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3章 黄泉的咎人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a 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借助死魂的遮掩,此后的行动就方便了许多。鬼兵各自分散时,众人悄悄接近目标,定魂珠和拘魂袋的完美配合,次次手到擒来;而在鬼兵巡逻紧密时,则是手一抬头一垂,混杂在到处游荡的死魂队伍中,慢吞吞做懵懂状。

    抓完了一条街就再换另一条街,几乎每一次都能找到几只符合条件的。数个时辰下来,拘魂袋中的死魂已经填满了大半个口袋。

    但在表面形式一片大好的同时,却也引申出了另一个不容忽略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说最初叶朔还可以视为巧合,但随着捕猎行动的逐渐深入,这个问题却是开始令他不得不正视了。

    就算死魂的基数够大,但和另一个人属性完全相合的,怎么会有这么多?而且回想起来,当初的叶静颜能被用来为伽罗填充魂魄,显然她也是一个相合者。这个生辰八字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意义?

    这一晃,又到了另一条长街,众人起初的行动与先前一般无二,但在将最后一只死魂捕捉完毕,正要再次改换战场时,忽然响起的骚动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天哪,是那个鬼将无相!他怎么也巡逻到这边来了?”众人暗暗叫苦,由于根本不知他是何时出现,方才的行动可有被他察觉,众人一时间竟是拿不定主意,究竟是继续伪装,还是立刻逃跑?

    随着鬼将无相的脚步缓慢踏来,众人的身体已经先于大脑做出了判断,三三两两的在街角聚扎成堆,脑袋深深的埋了下去,用余光扫视着对方的脚尖。反正他们也观察过,就算是那些真正的死魂,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游荡,偶尔停下来“思考一下人生”,也是完全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,他不会是在看我们吧……?”续垣的头已经低到了不能再低,注意到无相此时就在他们不远处停了下来,而自己的周身,却不断传来一种被注视的异样感,锋利得仿佛要洞穿他这层死魂的伪装,看透他的本质……

    公孙芷琪冒险偏过头,第一眼就接触到了两道冰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在看我们!大家快跑!”

    众人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,撒腿就跑,也顾不得这样的举动在一群慢吞吞的死魂中是多么显眼,看到一条拐角就没命的往里钻,有几次慌不择路,险些便要撞到了一起。而在他们身后,无相的身形也化为了一道流光,闪电般的朝他们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众人的好运气似乎到了头,在七弯八拐的小巷中一路穿梭,最后出现的竟然是一条死胡同!这条路就这么短,再转身逃出去已经来不及了,而巷外的脚步声近在耳旁!

    当无相冲进巷道时,他看到的就是面前一堵光秃秃的墙壁。

    墙壁之下,“隐身”的叶朔等人正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叶朔用魂师的技能遮掩了五人的灵魂气息,这一招他也是初次使用,效果如何难以预计。

    且在灵魂离体的情况下,无法利用周身灵脉的自我修补,鬼界弥漫的死气他又无法吸收,因此魂力每消耗一分,魂体都会实实在在的衰竭一分。这也是为何在进入鬼界之后,叶朔一直避免使用魂师技能的原因。

    此时无相就站在几人面前,目光在墙壁前一寸寸的扫过,看在众人眼中,却都觉得他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。那视线直如刀锋般森寒,在他面前,自己就好像无处遁形的罪犯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的眼中已经涌出了泪花,死死的咬住嘴唇,不让泪水滚落。和叶静颜两只手悄悄握到了一起,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手掌已经冷得像冰。

    续垣顶不住这巨大压力,苦中作乐的冲前方做了几个鬼脸,被伽罗发现后,狠瞪了他一眼。而在他们身旁,叶朔的脸色正在急剧惨白,隐形的魂体已经出现了轻微的虚化。

    无相一直在这里停留了很久,也许是确信自己的追踪无误,敌人的确就是逃到了这条小巷中,又或许是这里总能令他感到几分属于生人的气息,作为铁面鬼将,他不能容许从自己手里出现任何一名逃犯。

