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6章 生死簿
    叶朔要去的地方,竟然是森罗殿!

    虽然本能的存有抗拒,但面对传说中的生死簿,好奇终于还是胜过了恐惧,众人此时都怀着激动的心情,想要去亲眼看一看,自己的寿命。

    众人到达的时候,判官不在殿内,只有一名小学徒负责看守。叶朔一面感叹着自己的好运,同时清了清嗓子,道:“我们是无相大人座下,有要事需借生死簿一阅,请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小学徒从堆到鼻尖高的卷宗中抬起头:“有——无相大人亲赐的令牌么?”

    叶朔脑中一转,记得剥下鬼兵的衣服时,在他们身上的确是有那么一块腰牌,当时自己为了“做戏做全套”,也就随手顺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依照人间的惯例,小将身上的令牌,通常只是证明个人的身份之用,长官若是有机密任务交待,往往还要另赐信物。不知在鬼界,拿着这块腰牌,究竟能否蒙混过关呢?

    心中虽是犹疑不定,叶朔在面上却丝毫未显,故作不耐的摸出腰牌,刻意以五指遮掩了大部分的花纹,道:“令牌在此,快点吧,我们还赶着回去交差呢。”

    那小学徒看了一眼,没再多问,就埋头在卷宗内翻找了起来。叶朔心中暗喜,没想到这样还真的可以?究竟是鬼界的制度与人间不同,单个兵卒的腰牌真的能够代表上司,还是此前从未发生过蒙混之事,对方没有想到,还有人敢撒这种谎呢?

    很快,那小学徒就捧出了一本泛黄的古卷,刚要递出,又迟疑了一下,道:“不知无相大人是要查些什么?小的可以代劳……”

    续垣板起了脸,厉声喝道:“大胆!无相大人的事,是你配过问这么多的吗?”他知道世人都是欺软怕硬,越是替大人物办事,就越要摆足架子,人家才不敢跟你啰嗦。同时心中也在暗暗祈祷,那个无相看起来挺威风,希望他在鬼界真能当得起这份威风。

    那小学徒被他这一吓,果然再不敢多言,老老实实的将古卷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朔随手翻阅着,他还是初次见到生死簿,密密麻麻的文字晃得他一阵眼晕。其中的记载格式似乎与人间常见的书册不同,看了半天,都没能闹出个所以然来。但却又不便去向那小学徒询问,只能一面装出一目了然的样子,同时在脑中飞快的做着分析。

    一连翻了十来页,叶朔才算是看出了点眉目。如果名字被勾掉的话,也就代表这个人死了。至于具体的功过记载,那并不是他需要了解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,有没有机会趁那个小学徒不注意,悄悄的把洛沉星的名字勾掉呢?叶朔窃喜之余,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

    翻阅的过程中,他也看到了卓逸王的名字。想到那位阖然长逝的老者,不由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接着,他还看到了很多熟悉的名字,那些都是他曾经在定天山脉的师兄弟。再向后翻,他终于找到了罗帝星的那一栏!

    那个名字,的确已经被勾掉了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上端的记号与旁人都不同。

    一路翻来,所有死者的名字不过是被一笔草草勾去,但罗帝星的名字却在被勾掉之后,又在上方打了一个圈。名簿中无此先例,叶朔终于耐不住向那小学徒询问道:“请问,这个记号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小学徒瞟了一眼,道:“此人的魂魄不在三界五行之内,我们也正在重点寻找。”

    叶朔听得一头雾水,急急的问道:“什么情况才会出现这种状态?”

    那小学徒只是临时代班,对这里的许多事务还不了解,苦思一阵不得其解,道:“你等我给你查一下啊。”在桌案上匆匆翻找,抽出一本厚厚的卷宗,手指在书页上迅速划动。

    叶朔原本只是安静的等待着,某一个瞬间,在他脑中忽然划过了一道电光。

    刚才,似乎他还看到过一个名字,记忆中,那个人应该是已经死了,但他的名字却并没有被勾掉……那个人是谁呢?

    叶朔心里装不住事,有了疑问就必须马上解决,当即将生死簿从头翻阅。但还没等他找到方才的那一栏,背后忽然冒出了一阵森然杀机,厚重的黄沙呼啸而过,将整间大殿都席卷在内。沉重的威压,对着几人滚滚袭来。

    叶朔的背脊僵硬了,他不用回头,也很清楚来的是谁。而此时那小学徒已经站起身,恭恭敬敬的朝着他身后的方向施下一礼,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:“无相大人,这什么事还劳动您亲自跑一趟啊?”

    无相的目光在殿内一扫,大步行来,挥臂将叶朔手中的生死簿打落,怒斥道:“没用的东西!既然有生人到来,为何不立刻上报!”

