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8章 是非种种
    早前,叶朔见宫天影得以在致远学院出入自如,连学员档案都可以轻易调取,还曾为此感到奇怪。如今想来,多半是由于宓舒云和学院还有着这一层渊源,也令他这个做徒弟的,一并获得了诸多的特权。

    “师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,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中她做了很多事。”宫天影的述说依然在继续,“这也包括,当初收我为徒……”

    “门派大赛之后,我独自离开了玄天派。那个时候,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往何处去。原本是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着,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让我遇到了我师父。

    那天她一见了我,就立刻表示要收我为徒。但我已有师承,如何能改投他人?我再三拒绝后,师父才终于向我明言,原来她必须收下我这个徒弟,将来再通过我,把你也一起带来,才有可能化解血魔现世后的劫数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?”叶朔终是忍不住开口打断道,“为什么一定要找我?但是……这次我什么都没做啊?”

    宫天影不答先问:“你听过蝴蝶效应么?”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,续道:“一场战争的结束,固然有沙场大将的奋战,但有时一些小人物无意中的行为,进而所起到的一连串延伸效果,对全局很可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!这样的人,就被我们称为因缘人。”

    “通常,因缘自由天定,寻常人是无法看破的。但我师父是八卦师,所以她知道,我们几个都是因缘人,当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,就会组成一条因缘链,也才可以开启那冥冥之中的注定。要促成一场因果,因缘人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宫天影说着,看到叶朔满头问号的样子,不禁失笑道:“听着很难懂是么?别说是你,当初我也觉得这段话太玄乎了。是在师父向我展示过八卦师的能力后,我才将信将疑的答应下来。反正,那时的我不过是一个失意者,能为拯救世界出一份力,想想还是挺光荣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师父明白我终究是不情愿的,那以后她一直觉得很愧对我。她几乎是贪婪的……向我传授着她的毕生所学,尽一切的努力来补偿我。那一次,有关楚天遥和虚无极的密谋,就是师父为我所测算的天机。

    原本,泄露天机是会受到惩罚的,但由于师父当时的生命,已经进入了一种很特殊的状态,这就令她免于受大道法则所限。

    可我也是事后才知道,师父为了帮我留下证据,也就是那个记忆水晶球,耗损了大量的精元……也就是从那以后,我才真正的,全心全意的来尊敬她。此生能遇到她和了尘师父这两位恩师,是我宫天影之幸!”

    叶朔能感受到宫天影情绪的激烈起伏。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试探着问道:“那么,舒云师父的那个养父,现在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宫天影别过了头,“应该还在世。他毕竟是师父曾经最尊敬的人,就算知道他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师父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亲手杀他的。师父……师父心里真的有很多的苦,我时常都能见到她一个人独自长叹,可我作为她全心栽培的徒儿,竟然无法为她分担半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对世间有大过,同时也有大功,她到底是英雄还是罪人,这一切的是是非非,又有谁说得清呢?”

    是啊。叶朔也跟着叹了口气。也许这个世界上的黑与白,是与非,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分界。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立场,各自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天影师兄,我记得你说过,舒云师父最后除掉血魔,是将自身与那些生魂融合,化为了一股庞大的精元之力,它对血魔那种纯正的邪气就是克星,没错吧?”良久,叶朔又想起了一个困惑。

    “但为什么我曾经做过一个梦,解决血魔是需要用到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的呢?而且当时根据续垣说,我还不知不觉的祭出了那两把剑……难道说,那两把剑中也有生魂?”

    宫天影苦笑了一下:“那两把剑,是西陵世家之物,恐怕真相到底如何,你需要去问他们才是。也许,它们同样是师父一早布下的局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郑重的掏出一块玉简递了过来:“这里面,有师父留下的卦术传承,是她毕生的心血。原本,她希望由我来继承,可我实在不想成为八卦师。但我也不忍让她的传承断绝,所以叶师弟,希望你代我去寻找一位有缘人,留下师父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不等叶朔拒绝,又苦笑着加上了一句:“你别看我,其实这也是师父生前的嘱托。她说只要是你,就一定可以找到的。你看,一个人要是太过算无遗策,是不是也很恐怖?”

    所以,自己同样不想成为什么八卦师……叶朔若有所思的接过了玉简。由自己去寻找传承者,真的不会误事么?毕竟他是不大喜欢跟别人打交道的,至于身边的那些朋友,也没有哪个人像是有这种潜质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这真的就是自己命运中的一环,并且已经被宓舒云看透了的话,那就按照命运的轨迹走下去吧……

    “叶师弟,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临分别前,宫天影又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也问住了叶朔。当初甩辞职信离开佣兵工会,也不过就是想任性一下,身上的钱虽然暂时还够用,但也不能总这么坐吃山空下去……不过当务之急,应该还是先去赤炎之森走一趟……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想好。或许去猎杀魔兽吧,你呢?”

    赤炎之森一事,叶朔并没有向宫天影和续垣明言。这倒并非是信不过他们,只是有些事,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不先回邑西国……楚天遥和罗帝星是不同的,如果说罗帝星行事只凭一腔冲动,但楚天遥则要更谨慎,更奸猾,这一点从他炼化魔源后,始终隐忍蓄势就看得出来。因此叶朔还是决定先增强自己的力量,一旦见到了他,就绝对不会再给他任何的翻盘机会。

    宫天影不疑有他,点了点头,道:“我会先去寻找楚天遥,杀了他之后,也许就云游四方,一边修炼,一边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。这也算是,代师赎罪了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配合着他,一脸的“原来如此,一路顺风”。他并不打算将楚天遥的下落如实相告,毕竟那曾是自己对齐玎莎的承诺。只是如今自己这一分做戏的功夫,或许也称得上“老谋深算”了。过去那个单纯的叶朔,随着时光流转,真的只能成为了回忆。

    “代师赎罪……”宫天影全未察觉到叶朔的异状,独自品味着这个词,忽然就凄凉的惨笑了起来,“想不到,我终究也走上了这条道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眼中又出现了那种深不可测的飘忽。那是他的世界,是他和他的信仰,独有的世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