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0章 仇人相见
    场上,明季同和冷栖的比试,已经进行到了第九根。

    明季同神色自若,九根羽箭呼啸而起,在他身侧傲然悬浮。转过头瞟了冷栖一眼,九杆箭尖的方位也在同时偏移,这情景看上去还真是颇具压迫。

    冷栖不自禁的握紧了双拳,明季同却已是淡淡一笑,重新正视着靶位,精神力释放而出,两侧的空间发出了清晰的炸响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九根羽箭,齐齐命中红心!

    明季同转视冷栖,再度一摊手:“请。”

    这个动作,九轮比试中他已经做了九次。知道的人会说他礼数周全,不知道的人,却会觉得他是在刻意挑衅。

    冷栖深深吸了一口气,额角滑下一滴汗水,“啪”的一声砸落在了地面上。连番的高强度发挥,显然已经令他的精神力出现了透支,方才明季同射中靶心的一刻,他甚至感到眼前都是一黑。

    甩了甩头,将脑中那一阵晕眩驱除,双拳狠狠收紧。九根羽箭依样升空,其中有一根略一摇晃,冷栖眉头一皱,精神力全面催动,总算将羽箭稳住。但他所展露出的疲态,却终究是被符师门众人尽收眼底,一时间都是忧形于色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红漆靶心,凝聚着所有人的视线,在满场瞩目下被瞬间放大。

    靶心上,正端端正正的插着九根羽箭。

    冷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那最外侧的一根,忽然就像是脱力一般,在靶心上晃了晃,便是箭尖松脱,黯然栽落。砸在地面上,发出了清脆的“啪”一声响。

    这一幕,令冷栖的面容,登时变得死一般惨白!

    符师门正要爆发的欢呼声也停止了,胜败如何,如今已经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看来我们灵符宗的弟子,始终都还是要比你们符师门强一些啊?”宝座上的红脸长老见状,得意的笑了起来,“弥慎兄,承让,承让啦。”

    弥慎咬着牙,也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:“绍合兄客气。我看以季同贤侄的实力,就算是在天宫门,也应该有他的一席之地吧?”

    那红脸长老绍合一怔,很快也就明白,弥慎故意抬高对头弟子的身价,只不过是为了让他们自己输得不是那么难看,这也算是失败者一种可悲的“精神胜利法”了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节,绍合自是顺水推舟,微笑道:“是啊,这一次天宫门考核,我就打算推荐他了。弥慎兄,不知你们打算推荐谁啊?”

    停顿片刻,故作恍然的一拍脑袋:“哦,你瞧我这记性,忘了你符师门太小,没有推荐资格。本来我还想说,让两个孩子到了天宫门,也要友好相处呢,这还真是很遗憾啊。”

    弥慎强撑的笑容略微一僵,靠着仅剩的涵养,才端住了一派主事长老的风度。另一边绍合已是大模大样的站了起来:“好了,时候也不早了,那我们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此时出言阻止的不是弥慎,竟然是符师门围观人群中的一名弟子!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跟这位,季同师兄,比试一下,不知可肯赏脸?”

    弥慎的眉间不易察觉的一紧,那绍合不识,他却是认得清楚,下方那强出头的,竟然就是近月前那一名新晋弟子叶朔!

    “这小子不是连控制静物移动都还做不到的么?他这个时候站出来,到底想干什么?”心底暗暗嘀咕,表面上弥慎却是不曾显露半点,这游刃有余的神情,倒是让绍合有些吃不准下方那名弟子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此时叶朔身旁,那陪同他前来的室友紧紧拉住了他的衣袖,低声道:“不要啊,叶师弟,我知道你也是为师门着想,但你是新人,上去一定会输得很惨的!”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笑,脚步已是缓慢跨出。这个闲事本来他还不想理的,但既然对方是乾元宗的下辖势力,他就是很想踩他们一下……

    明季同也正好奇的打量着他,应道:“当然可以,不知这位师弟是?”

    叶朔的笑容别有深意:“一介无名小卒,还要请季同师兄多多指教了。”

    明季同颔首:“好说。”朝着身侧一招手,便有一名弟子再度捧上黑漆托盘,这一次盘中却只盛放了一根羽箭,显然是要从头开始了。

    但还不等他正式运功,叶朔便是淡笑着一摆手:“既然我是接替冷栖师兄,那就直接从第九根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明季同眉端一挑,倒是没想到这个自称“无名小卒”的,行事竟是如此猖狂。

    他还算好些,下方那一众知道叶朔真实身份的符师门弟子,心脏却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。

    这位师弟到底想干什么?刚才冷栖就是败在这一关上,他却一上来就要挑战最高难度,万一第一局就输,岂不是把他们符师门的脸都丢尽了?但这个时候,他们却不敢表现出任何慌张,唯恐给对面灵符宗的弟子看出底细。

    冷栖已经退下了擂台,这会儿他的脸色也不好看。如果那位师弟成功了,就证明他比自己强,今后这大师兄的位子自己还坐得稳么?但如果他失败了,折的却又是整个符师门的面子……一时间,冷栖竟然也不知道该盼望他是赢是输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明季同也是见惯了场面的,很快就收起诧异,朝着叶朔微微一摊手。

    先前他已经完成了九箭的记录,现在就该轮到叶朔了。完得成,双方继续下一轮,完不成,则败!

