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2.第582章 青想熊的白日梦
    那少年说着,竟是开始双眼泛红,他指着那年人的鼻梁叫道:“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?像一根筷子插进了你的胳膊里!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屁孩儿,快把他给我赶走——!”那年人越听越怒,终是忍不住大声呼喊道。 话到最后,嗓子竟然都是破了音。

    那两名侍卫登时会意,两人一左一右,架起那少年要走。

    那少年奋力挣扎,没想到那两名侍卫以二敌一竟然还落了下风。那少年一个翻身后,右腿一挥,一个侍卫捂着脸飞了出去,重重的栽倒在地。再爬起来时,嘴里的牙齿掉出了两颗。

    那年人急的用袖子狠狠的抹了一把汗,虚胖的身体,每一块肥肉都在颤抖。他只能在一旁不断赔笑:“先生,先生,别听那孩子瞎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越来越轻,随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又抹了一把汗,低声道,“先生不瞒您说……要治好飞龙的翅膀,短时间之内也只有这一个办法。毕竟人都要伤筋动骨一百天,何况是体形如此庞大的飞龙,按照这翅膀的受伤程度,没有一年半载是养不好的,难道您真的要等一年半载吗?

    您可是要急着赶路的,若使用打入钢钉的方法,午准备将钢钉打进去,下午涂抹玉霖芝,不出半天,药效会完全发挥了。那时的飞龙便不再感到疼痛,可以重新起航了!孩子嘛,总是这么的善良,可是我们作为成年人的……应该知道,有些时候善良也不能当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确实没错。”叶朔居然在旁边点了点头,“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那年人本来还有些欣喜,看来是碰到一个“明事理”的人了,但听到“只不过”三字,脸色不由又是一沉。

    “飞龙虽然感受不到疼痛,但伤口却依然在。而且得不到有效的治疗,又被打入了钢钉,它的翅膀只会不断的溃烂,再加高强度的飞行,三天,只需要三天,这些飞龙会因为骨头坏死而引发感染,最终一命呜呼。所有的这些飞龙,全部都是。”

    叶朔说这段话时轻描淡写,仿佛像是有个人在说今天路过蚂蚁窝,踩死了几只蚂蚁。

    但那年人听在耳,却是冷汗直冒:“三天?全部都死!?”

    他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“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么严重的问题?”这笔账他自然是已经算清楚了,如果飞龙都死了,他的损失恐怕会是他的命。

    那边,那少年已经制服了两个侍卫。此时那两人都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嘴巴,透过指缝,隐约能看到大片的血迹,估计牙齿已经掉了一半。没有想到这小小少年,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显然他也听到了叶朔刚才说的话,当即跑到那年人身边,冲着他的肚子狠狠的踹了一脚:“你们这么做该下地狱!”

    随后又转身望向叶朔,“真的是这样吗!?那些飞龙它们……它们只能活三天……哥哥……你一定不会帮着这帮黑心商家的,对不对?……当然……如果你要帮他们,我也没有办法。但是我会用我自己的行动,来拯救那些飞龙。对于别人而言,它们只是一种工具,但对我而言,它们不是。”

    叶朔望着那少年,那少年也望着叶朔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对视,只是片刻的时间,叶朔目光闪动,他感受到了那少年微颤的眼神里,有着什么东西……让他感觉到那么的熟悉。也许自己也曾经拥有过这样的眼神,但是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寻找玉霖芝。”最终,叶朔对那少年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玉霖芝?为什么还要去找玉霖芝?难道哥哥你是站在他们那一边的吗?”少年看起来是忍不住的失望。

    叶朔回头看了少年一眼:“对于折翅的飞龙而言,每时每刻都在被疼痛所包裹。无论它们会不会被打入钢钉,止痛药都是需要的吧。”

    在叶朔说完这番话后,那少年原本失落的眼神忽然闪出了光:“没错没错,不论怎样,它们也需要止痛剂,那个……哥哥,其实那片山谷的地形我还挺熟悉的,我和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,那少年兴奋的追了来,不过在看到叶朔脚底忽然闪现的一圈紫色光晕后,蓦地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那少年目不转睛的看着,只见紫色的光晕正在不断变大。

    “传送阵,你要来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?”那少年尚未回答,那紫色的光晕忽然拔地而起,化为一道巨大的光柱,将两人一起包裹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阔的山谷,有着一片茂密的丛林。

    黑色的树干拔地参天,几只长着鳞片的鸟正挂在树枝打瞌睡,突然间,它们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危险的逼近,瞬间张开翅膀飞走了。

    而它们原本所靠近的树干间,忽然出现了一个紫色的光点,随后光点在刹那间扩张,化为了一道传送阵。

    传送阵,叶朔好端端的站着,而在他身边,是一个蹲在地,双手紧紧捂着耳朵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哇!!”蹲在地的少年忽然跳了起来,“这么快到林子里了!天哪!”看他的动作是想给叶朔来一个大大的熊抱,不过叶朔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传说的传送阵!原来哥哥你是修灵者!我终于见到了一个野生的修灵者!是活的耶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叶朔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这种词汇真的可以用来形容人吗?野生的,活的?总感觉像是在形容某种动物……不过看在那少年那么兴奋的份,叶朔也不与他计较什么了。

    老实说,其实这也是自己第一次见到一个凡人武者,原来除了没有灵力之外,他们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弱小。修灵者的盲目自满,有时确实该改一改了。

    那少年雀跃的跳了几下,随后跑在叶朔身边,叽里呱啦的对他说道:“那个,大哥哥,我叫燕羽……那什么……我平时生活在这里,没有什么固定的居住点,反正我一个人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。有时会在这片林子里转悠,有时也会去鸟巢,所以嘛那些飞龙倒也都认识我。

