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1章 鬼将无相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kla 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鬼界之内,鬼将的地位还是很高的,通常一千个鬼兵中都未必能出一个鬼将。但是由于鬼界的人口基数庞大,鬼将的数量倒也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再往上,还有鬼王、鬼帝,鬼圣等等,不过这些就像人间那些隐世老怪一样,平时是极少露面的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,鬼界的等级系统,同样是与他们的封号一一对应。

    如果参照人间的境界,大约就是蓄气级到劲气级为鬼兵,敛气级到气宗级为鬼将,通天境为鬼王,涅槃境为鬼帝,超越涅槃境为鬼圣。只不过鬼圣之境,即使是在鬼界,也同样只是传说中的存在。

    修灵者所说的“鬼修”,一般是指那些违反天地规则,长期滞留在阳间的阴魂。人界的生命能量对它们的魂体有大害,因此它们在实力薄弱时,只能躲在那些阴气积聚之地,靠吸收死能维生。

    但阳间的死能终究有限,随着实力的增长,它们将不得不转而去吸收生命能量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吸收的过程,就如同正面对着太阳灼烤一般;还是当体内的死能逐渐转化为生命能量,好比将人体内的血液尽数抽干,再将另一种本不兼容的血液灌入……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根基,以及远超常人的毅力,都是随时有可能灰飞烟灭的。

    鬼修想要在阳间得道,可说是一种真正的逆天而行。如果说普通的修灵者仅仅是在挑战世间法则,那鬼修就是在违逆大道规则,天不容,地将诛,三千雷劫来灭;也正因为这种种的限制,鬼道向来被视为最难走的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修炼有成之前,与那些同等级的魔修妖修相比,战斗起来都是明显弱了一大截。因此其他种族有时会出几个狂人,却从没听说过哪个鬼修敢到处挑衅。

    正因为它们的畏缩退避,也令整个鬼修群体,在修灵界的地位都是极其卑下。常人偶尔想起,也不过是惦记着抓几只鬼修,炼化吸收,以增强自己的实力而已。

    除了这一部分心怀叵测者,人间也有大量的驱鬼术士,他们打着正义的旗号,绝不能容忍异类在世间行凶作恶。同时阴魂滞留阳间,也一样是犯了鬼界的大忌,他们会成为被登记在案的逃犯,受到鬼兵的长期拘捕。

    举世皆敌,也难怪真正能成为鬼修的,向来都是万里挑一。直到他们晋升到了鬼王境界,也才能算是真正被规则认可,允许他们作为生灵,继续在阳间存在下去。到那个时候,鬼界往往也就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鬼道,堪称厚积薄发,前期格外艰难,越到后面,反而却会渐渐的如鱼得水,远远超过那些同期的魔修妖修。能修炼到鬼帝境界的,几乎每一个都是修灵界有数的强者,不过他们仍然不改低调的作风,极少现世,后辈中倒也极少有人听过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些是留在阳间的鬼修,至于鬼界的修炼者,在充足的死能供给下,他们的修炼道路实在比地面上那些同族顺利了太多。

    但他们虽然在鬼界不受限制,却是绝对不能利用在这里得到的力量,重新跑到人间耀武扬威,否则就是在干扰两族的互不侵犯条约。违者将成为鬼界的叛徒,受到族群的全力追杀。

    这一回的力度,就远不是追捕阳间鬼修可比的了。为了抓一个鬼王强者,出动鬼帝强者都是极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就是哪条道路都不好走。想要得到非凡的成就,首先自须付出常人远不及的艰辛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死魂,往往是由于意外死亡,体内留有强大的执念,要是放在人间,一准都会化为厉鬼。

