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3.第603章 多谢
    试炼之塔内。

    一道盘膝静坐的身影睁开了双眼,吐出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第一层对我而言根本没有效果。”叶朔在脑与神行烈交流,“因为我的体质一直都较特殊,对寻常人来说的适量,对我是远远不足。并且,人体各部位都是随着使用的过程,而被不断开发,我的精神意志力从来没有被动用过,打个方,可能已经结起了一层很厚的茧。要想疏通,必须大刀阔斧的将茧破开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之,是我还是很想进第九层!”抱怨到了最后,叶朔得出的是这样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先别急……”神行烈才说到一半,忽然语气一顿,“咦,你有没有感到,这房间的精神冲击波,好像忽然增加了一些?”

    叶朔怔了怔,刚才还没觉得,但如今他仔细感应,果然感到那原本如同细丝般的冲击波,已经扩增到了水流粗细。虽然那依旧是龙头下极细的水流,但不管怎么说,它的确是刚才增长了不止一倍……

    “循序渐进……”叶朔在脑默念着先前那弟子忠告他的话,“难道说,试炼之塔内的精神冲击波并不是恒定的,而是会随着塔内弟子的承受能力,而不断增加?”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他倒没有那么急着走了!

    无形的冲击波纹,依旧在黑暗持续的扩张着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控制室,冷栖手握操纵杆,一寸一寸的将闸门拉下。属于叶朔的房间窗口,已经被放大到铺满了整片屏幕,边角标记着冲击指数的水银柱,也在以一个失控的趋势,不断朝方激增。很快突破了临界值。

    柱体表面在这一刻由代表常态的绿色,瞬间转为极显不祥的红色,那是在进行着压力预警,提醒着目前的操作人员,第一层的安全范围已经达到了极限,如果冲击再继续增长的话,对房的弟子会造成危险。

    冷栖视而不见,右手仍在进行着机械性的动作。屏幕鲜红的光芒倒射在他的眼,使他的瞳眸犹如泛起了一股带有血腥的狰狞。

    操纵杆距离当初的起始位,已经被他拉下了足有一半。根据屏幕显示的即时数据,目前在这间房间的精神冲击强度,已经足足达到了五层的标准。

    并且这个指数,依然在疯狂的不断升!

    在屏幕的那个房间,叶朔的脸色渐渐开始发白。他没有想到,在精神冲击最初开始增长后,竟然是一发而不可止,但以这样的趋势下去,他根本没有足够的适应时间!

    最初的爽快已经完全消失,现在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被人用钻头剖开,巨大的压力轰轰炸响,别说是修炼,他连坐都快要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情况有点不对……这个房间不能再待了!快走!”透过重重冲击,神行烈焦急的声音在他脑响起,那仿佛已经隔了很遥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叶朔紧咬牙关,手扶着墙壁缓慢站起,一步一挨的向前挪动着,此时的每一步都是重若千钧,脑袋痛得好像随时都会炸开。好不容易挪到了房门前,还来不及扶门把,一阵陡然加重的冲击从天而降,叶朔惨叫一声,整个人脱力的栽倒在地,身子痛苦的抽搐着。

    “试炼之塔第一层,不可能有这么强的精神冲击……”即使是寄居在叶朔灵魂,神行烈都能感到外界那一股冲击的强横,“这一定是有人在捣鬼!我记得,掌管控制室的应该是那个叫冷栖的吧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你之前得罪过他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应该是……受苏言默所托吧……”叶朔的灵魂波动已经极其微弱。魂力与精神力虽是不同的力量,但一损俱损,此时高强度的精神冲击,令他的灵魂也受到了一定的损伤。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又大意了……出去之后,再一并……算总账!”