    其实它们并不像外人所说的,是一种智力低下的飞行生物。飞龙,它们很聪明的,只是脾气好,即使被人类这样奴役……也不曾想过反抗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少年燕羽说着说着,原本雀跃的表情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深深的忧愤,是在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

    “总之我们快些去找到玉霖芝!”燕羽的情绪恢复得也快,前一刻尚还苦大仇深,这会儿又已是活力四射,抢在叶朔前面往林子里钻。

    也许燕羽先前所说的话,不过只是一时起意,有感而发。以他的年纪,对世间的残酷本认知不深。所想所闻,无非是凭着单纯的嫉恶如仇。但叶朔这些年看过了太多的阴暗,经历了太多的生死淬炼,此时听在心里,则是另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那些被奴役的飞龙……它们与过去的奴隶有何区别?这世从来没有什么万物平等,任何一种生物在食物链取得的位置,都是它们通过无数次的拼搏厮杀,才最终得来的。

    飞龙……它们最初会被称为飞龙,是因为其庞大的身躯,坚硬的棱角,尖锐的爪子,以及看起来威严肃穆的表情,看起来像是一条长着翅膀的龙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飞龙更多的则是被称为一种飞行交通工具,它们只是工具而已,在它们的名字后面,会被惯常的加以“座机”二字。这看似凄惨,但这般被奴役的下场,难道不也是因为当初,它们的步步妥协所致吗?

    叶朔摇了摇头,有些事还是不要想太多,免得徒增忧虑。接着,他也迈开脚步,跟在了燕羽身后。

    在林子深处,某一处地势较为平缓的地方,一个巨大的、圆润的、落寞的背影久久的伫立着。它像一个巨大的石块,又像一个圆筒,当然更像一只放大了百倍,蹲坐在地了无生息的猫。

    这落寞的背影在那里伫立了许久许久,它一动都不动,叽叽喳喳的鸟儿停在了它的背,打打闹闹,似乎是感到无趣,又很快飞走。几只小松鼠钻进了它的毛发,又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背影似乎早已与林子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天色越来越晚,那背影终于翻了一个身。这是一只巨大的,属棕熊一样的魔兽,同时它有着豪猪的鼻子、獠牙、和背部尖刺,穿着坚硬的铠甲,面相凶神恶煞。这一翻身露出了它的肚子。

    随后它又一动不动,似乎在思考久远的人生,陷入了虚空的冥想之……

    它似乎要睡着了,进入了一个怪的梦境……

    艳阳高照。

    山谷深处,枝繁叶茂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在林对质,不远处可听到哗哗的溪流声。

    一名面容稚嫩的少年手持大刀,目光炯炯,紧盯着面前的妖兽不动。

    对面,妖兽围着少年转圈,试图找出破绽进攻,充斥着暴虐的赤红双眸也紧紧瞪着少年。

    暴躁,是的,它此刻很暴躁。原本以为面前这人类会是今天的美餐,却没想结果并不如意,怎么也啃不下来,尤其是那把该死的红光大刀,竟能砍进自己引以为傲的铠甲。

    心涌起抑制不住的暴虐,伴随着一股怒火仰天嘶吼。那声音回荡在丛林间,震得树叶簌簌而落,回音往来盘旋,仿佛在长鸣着两个字:“青想”。

    是的,这只妖兽的名字叫青想熊,以善于冥想著称。

    这个族群平时与世无争,只有在冥想被人打断时,它们才会显出暴戾的一面。

    显然,此时的青想熊正处在暴怒的边缘。

    两只前掌对地一跺,朝着少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顿时,庞大的黑色身躯如巨石滚动般,震得大地微颤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种无谓的进攻方式。”少年冷哼,也朝着青想熊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想熊体巨力大,少年并不想与它正面对抗。看准它的迟钝,一个旋身避开冲撞,借机将手大刀砍向它的后腿。不给对方喘息的时间,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,朝着嚎叫踉跄的青想熊背部跃去。灵力运转,提起燃烧着炙热红芒的大刀,对着它的背刺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铛!嗷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怒吼,一根墨色背刺和少年同时下落。

    目光朝着地面一扫,少年皱眉,好坚硬的背刺!

    思考间,动作却是丝毫不缓,落地后顺势朝左边一滚。与此同时,一条粗如人腿的铁尾刚好擦着他的袖子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嗤啦一声,袖管撕裂,紧接着轰隆一声,尘土飞扬而起。

    “倒刺!”感受到袖子传来的撕扯力,少年顿感心惊。没想到青想熊的铁尾,还有着一排不显眼的倒刺,差点废了他的整只手臂。

    低咒一声,少年滚出烟尘外,起身再次退后两步,暗暗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只青想熊竟如此厉害,按道理,这个族群一般的防御力很强倒是不假,但是反应力和攻击力不该会如此之强。

    难道它身有什么特别的东西?

    少年的脑闪过这个念头,随即又摇了摇头。虽然这家伙挺强悍,不过凭自己的实力,解决它根本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速战速决,心打定主意,他不再留情。

    灵力再次运转,左手浮现起一大团跳动的红色火焰,而右手却挥起大刀,向旁边的大树砍去。

    刀刃轻松掠过树干。顿时,随着咔咔声,失去支撑的半截轰然倾倒而下。

    目标!正是下方快散尽的烟尘,正在仰天怒吼的青想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烟尘遮住视线的青想熊,也被少年这边的动静所吸引。转过硕大的头颅,圆瞪的赤瞳又看到这个该死的人类,青想熊又是暴怒得仰天嘶吼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少年嘴角一阵抽搐,紧张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青想熊……真的不是在配合自己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