    叶朔不慌不忙,朝着身侧的托盘扫了一眼,一股柔和的灵魂力量散发而出,将九根羽箭齐齐包裹,托浮着它们缓慢升空。整个过程,他竟是连脸色都没有改变一下,单是这份轻松,就已经将先前的两人都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用魂力取巧,这是早在上场前,叶朔就做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若是使用精神力,自己当然胜不过那些修炼多年的天才,他也不会笨到自讨苦吃。但灵魂力量就不同了,这是自己最擅长的领域,他有着绝对的把握!

    至于两种力量的微弱差别,在数月的感悟中,叶朔也算是摸清了不少。严格说来,它们应该算是“同源相异”。简单来说,就是至少有一部分波动频率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方才观看两人的比试,令他对精神力也有了更深的领会,要将灵魂力量,最大限度的模拟成精神力的波动,他相信自己可以一试。

    九根羽箭在身侧沉浮,下方响起的是一片纯粹的惊叹声,叶朔心中一喜,看样子,自己果然没有赌错!

    无论是魂力还是精神力,那都是虚的,最关键的当然还是修灵者自身的实力。叶朔如今已经是修气二段,这些偏远地区的小宗门,即使是长老级别,也找不出几个与他实力相当的。他们是看不出自己的小动作的!

    魂力盘绕而出,九根羽箭如同被一团无形的漩涡带起,半空中划出道道电弧,准确的钉上了尽头的靶心!

    符师门一边沉寂片刻,紧接着就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。

    绍合脸色微沉,弥慎的神情僵硬片刻,很快就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此时神色最为淡然的,大概就是明季同了。一言不发的轻一招手,身旁黑漆托盘中的羽箭数量,已经增加到了十根。

    场外,那粉衣少女默默捏紧了袖口中的手帕。她的位置较为偏远,对场上情形只能看到个大概。从众人如潮的欢呼声中,才知道方才是他们扳回了一局。那位出头的师弟她并不认得,不过既能为师门争光,终究还是令她欢喜的。

    “唉,灵符宗的那些人又来了么?”

    在她身旁,忽然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叹息。

    那少女讶异的转过头,在看清不知何时站在身边的锦衣少年后,连忙主动握住了他的手,又惊又喜:“表哥,你的身子还没好,怎么就起来了?”

    那少年衣饰华贵,面容在阳光的倾洒下,更是显得俊逸无伦,只是脸上还残留着几分大病初愈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何况今天是这几个月来,你第一天踏出房门,我自然是要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那少女对自己的热情,那少年心中暗喜,不着痕迹的反握住她,轻声道:“半夏,都是我不好,是我没有照顾好阿泽,才害得你这么难过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不是别人,竟然正是在赤炎之森,曾与叶朔有过一段恩怨的富家公子苏言默!

    而那少女就是他的表妹苏半夏,闻言轻轻抚上了他的侧脸,柔声道:“表哥你别这么说,怎么会是你的错呢?也许这就是生死有命吧。你们这一趟去万象妖域,也实在是惊险万分,先是妖兽袭击,再是独角吻鳄……你还能平安的回来,我就已经很欣慰了。”

    苏言默点了点头,感受着表妹难得的温存,心里也被一片柔情涨满。同时也正暗暗自得,果然只要殷泽不在了,表妹就迟早都会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,此事不宜操之过急。因此眼望擂台,很快就转移了话题:“场上那位师弟是谁啊?竟然能跟明季同比得不相上下?不过看身形,倒是有些眼生。”

    此时距离赤炎之森一行,已是时隔数月。苏言默当初是亲手将叶朔打下悬崖,认定仇人已死,而此时叶朔又已改换了符师门的装束,再加上间隔较远,从他的角度,只能远远的看到对方一个侧脸,自然不会和当初那个目击者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苏半夏依偎在表哥身旁,轻轻摇头:“似乎是最近新入门的师弟,我也不认得。”

    苏言默笑了笑:“这么有潜力的师弟,等一下真该好好去打个招呼。”苏半夏与他相视一笑,小鸟依人的垂下了头,一副“你说了算”的姿势。

    对苏言默来说,虽然他有一身眼高于顶的傲气,但只要不触犯到自己的利益,他通常也并不是那么满身带刺。何况在进入符师门之前,家人就告诉过他,要多跟强者接触,这也算是一种“投资”,对他将来的路会很有好处。因此这会儿他的的确确,是想跟那位师弟友好相处的。

    擂台上,两人的比试已经进行到了第十四根。明季同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,这是精神力大量透支之象。看样子,他是很快就要到达极限了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这个战绩也足够令符师门的弟子心惊。本来他们还觉得冷栖在第九轮输得很可惜,但现在看来就算他当时侥幸胜了,也远远不是明季同的对手!

