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4章 发狂的独角吻鳄
    “前男友?”

    此时众人打量着二人的目光,都是带着浓浓的惊异,显然是无法理解像周雨艳这样的大美女,怎么会跟陈阳那么一个毫无男子气概之人交往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,不知道是谁把我的联络方式给了他。”周雨艳的神情依然平淡,仿佛只是在述说着一件与己无关之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本来只是通过传讯联络,他很会说情话,和他聊天也很愉快,所以就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在正式见面后,我发现他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最重要的是,他表现出来的样子,和当初玉简背后的他简直判若两人。所以我提出了分手,但他却还在一直对我纠缠不休,甚至有过许多极端的行为。

    这一次和他单独见面,只是因为我怀疑,第二天的妖兽是他故意引出来的,所以才约他出来谈清楚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,妖兽的确是我引出来的。”陈阳不顾众人相继对他投来的鄙视目光,急急的说了下去,“我拿你的衣服,也只是为了让妖兽记住攻击对象的味道。可我并没有恶意啊!你总是嫌弃我太懦弱,我就是想让你知道,其实我也可以保护你!”

    说到半途已是憋得满脸通红,“但谁知道,因为这几天你都和殷泽粘在一起,在他身上也沾上了你常用的香水味,这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果然就是你!”张智得意洋洋的打断了他,“因为殷泽抢走了雨艳,你就怀恨在心,一次袭击不成,又专程找机会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经说过,我没有作案时间了吗?”陈阳额角都爆开了数条青筋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就是你叶朔!”张智毫不耽搁,指尖再度一转,“证据就是,你进入妖域却不用涂抹冰炎露,你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!既然是异类,那无论做出点什么,都毫不稀奇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无声冷笑,一旁的苏言默却是着了慌,生怕叶朔一气之下,就把真相都抖落出来,连忙主动解围道:“行了,你们是都忘了之前王大器的例子了么?同伴间相互怀疑,只会造成自相残杀!何况现在这妖域里,又不是只有我们一路人类,为什么每次死了人,就一定是自己人干的?”

    经他提醒,众人都不由想起了此前遇到的另一支冒险队,当时也正是他们告诉自己,他们的队伍并没有遇到妖兽袭击,才引发了众人间的相互猜忌。

    “肯定就是这群王八羔子!”最终阿勇一拍大腿,“走,操家伙找他们算账去!”

    叶朔在一旁看得阵阵无奈。这群野蛮人,也实在是太容易被人煽动了吧?难怪苏言默能轻易的把他们玩弄在股掌之中。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出来打圆场了:“这妖域这么大,咱们上哪找人去啊?还是早点休息,等离开这里以后,再报官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“报官”二字时,他的眼角也曾不经意的瞟向苏言默,那是在提醒他,不要忘记自己的承诺。苏言默做贼心虚,一接触到他的视线,目光游移片刻,很快就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众人一想是这个理,一边仍是骂骂咧咧着,做起了临睡前的准备。虽然张智依旧在高谈阔论,但此时对他那种水平的推理,已经没有人会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所有人睡得都不太安稳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叶朔只是刚吃了个早饭,再回到队伍中,就听到今天的行程,已经被定为了去观看一种名为“独角吻鳄”的妖兽。这似乎是苏言默的提议,当时陈阳也积极符合,后来也不知怎的,就得到了全票通过。

    “你又搞什么鬼?”临行前,叶朔狐疑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苏言默表现的极尽谦恭,赔着笑脸道:“你放心,答应你的事我没忘。其实我会来妖域,除了殷泽的事之外,就是冲着独角吻鳄来的,无论如何我都想亲眼看一看这种传说中的妖兽。这个心愿一了,我就立刻离开去投案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叶朔将信将疑:“这一次你不会又是对他们使用了幻术吧?”

    苏言默连连摇头: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何况以你的实力……我哪敢在你面前耍花样啊?”

