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6.第606章 诸葛羽魄
    黑暗的摸索,除了偶尔的一些水滴声,便没有任何新的地方。这让也叶朔暗暗自问,不会真的是眼花了吧……

    心念刚动,仿佛是为了解答他的困惑,洞穴深处忽然出现了一道亮光。这一次不再一晃即逝,而是恒定的在前方闪烁着,像是在召唤着他。见状,叶朔立刻抛开了先前的想法,加快脚步向亮光处跑去。

    那亮光远远看去,依然细微,只似星点的火苗。但当叶朔一步跨入,两侧的景物风云突变,再等回过神来,整个人竟已置身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    超脱了时间与空间,无形无象,无物无我,犹如天地初开时的混沌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?”叶朔茫然的四面张望着。如果这是传说的须弥芥子空间,又是由谁所布下?空间的主人,现在何处?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轻哼,带着磅礴的灵力波动,突然响起,声音震动了整片空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叶朔身形急转,目力也在灵魂的加持下扩大数倍,飞快的扫视过每一处角落,接触到的却始终都是一片白茫茫的空洞,并没有任何人的存在。而那带有些许威压的声音,却是再次在后方响起。

    “世尊?竟然还有这种东西存在?”声音的来源,叶朔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。他像是存在于任何一个角落,根本无从分辨他的方位。

    不,或许该说……两者根本是处在不同的空间,对方的所在之处,是一个更为高等的空间,所以他可以肆意的俯瞰自己……这样一想,叶朔顿时有了一种,自己成了纸盒里的白老鼠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世尊?那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不知道世尊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带了些笑意,不过很快又收敛起来,继续说道:“吾本名为诸葛羽魄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葛羽魄?”叶朔细细思考着,好耳熟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“诸葛?诸葛世家?你是诸葛世家的人?!”脑灵光一现,叶朔的面也涌起了一股浓浓的震惊。不止是被诸葛世家的名头所惊动,更重要的是后面的“羽魄”——飞羽翱翔,魂魄归天!

    当年,诸葛世家被誉为机关界数一数二的家族,可是后来一个人的出现,更让其他势力感到彻底的绝望。

    那是诸葛羽魄!

    诸葛羽魄不擅长机关创造,却拥有独一无二的空间属性,而其空间创造能力,堪顶级的空间师。

    空间师,虽然是一种小众职业,但修炼到登峰造极,同样可以创造一方空间。在这个世界,他便是规则,便是主宰!

    眼前这个虚拟空间,按照符师门所说,便是由诸葛羽魄所创!而他也被后世誉为“史第一的空间大师”。

    诸葛羽魄的名字不止在诸葛世家流传出来,相传其本人还加入了符师门。而现在他既然出现在这里,是否表明……传言属实?!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应该是在想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我是否当真加入了符师门?”诸葛羽魄像猜透了叶朔的心思一般,将他的心所想全部道出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看了,我并不在这里,我是这个空间的主人,同样的,这个空间本身便是我。而我和符师门,则是利益关系。”诸葛羽魄在这里稍作了一丝停顿,随后继续道:“顺便我想在这里找到我的继承者……三年了,可算找到了一个!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说我?”叶朔有些愣怔的指着自己问道。

    诸葛羽魄似乎并没有听出他的震惊,依旧是笑语从容:“嗯,叶朔?你拥有一些空间天赋,如果你愿意拜我为师,我将教授你平生从未触及过的知识——我敢说,不管是过去,还是将来,这都是你千载难逢的大机缘——那么,你的答案呢?”

    “你要教我什么?”叶朔抬起头,明知对方的真身并不在这里,他却仍是下意识的朝方打量着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已经看到外面那道无形的结界了吧……”诸葛羽魄的声音带着低沉,更带有丝丝灵力的威压,不过并没有任何敌意。这些扑面而来的灵力,反而给人一种身心舒畅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你要教我那道结界的制作方法?”叶朔一听之下,顿时产生了兴趣。虽然他早猜出,那应该只是对空间之力的特殊运用,但无论如何,那可是足以阻挡化气级的强者,更何况还是以妖兽的强悍体魄!

