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1章 苍云楼
    a 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苍云楼,坐落在灵界大陆的东北角,是一群兵器收藏者的聚集之地。这里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举行一次交流会展,来自大陆各地的修灵者都可以将自己的收藏品在此出展,由大家共同观赏品评。

    虽然买卖出于自愿,但这些收藏者都是爱剑成痴,因此这里每日流通的兵器虽多,所产生的交易却是极少。

    铸神锋在苍云楼,已经停留了半个多月。这一次他带来的文殊剑,成为了所有藏品中最贵重的,也自是毫不费力的吸引了大量欣羡的目光。一切都大大满足了铸神锋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经不住众多同道的再三挽留,铸神锋在此一耽再耽,直至今日才终于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“各位道兄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苍云楼门前,铸神锋向众人团团抱拳为礼。

    “神锋兄,恕不远送。”苍云楼主也在送行者的队伍中,“下次再有什么名贵的收藏品,随时可以再拿过来,一起品鉴啊。”

    铸神锋连连颔首“一定,一定。”临行之前,再次拿出文殊剑仔细查看了一番。正是这一看,他的眉头顿时皱起,笑容很快就化为了一脸怒意“这剑……你们换走了我的剑!”

    苍云楼主身旁的一名管事也沉下了脸“你说这话,可得讲讲证据。这文殊剑你一直贴身携带,我们何来的机会调换?”

    由于文殊剑的特殊性,而铸神锋为人又向来谨慎,当初他就是用偷梁换柱的手段得到了文殊剑,自然更会提防旁人用相同的方法来设计他。

    出于安全的考虑,苍云楼主答应了他的要求,文殊剑不必置入展览柜中,全程由铸神锋自行保管。这样做,也是顾虑到万一文殊剑在这里出了什么问题,自己可承担不起那个责任。

    其余的收藏者事不关己,都乐得在一旁看热闹。只不过此时他们的脸上,还是以幸灾乐祸的成分居多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,仗着文殊剑,铸神锋可说是出尽了风头,尾巴几乎都要翘到了天上去。在展室中东晃西晃,时不时就摆出一副“你这兵器就是垃圾,瞧瞧我这文殊剑,这才是真正的好宝贝”。众人对他早就大有意见,巴不得见他栽跟头。

    铸神锋的目光轮流在一众收藏者脸上扫过,同时也将这半个月与他们的交集,在脑中迅速倒放,最后,愤怒的注视停在了三名老者身上“我知道了,是你们,那天你们借口说要找我喝酒,将我灌醉后,就趁机换走了我的宝剑!”

    那三名老者一个身材高瘦,一个矮胖,一个面庞发红,听了他的指控,红脸老者似乎还想否认,高瘦老者却是一声冷笑,道“是又如何?这才叫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这把剑,恐怕你当初也是通过什么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吧?”

    铸神锋大怒,但还不等他答话,那高瘦老者紧接着又道“根据我们的了解,这文殊剑,在很多年前就落到了南宫无忌手中。以他的秉性,难道会把这剑交给你?”

    一众收藏者的指点声中,那矮胖老者也咧开嘴笑了“所以啊,你还是打落牙齿和血吞,别再贼喊捉贼了。”

    铸神锋一张脸涨得通红,也不知是愤怒还是羞恼,良久大吼一声“你们三个要是不把文殊剑交出来,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!”手持双剑,朝着三人猛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瘦老者一声冷哼“自讨苦吃!”掌心灵力暴涌,正面迎上了铸神锋一击。随后身形骤转,在他的手腕前一切一推,轻易就将他的攻势化解。矮胖老者和红脸老者也趁势抢攻,三人配合默契,本身的实力又远胜于铸神锋,不过片刻,便是尽占上风。

    苍云楼主在一旁看得焦虑不已。按说这种恶劣事件发生在本楼内,作为楼主,他应该去主持公道,才能让围观的一众收藏者信服。但此时他似乎也有什么难言的苦衷,只顾反复揉搓着手掌,身形却是一步未动。背后的几名管事未得楼主号令,也都老老实实的垂首侍立。

