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62.第562章 捕捉死魂
    刚刚来到鬼界,鬼将无相的出现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,不过既然没有回头路,那么无论前方还有再多凶险,众人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请大家(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还有一点,之前叶朔已经提醒过他们,要填补伽罗的灵魂,并不是所有的死魂都适用,替代者必须和伽罗的生辰八字,以及灵根属性都相合才行。但算是这样,也并不代表能绝对成功。为保险起见,最好还是一开始多抓几只备用。

    “伽罗,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伽罗迟疑了一下,答道“丙辰年三月十七日,寅时。天灵根。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目光在当街游荡的众多死魂匆匆一扫,魂师的感知力充分散开,很快抬手逐一指点道“那个符合,看到了吗?还有那边那个,还有那个……”短短一条街道,竟是足有四五个死魂都和伽罗相合。

    续垣咂了咂嘴,感叹道“我一直觉得,要求生辰八字和灵根属性都完全相同,这么苛刻的条件,咱们是把鬼界翻过来,能找到一两个合适的也不错了。没想到这还真是个开门红哇……”说着,玩笑般的拍了拍伽罗的肩“伽罗,看来你还真是生了个好时辰!”

    最初的任务分配,是由续垣和公孙芷琪张开拘魂袋,伽罗和叶静颜把风,叶朔则是手持定魂珠,寻找着适当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唉,这些死魂在消除执念之后,原本可以转世投胎,现在我们却要拿它们填补灵魂,这样做……是不是也算是伤天害理啊?”良久,续垣揉着由于长时间维持高抬姿势,而有些酸痛的胳膊,闷闷的发问道。

    这种不合时机的善念,叶朔原本不想理会。等他真的独自踏入社会,会知道这个更残酷的还有很多,在有能力保护好自己之前奢谈救世,完全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但公孙芷琪和伽罗考虑到这个问题,也相继露出了犹疑之色。说到底,他们还是刚刚结业的学员,对世界的认识,也还停留在学院阶段,停留在那些本的理念,要让他们一下子懂得弱肉强食,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,看到那些死魂有黑白之分了吗?我们抓那些黑色的。”为了打消几人的罪恶感,叶朔还是做出了一定的权衡。

    “心存执念的灵魂,所怀的执念也是有好有坏。假设白色死魂所惦记的,是它们在阳间的亲人,那黑色死魂只是念念不忘着报复而已。之所以魂体会被染成黑色,是因为它们所留下的因果业报。像那样的恶灵,我们根本用不着对它讲什么仁慈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它们身缠绕的业报,会不会对伽罗的灵魂有伤害啊?”公孙芷琪听得似懂非懂,却仍是首先为伽罗着想道。

    叶朔宽慰道“没事的,在正式将死魂注入到伽罗体内之前,我自会洗净它们身的戾气,这可是魂师特有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众人倒是迟疑的接受了下来,只有续垣叹息道“能找到几个合适的本来不容易,这回又只能抓黑色的,我们的任务又艰巨了不少啊!”

    “行了别说那么多了,赶紧开始!”公孙芷琪打断了他,急急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众人这一等,前后加起来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,外界死魂的游荡路线却总是徘徊在街心一带,与巡逻的鬼兵时常擦肩而过。既不接近巷口,埋伏在暗道的叶朔等人也难以偷袭。再这么等下去,恐怕等到天亮都抓不到一只。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意识,却都还知道随大流。”伽罗望着满街的死魂,轻声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续垣失望的垂下袋口“他们要是一直不过来,咱们也不是一直等下去啊!”想到这里侧过了头,“叶大哥,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方法,能把死魂主动给吸引过来的啊?”

    叶朔苦笑了一下,他们还真是都把自己当百科全了。也不想想,要是自己真的有办法,还用得着在这里干等么?

    “我记得,好像有一种幽冥草,散发出的味道能吸引死魂靠近。”叶静颜忽然开口了,“不过,据说这种草只有在忘川才有,那边是轮回重地,把守可绝对不会像这边一样松懈的,你们想清楚,真的要冒这个险么?”

