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1章 也许,是人为
    李柱的尸体,很快就被抬了上来。

    除了胸前的一排血洞外,在他身上还有着大量的爪痕,整具身体可说已经被撕碎了一半,血肉模糊。这残忍的一幕,看得不少人都是喉头耸动,珂美已经紧紧的捂住了双眼。

    阿勇在尸体旁蹲下,翻来覆去的查看,渐渐的,他的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反常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看来,那只妖兽这一回终于百密一疏了。”阿勇转头环视着众人,“它无意中,在尸体上留下了一些特有的线索。有了这些物质做媒介,我就可以施展灵技,逆向追踪,找出它的落脚点!到时候,咱们就直接去捣了它的老巢!”

    陈阳困惑的摸了摸下巴:“勇哥,还能有这操作?”

    阿勇淡淡一笑:“我可是狩猎妖兽了大半辈子,不要小看我的经验啊——”站起身拍了拍手,“好了。接下来我就要开始准备做法了,在此期间,大家就各自回去休息吧。记住,整个过程任何人不得观看,也不得接近尸体,否则法术就不灵了。一个时辰后,我们再在这里集合。”

    在人群各怀心思的散去时,其中一人的目光,悄然闪烁出了毒蛇般的阴寒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无声的黑夜里,一道暗影被月光投洒在了森凉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那人猫着腰,做贼般的拨开丛丛杂草,瘦小的身体有如灵猴,熟练的绕过各处陷阱,重新摸到了先前的洞坑外。

    李柱的尸体已经被重新落回了陷阱中,据阿勇说,做法时必须保持完全的原貌。且要灵技发挥效用,就连施术者本人也不能留在尸体旁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对此大多困惑不解,不过这似乎正方便了潜行的那人,看着四周空无一人,很快就手脚麻利的扯下一根草藤,垂入陷阱内。在上方固定妥当后,正要随势攀援,动作却是忽然一顿,似有所觉的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,就是一片明晃晃的灯光。

    为首的阿勇提着一只大灯笼,在他背后,冒险队的众人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先到那人虽是下意识的抬手掩面,但他的面容在这片灯光下已是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王大器!

    “王大器,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想对尸体做什么?”阿勇面罩寒霜,其余众人也都是面色不善的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平时口舌伶俐,损起人来一刺一个准的王大器,此时却是支支吾吾,心虚的不住朝陷阱中斜瞟。

    阿勇不等他解释,直接抬手拨开了他,众人也随之拥上。

    灯笼一晃,黑漆漆的陷阱中顿时一片透亮。

    那里,依然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一样的被木桩穿透,一样的周身留下了大量的爪痕。

    只是那却并不是李柱。

    陷阱中的尸体,不知何时已经换成了那吟游诗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我……”王大器也吓蒙了,慌忙摆手,只是这时却并没有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阿勇阴沉着脸,指挥几人将那吟游诗人的尸体抬了上来,随后就一言不发,再次俯身查看。

    众人惊恐的交换着目光。在此之前,失踪的频率一直是每晚一个,为什么今天晚上,竟然接连出现了两个死者?难道那隐藏在暗处的妖兽,终于不耐烦再和他们玩这猫捉老鼠,打算加快速度将所有人一网打尽?

    其间,王大器不断想开口解释,但也许是眼前这诡异的气氛,又或许是他做人早已经没有了口碑,没有人愿意听他的申辩,甚至众人再看向他的目光,都是明显的带着忌惮和敌意,仿佛他就是那吃人的妖兽。

    终于,阿勇缓缓的直起了身。但不知为何,他却依然背对着众人,以一个有些僵硬的姿势杵在原地,手中似捻得有物。月光斜照下,隐隐可见那是一片白色的羽毛。同时,一阵淡雅的香气逐渐在荒野间散播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记不记得……”阿勇开口了,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阴沉,“我们白天到过的飘香洞,那里就飘着很多这样的羽毛,弥漫着这样的香气。当时,我们身上都沾了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吧,也许是那只妖兽也同样到过飘香洞呢?”有人下意识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阿勇沉默了。这怪异的沉默,犹如一只无形的手,捏住了众人的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想,我有一件事需要向大家宣布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,这几天的凶案并不是妖兽干的,当然也不是鬼怪……而是人为。”

    “而那个凶手,”阿勇缓缓的转过了身,“现在就在我们当中!”

    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拂动的树影在他脸上投下了斑斑阴翳,和他森然的神情混合在一起,半明半昧,狰狞有如厉鬼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寂静得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好像他们现在置身的不是荒野,而是一片坟墓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中……有凶手?”

    好一阵子,珂美才战战兢兢的问出了声。

    她没有注意到,在她这一句话之后,原本拥挤的人群,顿时就有意识的分散而开。横亘在他们中间的缝隙已是越来越大。现在,队伍中的每个人都不可信,每一个人,都有可能是凶手!

    “其实,我早就怀疑这些天的凶案是人为了。”阿勇对众人的异状视而不见,依然以那一副平板的语调述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跟妖兽打交道的时间加起来,可能比跟人类打交道的时间都要多。所以我很清楚,以妖兽一贯的习性,它们若要猎杀人类,尤其是在那支队伍对它毫无威胁的情况下,绝对不会这么一只只的拖走。”

    “对妖兽来说,它们根本用不着玩什么阴谋。杀死异族,填饱肚子,它们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。至于在人群中制造恐慌,撇清自己,那是只有一些自作聪明的人类才会干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之前我故意告诉你们,我在尸体身上发现了妖兽留下的线索,我可以通过逆向追踪,锁定它的位置,又特意吩咐你们不得接近尸体,将这片区域完全放空,就是想试探一下,你们当中会不会有人做贼心虚……而现在看来,鱼儿果然是咬钩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阿勇话音刚落,所有人的目光,登时都紧紧盯住了王大器。

    张智当先一步跨出:“王大器,果然凶手就是你吧?这两个人都是死在你的陷阱里,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王大器憋得满脸通红,半天才吼出一句:“我要是真想杀人的话,用得着把他们杀死在陷阱里吗?这不是明摆着让你们怀疑吗?”

