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77.第577章 血云堂震动
    大殿的寂静依然在继续,厅角悬挂的沙漏无声翻转。

    良久,司空雷终于极其缓慢的开口了:“今日召集众位,是有一件大事告知。”

    “三堂主的灵魂玉牌,在刚刚碎裂了!”

    在部地域的一些大势力,通常每位成员都会有一块灵魂玉牌,以便使统领者能够随时掌握门人的最新动向。所在方位,以及生命气息,都可以在灵魂玉牌最直观的反映出来。

    越是重量级人物的玉牌,也会被摆放得越高。同样的,如果有任何一块出了状况,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引起门的警觉。

    灵魂玉牌的碎裂,象征的往往只有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三堂主,已经陨落了!”

    即使每个人都已经有了预感,但当司空雷用沉重的声音道出这桩噩耗时,阶下的堂众仍是齐齐色变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司空圣当先嚷了起来,“三叔可是通天境的强者啊!怎么可能死在那个修气级小子手?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“修气级……好一个修气级啊……”司空雷冷笑连连,五指在宝座的靠手越攥越紧。每一声都是倒吸冷气的惨然,是流淌着嗜血的残酷。而他的忍耐也终于达到了极限,猛地从身旁提起一个茶杯,朝着下方的一个人狠狠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皇甫离!当初你的禀报,分明是说那小子刚刚踏入修气级,只是仗着一些诡异的手段,才能跟你拼得不相下……现在我再问你一遍,他真实的实力,到底是什么境界!”

    清脆的茶杯碎裂声,皇甫离也是匆匆跪倒,强忍着胸口的疼痛,艰难回禀道:“属下月前与他交手时,他确实是只有修气一段,分毫不假……不过至于今日……属下不是很清楚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怎的,这句话他竟是越说到后面,越是信心不足。对于那个手段诡异,继墨孤城之后,带给了他第二次败绩的小子,他觉得自己所知的一切常理,仿佛都在他身失了效。如果说真有人能在几个月之内,连跃几个大境界,他也只相信那人有这本事。

    司空圣不屑的冷笑一声:“荒谬!有什么不清楚?难道你想说,这短短的几个月,他从修气级突破到了通天境?我看你是不是觉得堂亏待了你,你谎报对手的实力,想看我们栽一个大跟头啊?”

    皇甫离顾不得双腿已经被茶杯的碎片磨出了一地鲜血,急得抬手指天:“天地良心……属下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!”

    下方的堂众,此时已是分化成了两派,分别以司空圣和皇甫离为首,各持一方观点,展开了激烈的争吵。

    在血云堂,由于少主和分舵主不睦,而这两人又都是年轻一辈的顶尖者,堂早在潜移默化形成了两个派系。平日的明争暗斗是少不了的,此时更是卖力的维护起了自家主子,整座大殿,转眼吵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宝座,司空雷的脸色已是越来越沉。他开始觉得,自己怎么养了这么一帮废物!都已经被外人欺家门了,不思对敌之策,只知道在这里吵,吵,吵!

    “都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一声蕴含着威压的厉喝,终于将大殿的喧闹重新镇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管那小子到底是不是真的修气级,后生晚辈出了这么一个硬茬,看样子,是有必要报九幽殿了。”说到最后一句时,庄重的朝天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司空圣吃了一惊:“可是那小子出在我们所管辖的地界,这样报的话,会不会让他们觉得我们无能?”

    司空雷的神情仍是一派阴沉:“九幽殿向来密切关注天下动向,尤其是后生晚辈的风云更替,那小子的事算我们不说,将来也会有其他人说。到时候我们是知情不报,那是重罪啊!”

    司空圣张了张嘴,还想趁着堂主盛怒,再给皇甫离加一条罪,但看着地面化开的那一滩鲜红血迹,他的声音却是突兀的哑在了嗓子里。

    只因他直到此时,才后知后觉的想到,当初他原本是打算亲自去对付叶朔的,如果那个时候皇甫离没有拦住自己,真的让他去了,那现在,死的是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这样算来,不管他是否甘愿,但皇甫离竟然还成了他的“恩人”。司空圣心一番天人交战,最终还是宽容的决定,暂时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“但不管怎样,捉捕之事绝不可耽搁。在我们血云堂管辖的地界,各城门加强防守。”司空雷霍然站起,掌心在宝座重重一拍,又在空狠狠收紧,“我要挖出他的心脏肚肠,来祭我三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稍后,在血云堂的一间密室。

    司空雷双膝跪地,对着面前一块巨大的玉简磕了几个头,才朝其注入灵力,发出了传讯请求。

    能量波纹一阵晃动,大约过了十来个呼吸时间,玉简传出了一把尖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司空雷么?供的时间还没到,怎么这么急啊?哦,莫不是你最近发现了什么稀世珍,打算私下孝敬给我?”

    那声音分明是男声,却刻意捏着嗓子说话,令人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怪异。

    司空雷面却没有丝毫异状,仍是恭恭敬敬的道:“八尊者大人说笑了。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讲述,那八尊者在对面时不时的故作惊叹,以示附和。直到司空雷讲完了好一阵子,八尊者才捏腔拿调的叹了口气,慢悠悠的道:

    “司空雷啊,这不是我说你,你现在很危险了啊。”停了一停,引得司空雷心惊胆战,才故作随意的续道:“你还不知道吧,我们九幽殿,前段时间死了个尊者。”

    司空雷大吃一惊,这个消息带给他的震撼,简直亲眼看到司空魏的灵魂玉牌碎裂时还要强过数倍,再回话时声音都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!谁敢到太岁头动土?”

    一个修气级小子杀了他血云堂的人,已经被司空雷引为耻大辱,而现在那可是九幽殿啊!灵界大陆最顶级的黑暗势力,向来只有他们杀别人,哪有别人敢杀他们?算是天霄阁的人,恐怕都不敢做这样的事吧?

    八尊者声音沙哑的笑了笑,下一句话却令司空雷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“殿主杀的,因为他办事不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八尊者又叹了一口长气:“所以司空雷啊,你要是抓不到那个小子,我真是怕你会变得像我们那个惨死的九尊者一样啊……你,明白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