    那小学徒一阵发蒙:“可他们说,是无相大人您……”

    无相不再理会他,掏出一块玉简状物,想来是鬼界使用的对讲机,匆匆下令道:“通知各部门,立刻封锁各处主干道、出入口,抓到了四个偷渡者。”

    那小学徒到这会儿也回过味来了,吓得在桌案上连连磕头:“无相大人哪,这都是小人的错,求您千万不要告诉崔判官……”不过这个时候,已经没有人在意他了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垂死挣扎,嚷道:“你胡说!我们刚刚来到鬼界,只是跟牛头马面走散了,才不是什么偷渡者呢!”

    无相抬起视线:“是么?不是偷渡者?那就是新死之鬼了?自己去把名字勾了,然后我亲自送你们去投胎可好?”分明应该是一句玩笑话,但配合着他阴森的脸色,却是生生透出了几分杀机来。

    名字一旦勾掉,他们岂不就真的成了孤魂野鬼?续垣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赔笑道:“这点小事,就不敢劳烦大人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相目光蓦然一厉:“够了!”四人同时吓得噤若寒蝉,连那小学徒的磕头声都停顿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这一整天,你们这几只苍蝇一直在我周围晃,这么重的阳气,真是让人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无相似乎并不急于出手,他只是在仔细的打量着这几个胆大妄为的偷渡者。每一句话语气虽淡,却透着一种沾染了鲜血的残忍,令人从骨子里泛起阵阵凉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看样子,你们的运气并不好,那也只能怪你们自己太蠢。明明已经有人帮你们顶了罪,赶紧老老实实的跑路也就算了,还敢给我撞进这森罗殿来!我要是不好好的惩罚你们,都对不起你们这一颗旺盛的求死之心。”

    续垣两股战战,极力哀求道:“大人……大人求您高抬贵手,我们立刻离开,以后……以后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相冷漠的瞟着他:“现在这件事,不是由你说了算,也不是由我说了算,看上头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话毕,他再次拿起了对讲机:“通知阳界,现在有四个人类违规闯入鬼界,破坏两界条约,让他们自己说说,应该怎么处理?嗯,名字是……”眼中射出两道红光,朝着众人逐一扫描而过。

    一旦被他看出名字,今天的罪过在两界就算是彻底被记上了账!叶朔事出情急,在他还没来得及将名字上报之前,取出定魂珠飞快一晃,趁他片刻的恍惚,四人拔腿就朝殿外逃。

    虽然在鬼界曾经多次转移,好在来时的方向叶朔还记得。四人都将魂力提升到了最高,没命的在长街上奔逃着。

    以无相的实力,定魂珠对他的阻碍也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,这一点叶朔早有预料。只是追兵杀来的速度,还是比他想象中更快了一些。才转过一道街角,面前就突兀的横上了一道黄沙墙壁,回头望去,无相已经一路追了过来,在他身后,还跟着大约有一个分队的鬼兵。

    叶朔再次取出定魂珠,现在也只能依靠这个宝物了,但愿每次争抢到的这一点时间,可以足够支撑到他们逃出去。然而这一回定魂珠却只是闪烁了一下,就彻底的暗淡了下去,无论叶朔再如何催动,都始终是死寂无光。

    定魂珠……失效了么?是其中储存的能量已经耗尽了?

    无相在看他拿出定魂珠时,也是暗暗戒备,待见珠体暗淡,微怔之后便是大喜,黄沙打了一个盘旋,翻覆着朝叶朔盖下。

    叶朔纵身跃起,那黄沙漩涡不依不饶,也跟着追上了半空,道道沙浪左铺右截,将他的退路尽数封锁。

    叶朔手中腾起两道水龙,交错着迎向了前方的沙柱,泉涌的水浪冲垮了片片沙粒。但那沙瀑很快又重新凝聚,化为数道黄沙长矛,齐刷刷的划破长空,厉射如电。

    叶朔的身形在半空仓促闪避,另一边两道沙浪却已经悄然从他身侧绕开,朝地面上的续垣等人冲刷而去。

    叶朔怒吼一声,一掌砸断一根沙矛,脚尖在另一簇沙柱上一蹬,朝着地面急速俯冲。拦在了同伴身前,双掌架起一道灵晶盾,死死抵御。沙浪的冲力直将他们推出了数丈之外,地面留下了数道脚底拖出的深长沟壑。

    与其一味防守,不如主动出击,叶朔掌心的灵晶盾渐渐淡化,在一众鬼兵都以为他已经支撑不住,汹涌的沙浪也再度压到时,叶朔手中飞快的化开了两团风力螺旋,根据五灵相克,以风克土,应该能令他在绝对的境界压制下扳回几分局面。

    沙浪连经数次缓冲,能量早已大幅度消退,风旋一举将黄沙搅散,叶朔也在抛洒的沙粒中直跃而起,掌挟风势,朝着无相当头扣下。

    无相抬手一挥,一层黄沙障壁凭空浮现,叶朔一拳挥出,如同击入了空处。而那沙壁紧跟着又是逆向一震,叶朔抵敌不住,身形脱力的朝后方抛飞,半空中连踏数步,才勉强将冲力卸去。

    无相双臂展开,一层层沙浪在他身侧盘绕,能量自行积聚,很快的在上方堆起了一只沙皿,其上充斥着片片细小空洞,一缕缕沙粒从其中漏出,搅起鬼气激荡。

    “万沙之蛊!”

