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1.第601章 惘
    “你这次应该是使用了魂力吧?”

    试结束后,弥慎直接把叶朔拉到了长老房,劈头是这样一问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师父怎么知道?”叶朔抓了抓头皮。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的瞒过了所有人呢?

    看到叶朔一脸被抓包后的尴尬,弥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虽然你能骗过绍合那老家伙,但你是个新人,你有几斤几两我是最清楚的!你只是一个初级符师,那明季同可是早早达到了九印,你的进步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快!”

    “不管用什么手段,只要能赢不好了么?”辩无可辩,叶朔索性也不再掩饰,语气轻淡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弥慎为他这副满不在乎的态度怔了一怔,很快狠狠一拂袖:“是,在正式的战斗的确是这样,但不要忘了,你现在来符师门是为了修炼精神力!如果你总是这么自满于你魂师的能力,你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成为符师!”

    不给叶朔反驳的机会,径自在桌边坐下,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,一面挥了挥手:“好了,这一次你毕竟是为师门争了光,我也不多说你什么了,但是记住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内心却依旧不以为然。退出房门后,行走在清幽的小院间,想到在试结束后看到的人,嘴角再度掀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苏言默,应该说这叫冤家路窄么?既然连老天都不帮他,那这一次,也该到了让他还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当初殷泽的死,自己可以不去替天行道,但其后他将自己击落崖底一事,却是令叶朔真正的动了杀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人群掩护下匆匆回到宿舍的苏言默,也正在房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没有死?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不,现在最重要的是……他会杀了我的!他一定会杀了我的!”苏言默在房来来回回的踱步,每次想到恐惧处,都会痛苦的用双手捶击着脑袋,心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已经被吓成了惊弓之鸟,任何一点微小的响动,窗框边掠过的阴影,都会令他骇得心胆俱裂,紧缩在墙角发抖。

    当初来到符师门,由于不愿与旁人同住,他专程出钱,让师门为自己盖了一栋单间。没想到现在大祸临头,却让他连一个能依靠的人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?向家里求救吗?”苏言默喃喃自语,很快又神经质的摇了摇头,“不……不行,远水难救近火,我必须要想办法自救……”

    眼角晃过的一道光影,令苏言默吓得几乎坐倒在地,好一会儿才看清,那只是桌面的茶杯所反射出的波光。

    “去找半夏……对,我要去找半夏……”苏言默紧按着胸口,心脏依然在怦怦直跳,仿佛随时都会由于承受不住压力而彻底爆裂。脑忽然划过一道灵光,顿时被他当做救命稻草般紧紧抓住。一步步走到房门前,先将眼睛贴在门缝间观察了好一会儿,双手才颤抖着搭门板,由于他抖得太厉害,接连折腾许久才将门闩拔下。

    同样是因为贪图清静,苏言默的宿舍和普通弟子房相距甚远,这一路他走得是格外战战兢兢,稍有风吹草动要四面张望许久,生怕叶朔会忽然从哪个角落冒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富家公子,他从小锦衣玉食,应有尽有,生活对他来说,是无尽的享受。在肆意剥夺旁人生命的同时,他对自己的生命却是加倍珍惜。

    当初杀殷泽的时候只感到痛快,但现在轮到他自己的生命也遭到了威胁,每当再回想起殷泽痛苦死去的样子,他都会感到周身掠过一阵颤栗。他不想死!他绝对不要像殷泽一样,那么悲惨的死掉……!

    背后,忽然有一只手轻轻搭在了他肩。

    “哇啊啊!!”苏言默吓得一声惨叫,整个人都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师兄?苏师兄你怎么了?”在他背后,正站着一名满脸莫名的小弟子。他刚才只是看到苏言默的样子有些怪,想来问问他是否需要帮助,怎么把他吓成了这个样子?