    这一顶不轻不重的高帽送上,叶朔冷哼一声,也就由着他去了。至少这句话的确不假,不管苏言默想玩什么手段,他都自信有法子应付。

    一行人简单整顿一番后,跨过丛林,朝着独角吻鳄的栖息地行去。

    独角吻鳄在妖兽中,是一种较为强大的族群。按说对于连日来已经被妖兽吓破了胆的众人,本是应该避之唯恐不及的。但在传言中,这种妖兽的习性极为懒惰,平时一睡可能就是个几百年。同时它们的动作也非常迟钝,在吃饱喝足的情况下,极少主动进行捕猎,只要没有被激怒,陷入狂暴状态,对人类还是毫无威胁的。

    在独角吻鳄身上,最珍贵的就是它们头顶的那一只独角,在外界的拍卖行中,每一次都能被炒出天价。因此也曾有众多偷猎者对独角吻鳄心存觊觎,不过最后真能成功的却是少之又少。一旦真的把它们惹火了,所造成的后果也将是很可怕的。

    出发之前,阿勇就曾仔细叮嘱过众人,只能远远的观看,千万不要做出任何挑衅举动。玉简拍摄也是绝不允许的,因为那一瞬间的闪光和咔擦声,在独角吻鳄眼中都是具有攻击性的。

    随着地势渐高,最终出现的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河。陈阳在岸边站定,取出一只简易号角,呜呜呜的吹了起来。据说,这种声音和另一种妖兽的嗥叫声很像,这也是在提醒独角吻鳄,是时候出来觅食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眼前的河流中,两侧齐腰高的杂草哗哗作响。而那号角声时缓时急,逐渐将风声也压了下去。天地间,只能听到这阵阵肃杀的悲鸣。

    河水的翻滚越来越激烈,终于,“哗啦”一声,水流出现了一个中空的漩涡,两侧被掀起的河水如高山瀑布般,滚滚直下。

    在这般浩大的场面下,从漩涡中缓缓爬出了一只鳄鱼形态的妖兽。通体为橄榄绿色,大约有数十米长,每一爪按下,河岸边都是一阵剧烈的摇晃,一片片细密的裂纹在地面悄然散开。众人感受着脚底的震动,心中都是又惊又惧,那简直就像一座微型的山峰正在爬行。

    独角吻鳄的速度,的确就如传说中一般缓慢。随着它渐渐爬上了岸,众人也能够看清,在它的背部,生满了大量倒刺,张开的巨口间,隐约能看到上下两排锋利的獠牙。粗短的四肢僵硬移动,在它的利爪下,土块层层陷落,留下了成片的凹坑。

    背后甩动着一条厚重的长尾,那仿佛是在给它的前行打着节拍,每一次砸中地面,都能掀起新一轮的山摇地动。

    当然最显眼的,还是在它头顶那一根狭长的独角。无论是打造成兵器,还是研磨出粉末充作药用,一直都深受广大商家的喜爱。不过众人此时却是觉得,就算仅仅是用来赏观,那也实在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了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看得目不转睛时,对妖兽最为熟悉的阿勇,眼底忽然出现了细微的波动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还不等他出言提醒,那独角吻鳄爬行的速度就忽然加快,犹如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一般,朝着众人径直冲了过来。途中的距离在它的瞬间加速下,几乎只是一掠而过,大面积投下的阴影,已经将众人同时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意外的变故,所有人都慌了神,还是阿勇先反应过来,连忙双手结印,一道灵力锁链自他掌中释放,半空中分化数道,锁住了独角吻鳄周身脉络。

    但还不等众人松一口气,独角吻鳄便是妖力爆发,当场将灵力锁链摧毁。作为直接受创者的阿勇,也是身形晃了一晃,狼狈的喷出一口鲜血。同时惊呼声四起,独角吻鳄那足有数吨重的利爪,已是跨越风势,狠狠向众人拍下。

    危急时刻,独角吻鳄的动作忽地一顿,就见在它身周,悄然架起了一层光牢。这虽是暂时束缚住了它的行动,但从它剧烈的挣扎,每一次摇头甩尾,都能将构成光牢的灵力气柱震得闪烁不定来看,显然也是无法拖延太久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走!”叶朔大喝一声,手中飞快的凝聚起一团火焰,朝着独角吻鳄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惊魂未定,连一个谢字也来不及说,就匆匆朝后方撤退。

