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4章 斩杀通天境
    宽广的平原上,两道身影相对而立。浓重的杀意,从其中一人身上散发而开,直冲霄汉,扫破万里层云。就连这片地界的空气,一时都凝滞了几分。

    叶朔艰难的喘息着。对于来人的身份,他也猜出了个七八分。虽然早就料到他们会来,却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对面那人冷笑一声“不错,我就让你死个明白。本座乃是血云堂三堂主,司空魏!你既有胆子杀我门人,应该也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无暇与他多言,利用战前最后的余隙,勉强压制着体内纷乱的气息。一旁的南宫菲仔细观察了那司空魏半晌,向来淡然的神色猛地一变。

    “叶朔,他是通天境的强者!需要我跟你联手么?”

    满意的从对方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颤抖,司空魏哈哈大笑“对付你这么一个修气级小家伙,竟然需要本堂主亲自出手,我看你也算是‘虽死犹荣’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喘了几口大气,冲南宫菲费力的一摆手“不用,这是我跟血云堂之间的恩怨,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。”缓慢站直了身子,体内的灵力尽数爆发,在身外形成了一层闪耀的白光护盾,“就让我看看,通天境的强者到底有多强!”

    司空魏怪笑道“死到临头了还要逞英雄,可惜也只是匹夫之勇!”话音刚落,他的身形已经化作了一道闪电,再次朝着叶朔扑来,雄浑的灵力沿途撕裂空间,漆黑的裂缝交织在他身侧,犹如来自黄泉的滚滚煞息。

    叶朔在第一时间架起双剑“冰火领域!”双色领域迅速结成,将他与那疾冲而来的司空魏同时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经南宫菲提醒后,叶朔也同样在感应对方的气息。虽然他并没有见过真正的通天境强者,但都说那些大能是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如果挨上老牌通天境强者一击,自己就算身体再强,也是绝对没办法依然活蹦乱跳的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此人应该是刚刚晋入通天境不久,还没有彻底的稳定在这个境界,纯论实力,可能还不如当初见过的墨孤城。但即便如此,也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。一旦稍有不慎,可能随时都会丧命。

    “领域?”察觉到身外突变的气流,司空魏森然一笑,“随手可破。”也不见他运用任何灵技,只是手臂朝外侧随意一斩,那同时燃烧着冰与火的双色领域,顿时化为了一块块晶莹的碎片,在两人四周纷纷洒落。

    领域瓦解,一方空间元素全乱,叶朔只感灵魂剧烈一震,血液流通仿佛都停止了一拍。还未等他做出反应,司空魏已经瞬间出现在了他身前,铁拳直上直下,将他径直砸进了地底。原地只剩下个巨大凹坑,烟尘四溢。

    南宫菲看得心惊胆战。一直以来,仗着父亲的势力,自己都生活得顺风顺水。再加上源源不绝的秘法和丹药供应,令她的实力在同龄人中也是名列前茅。她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真正的恐惧,眼睁睁的看着生命即将被剥夺的无力感。现在到底该怎么办?她要怎么才能救叶朔?

    司空魏扫视了在他一击之下,还在不断外翻出土块的凹坑一眼,忽然疾转过身,朝着邻近的一块空处一拳挥出。

    空间粉碎,叶朔染血的身影狼狈的跌了出来。还想再次融入空间,在他背后刚刚张开的裂缝却突兀的凝固了,接着便悄然溃散。同时这方圆数里,他也一下子感觉不到任何的空间波动了。

    这是空间封锁……那司空魏竟是以强势的手段封锁了整片空间,这也断绝了他最后的逃生希望。

    “通天境和炼气境的差距,是天阙。不要说是你一个修气级小家伙,就算是气宗级,也是无法弥补的。”司空魏望着这个已经无法挣扎的对手,气定神闲的走了过来,破空一掌,再度悍然落下。