    就算是被捕捉到鬼界,洗去记忆之后,它们的执念依然不散,暂时无法投胎,只能将它们放养在鬼界的街道上,让它们一天天的徘徊。哪一天将执念消磨干净了,哪一天再重入轮回。

    即使是一种特殊的存在,它也是鬼界的居民之一。鬼界修炼者若是擅自捕捉死魂修炼,就和在人间滥用生魂的下场一样,是要遭到重罚的。

    默默将所有的资料都在脑中回放了一遍,叶朔深深吸了一口气。他们现在做的,以及将要做的事,也同样是在挑战规则,务必要提起十万分的谨慎才行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时,在他身旁已经多出了几道魂体。是伽罗等人也都通过玄月宝骨井,顺利的来到了鬼界。此时众人都是又胆怯又兴奋,好奇的四面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表现得跟其他人都不一样,这样那些鬼兵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外来者!”叶朔打断了他们的“参观游览”,又叮嘱道:“记住,灵魂出窍,如果十二个时辰内没有回归**的话,就再也回不去了,这一次的行动,我们必须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来此之前,众人是将留在埋谷的肉身运到了一块隐蔽处,以杂草遮掩,又专程布下结界防守。只要噬骨鬼圣不出现,其他的游魂即使经过,应该也造成不了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但也难说埋谷就不会再有外人闯入,毕竟在这世上,什么变故都可能发生。就算不为十二个时辰的限制,他们也必须要将回程的时间控制在最短才行!

    “我看这片大街太过繁华,可能是鬼界的主干道。”伽罗也正在四面打量,“为防万一,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再抓吧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不错,这里的死魂虽然够多,但鬼兵也多,难道他们还能当着鬼兵的面去捕捉死魂吗

    “咦,你们看,那边那个人是谁啊好大的威风啊!”众人一致认同,正要绕路离开,公孙芷琪忽然指着不远处一名鬼修,好奇的眨动着大眼睛。

    那人身披铠甲,模样端正,看上去就和人间的俊朗男子没有什么分别。唯一的异常,大概就只是他的脸色过于苍白,同时身外缭绕着层层阴气,已经隐约要凝成实质。

    叶朔第一眼看到此人,便是面色一变,打从心底里升起了一股危险意识。当即施展魂师的手段,铺开一层结界,遮掩了身周几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同时他依然是片刻不敢放松,一只眼睛盯着对方的行动,另一只眼睛则在邻近的几条岔道间飞速扫视,预备着稍有变故,就立刻带领同伴们取路逃跑。

    伽罗等人虽然没有叶朔那样敏锐的感应,但单凭这个人所穿的铠甲,远比其余鬼兵要华贵一倍来看,他就算是在鬼界,也应该是个大人物。都跟着将灵魂波动收敛到了最低,屏息凝神,唯恐给他知觉。

    那人倒是并未向叶

    叶朔等人多瞧,一来是距离尚远,二来他似乎也正有任务交待。

    在他出现的时候,附近的鬼兵几乎是齐刷刷的向他行礼,那人随意点了个头,板着脸吩咐了几句,由于间隔得远,众人连一个字都听不清。但即使只是这么看着,都能感到一股上位者的威压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几句话说罢,那人抬手朝身侧一挥,一路鬼兵当即一溜小跑,沿着长街分散到了条条小巷。服饰、动作整齐划一,犹如是随着他的动作,所掀起的一股劲风。另一只手再朝另一个方向一指,另一路鬼兵也立即散开,整个过程不过片刻,显见得是平日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单看那指挥若定的气度,就如同是驰骋沙场的一位大将军,不过鬼界的将官太强,对他们几个偷渡者可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。就连向来爱看帅哥的公孙芷琪和叶静颜,在这个时候脸色都是难得的严峻。