    然而,正当叶朔寻思着,那结界是否可以同样阻挡通天境的时候,诸葛羽魄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,将他异想天开的念头彻底打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如果是想我那个东西可以阻挡通天境的强者,那你想多了……”声音毫无起伏,非常的平静,完全听不出发出声音的人,此时的面部表情究竟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所想?”叶朔本来还有些失落,但他却渐渐的意识到,从自己进入这片空间之后,好几次他还未曾开口,诸葛羽魄已经做出了回答,难道他是有读心术不成?

    无意识的张大了嘴巴,叶朔不敢再胡思乱想,生怕自己心的秘密会被对方一点不剩的掏空!

    “……叶朔,我说过你的空间天赋很高,你到底要不要接我传承?”诸葛羽魄对叶朔这副表情也有些无奈,索性不作理会,再度开口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空间天赋?诸葛前辈如果那是你的传承,那这传承是?”叶朔虽然对诸葛羽魄,不,准确的说是传闻的空间家诸葛羽魄所修炼的功法很感兴趣,但是他的功法,对自己却并不一定合适,还是不要期待得太早为好。

    “算我说要你修炼我的功法,你也是修炼不了的。”果然,诸葛羽魄一开口是一瓢冷水浇下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所修炼的功法,本身是诸葛家的不传之秘。我能教你的只有,成为一名机关师。”

    “机关师?这是什么职业?”灵界大陆的各种小众职业,叶朔也能算是稍有耳闻,但却从未听过机关师之说。即使是当初在机关界闻名的诸葛世家,家族成员也大多是由阵法师和傀儡师组成,从未有人公然自封过机关师。

    “机关师,是一种研究阵法,制作机关走兽,布置陷阱等物的职业,这个职业和你们现在的……嗯,阵法师,还有傀儡师差不多吧。”诸葛羽魄停顿了一下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所以,果然还是从那两种职业演化而来的么……叶朔暗暗无奈,诸葛前辈还真是喜欢故弄玄虚啊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诸葛前辈,您为什么要找传承者,您不是已经是通天境了么?那样的话寿命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况且您成名在数十年之前,与其寻找传承者,为何不集精力,以求尽早突破到涅槃境?”叶朔话里话外,都透露着不加掩饰的怀疑。

    诸葛羽魄闻言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你警惕心是不错,不过这个原因如果我说了出来,你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我接受你的传承!”叶朔肯定的点头道。

    诸葛羽魄嗤笑一声:“哼,臭小子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是在算计我?我的传承不会作假,而你这么说,其实也是为了能以条件交换的立场,来接受我的传承,而不是作为受恩者……打得还真是好如意算盘啊。”

    心的想法再次被拆穿,叶朔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,干笑道:“前辈,这也被你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小子敢和我玩套路,你真的找错对手了……”诸葛羽魄说到这里,似是想起了什么,语声带有怀念的喃喃道:“这句话……还真是怀念啊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半空突兀的浮现出了点点晶莹,这令已经习惯了触目皆是空茫的叶朔,有些困惑的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现在和你说一下,一切的因果……”

    大片的晶莹光芒自动聚拢,凝成了一个由光影构成的人形。直到现在,叶朔才看到诸葛羽魄的真实相貌,面色带有些许苍白,黑色长发直垂到腰间,黑色的双眸深不见底,那平静的神情令人不敢小瞧。

    “我,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”诸葛羽魄这句话彻底推翻了叶朔的三观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你们所知的诸葛家的人,但我却是来自于另外一个诸葛世家……”诸葛羽魄说到这里,稳如千年寒渊的目光也产生了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“万年前,有一人名为白帝,他所建立的世界和现在不同,更加的和平。不过在此之前,其实也是现在这个时候更加的混乱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们的祖先,跟随白帝度过了种种,更是参加了一场改变一生的赛,最终赢得了整个世界的统一。(详情参阅七子作品《白帝》)”

