又彼此相混,每一片火苗中都参杂着刺目的焦雷,电光连闪,空间爆裂,形成了一场无与伦比的视觉震撼。

    处在陷阱中心的叶朔,终于是艰难的抬起手,双掌中飞快的形成了两团金色能量,连成一片光幕,死死的抵御着加身的恶咒。但双方的力量实在太过悬殊,在火海的威逼下,叶朔的双腿依然在一寸寸的朝地底陷落。

    “蠢材,你挡不住的……”远方的两道身影已经走到了近前,果然正是苏言默和冷栖。站在土坡上沿,冷冷的欣赏着敌人的毁灭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监控死角,又有雷电磁场……否则你以为,我到底是为什么选择这里来当你的墓地啊?”

    刚刚发动过禁咒,即使有大部分是借助灵符之力,此时的苏言默依然累得气喘吁吁。但紧盯着黑色火海的目光,却是燃烧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炽热。

    冷栖的目光也在火海前停留片刻,相比之下,他却是更加谨慎的在打量着四周的变化。渐渐的,他的眉头皱了起来:“你有没有觉得,有些不对劲?”

    此时禁咒已经完全压落,凹陷的山谷中仅见得一片燎原火海,叶朔的身形则是早已看不到了。苏言默这才从狂喜中清醒了几分,顺着冷栖的指点,他也隐约看到,脚底的地面正在凹凸起伏,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,正在地底飞速流窜,等待着破土而出……

    “雷电磁场在自动聚集!”冷栖终于看出了奥秘,“不好,快退!”匆忙拉苏言默一把,大幅度的向后方纵跃。

    也就在两人避退的同时,在他们先前所立之处,炸开了一阵惊天雷暴。波及之广,几乎是将整块土地彻底炸成了粉末。想来是禁咒接触地面后,导致了雷电磁场的全面爆发。方才要是退得稍慢些,恐怕他们就已经要给这场亲手铸就的死局陪葬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苏言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在禁咒的余威已经完全结束后,方才的小山谷,已经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陷坑。焦烟四溢,有如坟场,地面上依然流窜着一簇簇碎小电花,昭示着片刻前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怎样了?已经被炸成灰烬了么?”苏言默壮着胆子,走入陷坑中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冷栖皱了皱眉,加快脚步跟上了他:“正面挨上禁咒,后果如何你应该很清楚,这一招当初不是连独角吻鳄都干掉了么?快走吧,其他人很快就会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苏言默却是不敢懈怠。几次的经验告诉他,对叶朔,在没有亲眼见到他的尸体之前,都绝对不能掉以轻心。上次在赤炎之森,自己就已经吃过一次亏了……

    小心的避让着脚底的电流,苏言默在满目焦黑中一寸寸扫视,指望着能找到一片残破的衣角。冷栖则是一脸焦急,叶朔固然要除,但他还要考虑在师门中的影响。这副场面万一给其他师兄弟撞到,他要怎么解释?

    “你们是在找我么?”

    山风吹拂的荒野中,忽然响起了一道淡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言默大惊转头,只见那本应已经在禁咒中死无全尸的叶朔,此时却是好端端的朝他们走了过来。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多少破损。就好像……刚才他是挪移到了另一片空间中一样……!

    “抱歉,我并没有被炸成灰烬。你们在找的,也许是你们自己的下场。”叶朔咧嘴一笑,目中涌动的却是寒入骨髓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你怎么可能接下禁咒还安然无恙?”冷栖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叶朔森然一笑:“这个世上,让你意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!”话音刚落,体内猛地爆发开一股吞噬之力,盘绕在两人身周,如鲸吞般将他们的灵力尽数吸取。

    当初在赤炎之森时,叶朔还仅仅是被动吸收,何况那时的掠夺范围较为广阔,对苏言默等人的灵力本源倒并未造成过大的伤害。而如今他已经对那块神器碎片滴血认主,又是刻意将吞噬之力压缩在两人周身,短短片刻,几乎就将他们的灵力掏了个空。同时就如取水时破坏泉眼一般,短期内他们体内恐怕也很难再生出新的灵力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最好克制情绪,一旦精神卡下降到0,可就要出局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漫不经心的提醒,听在惊骇的两人耳中,有如绝处逢生。是啊……还可以出局啊!只要出局了,他们就不用再面对这个魔鬼,就可以重新回到师门的保护下……一时间,他们几乎都在极力放大心中的恐惧,指望着精神卡的数值降到0点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你们出局的。”叶朔此时的表情,就像正在拨弄着利爪下的两只老鼠,“简单说吧,苏言默,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你再活着出去!咱们之间的账,今天就在这里好好算上一算!”