    好在那人下达过任务后,也便就近拐入了身旁的一条巷道,叶朔这才松了一口大气,仍是直等过良久,才敢撤去对同伴们的气息遮掩。

    “请问,刚才那个人是谁啊”那人走了好一阵子,叶朔才敢向巡查的鬼兵打探道。

    他有预感,这个人极有可能会成为他们此番鬼界之行的大敌,那么在此之前,自是需要知己知彼。

    那鬼兵稍一抬眼:“你们新来的吧连那位大人都不认识”四面环视一番,才压低声音道:“那是鬼将无相啊!他是我们的顶头上司,这一片地界都归他管。嘿,要我说无相大人没别的不好,就是做事太严格了,整天铁面无私的,比判官还判官,我们啊那真是成天战战兢兢的,唯恐犯一点错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似乎是醒觉到自己正在“犯错”,忙道:“成了,我这也不跟你们多废话了,还得去巡逻呢。你们也赶紧该哪去哪去,否则就算你们是新鬼,给无相大人看见了,该罚还是会罚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等人听着他说,一边一个劲儿的点头赔笑。正要转身离开,那鬼兵忽然像是回过了味来,皱眉道:“等等,要说你们是新鬼,为何没有牛头马面引领,怎能随意在这大街上游荡”环绕着众人转了几圈,越是仔细打量,眼中的怀疑意味也就在不断加深。

    众人初来鬼界,都巴望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虽然以他们的实力,还不用怕一个鬼兵,但万一在这里吵嚷闹腾起来,惊动了其他人,尤其是那个鬼将无相,那就麻烦大了。因此他们暂时还是直挺挺的站立着,都盼望那鬼兵看不出什么异常,能够放他们走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已经在暗暗后悔,既然要来鬼界,为何当初就没想着多带点冥币来。现在她身上虽然也有钱,但阳间的钱一旦在鬼界见光,岂不直接就是现成的罪证

    这会儿她也只能努力做出乖巧的神情,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眨动着,哀求道:“这位大哥,我们不小心和牛头马面走散了,劳烦大哥给行个方便,我们现在还赶着去投胎,要是误了时辰,恐怕就只剩下畜生道了……如果大哥愿意放我们一马,我一定托梦给阳间的亲人,让他们给您烧好多好多的纸钱!”

    那鬼兵的神情仍是狐疑不减,鼻子对着公孙芷琪吸了两下,又朝着众人分别嗅过,眼中渐渐浮现出了一种从疑惑,到惊惧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们几个身上……好重的阳气啊!你们……你们不是鬼你们是阳间的闯入者!”

    那鬼兵的嗓门已经迅速拔高,眼看着就要脱口喊人,时间紧迫,叶朔不得已只能取出了定魂珠,朝着他当头一照,在成功将那鬼兵定住后,抬手覆上他的头顶,抹去了他的这一段记忆。随后趁着无人发觉,众人快步拐入邻近处的一条小巷,潜行到了另一条街道。

    这里巡逻的鬼兵就明显少了许多,四面漂浮的死魂,也多出了许多的监控死角。也许是鬼将无相还没有巡视到这里,让这些鬼兵也表现得较为放松,三三两两的并肩而行,犹如人间的小兵般,谈论着鬼界的种种奇闻趣事。

    在这些鬼兵的谈话中,还参杂着一些意味不明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虽然说有多少不同的位面,就会有多少不同的地府,但在每个位面,都会出现一些罪大恶极,无法在本界内审判的重刑犯。这个时候,他们就会被统一送往由上位面主宰层联合建立的‘星河暗狱’。那地方,听说待一天的滋味,都顶得上在普通的地狱待几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天宫主人想救的那个人,现在就是关在星河暗狱的十八层之底受刑吧都关了几千年了,这得是多深的罪孽啊!”

    “天宫主人这些年游走各大位面,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,竟然还是赎不清那人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唉,神也有神的烦恼啊……”

    鬼兵们的谈话,叶朔并没有太放在心上,这个时候,他正在向同伴们梳理着刚才无意中得到的两条情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再像刚才一样,随便在街上乱走了,捕捉死魂的时候,必须避开所有巡逻卫士的耳目才行。根据刚才那个鬼兵说,这里的新鬼到了鬼界,应该都会直接被黑白无常交给牛头马面,再经由他们引领着去投胎,在大街上游荡的就只有死魂。我们几个好端端的灵魂体出现的话,就实在是太显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就算是处在目光死角,也不能与那些鬼兵发生近距离接触。很明显,他们可以感应到我们身上的生灵气息。虽然第一次,我们似乎是幸运的遇到了一个脑子比较迟钝的家伙,但绝不会是所有的鬼兵都像他一样。要是给哪个格外敏感的察觉到,很可能就会直接拿人!”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