    “先别在这里发狠,你还是确保自己能活着出去再说吧。”神行烈冷哼一声,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控制室。

    控制台最方,红色的指示灯疯狂闪烁起来,正有尖锐的滴滴声不断传出。

    那是系统自带的报警器。试炼之塔的每一间房间,都被设置了感应装置,一旦在房修炼的弟子出现异常,房间便会自动示警。

    冷栖面无表情的在另一个按钮一按,报警器外放的红光最后跳动了一下,瞬间熄灭,仿佛也在预示着那个同样被放弃之人的下场。

    操纵杆已经拉到了底端。对于第一层房间的精神冲击,是无法加大到灵符师和天符师层次的,最大限度也不过是达到第九层的临界值。不过冷栖相信,第九层的压力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打量着屏幕正在痛苦挣扎,不断失声惨叫的叶朔,虽然冷栖听不到他的叫声,但只从他此刻的表情,从他在房东倒西歪的状态,冷栖知道,他的精神力彻底崩溃只是迟早的事,也许,现在已经崩溃了……

    自己该做的事都做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,他不能再留在现场了。

    将屏幕重新切换到全景状态,冷栖收拾了一下,匆匆起身,快步走出控制室。关起大门后四顾无人,又在门板加了一把黑漆大锁。

    原本按照规矩,为防止入塔弟子发生意外,控制室应该一直有人看着。以往冷栖也是在其余弟子的修炼结束后,再单独进塔的。但现在既然要酿成事故,如果当时他不在房间,自然要全程监控却视而不见,要好赖得多。

    刻意锁起房门,只是为免有人误闯进来,会从屏幕发现那间房间的异状。将救援时间拖得越晚,叶朔无法治愈的可能也才会越高。

    到时师父问起,他说自己是临时有事离开,为安全起见才锁起了房门。虽然在他的离开途造成事故,难免是一个玩忽职守,至少在这一年,他没机会再进入试炼之塔了。但只要能得到推荐名额,将来成功进入天宫门,一个试炼之塔还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塔内。

    叶朔抱头惨叫,不断以头抢地。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了,如今他只想用尽各种方式,让自己感受到的痛苦稍微减轻一些……

    “这么狠,看来对方是想彻底废掉你啊……”神行烈咋舌连连,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是忽然一怔。因为前一刻还哀哀垂死的叶朔,此时竟然是挣扎着坐了起来,原本已经被痛苦折磨得有些空洞的双眼,也重新透出了一往无前的坚毅。

    “我要将敌人的矛……化为供我前行的盾!”叶朔艰难的坐稳身形,吞噬之力猛然展开,将四面的冲击波大量吸入。而他也在这阵灌注再度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“不但不加抵御,竟然还主动吸收……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神行烈发现自己不管跟着叶朔多久,好像都无法对他的行为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……已经开始适应一些了……”叶朔吃力的回应着,“这种程度……这种程度正好……我一定要借此,彻底突破精神的屏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作你作吧。”最终神行烈无奈的这样叹道,“不过但愿你是真有把握才好,小心点别把自己给作死了。”

    双方签订的是主从契约,如果契约主人身死,它也会同样消亡,神行烈对此自然是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并且在一起相处了这么久,对于叶朔这个它当初强烈抵触的契约主人,不管神行烈愿不愿意承认,它始终都还是产生了一些感情。算不为自己,它也暗暗希望,这一劫他能平安渡过……

    “唉,我们现在都是生死关头了,青想熊那个家伙,现在恐怕还冥想得很开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精神识海,叶朔已经断了和神行烈的交流。他正在集全力,驾驭着这股涌入脑部的侵略能量。

    在他的精神力外围,包裹着一层厚重的障壁,此时那四散的冲击波被他凝成利钻,有规律的穿刺着障壁最薄弱的一点。在这阵持续的冲击下,一道道细微的裂缝,已经悄然在壁面散布开来……

    六个时辰,在一众弟子的全神修炼下,很快走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塔底,渐渐聚集起了大量的弟子。从试炼之塔离开后,所有弟子还必须重新集合,由负责人清点人数,确保没有弟子留在塔后,才能地解散。

    枯燥的等待,有的弟子盘膝坐下,抓紧时间进行着最后的领悟。一次在塔内的修炼,对他们的好处是很大的,基本在往后的一个月,他们的精神力增长都能平时来得轻松。

    不过大部分的弟子,仍是在兴奋的和同伴交流,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一次自己又长进了多少,几个月后的符师等级考核,更加有把握通过七印了等等。