    他们想在这里暗杀他,不巧自己也一样!

    当两人在他先前的一句话下,不约而同的查看起了精神卡时,叶朔当着他们的面,猛地手掌紧握:“空间封锁!时间加速!”

    一层无形的空间屏障,将三人同时笼罩了起来。此时在这片空间中的法则,已经和外界有了微妙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我们所处的这片空间,时间流速已经和外界不同了,这应该可以让我们的游戏,更加延长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言默和冷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精神指示卡犹如凝固一般,无论他们的恐惧再怎样提升,数值都无法再降低一格,顿时陷入了彻底的绝望中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感应到,这片空间现在已经和试炼空间隔绝开了,他们无法再通过精神卡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冷栖强撑着镇定,面对着眼前犹如地底修罗的身影,极力劝说道:“叶朔,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你若是在这里残杀同门,等离开以后,你要如何交代?”

    叶朔笑容不改,只是眼底的一丝冰冷更为浓郁:“你们打算在杀了我之后怎么交代,我就怎么交代。”

    冷栖仍想再劝,站在一旁的苏言默却是忽然仰头惨笑起来。他笑得浑身颤抖,脸上都隐约泛起了青筋,面容在极致的恐惧和恨意交杂下,显得相当狰狞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的命是真的很硬,是我所见过的第一人……”惨笑中摇晃着竖起了大拇指,“佩服!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真的以为你就赢了么?你真的以为我会束手待毙么?”苏言默双眼暴突,随着“砰”的一响,在他身旁瞬间出现了一只豹形灵兽。前爪在地面缓缓轻刨,面朝着叶朔,露出了锋利的獠牙。

    叶朔双目略微一凝:“原来你真的有一只妖兽。看来赤炎之森中的古怪,应该不仅仅是幻术吧?”

    以他的实力,显然还不足以收服这种级别的妖兽,看来是他的家人为了保护他,专程留在他身边的。但他却拿来干那种事……

    苏言默森然狞笑:“不错!我没必要把所有的底牌都展示在你面前!”脚底朝后方平平擦出,同时朝着妖兽一挥手: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叶朔尚未出手,在他额前已是闪过了一道幽光,神行烈瞬间化形而出,半空中恢复到了原本的体形,朝着那豹形妖兽直扑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就留给我!好久没看到这样的美味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笑,不再理会一旁的战局,面朝着眼前的两人,身形忽然一晃,闪电般欺近冷栖身前,反肘当胸直撞。趁着他吃痛之下,上身后仰之隙,顺手拔出了他腰间的佩刀,脚步再转,下一刻已是到了苏言默身前,一刀挥出,当场割裂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这一幕实在发生得太快,就连一旁的冷栖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血花飚溅,苏言默面上闪过了一丝痛楚,抬手缓缓抚上颈间伤口,怔怔的注视着染遍手掌的鲜血,眼底万般情绪交织,恐惧,怨恨,悲伤,不甘……但这一切,伴随着他眼中生机的涣散,都在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终于,他的身子无力的栽倒了下去,抬起手试探的向前摸索,似乎想抓住眼前的一根草茎。但在最后,他的指尖仍是徒劳的僵硬了,瞳孔慢慢的扩大,死不瞑目!

    冷栖整个人都惊呆了,好半晌才壮着胆子走到苏言默身前,蹲下身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,这一来就更是令他全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叶朔……你,你竟敢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然真的杀了苏言默,这也是断绝了自己进入天宫门唯一的机会啊!

    虽然早就知道,此人不是一个最好的合作对象,但是他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希望……唯一的!

    在片刻的头脑发蒙后,冷栖痛定思痛,看向叶朔的目光充满杀意。

    没错,如果能为苏言默报仇的话,说不定苏家会念自己的恩,那么事情就还有商量的余地……

    陷入疯狂的冷栖,完全忘了现在的自己灵力耗尽,根本就不是叶朔的对手。在**的驱使下,他的手中已是飞快的翻转起了一条黑色锁链,一道道重锁朝着叶朔砸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叶朔却始终是不慌不忙,应对间就仿佛是在逗着他玩一般。这也令得冷栖愈发愤怒,每一道锁链都是全力挥出,密集如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激战中,叶朔的动作忽然一顿,一条锁链破空袭至,当场将他撞了个趔趄。冷栖还没来得及兴奋,就看到不远处,正有大批弟子围拢了过来,显然都是被先前禁咒的动静所吸引。

    自然,他们也看到了苏言默的尸体。

    当着所有人的面,叶朔忽然指着冷栖,大声道:“冷栖,你怎么可以这样呢!就算苏言默没有为你争取到推荐名额,你也不能杀了他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