    “幽冥草?是这个吗?”在众人一筹莫展,几乎要决心闯忘川的时候,叶朔一脸莫名的从怀掏出了一株幽蓝色的草茎。

    那株草通体散发着一层冰蓝色幽光,端开出一朵朵紫白相间的小花,香气清雅,只是花叶间总有一层森森鬼气,缭绕不去。

    叶静颜一见之下,惊呼出声“没错,是它!你……你怎么会有?”不过不必强闯忘川,终究是一件好事,众人紧绷的神色都跟着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好的探头打量着,伸出一根手指在花朵间轻轻拨弄,又握着草茎摇了摇,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。”

    叶静颜也跟着在叶朔身旁蹲了下来,轻抚着森白的花朵,一面向众人解释道“这种草和彼岸花相对,生长在忘川的另一侧。死魂存有执念,不愿投胎,于是本能的排斥彼岸花。它们认为,只要跟着幽冥草的味道走,可以远离忘川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越来越轻,眼睑低垂,在这一刻仿佛想到了什么难言心事,“可它们又怎么会知道,那不过是一种虚假的诱惑。让它们看得见,却永远也抓不住,然后不知不觉的,越陷越深……到头来,所有的魂魄一旦进来了,再也不可能逃出这个鬼界了。”

    这段秘闻,听得众人都是感慨不已。虽然他们更想知道,叶静颜为何会了解这么多的鬼界之事,但她若是有自己的难处,他们这些做朋友的,当然也不会勉强。

    半晌,伽罗才转向了叶朔“既然这是鬼界之物,你是从哪里得到的?”这也同样是众人最感兴趣的问题,这一说,顿时将他们的注意力从叶静颜身转移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朔似笑非笑的把玩着幽冥草“只要有钱赚,两界之间有什么是不能买卖的?最多是给监督的官员多孝敬一点是了。反正,这只是经商的一条黑色地带,又没有公然破坏互不侵犯条约。”

    这幽冥草,还是当初他在天玑国,寻找修复十方杀傀的材料时,在一间药材铺顺便买下来的。据药铺的老板说,这种草的阴气很重,对于修习暗属性功法的人,以它辅助修炼,将会有事半功倍之效。

    巧得很,自己是魂师,这种草对自己增强魂力也同样有效。既然价格并不是太贵,叶朔也顺手买了一些。没想到在进入鬼界之后,竟然还能派意想不到的用场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撇了撇嘴“为了敛财,什么渠道都要捞一笔,这不是跟人间的贪官污吏一样了?这样的话,我倒觉得还是那个鬼将无相好一点,至少啊,人家铁面无私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最重要的是长得够帅。”叶静颜笑着拍了拍公孙芷琪的脑袋,“好了别说这么多了,快点开始。”

    幽冥草对死魂的吸引,同样需要在一定距离内才有效,否则它们还是感应不到的。不过,至少它的有效范围要定魂珠大得多,叶朔手握着幽冥草,眼珠时刻跟随着鬼兵的巡逻路线移动,他一定要找一个适当的时机,把死魂引过来!

    机会在他持续的等待终于来了,邻近的两名鬼兵各自朝不同方向巡去,一只黑色死魂飘飘忽忽的跟随着一名鬼兵,半道又无意识的转了个弯,缀在了另一名鬼兵背后。对面的鬼兵刚好背转过身,更远处的鬼兵则是与目标形成了死角。

    叶朔的灵魂感知迅速张开,将长街的每一名鬼兵都圈定在内,机会只有这一刻,在众人心惊的注视,叶朔已经如箭一般射出巷道,将幽冥草朝着最接近的死魂猛然一探,不敢多耽,身形紧跟着匆匆后缩。

    那死魂最初仍是飘忽不定,叶朔几乎要担心幽冥草的传说并不可信,但很快,那死魂真的如同受到吸引一般,轻飘飘的转过身,顺着香气散发之处,慢慢的一路摸索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朔将幽冥草半数探出巷外,借灵力催动,也将那原本清雅的香气激发到了最重。很快,那死魂在所有鬼兵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,慢悠悠的飘进了巷道。

    叶朔心一喜,朝着众人一招手,定魂珠迅速贴了那死魂额头。趁着它的身形被短暂定住,续垣和公孙芷琪从背后张开袋口,猛地扑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一只死魂,捕获成功!