    但长久的搜寻无果,终于是令他的戒心松懈了几分。想到对方或许早已逃离,再耽搁也是徒劳无功,将手中的鬼枪狠狠一摆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无相的身影刚刚在巷口消失,叶朔等人的身形就仓促的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们,个个都是一脸的惊魂未定,而叶朔最是狼狈,身子猛一踉跄,要不是及时扶住墙壁,几乎就要一头栽倒在地上。持续的消耗,已经令他到达了极限,但万幸,他终于还是比无相坚持得稍微长了那么一点!

    “此地已经不宜久留。我建议,咱们换到更远的街上去吧?”伽罗向众人提议道,同时和续垣一边一个的扶住了叶朔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!”公孙芷琪第一时间响应,“那个鬼将无相真的太可怕了,被他瞪上一眼啊,我觉得我会短命十年!”这时她好像已经忘记了,之前是谁称赞过对方的“铁面无私”。

    鬼界的区域很大,众人一连横跨了十几条街,这才敢停下来喘口气。

    在叶朔静坐调息期间,伽罗等人正在商讨下一步的战略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捕捉死魂的行动,到底是否被鬼将无相当场撞见,但很显然,鬼界已经开始有了警觉。

    死魂同样是鬼界的居民,也许那些当差的不可能每一只都认得,但整片地界一下子少了那么多死魂,就如同人间的大规模人口失踪案,上头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。

    现在拘魂袋中的死魂也足够了,如果能用其中的某一只,成功填补伽罗的魂魄,那大家也就用不着再去捕猎了。即便这里的都不合适,那也必须先把它们都放了,再去抓新的一批。最初图个省事,一抓一大把的行为,明显已经为他们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良久,叶朔终于退出了修炼状态。虽然他的气色看上去好了很多,但损耗的魂力就是损耗了,只能等回到阳间之后,再慢慢调理。若不是他的灵魂力量向来远超常人,这会儿恐怕都已经无法维持正形了。

    当伽罗向他转达过众人的讨论结果后,叶朔沉思片刻,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。说到底,这一次确实是他所虑不周,世上原本没那么多一蹴而就的美事。好在这一次众人尚无大碍,只当是给他长了个教训吧。

    随后,续垣又好奇的问起了鬼将无相的实力,叶朔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“我感应不出他的具体境界,但比我只强不弱。而且从那种强烈的危险感知来看,恐怕他已经接近鬼王境界了。”

    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却是令众人齐刷刷的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接近鬼王境界?那岂不就是接近通天境?他们刚才,竟然是和一个那么危险的敌人擦肩而过吗?

    以叶朔现在的状态,如果再遇到无相,他显然是无法再为众人遮掩气息了。在这里担惊受怕也没有用,眼前的当务之急,还是尽快为伽罗填补魂魄,然后立刻离开鬼界!

    “叶朔,你刚刚才消耗过大量的魂力,现在就立刻开工没关系么?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?”伽罗关切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叶朔摇了摇头“不了,时间无多,如果只是填补魂魄的话,我的魂力还撑得住。不过在此之前……”抬手一挥,在矮巷内布下了一层结界,随后抬起头,认真的凝视着叶静颜。

    “静颜,在此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,丙辰年三月十七日到底是什么日子,为什么会死那么多人?”

    叶静颜听他这一问,先是微微一怔,随后却是很快的露出了一个恶作剧的笑容“这个日子么,它就是……我的忌日呀!”

    在众人各自困惑不解,不知他二人打什么哑谜时,叶静颜面上的俏皮渐渐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,同时也暗藏了一层挥之不去的忧伤。众人认识她这么久,见惯了她的轻嗔薄怒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认真的样子。本能的,他们并不喜欢她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想,你应该也早就注意到了。”叶静颜轻轻的开口了,“既然伽罗的灵魂,只能用死魂来填补,而死魂在阳间,一向又是极为稀少,那为什么我可以做到这一点呢?”