    铸神锋很快就意识到,眼前的局面对自己不利,但此时也并非是由他说罢手就罢手,只能使尽浑身解数,苦苦缠斗。好不容易抢到一次先手,当即袍袖一挥,在身前祭出一张符箓,双手结印,狠狠推出。就听“哗”的一声,符箓中暴射出一股磅礴的水流,分三路朝三名老者袭去。

    高瘦老者面色如常,掌心一翻,一枚紫色灵珠悬浮半空,滴溜溜的旋转。而这灵珠中却沉淀着强大的灵力,在高瘦老者的催动下,紫光大盛,犹如一道疾刺的利箭,瞬间将符纸摧毁。一举击溃本源,高瘦老者抬袖一挥,灵力到处,将三道水流同时切断。

    铸神锋的反抗,显然也激怒了三名老者。三人对视一眼,身形迅速散开,环绕铸神锋身侧不断奔行,很快就化为了一片光影。

    铸神锋最初还时刻以灵力锁定几人位置,但这追踪很快就陷入了彻底的眼花缭乱。趁他心神松懈,高瘦老者抬袖挥出,紫色灵珠中射出了一道闪电光束,扭曲着刺入了铸神锋脑部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老者也各自挥出灵珠,三道光束将铸神锋牢牢钳制在阵法正中。随着光束的色泽愈发浓郁,铸神锋的表情也正在变得越来越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‘天珠五音阵’,滋味如何?”矮胖老者狞笑着,持续朝灵珠中注入灵力,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那可就怪不得我们了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场战斗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候,石阶外安静的出现了两道身影。在此之前,竟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是何时进来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,那铸神锋好像也遇到了点麻烦啊。”叶朔似笑非笑。他并未亲见全程经过,在他们刚到的时候,铸神锋就已经处在围攻之下了。不过,他确实是有意将袖手旁观的时间延长了一些,像那种贪得无厌的家伙,就应该让他受点教训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现世报来得快呢?”南宫菲也是一脸悠闲,“不过戏要是看够了,差不多也该出手了吧?待会他要是给人家打死了,你可就没机会打听文殊剑的下落了。至于那三个老者,不是什么高手,咱们谁出手都能解决的。你先想好,由谁上场啊?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。”叶朔默默的跨出一步,轻轻吸了一口气,下一刻,他的身形已经在原地消失,直接出现在了混乱的战团中心,灵力四面一震,就将激战的四人拆开,同时他也代替铸神锋,站在了三名老者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“是你?!”那铸神锋原本还庆幸遇到了救星,但一看清叶朔的样子,顿时就像见了鬼一般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并未理会他,依旧是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几名老者“几位,我和这铸神锋先生也有些恩怨需要解决,能否请你们给我一个面子,暂时罢手?他换走了我的文殊剑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四人同时面色剧变,铸神锋的反应倒也很快,立时指着对面的三人叫道“是他们,文殊剑已经被他们三个换走了!你要剑,就去找他们吧!”

    叶朔略微一怔,再看三位老者的神色,虽然稍有震惊,却并不似受了冤枉,看来铸神锋的话,倒还多半是真。

    “三位,看来今天这一仗,我们倒是非打不可了啊。”叶朔脸上的笑容渐渐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只因为眼前这三名老者,不免令他回想起了当初在天澜秘境百般算计,为贪婪造孽累累,更给他带来了无数霉运,最后又在天露泉自相残杀而死的那三人。而眼前几人既能换走文殊剑,多半也是一路货色,莫非,自己命里就是跟这些黑心老者犯冲么?

    三名老者见他只是一个年轻人,潜意识里就先带上了轻视。矮胖老者冷笑道“打就打,你以为我们还怕你小子不成?”一跃而起,提掌就向叶朔劈下“五雷掌!”

