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7章 符师门
    a 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,叶朔其实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本来,也应该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在民间传说中,所有的恶势力出场,哪一次不是由弱到强?

    虽说自己身上的担子,是又重了几分。除了九幽殿之外,这世上还有着像邪帝那样,纯粹的邪恶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朔默默的叹出了一口气。神行烈见他久不搭腔,嗤笑道“怎么,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忽然觉得很累。”叶朔说的是真心话,“明明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,只想过简单的生活,为什么,我就一定要当救世主,承担天下兴亡?”

    神行烈闻言,沉默半晌,竟是说出了一段令叶朔大为震惊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逼你当救世主。这世上的每个人,都是在为了守护自己的珍视之物而努力,而其中最出色的一个,最后就会成为救世主。如果你想什么事都不做,只依赖旁人的保护,但你又怎么能确信,天塌下来,那些高个子就一定顶得住?对大多数人来说,还是会希望自己的命运,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此时整个人都是一怔,在脑中反复打量着神行烈,仿佛不认识它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神行烈……之前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一只好色的宠兽,没想到你竟然也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啊?”

    神行烈的深沉才不过片刻,就再度暴躁的咆哮起来“那就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‘以为’都收下去!老夫从前在这妖域,可也是很有几分名头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色闯出来的名头么?比如偷看妖王妃洗澡之类的?”叶朔心底暗笑。不顾神行烈在他灵魂中的疯狂抗议,重新望向赤炎古碑。

    碑面上的预言不知何时,已经一行接一行的淡去了,就和它们出现时一样的突兀。古碑在短暂沉寂后,取而代之的,就是一种深沉压抑的能量缓缓扩散,虽然它此时依然被封存在石碑内,但其中蕴含的浩瀚威压,却是直欲席卷八荒,震撼九天,犹如一条沉睡的巨龙正在睁开双目。

    “魔族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屏住了呼吸。感受着这一阵令血脉偾张到极致的压迫,好一阵子,他才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,令他梦寐以求的魔族传承么?果然很强大!

    并且出乎意料的,那竟然不是一段文字的秘法,而直接就是最精纯的本源能量。也就是说,他不用另花时间领悟,就可以直接动用了……

    “但是,这要怎么拿到?”狂喜过后,叶朔才意识到了这个现实的问题。

    赤炎古种没有自主吸收,而即使是他将手掌紧贴在古碑上,感受到的也只是冰冷的屏障。

    分明可以体会到能量的涌动,连自己的心脏也在随着它震动,却偏偏是看得见摸不着……就像隔着一层冰,去触摸一团火,能带给自己希望,却无法拥有真正的温暖,这样的状态,令叶朔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灼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魔族的传承,如果接收者是魔兽的话,应该会被直接用来改造它们的魔源精魄。”神行烈慢悠悠的说着,末了又幸灾乐祸的补充一句“可惜啊,你没有魔源精魄。”

    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?叶朔目光一厉,掌心间腾起一团漩涡,吞噬之力全面催发,一时间震得古碑连带着整片地面,都是剧烈的晃动不已。但其中的能量,却依然没有被吸收到的迹象。

    叶朔额角滚下了一颗汗水,正要再加灵劲,赤炎古碑忽然爆发开一团血光,一道仿佛是结界般的红色屏障凭空闪现,当场将叶朔震退数步。稍后古碑沉寂,一切安然如初,石碑中的传承能量,也在渐渐的散去,似乎它已经判断出,来人并不是它要寻找的继承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叶朔顾不得胸中正是气血翻涌,焦急的扑在了石碑上,“这神器碎片不是什么都能吞吗?为什么还是没办法把传承带走?”

    “因为需要的是不同的存储介质啊!”神行烈显然已经对他的思维模式不抱希望了,“你说储物戒指和玉简的功能能一样么?”停了一停,又没好气的道“对了,你还记不记得,之前苏言默那小子对付妖兽时的手段?”

    “苏言默?妖兽?”叶朔脑中飞快的组合着这两条讯息,突然眼前一亮,“你是说灵符?”

    神行烈用一种“终于开窍”的表情点了点头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们所用的灵符,应该就可以储存这种成形的能量。不过么……术业有专攻,要想催动灵符,也就是说你必须先成为符师才行。找个宗门去进修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符师啊……”叶朔默念着这个词,苦笑了一下。当初他还告诫过自己,贪多嚼不烂,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被打脸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多一技傍身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神行烈在简略的做过几句安慰后,笑容也渐渐变得奸诈起来“啊,全新的宗门啊!还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美女正在等着我,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才是你真正想说的吧?”叶朔在心底小声的嘀咕着,又恋恋不舍的朝古碑望去一眼,收回了赤炎古种。看样子,这传承他今天是注定拿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等着瞧吧……我一定会尽快成为符师,再回到这里来的。魔族传承,只能是我的!”叶朔暗暗起誓过后,又在脑中问道“神行烈,难得来一趟你的老家,你有没有什么地方想去看看?”