    张智立即接口:“对!就是因为你知道我们会这样想,所以你就故意来了个……这个叫……‘反其道而行之’!况且阿勇分明说过,让大家都不要靠近李柱的尸体,你为什么要过来?就是因为你听了阿勇的话,担心自己在李柱身上留下了线索,所以才匆忙赶来善后的吧!”

    王大器急道:“我那是怕凶手陷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凶手为什么要陷害你?”珂美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,“难道说,你知道凶手是谁吗?”

    张智竖起的手指顿时一摆,整个人也跟着身形急转。

    “珂美,你也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!之前可是你第一个找到李柱的,根据我的经验,第一发现者就是凶手的例子也为数不少!是不是你杀死了李柱,来不及藏起尸体,就匆忙把他推进了王大器的陷阱中?”

    珂美哪曾受过这样严厉的指控,眼眶顿时红了一圈:“你在胡说什么啊?小美怎么可能杀人!”

    张智咂了咂嘴:“对,你就是用这一副单纯无害的外表骗过了所有人!但其实你的内在,你是一个女魔头……”

    周雨艳看不惯张智的无事生非,护住了珂美,不耐道:“你说完这个又说那个,凶手到底是谁,你有个准头没有?”

    张智听她这一问,竟是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:“现在是还没有……但我敢说,除了我和阿泽之外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!”

    “要我看就是你最有嫌疑!”苏言默也加入了争端,矛头直指张智,“整天怀疑这个,怀疑那个,转移众人的视线,你这就叫贼喊捉贼!”

    张智大怒:“你血口喷人!”此前被他指控的两人也先后补刀,一场讨伐战不断升级,场面很快就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吵了!”叶朔清了清嗓子,“听我说,那飘香洞中的香气,实际上是一种叫‘磷砂粉’的物质散发出来的。本身无毒无害,然而一旦接触到血液,就会迅速生成一种毒素,毒性相当剧烈。要想保命,就唯有割血放毒。”

    阿勇有些困惑的看了他一眼,最终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也配合的向众人点一点头:“不错,如果我们当中真有凶手,我相信他也只是一时糊涂。我留给你一天的时间,先将体内的毒素放尽,没必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。但我希望,到时你可以主动来向我坦白。”

    话,就暂时说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心思各异下,时间很快推移到了第二天的夜晚。

    “神行烈,对这几天的事,你怎么看?”叶朔背靠着一棵大树,闭目假寐,脑中却正在与神行烈交流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说,每次有人失踪的时候,我并没有感觉到妖气。”神行烈淡淡答道。

    “唉,人生就是这样充满玄机啊——”青想熊在插进一句感慨后,就再度进入了冥想状态。

    叶朔轻轻呼出口气,双眼撑开一半,朝着另一个方向简略一瞟。同时在他脑中,也紧跟着响起了一道传音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这一天下来,我已经盯得很紧了,并没发现有人放血疗毒,难道我们真的误会大家了?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对方对磷砂粉有所了解,所以没有上当。”叶朔却依然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散发出那种香气的物质,确实就是磷砂粉不假,但关于它和血液混合就会生成剧毒,纯粹是叶朔的信口胡说。

    他这样说的目的,就是想利用凶手的恐惧心理,让对方自露马脚。类似的手段,他曾经在民间故事里听过不少,当时便是大呼过瘾,总盼着能亲身实施一番。当时也是他传讯给阿勇,希望能得到他的配合。不过这首次实践的效果,似乎并不尽如人意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一来,陈阳就非常可疑了。”阿勇皱了皱眉,“以他的野外生存经验,知道这些偏门常识并不稀奇。不过我总觉得,还有一个人也不能忽略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大器!”

    “苏言默!”

    两人同声报出的,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名字,双方听后,都是各自一愣。

    “那王大器是个烂赌鬼,欠了一屁股的赌债。”半晌,阿勇主动解释起来,“平时他那么说话,就是想让别人揍他。一旦别人先动了手,他就当街撒泼,吵着要拉对方去报官。围观的人一多起来,大部分人都会自认倒霉,掏钱私了。

    就连他那手挖陷阱的绝活,也是为了躲债主才练出来的……这次进妖域,就是想着能捞上一笔。还有你不知道,他在赌场上欠了李柱好多钱,李柱这一死,他就解脱了一大笔债务,可以说,是有着充足的杀人动机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耐心的等他说完,才淡淡道:“有动机的人,并不代表一定就是凶手。但有的时候越是衣冠楚楚的,越是有着旁人都没有的险恶居心……就说那苏言默,虽然长得人模人样的,但是你看过他的眼睛么?我觉得,他的眼神里全是心机。”

    阿勇不以为意的笑了笑:“其实我很早就注意到了,你是不是对苏言默有偏见?带着有色眼镜看人,自然处处都是问题,对的也会被看成错的。我知道,那小子平时比较傲,确实不大讨人喜欢,但杀人放火的事,他还是干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一摆手止住了叶朔的反驳,又道:“还记得死者之前念过的一首诗么?里面有这样一句话,‘重剑曾无锋,大器惜晚成’,我们是否可以将这看做,他早早看穿了凶手的真面目,借诗句暗示,可惜却只有凶手察觉到了,接着就将他灭口?而且,我应该还没有告诉过你,其实在第二具尸体上,除了羽毛之外,还发现了这个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阿勇的手掌缓缓摊开。

    掌心中,是王大器经常挂在脖子上的一串念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