    别看他身材笨重,动作倒是灵活得很,这一掌缭绕着道道森白电光,强横的威压直逼而出。

    叶朔不慌不忙,提掌迎上,双方劲力相触,叶朔并未以任何外在手段化解雷击,但那矮胖老者却是感到由自己操控的雷元素正在飞速减弱,短短片刻,两人竟是犹如完成了一次交接般,涌动在矮胖老者五指间的道道电光,已经完全转移到了叶朔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小子竟然可以吸收我的五雷掌?”矮胖老者大惊失色,就连另外的两名老者也渐渐收起了最初的轻视。

    “这就吃惊了?”叶朔冷冷一笑,“接下来,还有更让你吃惊的呢!”五指略微一攥,本已渐显稀薄的电光再度暴涌,手指粗细的电蛇,很快就扩张到了碗口宽度,接着,又在一群围观者惊异的注视下,化为了一条昂首咆哮的雷龙,朝着矮胖老者凶猛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矮胖老者匆匆架起护盾,但那雷龙的威力早已远超前时,矮胖老者被汹涌的能量推得一路倒退,防护罩上现出了层层裂纹。危急关头,高瘦老者身形一晃,移动到了护盾之侧,挥臂斩下,截断了雷龙的攻击。

    在那雷龙化为串串电花,在空气中缓缓消散之时,高瘦老者仍能感到自己的手臂略微发麻。这样的攻击方式,他还真是见所未见,竟然不需要结印,就可以直接操控雷元素?传说中,这不是只有通天境强者才能做到的吗?

    “这小子怕是有些不简单……”高瘦老者稍一凝神,为求稳妥,很快就下达了命令“老二,老三,一起上,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在场中再次展开混战,激荡的灵力涟漪处处横扫时,铸神锋已经悄悄的溜下了台阶,想趁乱逃走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跑出几步,南宫菲就笑吟吟的拦在了他身前“别这么急着走啊,既然事情都做了,就留下来说说清楚吧。偷走了我家的宝剑,你以为是一点代价都不用付出的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南宫无忌的女儿?”铸神锋瞪大了眼睛,末了抱头哀嚎一声“我今天还真是倒了大霉!”

    南宫菲甜美的微笑着“换个角度去想,今天要是我们不来,你可能就连命都没有了,到底是哪一种比较倒霉呢?”

    场中,三名老者已经施展出了绝招,三人围在叶朔身侧,紫色灵珠组成阵法,电光交织,音波肆虐,往来的劲风呼号着凄厉。

    “是刚才那招……是那个‘天珠五音阵’!”铸神锋一瞥眼见到,顿时又惊呼起来,“那一招直接作用于灵魂,非常厉害,刚才我就是输在那一招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并不是所有人的实力都是像你一样啊。”南宫菲依旧是一脸淡然,丝毫不顾身旁的铸神锋因为她这一句话,羞愧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战阵之内,叶朔四面环顾,除了三名老者竭力催动攻势的凶狠状,以及空间气流的轻微波动,他就没有其他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音波攻击?不巧我这个人,最不怕的就是音波攻击!”叶朔的目光瞬间收束,灵魂力量外涌,呈螺旋状四面旋转,将交错的灵魂音波一扫而回。

    三名老者平时施展这“天珠五音阵”,以天珠为阵眼,加以自身灵力为辅,向来是无往而不利,何曾见过这种完全不惧灵魂攻击的异类?等他们有所反应时,横铺的音波已经自他们的头颅一掠而过,阵阵钻刺般的剧痛在脑中炸裂。

    叶朔乘胜追击,此时其他两名老者都已被冲脑的音波震得东倒西歪,只有高瘦老者功力最深,还能勉强撑持。奋力催动灵力,在身前结成了一道道琴弦般的黑色灵弦,抬手迅速拨动“天罡镇魂调!”

    一片片月牙般的黑色气刃,从四面八方朝着叶朔袭去。叶朔的动作却是顿也未顿,脸上还是那轻蔑的冷笑“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没有用了么?”灵力自体内涌起,扫荡而开,将一应气刃尽数湮灭。一拳轰出,重重落在了高瘦老者胸前,激起的气浪将他身侧的两名老者双双震得吐血倒飞。

    败局已定,那高瘦老者眼中飞快的涌起了一抹狠厉,提指在身前的灵珠上轻轻一点,嗜血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“天珠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