    虽然这只无良宠兽经常对自己冷嘲热讽,大有将美女和毒舌一并当做终身大业之势,不过这一路上,它毕竟还是给了自己很多的帮助,叶朔心里还是感激着它的。

    灵魂相连之下,他可以感到神行烈的情绪瞬间激动起来,那是一种混杂着悲伤的兴奋,重归故土,却不知故人何在,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“近乡情怯”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那股情绪却又逐渐的低落了下来,再回答时也是无精打采“不用。没必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略微蹙眉。方才他几乎是跟随着神行烈,将那种从狂喜到失望的心情走了一遍,因此他知道,神行烈真实的感受,绝对不如它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平静。莫非,是它另有难言之隐,它在妖域也有什么无法面对的人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了赤炎之森,叶朔又开始马不停蹄的赶路。

    这里不愧是世界的角落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叶朔连行了数百里,才来到最近的一座城镇中。向城民们打听一番,得知距此不远处,有一座宗门名叫“符师门”,是一个在基础修炼之余,侧重于培养符师的地方,那也是这一带最大的符师宗门了。

    叶朔道谢过后,一面感叹着这名字还真是简单粗暴,同时按照那人的指示,费了好一番力气,才在崇山峻岭中找到了符师门。

    当他向主事长老说明来意后,那蓄着一把花白胡子,脸上挂着和神行烈相似的笑容,一看就是很好说话的老道长,却是当场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还是回去吧。这符师之道,讲究的是精神力,而精神力,注重的是童子功。你现在都这个年纪了,再起步也练不出什么门道来的,还是把你的精力用在正常的修炼上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再三恳求,那老道长仍是不肯松口。被他缠得烦了,这便抚弄着长须,戏谑的打量着他“那能否告诉老夫,你为何执意要成为符师?就让我看看你的理由,是否值得我通融?”

    叶朔脸色沉了沉“这是晚辈的私事,请恕不便相告。”

    那老道长淡笑一声“你是来拜师学艺,还摆这么大的架子,要是当真收下你,到时还不知谁才是师父喽——”站起身一手轻捶后腰,背对着他自行整理起了房中的资料,“得了,我不想打听你的私事,你也用不着拜我为师。这就请回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脑中一热,猛地站起身,大声道“就算起步比别人都晚,但我担保我将来的成绩,一定会超过他们所有人!请道长给我一次机会!”

    那老道长听了这一句有些“大言不惭”的话,转过身重新将他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,笑容略显玩味“你这年轻人倒是有些意思。那好,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也不要说我老头子不给你机会,你就证明给我看!”

    不等叶朔道谢,又一口气说了下去“在我符师门中,保留着一份隐藏的传承,自建宗以来,不乏天资卓绝的弟子前去领悟,但最后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。现在我也同样给你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记住,你有三天三夜的时间。如果能得到传承,那就说明你的确有踏入这符师门的资格,老夫就收你为徒,并且一定会把一身的修为,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你。但如果你领悟不了……嘿嘿,那就只能说是你和符师门无缘,你就另寻去处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听到“传承”二字,忙不迭的点头应承。但在那老道长带着一脸奸猾的笑容,当先在前引路时,他却渐渐是越想越不对味。

    你符师门那些优秀弟子都领悟不了,我一个连符师的边都还没摸着的,怎么可能做到?竟然说只有这样才有入门的资格……这老家伙,真的不是在坑我么?

    老道长带着他一路前行,绕过几栋狭窄的房屋,最后停在了一间同样简陋的矮室前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?”叶朔跨进门槛,莫名其妙的环视四周。这里空无一物,连一块蒲团都没有,只有四角耸立着四根石柱,艰难的支撑着房梁,柱体也已是残破不堪,裂痕遍布,整间屋子好像随时都会垮塌。四壁皆空,哪里像是有什么珍贵传承的样子?

    老道长嘿嘿一笑,抬手朝墙角的石柱一指“年轻人眼力不行啊,传承不就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石柱?”叶朔几乎以为是自己理解错了老道长的意思。但这屋中除了石柱,已经找不到第二件有形之物,最后他还是只能苦笑着确认道“道长,你说的就是这四根石柱么?”

    老道长微笑的点了点头“正是。传承就被封印在这石柱之中。接下来的三天,你就跟这几根石柱好好相处,没事就多跟它们对话,争取让它们认可你。呵呵,能否得到传承,就都要看你的造化了啊。”拍了拍叶朔的肩,大笑而去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时,顺手拉起了房门。这间连一扇窗户都没有的屋子,顿时变得更为黑暗,只有从房门和墙壁因老旧而开裂的缝隙中,射入的几缕微弱光线照明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那老家伙真的就是在坑我吧?”叶朔绕着柱子转了几圈,除了它们实在残破得够厉害之外,就再没看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来之前他还在想,如果摆在面前的是一段文字传承,就算不懂精神力,但一理通百理通,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,说不定真能琢磨出点什么。但这四根柱子直接就把他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这多半是那老道长为了打发他,所以才随便找了间破屋子忽悠他,想让他三天后自己离开的吧?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干脆把柱子都打碎了吧?”叶朔在脑中和神行烈交流着,“把每一块石头都打成粉末,到时候要是真有传承,肯定也该出来了。要是还不行的话,就找那老家伙算账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不要冲动……”神行烈还不等喝止,叶朔就已经一拳朝着眼前的石柱挥了上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石柱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以叶朔方才这一拳,不要说残破的石柱,就算是一根崭新的石柱,都足能打成粉碎,但那根破旧得仿佛随时都会自行断折的石柱,却是连一道裂痕都没有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它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凹痕。叶朔那一击,好似只是打在了空处。

    见状,叶朔略一挑眉“似乎还真的有些门道?”

    他的感受最为真切,并不是说石柱本身有多么坚硬,而是在二者相触的一瞬间,双方就如同被隔绝到了两个不同的空间,他所灌注的灵力,根本就没有倾泻到石柱上,就被转移到了另一个未知所在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或许真的可以相信……在这石柱中有一层隐藏空间,而那空间中,就保留着他需要取得的传承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