    苏言默全身抽搐,好一会儿才看清那慌忙搀扶他的小弟子,心里狠狠的松了一口大气。再回过神来,他已经紧紧扯住了那弟子的衣袖,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块浮木,面色惨白,双眼瞪得很大:“你来了好了……我,我有点不舒服……你可以陪我去找半夏么?”

    那弟子倒被苏言默的样子吓了一跳,迟疑的点头道:“当然可以……不过苏师兄,你看去真的很不舒服,要不要我先扶你回房休息?或者,我也可以帮你找半夏师妹过来啊?”

    苏言默连连摇头,抓着那弟子衣袖的双手越攥越紧。他再也不要落单了!这样……这样和他一起走,有其他人在场的话,叶朔一定不敢乱来的……对,这样……

    经由那弟子搀扶着,两人一路来到苏半夏房前,平常的路程在他的瑟瑟发抖下几乎被延长了一倍。直到那弟子代他敲门,并向前来开门的苏半夏说明了原委后,苏言默的脸色才稍微恢复了几分。

    同屋的女弟子见到苏言默又来找他的表妹,很快嬉笑着各自散去。临出门前还不忘用欣赏而略带羞赧的目光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苏言默家境优越,又生得一表人才,在符师门是有数的翩翩佳公子,自是能引得不少女弟子的爱慕。

    要在往常,苏言默每次来寻苏半夏,也都会顺便和她的室友说笑几句,让她们对自己的印象越好,才能在表妹面前多多代自己美言。不过今天,他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情。

    待房只剩下他二人后,苏言默双腿一软,在床榻边坐倒了下来,紧紧扯住苏半夏的衣袖,眼眶煞时红了一圈,声音隐带哭腔:“半夏……半夏你要救我啊!如果最近我死了,那一定是冤死的,帮我告诉我的家人,替我报仇!”

    苏半夏本觉得他神色有异,这一回更是被他的话吓得不轻:“表哥你这是怎么了?有什么话慢慢说?是有人要害你吗?”

    苏言默定了定神,慢慢将自己在来路想好的说辞搬了出来:“事情到了这一步,我也不再瞒你了。其实,阿泽他并不是死在妖兽口,他是被人类所杀!而凶手……是那个叶朔!”

    “什么,阿泽是他杀的?”苏半夏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苏言默艰难的点了点头:“他杀阿泽的时候,被我当场撞到,所以从那以后,他一直想杀我灭口。所以我才铤而走险,想要利用独角吻鳄去除掉他,可谁知道,他大难不死,还来到了这里……在赤炎之森他没能杀掉我,现在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,我怎么办……我怎么办哪……”说到最后,又忍不住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苏半夏平日里虽然柔弱,此时却他更快的冷静了下来,拉起他的手:“表哥,你不用担心,我绝对不会让他伤害你的。这样,咱们去找师父说!”

    苏言默急得拉住了她:“不……不行,不能找师父!你也知道,在灵符宗来挑事的时候,他帮师门争了光,现在是风头最劲的人物,师父一定会维护他的……说他杀了阿泽,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看到,我拿不出证据,算是对簿公堂,对我也是不利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哪?”苏半夏一想是这个理,也有些焦急起来。她可以感到,苏言默的掌心已经冷得没有了任何的温度,心疼得更加握紧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苏言默做了几次深呼吸,试探着抬起头看向她的双眼:“我想……这段时间我都跟你待在一起。既然他还要当伪君子,不敢乱来的。好歹先撑到下一次假期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如今是表哥的生死关头,苏半夏哪里还会拒绝,自是满口答应。苏言默心底暗暗舒了口气,如果是从前,他会很高兴和表妹的关系又飞跃了一大步,但现在命都快要没了,他也没有多少谈情说爱的闲情了。

    苏半夏从怀掏出一块绣帕,小心的为他擦拭着额头的冷汗,轻声道:“都怪我,当初是我嫌弃灵符宗的风气,才来到了符师门,你不放心我一个人,陪着我一起过来,谁知道……竟然会遇到那么恶劣的人!”

