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75.第575章 解决隐患
    叶朔的瞳孔渐渐扩大,他可以感到南宫菲的发丝被微风掀起,飘拂在他的脸,这也令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。(#¥)

    好一阵子,南宫菲才红着脸轻轻推开了他:“……好了好了,我也是跟你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一瞬间,两人都不可避免的回想起了当初在致远学院,那一间昏暗的地下密室内的情景。

    南宫菲原以为自己足够洒脱,可以将那段经历只当做一场游戏,毕竟她会对叶朔产生好,本是带有目的而来。

    但随着双方的接触不断深入,尤其是在那一场意外发生之后,她才意识到,和自己有过那种关系的人,她终究是无法将他只当做一个陌路人,对他的命运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身份……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,那么现在放任自己陷得太深,在将来只会害人害己。南宫菲心头纷乱,踟蹰不语,叶朔见她这般为难,只道是方才的暧昧气氛吓到了她,难免一阵不安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南宫菲先回过神来,强笑道:“没事了,我先为你的傀儡遮掩气息吧。”而在她的心,也暗暗下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不管将来会怎样,至少现在的他们还是快乐的,那走一步看一步吧。棋子也好,棋手也好,只要能够跟随自己的心,她绝不会自我束缚。

    不过,向来与父亲一样,追求着“置身事外,掌控全局”的她,竟然生出了“走一步看一步”的想法,这本身已经是一种沦陷了。

    其后南宫菲花费了半个时辰,在魔源精魄前施加了一层封印,并叮嘱叶朔,每隔一段时间,一定都要重新加固。事端已了,两人漫步在宽广的大道,时不时的随口笑谈。但即使是在他们同时沉默的时候,气氛也是安详依旧,丝毫不会令人感到尴尬。

    叶朔偶尔也会觉得,既然南宫菲的情报那么广,如果拜托她帮忙调查一下顾问的下落倒也很好。但之前自己已经将话说得满了,实在是无法贸然改口。

    何况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,他固然可以信任南宫菲,却无法完全信任她背后的势力。如果顾问的事真的被太多人知道了,对他继续躲避九幽殿追踪也是不利的。

    至于楚天遥,既然阴差阳错的回了邑西国,叶朔确是打算过把事情一并解决,因此在定天派与朋友们团聚的时候,他请司徒煜城派人去查过。但楚天遥这逃命的本事还真是一等一的好,一群人查了半天,愣是没能查到关于他下落的一点线索。

    最终叶朔也不打算在他身浪费时间了,现在尽快前往赤炎之森,收取那份魔族传承,增强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。反正算自己不找他,他也迟早都会找门来,大可不必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想到,还能和你在一起这么悠闲的散步。”半晌,南宫菲似乎是心情复杂的开口了,“你真的一点都没有怪过我?当初我用强硬手段进入董事会,续垣他们可是都恨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与其说是自己理解她,不如说只是因为自己对致远学院的感情还不够深,因此他没办法像续垣他们一样,将致远学院的荣辱同样视为自身的荣辱。不过南宫菲为何执意要当院董,在血魔事件结束后,他觉得自己大概也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是想调查致远学院那段所谓的‘黑历史’吧?”叶朔淡淡一笑,清晰的感到南宫菲的身子明显一僵,“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。但那并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夕阳下,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。叶朔在这一刻,忽然觉得他们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做了什么,他们总能彼此信任,没有无端的猜忌和误解;也同样不管对方要做什么,他们总能坦然放手,没有以爱为名的层层捆缚。他们,都是最理解对方,也最适合对方的人。相识不过一年,却好像已经拥有了几十年相伴相度的默契。

    叶朔不知道他们未来的路会怎样,他只知道,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。如果对齐玎莎的感情是火热的爱,那么和南宫菲,是一种细水长流的温馨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外界的争斗已经愈演愈烈时,定天山脉依旧是一片祥和。