    爆裂的空间中,忽而炸开了一条火龙,艰难的抵御着他的雷霆一击。火龙下方,叶朔单手托扶,额头已经被汗水布满。

    “元素之力?”司空魏见了这新奇的手段,倒是微微一怔,但很快,他就再度不屑的冷笑起来“不管你是用什么投机取巧的方式得到了这种力量,但你应该知道,它原本就是属于通天境强者的手段。我所能掌控的元素比你更多,而且就连你现在所操控的,也会同样归我所用——”

    掌心微微一握,天地间大量的火元素自动聚集,很快就构成了一条体形庞大数倍的火龙。火龙张口吞吸,叶朔所掌控的火焰竟是不由自主,火苗一片片的飘离,附加上了对面的火龙之身。眼睁睁的看着那条火龙再度壮大,而自己的手中,却已经什么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火焰的汹涌,竟是令他看不清敌人的脸。只能感到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涌起,朝着自己狠狠压了下来。凶猛的火元素,已是全不为自己所控,烈焰焚身,骨骼俱融。在火海浩荡的背后,司空魏的一拳已经穿透空间,重重砸上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叶朔能感到自己的身子被挑了起来,像一块破布般挂在了对方的拳锋上。而他此时最真切的感受就是痛,全身无一处不痛,每一道微小的痛楚,都如同游走的电流般,在他的四肢百骸间大肆奔涌。眼前景物忽聚忽散,逐渐归于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“不行,到极限了……他……真的太强了……”

    栽倒在地的时候叶朔这样想。

    远远的,司空魏双手高抬,天际乌云翻滚,层层阴翳凝结成了一团漩涡,浓重的黑雾通天彻地,被司空魏径托在手。而他也面露狞笑,灵力轻轻一推,这裹挟天地之威的一击,犹如一道灭世龙卷,朝着瘫倒在地的叶朔直逼了过来。

    毫无悬念的,叶朔的身影被瞬间吞没。他那残留的灵力波动,在这滔天风暴的压迫下全然不值一提,此时已经静静的消散在了黑雾之后。

    南宫菲这一回真是什么都顾不得了,掌间蓄满灵力,正要全力出手,迈出的脚步却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刚才……她好像隐约看到,在黑雾中隐隐有微光一闪?其中,更是蕴含着远胜于自己的威压。那到底是什么光芒?

    司空魏双目微眯,显然他也感应到了那道突来的能量。仗着自身通天境的实力,他倒也无所畏惧,身形一掠,劈掌便向那道闪动的微光抓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犹如被一股大力扫过,司空魏的身形狼狈的倒飞了出来,接连跌出数丈才定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司空魏瞪圆了眼睛,“这是什么力量?”

    浓重的黑雾,终于渐渐的消散了。惊疑不定的南宫菲和司空魏,此时也同时看到,在叶朔的身前,竟然伫立着一具高大的傀儡。通体血红,血眸萤然,那透发而出的强大杀机,连司空魏也感到了几分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叶朔缓缓的抬起了头,笑容在那神秘傀儡的映衬下,已是浮现出了几分诡异的狰狞“既然你已经逼得我把它拿出来了,那你就别想再活着离开了——”

    司空魏的眉头越拧越紧,双拳忽握忽松,终于还是拂袖冷笑一声“哼,就凭区区一具傀儡,也敢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虽然第一眼看到这具傀儡的时候,司空魏心中确是警钟大作,这正是战斗者的本能,提醒着他们分辨对手的强弱,以便选择进攻或是趋避。但他生性冲动自傲,眼前这个小子屡次挑衅血云堂,是非杀不可的,况且如果真是通天境以上的傀儡,他也不信真能落到对方一介后生晚辈手里。

    司空魏咬了咬牙,双手迅速结印,一团血光猛然炽盛,遮蔽了天地,朝面前的傀儡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噬天裂地!”