    人群,冷栖站在队首,在众人不曾察觉的时候,安静的朝着苏言默点了一个头。那是在向他示意,他嘱托的事已经都办妥了。

    苏言默压抑着心的狂喜,重重朝他了一个大拇指。这个动作同样隐蔽,冷栖看在眼,不再回应,很快的转开目光,故作闲适的打量着嘈杂的弟子群。

    虽然旁人不知,但一直关注着表哥的苏半夏却是看得清楚,并且在此时聚集的人群,她也始终都没有看到叶朔的身影。此时还哪有不明,必然是表哥串通冷栖,在试炼之塔给叶朔使了绊子,现在他很可能已经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尽管对方是恶人,但毕竟也是一条命,苏半夏在这一刻竟也产生了几分不忍。轻轻拉了拉苏言默的衣袖,小声叫道:“表哥。”

    苏言默一看到她清澈双眼蕴含的悲伤,知道她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计谋。但现在是自己占着理,倒也并不心慌,认真的扶住她的双肩,道:“半夏,我知道你一直心肠好,但现在不是他死,是我亡,我没有选择!”

    苏半夏轻轻咬了咬嘴唇,一想到是叶朔害死了殷泽,原本有一丝柔软的内心顿时又坚硬起来,颔首道:“我明白。但是以后,都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是为了自保,不得不然,但她实在不希望,自己的表哥会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苏言默料定叶朔这一回不死也残,心没了顾虑,对表妹自然是千依万哄。其后又过不久,也到了正式清点人数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初时限一到,在控制台关闭闸门后,塔的精神冲击波会自动停止,众弟子有所感应后,便会结束修炼,陆续离开。这不同于正常修炼时的物我两忘,意志力的收放,完全可以由修灵者自由控制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会有少部分弟子,原本到了精神力进境的关口,经过试炼之塔的助力,一举突破。好从六印符师突破到七印符师,虽然还没有经过正式的等级考核,但他却已经确确实实拥有了七印符师的实力。这样的话,可能在开启塔门的时候,他们还沉浸在突破,尚未醒觉。

    为了照顾这部分弟子,在塔前等待集合的时间才会被稍稍延长了一些。不过也不会超过半个时辰,因为精神力的进阶同样迅速,哪怕他是在冲击波停止的那一刻才开始突破,半个时辰,也足够让他调息完毕了。

    此时冷栖已经开始清点,途有意略过了叶朔的缺席。

    现在这件事,已经不止是苏言默的事了,先前在控制室做的手脚,叶朔一定会知道是自己所为,他要是不死,必然会对自己进行报复。既然事故已经造成,那让它变得更加彻底一点吧……可以说,他现在是唯恐师门发现得早了,会重新把叶朔救回来。

    “嗯,人数已经到齐,解散吧。”末了冷栖宣布道。

    “冷栖师兄,等等,叶师弟还没有出来!”忽然有一名弟子举起手大声道。他是叶朔的室友,这一喊,倒是让许多原本没有关注叶朔的弟子也四面张望起来,这才发现,那个最近在门大放异彩的新人,现在的确是不在其。

    冷栖略微皱眉,暗骂着那名弟子的多事,表面只能装作恍然,自我解嘲道:“一直记着往日的人数,倒忘记最近师门又加入了新人,是我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倒也并未深想,只是急急的道:“但叶师弟这么久都没有出来,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?大师兄,你能让我进塔看看他吗?”

    苏言默主动插了进来,道:“还是不要了吧。叶师弟第一次进入试炼之塔,他的天赋又极为出众,也许是一次突破了几层印阶呢?你现在进去的话,万一打扰到他,那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冷栖顺势点头:“苏师弟说的不错……”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最外围的弟子群忽然是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!”

    在众人惊喜的注视下,叶朔的身影果然正从试炼之塔缓缓迈出。他步伐沉稳,气息稳健,好似在这次的修炼得到了莫大的长进。

    跨过人群自动为他分散的道路,叶朔一路走到了冷栖面前,在他又惊又惧的目光,抬起头冲他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冷栖师兄,多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