    “万年前,我们诸葛家的创始人,也是当年白帝的爱人之一,在战后的白帝城创建了家族,传延至今。多少年来,我家族先辈都被世人视作那一战,大功臣的后代,备受万众敬仰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再强大的力量,也抵不过时间。在经历过极致的辉煌后,实际家族一直在由盛转衰。只是先祖们故步自封,由不得任何人来对家族非议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大约在千年前,我们的底蕴,终于被彻底的耗空了。在原本的世界里,已经很难东山再起。但为了家族的骄傲,为了保证我们的传承能度过万年,最终由家族高层商议后决定,选出几名有潜力的后代,通过空间穿梭的能力,来到另一个位面,延续我们诸葛家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的祖先,便是诸葛家被选的潜力股之一。但是这种方法再次出现了问题。在家族原本的考量,我们到了异世界,应该可以拥有超过千年的寿命。但在代代的传延,家族子孙的生命却是越来越短,直到我这一代,已经只剩下二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与死亡的赛跑,度过了一代又一代。先祖们还试过,将我们的肉身寄托在另外一个家族身,因为有了一个大家族的庇护,起独自存活更加的安全。而那个家族,也是你们如今所知的诸葛世家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距我离开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……因为晋升通天境的缘故,我的寿命起原来的二十年,大概增加了十年左右。不过离我破碎还剩下三年……三年后,我们诸葛家将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你们那一代的诸葛家只剩下你了?”叶朔初听时还有些恍然,逐渐的却是愈发震惊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将你们的传承留给这个世界的人呢?这个世界的人寿命你们都多……”叶朔说到一半,却是醒悟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出来了吧……我们诸葛家不希望我们的血脉受到改变,所以才没有和这个世界的女子结婚生子,不过我们诸葛家也已经走到现在了……只剩下我一个人了,算是有心打破陈规,也没有时间了……更何况我还被困在这里,至于传承者,也是你,可能是天安排你与我相见,学习我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里,你也应该明白,我为什么那么着急寻找传承者了吧?因为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结束了一番长篇大论,诸葛羽魄负手而立,面带伤感的看着叶朔。

    千万年传承即将毁于一旦的悲哀,同样令叶朔深受感染。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开口了:“诸葛前辈,我……”但还不等他正式表态,诸葛羽魄却是语气一转。

    “呵,不过这也由不得你。”起刚才的伤感,现在他如同变脸一般,面露笑容,一副奸计得逞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前辈!你耍我!”叶朔这才反应过来,不由为自己先前对他的怜悯大为懊恼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叶朔徒儿,还记得之前所谈的条件吗?”诸葛羽魄嘴角轻勾,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交给你的传承,准确的来说这是一本武技,但却又不是一般的武技,这种武技名为‘千机诀’!”

    千机诀?千机,代表是千种机关?不对,应该代表着千变万化之说……叶朔脑飞快的思量着。不过反正自己也不亏,技多又不压身,都已经有三个特殊职业了,还怕再多一个么?想着之后能够制作那些傀儡人偶等物,心顿时涌起了一股兴奋感。

    诸葛羽魄将叶朔的神色全部看在眼里,默默叹息了一声,才道:“千机之说,为万古之年,白帝所创,取自千古一子的白子所使用的千机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大道万千,武技无变,这本千机诀,将是改变这大道万千的一个基础。”说着,诸葛羽魄手掌一翻,一个细小的光球缓缓浮,融入叶朔眉间。

    随着千机诀的涉入,叶朔脑也开始浮现出了众多的画面,犹如立体投影一般,映着一个世界的沉浮与悲欢。

    那里,不是我们原本的世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