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0章 真假文殊剑
    a 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十日之后,叶朔本想去查验断凌的修炼进展,却意外的得到了他走火入魔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叶朔赶到的时候,断凌已经全身发烫,印堂间弥漫着一股黑气。搭他脉息,只感灵力狂暴紊乱,在体内恣意流窜。这要是发现得再晚些,恐怕他便要血气逆行,经脉断绝了,到时就算不死,也势必从此沦为废人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急于求成么?”林凯轩在一旁假意叹息,“唉,到底是年轻人哪,做事就这么沉不住气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无暇再与他多说,匆匆负起断凌走入内室。林凯轩方才还是一脸的惋惜,但随着房门合拢的那一刻,他的嘴角,却是悄然掀起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计划还真是顺利。断凌年纪尚小,不懂得分辨诸般药物。历来以丹药辅助修炼并非不可,但讲究的是与自身境界相合,才能让身体完美吸收其中蕴含的药性。

    若是差距过大,残留的药力便会在血管中反复冲撞,有害无益。所导致的后果,要么是在强行提升境界后,造成灵力虚浮,要么就是像断凌如今这般,无法自行疏导,损伤经脉。

    林凯轩在将丹药给他的时候,就已经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了。

    那药效确实如他所言,能刺激血液流动,加速灵气吸收不假,但参悟秘法与寻常修炼不同,需要的是慎之又慎。你这边血液流速加快,精神就会兴奋,精神兴奋了,就会容易冲动,错解了秘法还浑然不知,如此修炼,还有不走火入魔的份么?

    诚然,断凌是个难得的好苗子。既是好苗子,与其送给叶朔培养,还不如自己握在手中培养。

    这回他走火入魔,叶朔定会认为他生性急躁,不足以担大任,收徒之说自作罢论。而断凌受过这番苦,却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,也必然对叶朔心生怨恨。

    “到时只要我在旁稍加鼓动几句,他一定就会彻底归我所用……”林凯轩凝视着弟子房的视线,渐渐的更为高深莫测。毕竟自己在这定天派,可还担负着替罗帝星建立基业的大任呢——

    如果断凌运气不好,经此一劫彻底废掉了,那也没什么关系。就算自己没能得到一个人才,只要叶朔也同样得不到,那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叶朔,这都是你逼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叶朔单手抵住断凌背心,缓慢朝他体内输送灵力,疏导着大量的狂暴能量各归其位,重新依照特定脉络运转。感受到他被破坏得乱七八糟的经脉,也不由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正如林凯轩所料,叶朔留下这桩考核,除了要测试断凌的资质外,更多的还是测试他的心性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平常无事时,能守住本心不难,关键是在面临重要的抉择时,能否依然守住本心。

    天资不足,尚可以后天弥补,但能否迈入修炼大道,最关键的却是拥有那一颗强者之心,不骄不躁,不怯不馁,不为外物所动。很遗憾,他最终还是没有通过考验。

    其实根据叶朔早前的观察,断凌的自制力还是不差的,此番冲动自误,完全就是因为太想成为自己的徒弟。巨大的诱惑,令他丧失了本心,选择巧取捷径,但实际上,世间本没有那许多捷径可走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什么,叶朔一向不赞成太强烈的个人崇拜。人可以有自己的偶像,却不能为追逐偶像而失去自我。否则他的心中就永远都有弱点,极易道心动摇。再不然就是像宫天影那样,有朝一日忽然发现,自己的偶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,大受打击,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想成为真正的强者,值得崇拜的只有你自己。至于其他人,你可以对他们抱有敬重,可以学习他们的优点,但是,不要试图把自己活成他的翻版。

    这句话,是叶朔在民间传说中,一个较为欣赏的人物曾经说过的。也正是他主张“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,你才有资格决定别人的生”,虽然此人是否真实存在尚不可考,但他应该也算是在叶朔当年幼小的心灵中,驻扎过的第一个“偶像”了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过去了,断凌体内的躁动逐渐平息。而叶朔也是这时才察觉到,在他的血管中,残留的药物竟然是四品升龙丹!

    宣布收徒之后,叶朔就详细调查过断凌的出身,知道他家境贫寒,平时节俭孝顺,这四品丹药,以他的积蓄,应该是买不起的,那就只能是别人交给他。

    升龙丹的药力如狼似虎,极为狂暴,给一个十岁的孩子用升龙丹,尤其又是在参悟秘法的关键时期……而升龙丹的价格,即使在四品丹药中也属于较为昂贵的,对方既然能买得起,就不可能对药性一无所知。做出这种事的人,一定是对他不怀好意!

    这定天派已经归自己掌控,竟然还有人敢在自己眼皮底下玩这种花样……叶朔眼中闪过一道厉芒,扶起断凌,见他已经恢复了几分意识,连忙询问道“断凌,你现在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断凌艰难的呼吸着,从喉咙间挤出虚弱的声音“师父,弟子无能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一摆手,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“现在告诉师父,你为什么要用丹药辅助修炼?”