    叶朔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疑问,他只是在用沉重的心情,等待着一个已知的答案“没错,再加上你对鬼界又了解那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叶静颜苦涩的一笑“是啊,这一切,只能有一种解释。因为其实我并不是生魂,我是死魂啊!”看向一旁敞口的拘魂袋,那里正堆积着大量的乌黑死魂,“——和他们一样的死魂!”

    “同时,我还有一个身份。”叶静颜悲伤的环视着众人,“我是黄泉的咎人,如果说得通俗一些,也就是鬼界的逃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是从鬼界逃出来的?”续垣大吃一惊,“那也就是说,你是……”他的嘴唇几次颤抖,始终都无法把那个字说出来。

    叶静颜缓缓的踱着步,替他把那个隐藏的真相说了出来“是啊,如果你们知道,你们所认识的,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鬼,还会像现在这样,把我当成朋友么?”

    此时她的脚步正停在续垣身前,续垣怔怔的望着她,咽了咽口水,终是不顾一切的大声道“不管你是人是鬼,你都是静颜啊!只要我们知道这一点就够了!”

    叶静颜瞬间一怔,身子剧烈的颤了颤,仔细的打量着续垣,就好像是在重新认识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静颜,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,可以不用说的。”伽罗于心不忍,一面向叶朔使个眼色,希望他可以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有些事今天不说,就永远都没有机会说了。”叶静颜却是冲着他淡淡一笑,又重新转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的灵魂,和伽罗被做了一样的事。但是你很幸运,”说到这里,目光复杂的望向伽罗,“你可以保住一半的残魂,这说明拿你做实验的那些家伙,还是有一点人性的。而我的家族……我家族的那些人简直就是一群疯子!

    我的灵魂一片片的碎裂,我好痛苦,我多么希望他们可以留我一片残魂,放我一条生路,可是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再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,仿佛又置身到了当年的绝望和无助中,叶静颜竟然说不下去,双手环抱住肩头,剧烈的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默默的搂住了她,不断轻拍着她的背,以作安抚。直过了好一阵子,叶静颜的情绪终于重新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”叶静颜说着,竟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,“然后,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到鬼界之后,由于怨气不散,我无法和其他魂魄一起投胎,而是化为了死魂。丙辰年三月十七日,那一天的死魂好像特别的多。我和它们经过了一样的程序,但事后,我却依然保留下了完整的记忆和意识。是我的执念太过强大?还是我的家族太有地位,连鬼界都克制不了我的灵魂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以这样一种特殊的形式,继续在鬼界存在着。每天,我和那些死魂们一起在长街上游荡,那些鬼兵都没有看出我的秘密,就连无相大人都不知道。”叶静颜的嘴角,再度扬起了一个调皮的笑容,看似对当初瞒天过海的异类生活相当得意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不记得是谁告诉我,只要顺着幽冥草盛开的地方一直逃,一直逃,就可以逃出鬼界……我听了,我信了,所以我逃了。可是逃了以后我才知道,原来幽冥草是陷阱,它会把人带进万劫不复的地狱!”

    “凡是想要逃跑的灵魂,都会受到重罚。是啊,鬼界又怎么可能允许,曾经被他们掌控的人,再脱离他们的掌控呢?发现这一点的时候,我万念俱灰,趁着防守松懈的时候,鼓足勇气跳入轮回,没有想到,竟然阴差阳错的逃了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初到阳间,我到处采集生魂,遮掩身上的阴气,我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被施了抽魂术的生魂。就和叶朔你之前说的,两个灵魂相融,气息重的就能遮掩掉另外一边的原理是一样的哦,我可是比你更早发现了这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众人忽然都从心底升起了一阵异样感,下意识的抗拒她的下文。而叶静颜还是带着那淡淡的诡异笑容,放缓语气,继续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啊,我却不仅仅是穿上了它们,我还吸收了它们,我把它们的生气,完完全全的化为了我自己的生气……”看清爽的就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