    反倒是叶朔,他看上去依旧是轻轻松松,精神力就似无穷无尽。作为一个新入门的弟子,这简直是辉煌到了有些离奇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再想到当初是他打破千百年的记录,得到了符师门的传承,这个战绩,倒是让他们更容易接受了很多。毕竟在这个师弟身上已经发生过了一次传奇,再发生一次,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季同师兄,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?我并不想让别人说,我是凭着车轮战胜你。”第十四场比试进行之前,叶朔主动开口道。

    明季同深吸一口气,摆了摆手:“不必。”其实所有人都很清楚,虽然叶朔是中途涉入,但精神力的损耗,越到后面就会越大。他能同时操纵十三根羽箭,消耗也不会比连赛十三场来得轻松。现在他这么说,不过是想给自己留一点面子而已。

    第十四轮,就在明季同的垂死挣扎,和叶朔的笑语从容中结束了。这一次,两人又是不分胜败。

    在身旁的弟子捧来盛着十五根羽箭的托盘时,明季同沉默半晌,忽然一把扯下束发带,望了叶朔一眼,就将布条缓缓蒙上了自己的眼睛,在脑后扎紧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如果你还能跟我平局,我甘愿认输!”

    蒙眼射箭?!场外弟子面面相觑。这就算是真正的弓箭手也已不易,何况是动用精神力?但灵符宗的弟子却是知道,明季同真的是到了极限,做出这种看似挑衅的举动,只不过是为他稍后可见的败局,保留一点尊严而已。

    十五根羽箭悬浮半空,每一根都在剧烈的晃动着,令人担心它们在射出前就会落地。但,在明季同将最后的精神力尽数灌入后,羽箭终于还是带着他最后的骄傲,划过长空,直取靶心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十四根羽箭正中红心,但最后的一根,却是很可惜的微微偏离了几寸,箭杆仍在不住摇晃。

    明季同解下眼布,看着眼前的战果,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灵符宗的弟子在一片死寂的沉默后,都忙争先恐后的欢呼起来。不管怎么说,明季同在蒙眼的情况下还能射中十四根,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,就算叶朔到时仍是十五根全中,也抹煞不了明季同的表现,他们最多会被围观者看成平局!

    叶朔不慌不忙,众目睽睽之下,他竟是做了一个和明季同一模一样的动作。解下束发带,蒙眼!

    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不想被看做平局,他要与对手在相同的条件下较量,让对方输得心服口服!

    即使蒙起了双眼,在叶朔的灵魂所构建的感知网下,他依然能清晰的锁定标靶的方位。灵魂力量卷起羽箭,直贯靶心!

    十五根,全中!

    不用解下眼布,叶朔就已经预料到结果了。想必,他很快也可以听到众人的欢呼声了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寂后,符师门,彻底的沸腾了。

    赢了!他们终于赢过了灵符宗!这么多年,他们第一次赢得这么漂亮!

    绍合也讪讪的站了起来,有些不自然的撂下一句:“既然你师门内还有这么优秀的弟子,为何不一早就亮出来?”随后又是一番场面寒暄后,灵符宗的弟子就在绍合的带领下,垂头丧气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赢了!”场外,苏言默和苏半夏高兴的一击掌。

    “灵符宗这一次可吃瘪了,真是爽快!以后,他们肯定也不敢有事没事再来挑衅了。”苏言默得意的笑着,随即拉住了苏半夏的手,“走吧,我们去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叶师弟,你真的很不错。”擂台上,冷栖也对他点了点头,“今后符师门的大梁,少不了要你也承担一份了啊。”

    叶朔笑着点了点头,看来这冷栖倒并不是心胸狭窄之人,那么他自然也是以诚相待。随意说笑几句,在一片恭贺声中,他的目光忽然一转,落到了刚刚踏出人群的苏言默和苏半夏身上。

    苏言默此时才看清了叶朔的面容,笑脸顿时一僵,一颗心仿佛陷入了寒冷的冰窟,沉甸甸的直坠下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苏半夏能明显感到,他握住自己的手已经变得冰凉,不解的看了他一眼,又奇怪的望望叶朔。

    叶朔也正直直的望着苏言默,半晌,他的嘴角缓缓掀起,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