    断凌的目光有些惶恐的躲闪着“是……是林师兄跟弟子说,服食丹药,就可以刺激血液运行,这样参悟的就会比较快……弟子自知无能,师父留下的秘法,我已经研究了很久,还是没有一点头绪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师兄?你说的是林凯轩?”叶朔眼中霎时凶光大盛。他早就该料到这个人不安分,看来,自己倒还是低估他了……

    断凌显然是被他这样的神情吓了一跳,连忙挣扎起身,跪地磕头“师父……不,太上长老,都是弟子自己不好,是我贪功躁进,您千万不要怪林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的神情依然阴沉。就在刚刚,他还发现了断凌的第二个性格弱点,他实在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。看来,此子的心性确实还需要磨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紧闭的房门终于大开,叶朔扶着断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等人连忙迎上“叶师弟,断凌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叶朔摇了摇头“他没事。只是这孩子的修炼资质固然优异,心性却还有着极大的欠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,这收徒一事……还要继续么?”林凯轩在叶朔刻意放缓的语速下,果然沉不住气,未等他说完就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叶朔就像没听到他的话一般,面朝着断凌,正色道“断凌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徒弟了。师父虽然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,但如果你在修炼上有什么困惑,都可以随时传讯给我。今后,还要多加努力啊。”

    林凯轩整个人怔在了当场。这怎么可能?叶朔应该拒绝断凌,让他大失所望的啊!为什么情况没有按照自己预计的发展?

    他几度想提出抗议,又怕将意图显露过甚,暴露了自己,正是左右为难,叶朔忽然转过视线,朝着他狠狠瞪了一眼。只是这一眼,就令林凯轩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他知道了……他知道自己的打算了……而这个眼神,也正是在警告自己……

    这一场暗中的交锋,并没有第二个人注意到。此时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中,赫连凤更是在一边叫嚷着“叶朔的徒弟,也就是我的徒弟,快叫我师娘!”

    “师娘。”断凌乖乖的叫了一声,哄得赫连凤心花怒放。众人又是一番笑闹过后,断凌向叶朔询问道“师父,听说你有一把文殊剑,是传说中斩妖除魔的名器,可以给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文殊剑?也给我看看!”南宫菲在听到“文殊剑”三字时,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复杂,也跟着几步抢上。

    叶朔暗暗无奈,断凌是小孩子心性,你也来凑什么热闹?文殊剑他已是久不动用,这还是花了好一阵子,才从储物戒指的一个角落里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断凌手捧着宝剑,指尖试探的轻抚剑身,看得连声赞叹不已。南宫菲也在一旁翻来覆去的查看,口中喃喃“老头子怎么会把这个给你?咦?”她又仔细检查一番,很快就得出了结论“这剑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南宫姑娘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秋若蕊柳眉微蹙,“但是这文殊剑,叶朔已经用了很久,据说是一位高人交给他的。而且,当初他还曾用这把剑斩杀了海鬼王……”话里摆明是怀疑南宫菲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南宫菲也是个好面子的,当即反驳道“别的我还不敢说,但要是文殊剑,你还真找不出几个比我更识货的,从小我就看着老头子使……”说到这里忽然一顿,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“所以南宫姑娘,你其实是南宫无忌的女儿是么?”叶朔正无奈的看着她。比起文殊剑是假,反倒是这个消息对他的冲击更大。

    南宫菲眨了眨眼,索性也就不再隐瞒,调皮的冲他一笑“怎么样,我爹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觉得还是你更麻烦。”叶朔说的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如果南宫无忌交给自己的文殊剑是真,从那以后,自己就一直不曾离手,要说唯一有机会被人调换……那就是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之前,自己为重塑断裂的文殊剑,在师父的推荐下,在铸锋找到了一位名为“巧夺天工铸神锋”的铸剑师。当时的整个铸剑过程,他都把自己关在了门外,那时自己还以为是他不愿被外人学去了独家手艺,也就未以为意,难道他竟是起了贪心,借铸剑之机,换走了文殊剑?

    如今自己手中的这一把剑,无论是外形还是威力,似乎都与真品无甚差别。能将仿制品铸造得这般精细,非得是一流的铸剑名师不可,难道,真的是铸神锋?但他是师父的好友,打心底里,叶朔并不愿意去怀疑他……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咱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南宫菲甩了甩头,“那个铸锋在哪里?带路吧!”

    原本,祈岚是想陪着叶朔一同前往。他觉得文殊剑被调换,自己也有责任,如果当初他可以再警惕一些,多提醒叶朔几句的话,未必就能让铸神锋有机会钻了空子。但南宫菲却坚持由自己前去,最终司徒煜城以“过来人”的身份拉住了祈岚,赫连凤不明就里,只顾横吃飞醋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来到铸锋,找到了那间熟悉的竹舍,但房中却早已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没有人?”叶朔望着空荡荡的房间,这里的许多家具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,显然是很久没人使用过了。

    “换走了你的剑,又怕你这个失主回来找他算账,那还不赶紧逃之夭夭啊?”南宫菲撇了撇嘴,“怎么样,你现在该相信了吧,他就是小偷!”

    叶朔叹了口气“但看这屋中的灰尘,他走了怕也有一段时间了,估计横穿几个国家都来得及。我们又没有一点线索,能去哪里找他?”

    虽然文殊剑对自己并不重要,但被人这么耍阴招换走,叶朔就是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南宫菲倒是满不在乎,拿出玉简迅速编辑着传讯,一面解释道“我爹耳目遍天下,要查一个人的下落只是小菜一碟。我已经吩咐下去,利用他的情报网去查了,如果快的话,大概几天就可以有回复。这段时间,咱们就待在定天派等消息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还想说些什么,南宫菲就随意摆了摆手“你别觉得欠我人情。这文殊剑本就是我家之物,我爹交给你保管是没关系,但要是给外人这么不声不响的换走了,那我可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。你啊,就只当是沾了我的光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看着故作随性的南宫菲,感激的微微一笑,也就不再多言。他知道,其实她的出发点就是为了帮自己,一边还要照顾他男性的自尊心。但不管怎样,自己确实还是欠了她的人情,并且远不止是这一次。以后,他一定会慢慢的还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叶朔和南宫菲就一直留在定天派,时而教断凌练武,时而与同伴们说笑,日子倒也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这一天,南宫菲的玉简中终于收到了回复。

    铸神锋现在的下落,正在苍云楼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