    葱郁的田野间,小星坐在一座谷堆,两条腿悠闲的晃动着,津津有味的看着面前那一道正卖力施展拳法,挥汗如雨的身影。

    从身形看来,那人同样也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,拳法却已是颇为老道。招稳力沉,带起阵阵灵力旋风在身侧呼啸。夭矫如龙,腾腾欲飞。小星则是随着他的拳路,不住轻晃着脑袋,仿佛是在为他打着节拍。

    一套拳法舞毕,那人抹一把头的汗水,立稳身形,原来竟是近日定天派风头最劲,刚刚晋升为精英弟子,又被太长老收为徒弟的断凌!

    小星已经高兴的鼓起了掌:“好棒好棒!断凌哥哥最厉害了!”

    断凌笑着走到他面前:“那跟你哥哥,是谁较厉害啊?”

    小星鼓起了脸蛋,眼里隐隐泛出狡黠。断凌一看他这个样子,已经猜出了答案,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鼻子:“好了,我知道我问这个问题是自讨苦吃。在你眼里啊,你哥哥当然永远都是最强的。”

    小星调皮的一笑,权作默认。很快却又加了一句:“可是断凌哥哥也不弱啊!因为我们现在还小嘛。等以后长大了,肯定也不会输给哥哥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断凌也被他逗乐了:“你真是会说话,也不枉我这么疼你,师父刚刚传给我的秘籍,我专门给你也刻录了一份。”掏出一块玉简递给了他,“还有啊,我跟师父说,我有个弟弟还很小,我想时不时的回来教他练拳,师父也是一口答应了!”

    小星天真的点了点头:“唔,师父对你真好,那也是因为断凌哥哥很强啊!”看了看手的玉简,忽然双腿一蹬,从谷堆跳了下来,“断凌哥哥,你刚才演示给我看的拳法,我也想试着打一遍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断凌自然不会打击小星练武的积极性,点了点头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但此时在他心里,难免还有几分“天才”的自傲。这套拳法可是玄级秘法,当初他为了领悟第一重,还不慎走火入魔了,之后又是夜以继日的苦练,好不容易才打出几分样子,这才敢来试演给小星看。

    现在小星才看了一遍想模仿,断凌几乎可以预料到,几招过后,他会有多么手足无措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到时候自己可以摆大哥哥的架子,有模有样的指出他的错误,让他也好好的崇拜自己一回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断凌也是一阵沾沾自喜。但在小星在空地拉开架势,一板一眼的打了起来后,断凌渐渐收起了这样的想法。他的神情不断朝着凝重转变,到最后简直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自己几乎练得吐血的拳法,在小星手好像并不费什么力气。除了年纪尚幼,劲道有些不足外,整套拳法的雏形已是完全具备。甚至在某些精微处,他的动作自己更加到位。这真是人人气死人,以后估计有一段时间,断凌都听不得“天才”这个词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套拳法,你才刚刚看我打过一遍,全都记住了?”直到他打完了好一会儿,断凌都还沉浸在惊叹。

    小星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,走回谷堆前,轻轻一个纵身坐了去。

    “玄级秘法而已嘛,当初哥哥教过我好多的黄级秘法,我早练熟了。”

    断凌百感交集,轻轻摸了摸他的头:“小星,要快点长大啊。等你也进了定天派,一定可以取代我,成为最年轻的精英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小星眨了眨清澈的双眼:“精英弟子,我才不在乎呢。不过等我练会了这套玄级秘法,哥哥回来看到了,一定会很惊喜的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,双手托着下巴,望向被浮云遮蔽的重重远山。

    “唉,哥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?虽然我知道,他现在在外面,是在追逐自己的理想,可是我也真的很想,很想他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断凌分别后,小星蹦蹦跳跳的回到家,一打开门,看到桌堆着厚厚一叠银票。父亲站在方桌前,愁眉深锁,甚至抽起了他已经许久不抽的旱烟。看样子,他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在这里站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哇,好多钱啊!”小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,几乎以为是出现了幻觉。一边也兴奋的凑前,一张张的翻动着,“爹,怎么会有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刚准备到田里干活,有人从门缝底下给塞进来的。”罗老汉说着,喷出了一口浓重的烟雾,“当时这钱是塞在信封里的,我再追出去,已经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了。我只好回到屋里,希望能从信封找到什么线索。谁知道这刚一拆开,发现里面竟然全是银票!”