    虽然初战大获全胜,但在剔除了白色死魂后,剩下符合条件的只有三只了。除去刚刚被抓到的,其余两只的活动范围却都与他们相隔较远,一只在对面徘徊,另一只则始终在街角游荡。不管要抓哪一只,首先至少都得横跨长街才成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你看这样行不行,”续垣的思绪又开始天马行空了,“咱们把幽冥草的一片花瓣留在死魂身,然后你用魂师的方法,操纵它去找其余的同伴。这样的话,可不把它们引过来了么?”

    叶朔最初确是心绪一动,但很快摇了摇头“但要是这样的话,目标之外的死魂也同样会被幽冥草的香气吸引过来。如果大街有太多死魂同时朝一个方向聚集的话,一定会引起那些鬼兵警觉的。还是再想其他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从刚才起一直在摆弄着死魂,这时忽然惊呼起来“你们看,这死魂好像衣服一样,是可以穿起来的呢!”

    她当着众人的面,将一条胳膊伸进死魂体内,随后托起手臂部位四面摇动。其他人所能看见的,果然已经只剩下了死魂的外衣,如同将胳膊裹进了袖管一样。

    伽罗担心这死魂的阴气会对公孙芷琪有害,刚想让她别玩了,叶朔看着眼前这一幕,却是灵光一现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可以穿起来。”在仔细将双方的灵魂气息感应过一遍后,叶朔很快的得出了结论,“只是死魂的执念浓重,因此它们的气息也平常的阴魂更重。当你的灵体与它相融的时候,它可以遮掩住你身的阳气。”

    看着众人一头雾水,又详细解释道“对于灵魂体,我们其实并不是用眼睛‘看’到了它们,而是根据它们的气息,‘感知’到了它们的存在。凡人的灵魂感知还没有被充分开发,因此除了少数天生的灵媒,大部分人是看不到鬼的。

    当两个灵魂融合在一起,阴气浓重的,会掩盖掉另一个的气息,好像把两个香囊摆在你面前,味道重的,会很自然的盖过另一边的味道,都是同样的道理。如果不刻意去分辨,通常是感应不出这种细微的差别的。只不过,大多数的灵魂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融合在一起,也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”续垣再一次的兴奋起来,“只要我们再多抓几只,都打扮成死魂的样子,不可以到大街去了?既然只是遮掩气息,那不需要考虑生辰八字了啊!”

    这个方法,听来虽然有些荒谬,同时也相当冒险,但总这么干等着也实在不是回事,最后叶朔权衡利弊,只能答应了据此一试。“这样的话,我们还剩四个人,也是要再抓四只死魂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把我计算在内。”叶静颜笑吟吟的摇了摇头,“我和你们不同,我本是阴魂之体,和这鬼界的属性是相合的。至于自身的气息,要模拟得和死魂完全一样,对我也不是难题。”说话间,在她身周果然缭绕起了一层浓重的阴气,与一旁的另一具死魂不相下。

    叶朔望了望叶静颜,他并没有忽略在对方说出“我和你们不同”时,眼里那一闪而过的伤感。不过此时也没有时间顾虑这些,叶朔再次将身子探出巷口,近寻找着接下来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哇,我们抓那个!那边那个较帅,给伽罗穿正好!”公孙芷琪的脑袋支在他肩,兴奋的朝街指点着。

    “不不,还是抓那个!那个较漂亮!”续垣好像故意在和公孙芷琪唱反调,指着相反方向的一只,兴冲冲的提议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是服了他们。”叶朔听过几句后,默默的退出了前线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看他们不像是在找死魂,简直是相亲来的……”伽罗和他对视一眼,两人相对苦笑。

    本来自  ///html/book/36/36080/indexhtml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