    而叶朔早无暇理会他们,十丈光牢已经完全炸裂,他的前冲之势不得不被僵硬遏止,猛一猫腰躲过头顶袭来的利爪,借火球将余威稍加阻挡,随后便是身形纵起,另一手再度凝聚起一团风旋,朝着独角吻鳄当头扣下。

    独角吻鳄懒洋洋的一抬爪,就将叶朔从半空直拍了下去。接着它头顶的独角一阵乌光闪烁,大量妖气自动聚集,很快就凝成了一团妖力光弹。整片地带的温度在这一刻陡然上升,连四面的空间都是隐隐扭曲。

    叶朔不敢懈怠,双掌中元素再起,而后朝正中一扣,刚将灵技融合成形,便是匆忙扫向半空,迎向了正朝他呼啸压来的黑色光弹。

    双方碰撞,扫荡开的威压席天遍野,扩散的波纹直接将四面的树木齐齐冲垮。避在一旁观战的众人虽是匆忙撑起灵力护罩,仍是被激突的气浪刮得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叶朔不自禁的连退数步。他看得出来,这独角吻鳄明显就是陷入了狂暴状态,再加上妖兽那强悍的身体,以及妖域这浓郁的妖气加成,就连自己都感到了吃力。看来现在要做的并不是打败它,而是应该寻找机会逃走才是……

    心念一动,叶朔双手中再度带起了两道火浪,掌势掀起,分朝两侧朝独角吻鳄的双眼袭去。趁着火焰暂时遮蔽了敌人视线,身形急转,但那独角吻鳄仿佛看出了他的企图,猛然发出一声厉吼,强烈的声波冲击,即使以叶朔的灵魂力量,都是感到脑中一晕。

    再等睁眼,独角吻鳄已是大口一张,一团毒雾将他尽数淹没。

    天地都弥漫着浓郁的暗紫,在目力被极限削弱时,前方那一点微弱的红光便是显得尤其清晰。

    它的眼睛……!叶朔微眯的瞳孔忽然紧缩。他终于看清了,那独角吻鳄此时的眼睛,竟然是红色的!

    它被幻术控制了!

    是苏言默……叶朔脑中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,斜侧方就是一股大力猛然袭到。前有独角吻鳄,叶朔根本无处闪避,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脱力的飞起,朝着一旁的断崖直线下坠。

    他最后看到的,就是苏言默得意的狞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缚灵大阵!”阿勇口中喷出一道鲜血,掌心朝着地面猛力一拍,道道光弧自动扩散,光芒在鲜血的浸润下更为浓郁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手段了,是他多年来狩猎妖兽,压箱底的绝招。

    阵法束缚下,一层层光柱自动结成,独角吻鳄的行动果然暂时停止了下来。但它的狂暴却依然不减,在阵法中剧烈的扭动着身体,四面撞击,破牢而出只在转眼之间。

    “这独角吻鳄……怎么回事?”苏言默也渐渐失去了惯常的镇定。

    在叶朔掉下山崖的那一刻,他分明就已经收起了幻术啊!但为何独角吻鳄非但没有停止,反而好像是更加狂躁了?同时失去了那个替死鬼,他们也就直接成为了独角吻鳄的攻击目标,局面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……!

    “这独角吻鳄一定是受到了刺激!”阿勇经验丰富,当即冲众人喝道:“快找刺激源!”

    在这片山林之中,一定是存在着什么能够刺激独角吻鳄的东西,只有及时的将它找出来,处理掉,才能制止此时发狂的独角吻鳄。否则就算是逃,以他们的速度,也绝对是逃不了多远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!”

    正当众人仓皇四顾时,在他们身边,忽然响起了一道诡异的笑声。

    缓缓站直了身子的,竟然是那向来胆怯懦弱的陈阳。

    此时在他脸上,浮现出了一种近乎疯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刺激源,不是一早就已经被你们抹在身上了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