    血光弥天汹涌,十方杀傀身形却是动也不动,手臂抬起,轻轻一挥,就如切纸一般,将那血光切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。未竭的余力落在司空魏身上,犹如巨浪撞上沙堤,他直是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,就像一颗坠落的炮弹般,“嗵”的一声被砸进了地底。

    当满身鲜血的司空魏刚刚爬出来,他就知道,这回自己真的是踢到铁板了。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傀儡为什么会落到那小子手中,但当务之急还是先逃走,等回了血云堂,向堂主如实禀报后,再根据对方的战力变化,拟定最新的战略。

    然而还不等他转身奔逃,十方杀傀已经如鬼魅般出现在了他身前,一拳轰出,一团火光从他的前胸一直烧透到了后背。

    “涅……涅槃……”司空魏胸前现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,而他却像是并未注意到一般,怔怔的只是盯着眼前的傀儡。此时此刻,他终于知道这具傀儡的真实境界了。

    一切也在同时终结。汹涌的火光猛然翻覆,将他的整个身子都卷了进去,短短片刻,司空魏就“砰”的爆裂成了漫天血沫,很快又被缠绕的火舌完全吞噬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叶朔缓步走到司空魏消失的空地前,灵力一寸寸的扫描,感应着此地是否会留下多余的气息。整个过程中十方杀傀一直随在他身侧,这具刚刚还大展神威,瞬杀通天境的盖世凶神,此时就如同一个最忠心的仆人。

    南宫菲仍是惊魂未定。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每一桩都在她的掌控之外,她忽然感到很疲劳,面前的叶朔也变得陌生起来。好一阵子,她才壮着胆子走了过去,眼望着十方杀傀,试探着问道“这是?”

    叶朔周身依旧笼罩着一层冰冷气息“如你所见,涅槃境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南宫菲心中忐忑,正寻思着该说些什么,叶朔忽然转过身,刚才还遍布杀意的脸上,已经很快的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我最大的秘密都给你知道了,就算是帮我的忙,千万不要透露出去,否则,我就永无宁日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菲纤长的睫毛轻轻缠了颤。现在的叶朔,似乎又变回了她认识的那个温和少年。他究竟有多少不同的样子,又究竟哪一种才是真实的他呢?

    虽然心里有诸多的疑问,南宫菲最终还是选择了一律压下。扯起一个调侃的微笑,一如他们往日的相处模式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宗大杀器啊?有它在,以后你可是走遍天下都不怕了吧?”

    叶朔摇了摇头“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其实我并不想轻易动用它。太过依赖外物,只会损折了自己的道心,与修炼不利。”

    南宫菲暗暗无奈,这是否就该叫做得了便宜还卖乖?打量着十方杀傀,又挑起了一个话题“对了,上等的灵傀儡,通常都需要高级魔源精魄才能催动。这傀儡有涅槃境的实力,那它填充的魔源精魄,最起码也需要是涅槃境的吧?这要是在拍卖行可是天价,我爹都未必买得起的,你又是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笑,倒也并不隐瞒“这是六御魔君的魔源精魄。”

    “六御魔君?就是在六御绝境复活的那个?”南宫菲觉得自己的思路都快要跟不上了。叶朔身上的秘密,简直就像一个无底洞,解开了一层,还会发现更多。循环往复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带着他的魔源精魄到处乱走,你不怕他循着魔力波动找上门来啊?”惊震过后,南宫菲又为叶朔的粗线条大是讶异,“我帮你遮掩一下它的气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已经被炼制成傀儡了,他还能感应到气息?”叶朔这一回是真的吓了一跳。如果真是这样,自己岂不等于一直随身带了个定时炸弹?

    “不过,这样真的有用么?之前你也说帮我遮掩烙印的气息,结果还是被血云堂中人看出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南宫菲柳眉一挑,赌气的转过身“不相信我,那我就不帮你了!等六御魔君找上门的时候,你就想好该准备什么茶点招待他吧!”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开始,南宫菲在叶朔面前,竟然也偶尔会流露出小女人的一面了。这份转变,实在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。

    叶朔连忙扶住她的双肩,将她的身体扳转了回来,好声好气的道“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啊!一直以来,我最相信的人就是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但由于他的动作太急,几乎将南宫菲扯到了自己怀里,两人在这一瞬间几乎连鼻尖都碰到了一起。四目相对,暧昧的气息相应而生,随着拂面的清风,悄然在两人间弥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