    当代的银票,其实是一种储蓄凭证。在修灵界,小数额的交易,通常直接采用灵石。而那些有身份的大人物,往往都会办理一张魔晶卡,将大部分的财产都存储进去。到时要进行交易,只需在专门的机器刷卡即可。

    魔晶卡只有本人才能使用,但作为魔晶卡的主人,却可以随意开出银票。只要是持有银票,任何人都可以到各地钱庄,在他的户头内取出等量数目的钱款。

    凡是大一些的钱庄,业务范围都是遍及修灵者和凡人的。灵石和凡人的货币兑换率是1:100,从这个价值来说,灵石实在是要贵重了太多。

    罗老汉一辈子都在乡村里种田,平时到镇买几斤小菜,也不过是几块灵石,他从来都用不银票,也不需要办理储蓄。如今这天降横财直接把他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研究了大半天,才凭着自己仅有的一点常识,判断出这些银票内应该都是灵石,而不是凡人的金币,这自是又将他的震惊翻了数倍。

    “这钱我估摸着,咱们节省一些,一辈子都够用了!”但问题是,天怎么可能掉馅饼?这笔来历不明的钱,他们真的能心安理得的收下,再若无其事的去开销么?

    老实说,罗老汉首先想到的是赃款。也许是对方得到了一笔不义之财,被人追捕,逃跑时随手塞进他们家的。这样的话,对方极有可能在避过风头后,再回来取这笔钱。也说不好,为防机密败露,还会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毕竟能有那么多的积蓄,肯定是相当强大的修灵者,他们怎么可能会在乎几个普通人的性命?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节,罗老汉第一个念头自然是报官。把这笔赃款交出去,一了百了。但他又不能不顾虑,到时自己说不清这笔钱的来源,万一真正的嫌犯始终抓不到,官府直接把他当犯人绑了该怎么办?

    罗老汉一生老实巴交,从不敢与官府打交道,连邻舍间的交往,也是能避则避。这突来的横财,没有令他感到任何喜悦,反而都快要成了他的心病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哥哥寄来的?”小星心思简单,此时远没有父亲那许多烦恼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为什么也不留下信呢?”罗老汉依然在叹息。这种可能,其实他也想到过,但一来儿子若要寄钱,不可能不给家里留下任何只言片语。二来儿子也才走了不过半年多,他更不敢相信,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,成为有这许多积蓄的强大修灵者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哥哥很忙,没有时间写信啊!”小星将银票重新塞进了信封,很快笑着跑到父亲身边,依偎在他的膝头,撒娇道:“爹,不要太节省了好不好,以后小星一定也会努力,赚很多钱孝敬爹爹的!”

    罗老汉的心思,终于是隐隐有了松动。抚摸着小星的头,眺望向窗外的远山,静静的喷出了一口烟雾。

    孩子啊,只要你在外头能一切平安无事,爹别无他求了——

    跨越了邑西国,叶朔正在朝赤炎之森的方向赶路。

    那笔钱是他在途经定天山脉的时候留下的,即使罗帝星有千万般罪过,但他的家人还是无辜的。他们以后的生活或许会很艰难,自己帮衬他们一把,不过也只有这一次。

    此时叶朔正寻思着,罗老汉差不多也该收到那笔钱了。如果他知道,那是他儿子的买命钱,不知还能否用得那么心安理得呢?

    至于定天派,叶朔也在临行之前留下了后手。同时他交待司徒煜城,这一次,务必要将那个破月派遗留的隐患彻底拔除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