    厚重的黄沙,从沙皿的每一道孔洞中大量飞射,如同一片铺天盖地的沙雨。

    叶朔也是面色凝重,魂力尽数展开:“风神之鞭!”在他手中,无尽的风元素凝聚成了一条冲天长鞭,手腕连转,长鞭破空,划出道道凌厉的弧度,将袭近的黄沙尽数击溃。

    即使是利用相克之力,面对无相的攻击,叶朔依然只能勉强抵挡,战局再拖延下去,只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。想到这里,猛地将魂力催动到了最大,将风神鞭朝着对面狠狠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趁着呼啸的风元素将沙浪搅得四分五裂时,叶朔拼着魂力的剧烈消耗,再次施展出了魂师之力,满街的死魂和鬼兵受到他的操控,都身不由己的朝着无相冲了过去,很快就组成了一堵厚重的鬼墙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有这么多的死魂……”背后的扑打喧闹声响成一片时,叶朔等人已经一溜烟的冲出了这条巷道。

    出口,近在眼前!

    “开门!快开门!”众人一路奔逃,一面冲着把守的鬼兵大喊道。

    一众鬼兵警觉的挺起长枪:“无相大人吩咐了,有四个阳间的偷渡者闯入鬼界,要我们严格封锁各处出入口,不得放任何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叶朔将计就计,喊道:“偷渡者已经逃到了阳间,我们就是受无相大人吩咐,跨界追捕的!”

    领头的鬼兵闻言,似乎有些犯难:“这……不可能吧?各处出口都经严密把守,就是只苍蝇也飞不出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可能?无相大人就在后面,到时候你亲口问他吧。”叶朔已经将“狐假虎威”发挥了个十足十,一脸的焦急之色更非伪装。

    续垣再加一剂猛药:“还不开门,要是耽搁任务,让逃犯溜了,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    那鬼兵犹豫片刻,似乎也担心差错出在自己身上。毕竟鬼界的出口众多,就算自己没看见偷渡者,他们从其他地方逃走,那也不是不可能。于是冲着下属使个眼色,重新开启了传送通道。

    叶朔等人大喜,连忙站到了从天而降的彩光通道中,身形在迷蒙的光束中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,无相就带领着一众鬼兵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人呢?人呢!”

    那鬼兵看了眼还没有完全关闭的通道:“追上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无相大怒:“废物!”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,“刚才上去的几个就是偷渡者,你竟然亲手把他们放跑了!”看着贯通两界的巨大光束,气不打一处来,朝着身后的鬼兵狠狠一挥手:“追!给我追!”

    这时,队伍中一名副将打扮的鬼兵缓慢走到了他身边,慢条斯理的道:“大人,大人莫不是给气糊涂了。他们可以上去,但您要是想进入阳间,可是需要先拿到上头的批捕文书,否则,那就是违反两界的条约。”

    无相狠狠一拂袖:“进入阳间非同小可,从上报开始,需要经过层层审批,这一来一回的,要犯早就跑得没影了!况且他们是生魂,到时候只要往肉身里一钻,我们还上哪找人去?”

    那副将慢悠悠的挺直了腰杆,脸上也浮起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:“那大人就等着犯错误,挨上头的责罚吧。”

    无相怒目瞪去,在接触到对方诡异的微笑后,充斥眼中的怒意逐渐化为了然:“你……我知道了,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“卫哲渊,你一直就惦记着本将这个位子,你巴不得给我寻出些错处!恐怕从你第一眼看见他们几个溜进鬼界开始,就已经盘算着利用他们,给我使绊子了吧?难怪啊,难怪我布下的杀阵没有启动,在审讯处,根本就是你故意把他们放进来的吧?还有当初他们在街上游荡的时候,抓到那个女犯的时候,都少不了你在其中放水!”

    那副将卫哲渊笑得更得意了:“你我实力相当,但这么多年来,一直是你为正,我为副。您一个人吃肉,小的们连口汤都喝不上的日子,现在,也该调调个了。”说着,故意竖起一根手指,在他和自己之间挑衅的来回晃动。

    无相空自恨得咬牙切齿,但他也知道,这一次自己的罪过非比寻常,恐怕上头的惩罚,很快就要降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界通道中,劫后余生的众人都松了口大气。公孙芷琪的抱怨声也响了起来:“哎呀,我的钱包好像跑丢了!原来西陵江坤说我最近会破财,就是这个意思啊!”

    叶朔没有理会同伴们的喧闹,他还在仔细思考着在生死簿中看到的玄机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至少可以确认罗帝星是真的死了。但魂魄不在三界五行之内……难道是因为阴风地狱的特殊环境?还是坠入阴风涧,令他连灵魂也一起湮灭了呢?

    还有那个没有被勾掉的名字,那到底会是谁呢?叶朔把所有认识的人仔细回想了一遍,甚至连那些鸡零狗碎的敌人都没漏过,还是找不出一个能对得上号的。

    谁……到底是谁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