    是啊,而且在这里,你还遇到了殷泽……苏言默在心底暗暗自语。下一刻,苏半夏忽然扑到他的怀里,紧紧抱住了他,这突来的主动,倒是让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表哥,我真的好怕,阿泽已经不在了,你千万不能再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苏言默压抑着内心的激动,抬起一只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:“你放心,我不会像阿泽那样抛下你的,我会一直都陪在你身边。”感受到苏半夏在他怀里像小猫般的蜷缩着,思绪更是一阵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人生的乐趣,都要活着才能体会……半夏好不容易才开始慢慢接受我了,我不能死……我绝对不能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后的几日,苏言默果然与苏半夏形影不离,而叶朔却似是忘记了他这个仇人一般,从来都没有在他的面前出现过。

    苏言默暗喜的同时,心却仍是忐忑不定。他知道对方是不会轻易罢手的,从试结束后,看到对方那个眼神的时候他知道……暂时不动手,一定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每多过一天都是煎熬。一定要想个办法……一劳永逸的办法!

    这一天,授课刚刚结束,众弟子相继散去。苏言默有意落在了最后,他是打算和冷栖谈几句话。

    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,非得要他帮忙不可。但现在手唯一的筹码,是以叶朔风头太盛为由,激起他的同仇敌忾之心。

    不过在苏言默的记忆,冷栖似乎并不善妒,且平常做事一丝不苟,也能算是个正派人。究竟能否说服他,现在也着实没有把握。只能说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,勉力一试。

    苏半夏虽然还不知道他具体的打算,但能多找到一个帮手总是好事。因此她并没有多做打扰,只是在院外安静的等着表哥。

    苏言默在门前徘徊着,同样心急如焚,然而无巧不巧,冷栖似是有事要寻师父商量,并没有立刻离开。房门很快关了起来,苏言默既无事可做,索性在门外偷听着他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房的声音起初还较为轻微,渐渐的却是越来越高,苏言默不用运起灵力,都能听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师父,关于推荐名额的事,您不能再想想办法么?”

    弥慎显得很是不耐:“怎么,你次没听绍合老家伙说?咱们符师门庙小,没有推荐资格。你啊,还是趁早把心收一收,修炼大道四通八达,又不是只有进入天宫门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冷栖失控的提高了声音:“这不公平!我的实力并不那些大势力的弟子差,难道因为我出身寒微,要扼杀我的梦想?天宫门是所有修灵者心的圣地,我苦苦修炼了那么多年,自然想要进去看一看!”

    弥慎淡然应道:“如果你真有实力,那以路人身份去参加考核啊,师父不会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冷栖愈发激动:“路人身份,每一届的淘汰率都是最高的!即使是同样的实力,一定也会优先录取那些有推荐名额的人!如果因为这样的理由被刷下去,对我太不公平了!”

    房外,苏言默眼前一亮,无声的打了个响指:“是这个!”

    而在房,弥慎冷笑一声:“你不是有实力么?不是不那些大势力的弟子差么?没有优待,你进不去了?既然你都觉得通不过考核,那还怨什么怀才不遇?看看你自己,整天挂在口边的是这不公平,那不公平,为什么你眼里看到的只有生活剥夺你的,而不能多看看生活所赋予你的?”

    声音一路朝门边传来:“行了,这件事到此为止,以后也不用再提!”

    苏言默听到这里,下意识的朝墙角一闪,也在他避让的同时,门板大开,弥慎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,大步流星,一个转眼出了院门。冷栖也紧追在后,口仍在不断呼喊。

    苏言默胸有成竹,伸出一只手,悠然拉住了他。冷栖瞥了他一眼,对他怎会在此虽感意外,但此时也顾不得追究了,匆匆留下一句:“我现在赶时间,下次再说!”便又要去追赶师父。

    苏言默索性不再阻拦,随意靠墙壁,懒洋洋的道:“急什么?这件事师父帮不了你,但是我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冷栖急冲的脚步,果然是瞬间停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